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5日 星期五

少林棍法闡宗

〈少林棍法闡宗〉

〈武備要略.棍法〉卷十二
原出處:程冲斗《耕餘剩技》之〈少林棍法闡宗〉
新都 程冲斗宗猷 撰
《武備要略》程子頤 校
四庫禁燬書叢刊版

朔雪寒 校
重新描圖 By Jade;其他效果 By 朔雪寒
引用時請註明出處

〈紀略〉
  少林寺以少室得名,山與中嶽相比,故嵩山為太室,而少林為少室。後魏孝文太和中,為沙門跋陀開創是寺。孝明、孝昌之三年,達磨東渡面於少室之巖者九年,遺像在壁。高僧響集,相繼翻譯其旨。隋開皇中賜陌谷,屯地百頃。至唐初,僧曇宗等,起兵拒偽師,執王世充姪仁則,歸本朝。太宗嘉其義烈,拜曇宗為大將,餘俱賜田數。降璽書,宣調慰勞,併錫地四十頃、水碾一具,即今谷莊是也。元至正間,紅軍作難,苦為教害。適爨下一人出慰曰:「惟眾安穩,我自禦之。」乃奮神棍,投身灶煬,從突而出,跨立於嵩山禦寨之上。紅軍自相辟易而退。寺眾異之。一僧謂眾曰:「若知退紅軍者耶?乃觀音大士化身緊那羅王是也!」因為編籐塑像,故演其技不絕嗣。有哈嘛師者,似亦緊那羅王之流亞,曾以經旨授淨堂,以拳棍授匾囤。匾囤嘗救人苗夷中,苗夷人尊而神之。嘗考海內無武僧,惟少林稱者,重護教也。
  少林形勝有文、武二山夾峙,故棍法與禪宗並傳不替。是以四方之士,往往慕其風聲。余自少年,即有志疆場。凡聞名師,不憚遠訪,乃挾貲遊少林者,前後閱十餘載。始事洪紀師,溷跡徒眾,梗概粗聞,未殫厥技。時洪轉師年逾八十耄矣。棍法神異,寺眾推尊,嗣復師之日得聞所未聞。宗想、宗岱二師,又稱同好,練習之力居多。後有廣按師者,乃法門中高足,盡得轉師之技,而神之耳。提面命開示神奇,後從出寺同遊,積有年歲變換之神機,操縱之妙運,繇生詣熟,緣漸得頓,自分此道,或居一得,至於弓馬刀鎗等藝,頗悉研求,然半生精力瘁矣!余叔祖武學生雲水,姪君信,太學生涵初,昔曾同學少林者,嘗以少林棍法秖憑師僧口授心識,謂余嘗創圖訣,公諸同志。余謝不敏,久之,四方賢俊妄相推借,督以為隱,乃不獲已,爰從暇日裒集師友所授,及閱歷証合者,命工繕寫圖像,不辭鄙俚,綴以歌訣於左,積錄成帙,名曰 〈 少林棍法闡宗〉。庶幾一觸目間,而形勢昭然,俾人人得以自師云耳。雖然以一言而決勝負之機,一勢而寓變化之狀,雖曰末技,不無苦心。世有同志,倘緣是編,假筏登岸,於以壯干城、靖疆圉。俾師門之指授,益藉光且大也。是又余之志也夫。
 
