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戰略

《戰略》


明朝.胡宗憲 著
 
 
 
 
 
 
 
  徐子曰:車何始者?之天星軫主車輿,畢上有五車,氐下有陣車。天幅閣道下,有車府為車貯。又有「王良」「御殳」為御車。天文志曰:兵,兇器。欲求萬全,咸莫如車。聖王制車之法,與經界相為表裏,所以制戎馬之精意也。仰觀其象,其麗有如此者,三代而上皆用之。故武王問於太公曰:「車與步騎,所當幾何?」公曰:「車者,軍之羽翼也。所以陷堅陣,要強敵,遮北走也。」書序武王東征,有戎車三百輛。詩序宣王北伐,有元戎十乘。嗣是楚子乘兩廣,分左右,而雄長南郢。晉人五乘為三衛,而世輔西周,降自秦漢,咸以騎兵為便。故車制湮滅,世莫得詳。漢衛青擊胡,以武剛車自環為營,縱騎兵出擊,單于遁走。李陵深入胡地,猝與虜遇,眾寡不敵。陵以大車為營,引士於外,千弩俱發。虜乃解去。魏太祖北征柔然,騎十萬,車十五萬輛。遂度大漠,柔然畏怖,不復敢南向。劉裕伐秦,為魏軍所遏。命將軍朱超石等,以車七百乘渡河北岸,為卻月陣,以大弩及[矛肖]千餘禦之。魏師奔潰。後魏攻鍾離,梁武帝遣豫州刺史韋睿救之。魏將軍楊大眼勇冠軍中,將萬餘騎來戰,所向皆靡。睿結車為陣,以強弩二千,一時俱發,殺傷甚眾。矢貫大眼右臂。遁走。隋禦突厥,皆戎車步騎相參,與鹿角為方陣。哥舒翰節度隴右,嘗造戰車以收黃河九曲。唐馬燧鎮河東,作冒戰車,蒙以狻猊,列戟於後。討田悅大破之。宋宗澤嘗修戰車千二百乘,以禦金人。李綱論用兵,謂步不足以勝騎,而騎不足以勝車。遂以車頒京東西路,而經緯兩河。他如魏勝之如意等車,黃懷信之萬全車,王大智之雷電擊車,尚論其世。其?有如此者,車之來也。舊矣。
  再考兵志,用車之法,五車有一長,十車有一吏,五十車有一卒,百車有一將。易戰之法:五車為列,前後相去四十步,左右十步,隊間六十步。險戰之法:車必循道。十車為一聚,二十車為一屯。前後相去二十步,左右六步,隊間三十六步。五車一長,縱橫相去十里。易戰之法:一車當步卒八十人,八十人當一車,一車當十騎,十騎當一車。車騎者,軍之武兵也。故十乘敗千人,百乘亂萬人。
  用車之道,陰濕則停,陽燥則起。貴高賤下,馳其要害,遂其糧草,若進若止,必從其道。敵人若起,必遏其衝,其士須選少壯雄健,走追奔馬,及馳而乘之。則前後、左右,上下周旋,能縛束軍。旗力可引其八石,能射前後左右便習者,名武車之士。眷之不可以不厚也。
  然用車之道,死地有十,勝勢有八,不可不審察也。可往而無以還者,車之危地。越絕險阻,乘敵遠行者,車之竭地。前易後險者,車之困地。陷之險阻,出而無以返者,車之絕地。圯下淅澤,黑土粘埴者,車之勞地。左險右易,上陵仰峻者,車之逆地。殷草橫畝,犯歷深澤者,車之拂地。車少地易,與步不敵者,車之敗地。後有溝瀆,左有深水,又有深塹者,車之壞地。日夜霖雨,旬日不止,道潰地陷,前不能進,後不能解,車之陷地。此十者,車之死地也。拙將之所以見擒,明將之所以見避。幾以車陷敵者。敵之前後,行陣未定,即陷之。旌旗擾亂,人馬數動,即陷之。士卒或前或後,或坐或起,即陷之。陣堅不固,士卒前後相顧,即陷之。前往而疑,後恐而怯,即陷之。三軍卒惊,皆薄而起,即陷之。戰於易地,暮不能解,即陷之。遠行而暮,舍三軍恐懼,即陷之。此八者,車之勝勢也。將明於十害八勝,敵莫之禦也。至若胡騎剽輕,以安車制之,適當其理。河朔坦平,以車騎行之,正得其便。前賢著說,皆可推用,故謂以車禦侮,以騎逐利,行有所恃,止有所息;居則不可犯,動則不可失機。此用車之利也。
  我朝兵濬、李賢、馬文升、余子俊、許進、傅顧及副使陳大綱、胡松諸公,業巳歷歷言之,而竟未身試。查會典,洪武四年,令造獨轅車。永樂十三年,宣德十四年,申明其制。而倍益之。至天順八年,成化二年,弘治十七等年,以及嘉靖、隆慶、萬歷初年俱各有造,然皆徒造而未發各邊。有發各邊而未試戰者。有試戰而造未得法,竟以重大敗輸,動稱不使者。故往往虜入至,便躁躪千里,軍民被毒,忍不可言。或謂車便曠野,不便險隘奈何?愚曰:兵法易野,險野易戰,險戰皆用車焉。特其法少異耳。或又疑車畏火焚,即如唐房琯效春秋戰法,以車二千乘,馬步夾之。行至陳濤斜,被賊縱火焚車,人馬大亂,官軍死亡奈何!愚則曰:夫舟豈不畏溺也,而世未嘗廢舟也。在吾有以防之何如耳!今九邊要害皆同,如無詳及。試舉大同一鎮言之,其地川原平衍,可以橫布馳驟。賊亦利焉。故歲多大舉,賊才出套,便涉偏關,入老營堡。平虜城、威遠城,皆稱要害,若南犯則應朔諸城,必由之地也。東走則陽和諸城,獨當其衝,順聖懷來之莫遏,皇都震矣。故宣府為皇都之後輔,獨石馬營、葛谷、萬全、張家口、新河口、洗馬林,為宣府之後衝。所宜申飭車陣之法,教演將卒以鞏固皇都者也。大同為皇都之右臂,偏關老營堡,為大同之咽喉。紅門、水泉、小營兒、八柳樹、寺塢等夾三墻,適兩徑之險隘,乃虜騎天阱、天牢、天羅之地,多設塹伏以殺之,則無不中者。我國家設大同左右衛,暨威平等城,實為偏關之內應。其永興、鎮西等為偏關之外援。焦家坪、娘娘灘、羊圈子、皆套虜渡口,往來躁踐,歲無虛日。入寇第一關頭,機在防禦,今防禦之兵,果能按地如車陣法。建一營城,移大同等處游擊將軍,並偏關守備,分厭溝、五花、得馬、河曲、保德等兵。更多召土著者,住扎留屯於此,與老口堡游擊,相為表裏策應。沿河岸,築為高堤,錯綜樹以數十萬柳,以折胡馬。每賊一出,乘其未涉、將涉而擊之,誠萬全之策耳。孰謂車戰之攻,可少忽哉!
 
