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奕旨

奕旨

明朝.王世貞

  《博物志》云:堯造圍棋,丹朱善之。彼王中郎之坐隱,支道人之手談,雅語也;尹文字子喻音,劉中壘之兵法,正語也;杜夫子之裨聖教,班蘭臺之像地則、效天文、通王道,誇語也。蓋孔子之謂賢於飽食終日者而已,所謂小道可觀、致遠恐泥者也。乃若弈之有品,啟自劉宋,盛於秦始,至宰相評論,人主制決,噫!亦盛矣。
  吾請得為時養略言之:孟氏有言,弈秋,通國之善弈者也。又杜夫子在西京,為天下第一;而《吳錄》稱嚴子卿棋與皇像書、趙達數為吳中八絕。
  又《抱樸子》云:嚴子卿、馬綏明聖於棋者也:然則四人者,其最上品乎?當漢末有馮翊山子道、王九真、郭豐善弈,曹太祖皆與爭能,孟德既未瑯然,諸君復遇敵手,殆難乎上者矣。晉氏之季,吾宗敬豫與濟陽江霦俱為中興第一,竊謂士大夫之第一,猶之王僧虔之稱齊高帝書雲爾。而是時北燕羅騰字寂龍者,究盡其妙,獨步當時。俄而北平樂抄字少攜者出而與齊,其猶在敬豫與霦上哉?宋文既好此伎,而羊玄保以賭得宣城郡,士林艷之,然棋品第三,不知誰當第一者。吳郡歹胤七歲入高品,及長,冠絕當時,坐從父崇期反累死,何尚之特以絕藝為請,卒不得允,意者其命乎!湘東素亦偏嗜,等於鱁鮧,然為品甚拙,而受識甚楮,是時用建安王休仁為圍棋大中正品,彭城王抗第一,會稽歹思莊、夏赤松次之。抗神速,思莊巧遲;抗取勢,赤松鬥子,此所以小異也。然是時魏有範寧兒偕使者李彪來,一戰而勝王抗,寧兒亦第一品也。梁武帝素工弈,弈在能品,用湘東例命到溉、朱異司其事,而瀋約為之序,大抵宋之徐羨之、羊玄保、何尚之,齊之蕭翼、子良、柳世隆及溉、異輩,亦僅士大夫錚錚者耳。唐之弈,以開元王積薪為第一,然所遇孤山老姥婦姑者當遠據其上。又有待詔滑能品最高,至為上帝所取。顧師言者不甚著,記謂其在大中初行子至三十三著,勝神頭國王,一曰日本國王,第所謂鎮神頭勢,今尚在。
  然則能與師言亦第一品也。宋興,繼積薪而品高者為江右劉仲甫。積薪之時有李憨角,仲甫時有王憨子,然李憨見輕,而王憨見忌。最後三衢祝不疑高仲甫一道許,河東晉士明高仲甫兩道許,而劉氏之祖廢矣。明興,江陰相子先稱國手,鄞人樓得達勝之,又月一遊僧亦勝之。正德仲,宰揆之地如李文正東陽、楊文襄一清、喬莊簡宇諸公皆好弈,而四明範洪重。洪之後,永嘉鮑一中重,鮑生晚,不及與洪角,而格勝之,文襄呼鮑小友,為延譽江淮間。
  而其郡李衝晚出,遂與雁行。周源又晚出於李,徐希聖又晚出於周,惜早死,皆虼虼角鮑者也。此所謂永嘉派也。婺源汪曙不及鮑一子,程汝亮晚出,勝之,而亦早死,此所謂徽派也。顏倫善決局,不差一道,足跡遍天下,無能當者,而李釜時養晚出,遂與之角,倫輝接嗅鴴揚有方生鼎立,而蔡與岑尤張甚,皆未可量也。
  始,永嘉守修郡志,志伎藝曰:鮑一中弈品第一,李衝次之。衝意不樂,遂罷不復志。而最後衝且老矣,與時養戰大敗,數避匿。程汝亮之遇時養,一再北,遂為勁敵云。後所睹顏倫子明,最後乃睹李與程,勁為忘寢食者數矣。譬之用兵,鮑如淮陰侯有摶沙之巧,李則武安君橫壓卵之威,顏則孫吳挾必勝之算,程則諸葛修不破之法。雖奇正時出,攻守異勢,要之皆稱善師者矣。餘嘗戲李以李廣,程以程不識,程猶未肯色受也。然李時養為餘言,未嘗不遜顏,以為有國士風。餘因作《弈旨》,手書一通貽時養,謂與顏而程四子者,不知於古何如?以當明第一品無愧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