〈總論〉
  蓋聞:兵法,有正有奇,有虛有實,度眾寡強弱之勢,決高下勞逸之機,識前後左右之局,審彼己主客之形,有長而匿短,有短而見長,有呼而動九天,有吸而靜九地。能陰能陽,能柔能剛,可攻可守,可縱可橫。今少林棍法,包羅變化,大類是焉。如上中下四平等勢,其兵法以正合乎!倒拖戟、倒拉鞭等勢,其兵法以奇勝乎?分門定戶,何其實也。虛鎗詐敗,何其虛也。鐵牛耕地,非以剛摧銳歟!乃「閃、賺、穿、提」,則以柔制剛矣!孤鴈出群,非以勞取捷歟!乃邊群、二攔,則以逸待勞矣!高搭袖、劈華山,非以高為勇歟!乃鋪地錦、白蛇弄風,則藏用於下矣!出手為陽,收手為陰;捉圈外為陽,挐圈裡為陰。夫非兵法中陰陽剋制之義乎?若夫長技短用,則有一提金、前攔搪、鎖口鎗焉!短技長用,則有單手劄鎗、刀出鞘、風捲殘雲焉!倒換手,則有劈山、劈柴;換陰手,則有鐵扇、挾衫焉!
  又或左右互易前後中,更或提其根,或握其中,或指後攻前,或擊左破右,或以寡敵眾,或以弱勝強。彼認劄而我則打,彼認打而我則劄。彼靜我亂,彼愜我緩。勢勢之中,著著之內,闔闢兼該,卷舒具備,巧發奇中,令人莫當;隨機應變,使彼叵測。身法眼法,旋轉靡定;手法足法,收放自如。微乎妙乎!詎謂棍法不合兵法乎?苟能心得手應,巧運力先,使冠之以刃,則殲醜虜、壯皇圖。於緊那羅王之聖傳,喇嘛神僧之秘授,庶不忝矣!圖訣備詳,茲撮其概如左。

〈名棍源流〉
  小夜叉,少林棍名也。夜叉云者,以釋氏羅刹夜叉之稱。其神通廣大,降伏其心,即可為教護法。釋氏又以虎為巡山夜叉者,即此意也。棍傳六路,謹布三圖於左。
  大夜叉,亦有六路,勢與小夜叉相等,但腳步變換之間,較開闊耳。亦布一圖在左。
  陰手,亦少林棍名也。云陰手者,以兩手持棍俱陰,近身入懷,能縮長棍短用故也。與夜叉相表裡,非陰手短棍之比。亦有六路,布一圖於左。
  排棍,亦少林〔棍〕名也。兩人相排,一上一下、一來一往,週旋廻轉,近身入懷,兩相演用之棍。原傳六路,今只用上、中、下三路,即本寺亦置之矣。然是活法無定勢,不能繪圖。
  穿梭,亦少林棍名也。根梢相穿,一伸一縮,左右前後如穿梭然,乃開塲起手之棍也。只有一路,亦是活法無定勢,不能繪圖。

〈小夜叉第一路棍譜〉
  高四平,進步跨劍,進步騎馬,進步披身。鋪地錦,退步猪龍嗊地。偷步四平,推根懸腳梁鎗,打一棍,騎馬,攪一棍,偷步劄三鎗。推通袖,扯披身,進步騎馬,進步跨劍,進步穿袖,進步絞系,打鋪地錦。攪一棍,劄一鎗,退回五花滾身,迎轉騎馬。進步跨劍定膝,偷步呂布倒拖戟,進步韓信磨旗。打鋪地錦,攪一棍,劄一鎗,退回五花滾身,迎轉偷步,磨旗中四平。
〔小夜叉第一路棍圖〕

〈小夜叉第二路棍譜〉
  高四平,進步劄三鎗。披身,退步嗊地,偷步四平。拖鎗出迎,轉霸王上弓。進右邊披身,迎轉靠山;進左邊推根懸腳梁鎗,換手打左獻花,換手打右獻花。絞系進步懸腳梁鎗,絞系進步左踢一腳,攪一棍,劄一鎗,換手撥草尋蛇出,陳香劈華山。換手打朝天一炷香,進步五花滾身打鋪地錦。攪一棍,劄一鎗,退回五花滾身迎轉騎馬,金剛獻𨰭(&#28C2D)。踢一腳,二郎擔山。偷一步,擾一棍,打一棍,撥草尋蛇出,劈山,行者肩挑金箍棒。
〔小夜叉第二路棍圖〕