  夫福船高大如城,非人力可驅,全仗風勢。倭舟自來矮小,如我之小蒼船。故福船乘風下壓,如車碾螳螂。鬥船力,而不鬥人力,是以每每取勝。設使賊船,亦如我福船大,則吾未見其必濟之策也。但吃水一丈一二尺,惟利大洋。不然,多膠於淺,無風不可使,是以賊舟,一入裏海,沿淺而行,則福舟為無用矣。故又有海滄之設。
  夫海滄船,稍小福船耳。吃水七八尺,風小亦可動,但其力功,皆非福船比。設賊舟大而相并。我舟非人力十分,膽勇死鬥,不可勝之。然二項船,皆只可犁沈賊舟,而不可撈取首級。故又有蒼船之設。
  夫蒼山船最小,一名艟[舟喬],又蒼之大者。舊時太平縣地方,捕魚者多用之,海洋中遇賊,戰勝,遂以著名。殊不知彼時,各漁人為命,負極之勢,亦由賊之入我地故也。今應官役,便知愛命。然此船水面上,高不過五尺,就加以木打棚架,亦不過五尺。賊舟與之相等。既勢均不能衝犁,若使近逼賊舟,兩艘相聯,以短兵鬥力,我兵決非長策,多見誤事。但若賊舟甚小,一入裏海,如我大福海滄不能入,必用蒼船以追之。此船吃水六七尺,與賊舟等耳。其撈取首級,水潮中可以搖馳,而快便三色之中,又此為利。崇明沙船,可以接戰,但上無壅蔽,火器矢石,何以禦之?不如鷹船,兩頭俱尖不辨首尾,進退如飛。其旁皆貓竹,板密釘如福船。旁板之狀,竹間設窗,可出銃箭,窗之內,船之外,隱人以湯漿。先用此舟衝敵,入賊隊中,賊技不能卻。沙船隨後而進,短兵相接,戰無不勝矣。鷹船沙船,乃相須之器也。
  蜈蚣船,蜈蚣象形也。其制始於東南夷。專以架佛朗機銃,底尖面闊,兩旁列楫數十,其行如飛,而無傾覆之患。蓋島夷之長技也。其法流入中國,中國因用之以馭夷。諸凡火攻之具,炮箭槍球,無以加諸,其成造也。嘉靖之四年,其裁革也。嘉靖之十三年,今當仿而制之。其攻用自大矣。
  水戰非鄉兵所慣,乃沙民所宜。蓋沙民生長海濱,習知水性,出入風濤,如履平地。在直隸太倉、崇明、嘉定,有之。但沙船,僅可於各港協守,小洋出哨。若欲出赴馬跡、陳錢等山,必須用福蒼及廣東鳥尾等船。  