〈小夜叉第五路棍譜〉
  高四平,進步旋風跨劍,滾身鋪地錦。回轉滾身鋪地錦,回轉五花騎馬。左轉進步,打滿天棚不漏風。燕子酌水,右轉回打遮天不漏雨。右邊,邊叉,左轉打滿天棚不漏風。左邊,燕子酌水,右轉回打遮天不漏雨。後邊,邊叉,踢一腳。四平,進步騎馬,進步跨劍,進步穿袖。仙人大坐,劄一鎗,滾地鋪地錦。攪一棍,劄一鎗,滾身出,迎轉倒拖荊棘不留門。
〔小夜叉第五路棍圖〕

〈大夜叉第一路棍譜〉
  高四平,進步劄三鎗。披身,嗊地。拖鎗出,迎轉金雞獨立。進步騎馬,退步推坐洞。劄一鎗,滾身打鋪地錦。攪一棍,劄一鎗,仙人過橋坐洞。進步推騎馬,進步換手打撒花蓋頂。回轉換手懸腳梁鎗,回轉邊叉,進步撩手跨劍,滾身鋪地錦。進步迎轉獨立,進步騎馬;換手打撒花蓋頂。迎轉換手懸腳梁鎗,迎轉邊叉,進步撩手跨劍,滾身打鋪地錦。攪一棍,劄一鎗;進步滾身鋪地錦。攪一棍,劄一鎗,二郎擔山出,坐洞,迎轉二起腳。攪一棍,劄一鎗,剪步出群攔,披身,四平。
〔大夜叉第一路棍圖〕

〈陰手第一路棍譜〉
  高四平,進步劄三鎗,進步披身,嗊地,安棒定膝,拖鎗換陰手。背弓迎轉金雞獨立,定膝,推二棍。進二步,踢一腳,退一步,打枯樹盤根。背弓打一棍,劄一鎗,踢一腳,進一步,打枯樹盤根。背弓退出,迎轉坐洞,偷步滾身四平。推二棍,進二步,陰挽手。推二棍,進二步,劄一鎗,五花出,迎轉騎馬。推二棍,進二步,大梁鎗,推二棍,進二步,劄一鎗,棍根打披身。推二棍,進二步,劄一鎗;進步打跌膝,迎轉滾身四平。推二棍,進二步,陰挽手,劄一鎗,閃身出,迎轉金雞獨立。推二棍,進二步,劄一鎗,五花出,迎轉鐵扇緊關門。
〔陰手第一路棍圖〕


〈破棍第一路譜〉
  四平,搭外劄裡
  法曰:圈外搭,圈裡看,我立四平。彼搭我圈外,劄我圈裡。
  雙封單閉
  彼劄我圈裡;我劈開彼棍,劄彼圈裡;或手或心或脇,圈外皆同。
  封鎗鎖口
  彼劄我圈裡;我挐開棍,進步指彼咽喉。
  大梁鎗
  彼見我指咽〔喉〕,劄我膝腳;我用高提彼棍。
  勾掛硬靠
  彼見我提棍,棍則起削我手;我順彼勢力,勾掛進步走圈外,硬靠打彼手。
  一提金
  彼見我棍上打手,彼下打我膝腳;我用棍根提彼前手。
  上封鎗
  彼見我提手,彼棍起;我進步用棍梢打彼手。
  勾掛秦王跨劍
  彼見我打手,下打我腳膝;我進步用棍根提彼手。彼棍則起,我順彼勢,勾掛進步走圈裡,劄彼心脇。
  前攔搪
  彼見我劄心脇,下劄我膝腳;我移右腳,用棍梢提彼手。
  護心鎗
  彼見我提手,上劄我心;我擠進挐開彼棍,鎖彼口。
  滾鎗鎖口
  彼見我棍鎖口,彼掤起我棍;我抽棍復劄彼咽喉。

  
〈破棍第二路譜〉
  外滾手、黑風鴈翅
  我立四平,彼搭我圈裡,劄我圈外;我用外滾手,勾開彼棍,我用鴈翅偏在圈外。
  硬封進步鎖口
  彼見我勢偏在圈外,彼必劄我圈裡;我硬封開彼棍,進步鎖口。
  腳下鎗提手
  彼見我鎖口,下劄我膝腳;我一提,彼劄我面心;我挐開彼棍,劄彼心面。
  大梁鎗、勾掛烏雲罩頂
  彼見我劄心面,彼劄我膝腳:我一提,彼棍則起削我手;我則順彼勢力,勾掛進步走圈外,打彼頭耳。
  剪步群攔
  彼見我打頭耳,彼用棍勾開我棍;我順彼勢力,剪步跳出立群攔。
  勾跨劍
  彼見我立群攔,劄我圈外;我勾開彼棍,立跨劍。
  打群攔
  彼見我立跨劍,劄我圈裡;我劈開彼棍,復立群攔。
  進步一提金
  彼見我復立群攔,劄我圈外;我攔開彼棍,進步入彼圈外;彼棍下箒(掃)我腳,我用棍根一提。
  單殺手
  彼見我一提,彼棍勾起削我手;我丟放前手,單手斜打彼手。

〈破棍第三路譜〉
  太公釣魚
  我立釣魚勢,開圈外門戶,彼劄我圈外。
  孤鴈出群
  我勾挐開彼棍走出。
  鷂子撲鵪鶉
  彼見我走出,彼隨後劄我右肩背;我閃開進步斜劈彼頭手,立群攔。
  群攔一封手
  彼見我立群攔,彼劄我圈外;我攔開彼棍,復立群攔。
  二換手、一提金
  彼見我復立群攔,彼乃劄圈外;我勾開彼棍,換右手在前,圈外提彼手;彼棍起,我進步用棍根打彼手;彼棍打我膝腳,我用棍梢一提。
  前攔搪鎖口
  彼見我提手,彼棍起削我手;我順彼勢力,勾掛走圈裡,棍梢劄彼心脇。彼打我腳膝,我用棍根提彼手:彼棍起劄我心面;我用棍根挐開彼棍,鎖彼口。

〈破棍第四路譜〉
  小梁鎗封鎗
  我棍橫一字正面對彼,〔彼〕劄我心面,我封開彼棍,進懸左足。
  朝天鎗
  彼見我高懸左足,彼劄我圈外;我進步勾開彼棍。
  腦後一窩蜂
  我勾開彼棍,進步圈外打彼腦後;彼勾開我棍,我順彼勢力走圈內,打彼頭耳。
  高祖斬蛇
  彼見我打頭耳,彼閃挐下我棍。
  剪步群攔
  我順彼勢力,掃打彼腳,剪步跳出,立群攔。
  後攔搪、前封手
  彼見我立群攔,劄我圈外;我勾開彼棍,進步圈外打彼腦後;彼棍將勾起,我進步打彼前手。
  剪步群攔
  彼見我打手,彼勾開我棍;我順彼勢力,剪步跳出,立群攔。
  換手打、一窩蜂
  彼見我立群攔,劄我圈外;我勾開彼棍,換右手在前,進步圈外,打破(彼)後腦。
  換手打、烏雲罩頂
  彼見我打後腦,彼勾開我棍;我順彼勢力,換左手在前,走圈內打彼前手。
  抽刀不入鞘
  彼見我打前手,彼則抽棍根打我手。
  秦王大卸劍
  彼打我前手,我抽棍閃過,用棍根打彼頭。
  
〈破棍第五路譜〉
  四平封鎗
  我立四平,彼搭圈外,劄我圈裡,我挐開彼棍。
  倒拖荊棘不留門
  我挐開彼棍,我棍丟在後,彼劄我面心。
  空中雲磨響
  我單手上撩開彼棍,單手下打彼腳。
  敬德倒拉鞭
  我掃彼腳,佯輸詐敗,走出。
  遮天不漏雨
  我詐敗走出,彼趕來劄我,我上撩彼棍,下打彼腳。
  刀出鞘
  彼見我收出鞘,彼不分左右,劄我面肩;我單手斜劈下,再收出鞘。
  風捲殘雲
  彼劄我面肩,我進步擾開彼棍,打彼手,立群攔。
  腦後鎗
  彼劄圈外,我勾開彼棍,退步如孤鴈出群勢。
  進步鎖口
  彼見我退出,隨後劄我,我擾開彼棍;彼劄我腳,我提開彼棍。彼劄我面,我挐開彼棍,偷步一提一挐,鎖彼口。