 
  初鼓前將,及左牙將,各陳於左;右將及右牙將,各陳於右;四奇陣於左右之間,及建大將軍之旗於中。引四奇之都虞侯各執其旗,使布前奇之於右旗前之。左右奇之,旗於前之。左奇之旗於後之左,右奇之旗於後之右。
  二鼓而四旗就列,引其三正之都虞侯持其旗,使布先鋒之旗於前。奇之右布左角之旗,於前奇前之左;布右爪之旗,於左奇前之左;布左牙之旗,於左旗後之左;布右角之旗,於右旗前之右;布右爪之旗,於右旗後之右;布右牙之旗,於後奇後之右;布後軍之旗,於後奇後之左。
  三鼓而入正,就列營,則開四門。前門在前鋒左角之間;左門在左爪左牙之間;右門在右角右爪之間;後門在右牙後軍之間。
 
  計戰:凡用兵之道,以計為首。未戰之時,先料將之賢愚、敵之強弱、兵之眾寡、地之險易、糧之虛實。計料以審,然後出兵,無有不勝。法曰:「料敵制勝,計險厄,上將之道也。」
  間戰:凡欲征伐,先立間謀,覘敵之眾寡、虛實、動靜,可以與兵則大功可立。戰無不勝。法曰:「無所不用間也。」
  步戰:凡步軍,與車騎戰者。必依丘陵、險阻、林木,而戰則勝。若遇平易之道,須用拒馬槍。為方陣,步人在內,馬軍步人,中分為隊。
  駐戰:隊駐守陣,戰隊出戰;戰隊守陣,駐隊出戰。敵攻我一面,則我兩哨出兵,從旁以掩之;敵攻我兩面,我分兵從後以搗之;敵攻四面,我為圓陣,分兵四出以奮擊之。敵若敗走,以騎兵追之,步兵隨其後,乃必勝也。法曰:「步兵與騎軍戰者,必依丘陵險阻,令我士卒為行馬、蒺藜等物。」
  騎戰:凡騎兵與步兵戰者。若遇山林、險阻、陂澤之地,疾行急去,是必敗之地,勿可與戰。欲戰者,須得平易之地,進退無?則勝。法曰:「易地則用兵。」
  艦戰:凡與敵戰於江湖之間,必有舟楫,須居上風上流。上風者,順風用火以焚之;上流者,隨勢使戰船以攻之。則戰無不勝。法曰:「欲戰者,無逆水流。」
  車戰:凡與步騎戰於平原曠野。必須用扁箱鹿角車於陣,以戰則勝。所謂一則治力,一則前拒,一則整束部伍也。法曰:「廣地則用軍車。」
  晝戰:凡與敵晝戰。須多設旌旗旗,以為疑兵,使賊不能測其眾寡,則勝。法曰:「晝戰,則多用旌旗。」
  夜戰:須多用火鼓,所以變化敵人耳目,使彼不知所以備我之計,則勝。法曰:「夜戰,必多用火鼓。」
  備戰:凡出師征討,行則備其邀截,止則禦其掩襲,營則防其偷盜,風則恐其火攻。若此設備,必有勝而無敗。法曰:「有備則無虞。」
  導戰:凡與敵戰,山川之夷險要路之迂直。必用鄉人,引而導之,乃知其利病。若戰則勝。法曰:「不用鄉導者,不能得地利。」
  斥戰:凡行兵之法,斥堠為先。平易則用騎,險阻須用步。每五人為一甲,內一人持白旗。軍行前後左右接續。了望若見賊兵,以次傳遞,告曰主將令眾預為之備。法曰:「以虞待不虞者,勝。」