〈破棍第六路譜〉
  一截
  我立四平,彼搭我圈外,劄我圈裡,我硬封開彼棍;彼劄我圈外,我又硬封開彼棍,名曰:「硬封」。
  二進
  彼劄我圈裡,我挐開彼棍。
  三攔
  我進步硬靠,彼劄我圈外。
  四纏
  我進步伏虎打彼手,彼劄我腳。
  五封
  我提開彼棍,彼劄我面;我挐開彼棍,劄彼心面;彼亦挐開我棍,劄我心面;我挐開彼棍,剪步跳出,立群攔。
  六閉
  彼見我立群攔,劄我圈外;我攔開彼棍,立邊攔。彼劄我圈裡,我挐開彼棍,立群攔。彼劄圈外,我纏圈裡,挐開彼棍。彼劄我腳,我提開彼棍。彼劄我面,我挐開彼棍,進步鎖彼口。名曰:「吃鎗還鎗,烏龍翻江,梨花三擺頭。」。

〈破棍又二路譜〉
  外滾手
  我立四平,彼搭圈裡,劄我圈外;我用外滾手勾開彼棍。
  圈裡鎗、進步打伏虎
  彼見我外滾手勾開棍,彼劄我圈裡,我進步伏虎打彼手。
  二攔鎗、通袖
  彼見我圈裡打伏虎,彼劄我圈外;我用通袖,圈外推開彼棍。
  三進步、硬靠
  彼見我通袖,圈外推開棍,彼劄我圈裡,我挐開彼棍,進右步,騎馬硬靠,打彼手。
  四進步、提挐
  彼見我騎馬硬靠,彼劄我陰膝,我退右腳提開棍;彼劄我面,我挐開,劄彼一鎗。
  二郎擔山出
  劄彼一鎗,彼挐開,我用擔山走出。
  左獻花
  我二郎擔山,走出,換右手在前,懸左足,立左獻花。彼劄我,我橫撩打開棍。
  右獻花
  我橫撩打開棍,換右手在前,懸右足立右獻花。彼劄我,我擾纏開棍。
  打群攔
  我擾纏開棍,打下群攔,彼圈外劄我;我揭起開棍,進右步用穿袖,圈外打彼腦後。
  進步腦後一窩蜂
  彼見我進右步,用穿袖圈外打腦後,彼勾開我棍。
  金鈎掛玉瓶
  彼勾我棍,我將棍梢收縮,用棍根打開彼棍,我進右步,圈外跟彼左腳,用棍根勾彼前頸項一跌。
 
〈破棍又四路譜〉
  外滾手
  我立四平,彼搭圈裡,劄我圈外;我用外滾手勾開棍。
  打潛龍鎖口
  彼見我外滾手勾開棍,彼劄我圈裡,我劈開棍立潛龍;彼劄我面,或劄我手,我挐開進步鎖口。
  剪步群攔
  彼見我鎖口,彼挐我棍,我閃在圈外,剪步跳出,立群攔。
  僊人掃地
  彼見我立群攔,劄我圈外;我揭起開棍,單手旋風打彼腳。
  刀出鞘、一封手
  彼見我打腳,躲過我棍,我立出鞘。彼劄我,我斜劈開棍,收回復立刀出鞘。
  二進步、打群攔
  彼見我復立刀出鞘,彼劄我,我打開棍,立群攔。
  腦後一窩蜂
  彼見我立群攔,劄我圈外,我揭起開棍,進右步,用穿袖,圈外打彼腦後。
  截手劄一鎗出
  彼見我打腦後,欲勾我棍。我即進左步,用棍截打彼前手,劄彼圈裡一鎗。
  庄家亂劈柴〔換右手在前〕
  彼見我劄一鎗,彼挐開我棍,我順勢走出,彼隨跟劄我。〔我〕換右手在前,回左轉身,劈打開棍,立順步劈山。
  順步劈山〔右手在前〕
  彼見劈下立劈山,彼劄我圈外。
  剪子股
  彼劄我圈外,我勾開棍,進左步圈裡,打彼頭。
  剪步出、鳳凰單展翅
  彼見我打頭,彼欲架開我棍。我截打彼手,順勢勾跳出,立單展翅。
  一提金〔陰手用〕
  彼見我立展翅,劄我面,我進右步,圈外用棍梢撩開棍,彼下劄我腳。
  上封手
  彼下劄我腳,我用棍根提手:彼棍起削我手,我進左步圈外,用棍梢打彼手。
  鈎掛鎖口
  彼見我圈外棍梢打手,彼圈外下打我腳;我進右步圈外,用棍根提彼手。彼棍起,我順勢勾掛,走圈裡鎖口。
 