  澤戰:凡出軍行師,或遇阻漆圯毀之地。宜倍道兼行,速遏不可諸留。若不得已,道遠……以寡敵眾以弱勝強。所謂知敵之擊,知吾卒之可以擊,而不知地利,勝之半。此言既知彼、又知己,但不得地利之取,則亦不全勝。法曰:「天時不如地利。」
  山戰:凡與敵戰,或居山林,或居平陸。須居高阜,恃其形勢,順於擊刺,便於奔衝。以戰則勝。法曰:「山上之戰,不嫌其高。」
  谷戰:凡行軍,越過山險而陣。必依附山谷,一則利水草,一則附險固。以戰則勝。法曰:「絕山依谷,戰無不克。」
  奇戰:凡戰,所謂奇者,攻其無備,出其不意也。交戰之時,前掩後衝,東攻西擊,敵莫知所備。如此則勝。法曰:「敵虛,則我必為奇矣。」
  正戰:凡與對敵,若道路不能通,糧餉不能進,誘計不能誘,利害不能惑,須用正戰。正兵者士卒勇,器械明,賞罰信,號令申,且戰且前。則勝矣。法曰:「非正兵,能以致遠乎!」
  虛戰:凡與敵戰,若我勢虛,當偽示以實形使敵莫能測其虛實,所在必不敢輕與我戰。則我可以全師保軍。法曰:「敵不敢與我戰者,乖其所之也。」
  實戰:凡與敵戰,若敵人勢實,我當嚴兵以備之。則敵人必不敢輕動。法曰:「實而備之三。」
  死戰:敵人強盛,吾士卒疑惑,未肯用命。須置之死地,告令三軍示不獲己。殺牛燔羊以享戰士。燒棄糧草,填井破釜,絕其生類。則必勝矣。法曰:「必死則生。」
  飽戰:凡敵人遠來,糧食不繼。敵饑我飽,可堅擘不戰。持久以弊之。絕其糧道,彼必退走。密遣奇兵,邀其歸路;縱兵追擊,破之必矣。法曰:以飽待饑。
  水戰:凡遇敵戰,或岸邊為陣,或水上泊舟,皆為水戰。若近水為戰,須去稍遠,一則誘敵使戰,一則示敵無疑。我欲必戰,勿近水迎敵,恐其不得渡;我欲不戰,則拒水阻之,使敵不能濟。若敵渡水來戰,可俟其半濟而擊之。則利。法曰:「涉水半渡,則可以濟。」
  火戰:凡戰,若敵人居近草莽、營舍、茅竹,積窩聚糧,天時燥旱,因風吹火以焚之。選精兵以擊之。其軍可破。法曰:「行火必有因。」
  圍戰:凡圍戰之道,圍其四面,須開一角,以示敵人之生路,使敵戰不堅。則城可拔、軍可破矣。法曰:「圍師必缺。」
  聲戰:凡戰所謂聲者,張虛聲也。聲東而擊西,聲彼而擊此。使敵人不知所備。則我所攻者,乃敵人所不守也。法曰:「善攻者,不知所守。」
  餌戰:凡有所謂餌者,非謂置毒於飲食,凡以利誘之,皆於餌兵也。如交鋒之際,或棄牛馬,或偽拋物,或拾輜重,切不可取。法曰:「餌兵勿食。」
  風戰:凡與敵戰,若遇風順,乘勢而擊之;或遇風逆,出不意而搗之。則無不勝矣。法曰:「風順,致勢而從之;風逆,堅陣以待之。」
  雪戰:與敵相攻,若雨雪不止,覘敵無備,可潛兵擊之。其勢可破。法曰:「攻其所不戒。」
 
  黃帝因井田以制兵。井分四道,八家出之。其形井字,開方九,正法四為間地。虛其中,大將居焉。環四面諸部連繞,此黃帝之兵法焉。風后因之。以乾坤艮震四閑地,為天地風雷四正;以水火金木四陣,為龍虎鳥蛇四奇。其制陣之法,或六十步,或六百步,或千二百步,而為開方之形。或以奇為正,或以正為奇。奇正相生,如循環之無端,知不可終窮也。自是而降,寥寥數千百年間,世莫能達其奧。惟諸葛武侯善推演其法。故於平沙之上,疊石為文,縱橫皆入其法。所為陣間容陣、隊間容隊,以前為後、以後為前,進有速奔、退無遽走;擊頭則尾應,擊尾則頭應,擊中則兩頭相應。此在溫所以為常山蛇勢也。及夫蜀地陝狹道出斜谷,遂裁之為六至。唐李靖因之為六花陣。然唐史不書其事,惟《通典》略言其法,是卒由本亮八陣也。故靖嘗曰:「八陣為武侯之舊焉。」今謹損益古制,共成十二將兵皆為陣法。自一至九,變化無窮。十二將兵曰四奇。四八正以步人為正,馬軍為奇。四奇,一曰前奇,二曰右奇,三曰左奇,四曰後奇。八正,一曰先鋒,二曰左角,三曰右角,四曰右爪,五曰左爪,六曰左牙,七曰右牙,八曰後軍。常以二奇當一正;前奇當先鋒;左角右奇,當右角右爪;左奇,當左爪左牙;後奇,當右牙後軍。四奇,取稟於大將;八正,取稟於四奇。故正常以奇為首。所謂以寡制眾者,此也。居則各視其奇之;所正出,則各視其奇之;所行,則奇常居前。卒然遇敵則解處,為首驗。當亮之八陣與六花,其法不相遠矣。以下制為陣法,凡八變,因敵變化,循環無窮焉。
 
  按古陣法,伏羲象易,為之正宗。軒轅握奇觀象而成者也。孫子乘之。戰國象棋,又得握奇之秘旨者也。自是以後不復傳矣!諸葛武侯因乘乎象棋之陣,而悟握奇之文,分九軍,別奇正,於是有天地風雲,龍虎鳥蛇,八方之制焉!武侯既沒,賴瞿塘遺跡,縱橫尤存。唐李靖能識其扃鑰,開一代之民域。蓋武侯之後,又一人也。其餘明將,何代無之!不過智謀善戰,暗合古法,其於節制正宗,孰知之耶!又孰考之耶!文士紛紛穿鑿陳言,妄立形勢,巧而無用。學者其辨之。積卒陣。〔積卒之象天之陣,其陣伏羲氏先已有之。〕師卦陣。〔伏羲氏王天下所作也。〕握奇陣。〔軒轅皇帝正天下所作也。〕五行三才陣。〔太公望開國所作詭名。金木水火土天地人也。〕坎乾合體陣。〔伏羲氏所作取象柔能制剛、弱能制強也。〕農兵陣。〔周武王時周公建封之所作也。〕魚窟陣。〔鄭莊公時鄭大夫子元之所作也。〕荊屍陣。〔楚武王霸天下所作荊楚地屍陣也。〕崇卒陣。〔晉卿中行穆子荀吳,霸天下所作也。〕鸛殳陣。〔吳公子光闔閭,伯天下所作也。〕內政陣。〔齊大夫管仲伯天下所作也。〕乘廣陣。〔楚莊王伯天下所作也。〕握奇營陣。〔田齊大司馬穰苴,伯天下所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