〈破棍又六路譜〉
  硬封三進步鎖口
  我立四平,彼搭圈外,劄我圈裡。我進左步,右腳梢移於左,劈彼前手。彼劄我圈外,我進左步,右腳梢移於右,劈彼前手:彼劄我圈裡,劈開進步鎖口。
  劈山棍
  彼見我鎖口,挐我棍,我閃在圈外,立群攔。
  燕子奪窩
  彼見我立群攔,劄我圈外,我揭起推開棍,順棍劈打,前手直下及前腳面,劄彼圈外,剪步跳出。
  後剪步、西牛望月
  剪步出,立梢開拖戟勢,乃是西牛望月。
  烏龍入洞
  彼見我立西牛望月,劄我圈外:我攔開,上右步騎馬勢,入彼圈外。
  閃賺花鎗鎖口
  彼見我圈外上騎馬,彼攔我棍,我閃賺,纏挐圈裡鎖口。

 

〔棍勢圖一、鎗勢圖三〕

〔棍勢五十五圖〕

〔01〕高四平勢
四平高勢變換活,鎗來劄臉用挐法。劄前拳蹲身打下,棍底鎗搭袖可脫。

〔02〕中四平勢
中四平勢真箇奇,神出鬼沒不易知。闔闢縱橫隨意變,諸勢推尊永不移。

〔03〕低四平勢
四平低勢上著,白蛇弄風挐捉。任伊左右劈來,邊群二攔隨作。棍高可劄前拳,惟怕搭袖高削。




〔04〕單手箚鎗勢
持棍須識合陰陽,劄人單手最為良。前手放時後手盡,一寸能長一寸強。
陽出陰收防救護,順立二攔收敗鎗。劄人無如此著妙,中平一點是鎗王。


〔05〕高搭袖勢
勢名搭袖棍壁立,前虛後實在呼吸。側身斜劈非真劈,顛步平挐圈外人。力弱勢低不吾降,惟怕鵪鶉單打急。


〔06〕邊攔勢
左號邊攔右群攔,兩邊挐劄不為難,惟有穿提柔勢妙,防他左右棍頭鑽。


〔07〕群攔勢

〔08〕伏虎勢
伏虎頭高不易摧,挨梢即進莫徘徊。左右劄吾劈打易,高低劄我捉提開。搭袖勢來雖可畏,猶有四平堪取裁。

〔09〕定膝勢
定膝立勢似伏虎,劈挐捉打我為主。倘遇搭袖高打來,順變二攔來救補。


〔10〕潜龍勢
潛龍棍首落,諸勢以靜降。四路無空著,惟防虎口鎗。
 

〔11〕鐵牛耕地勢
鐵牛耕地甚剛強,[扌崩]上打下最難當。撲鵪鶉來硬打硬,莫若變勢另思量。
 

〔12〕孤鴈出群勢
圈外有敗鎗,孤鴈出群走。回打撲鵪鶉,無論單雙手。
〔其棍橫在左膝上,或單手雙手以便劈打。〕


〔13〕敬徳倒拉鞭勢
圈裡有敗鎗,拉鞭走救護。風捲殘雲入,刀出鞘回顧。雙手劈開鎗,群攔進左步。


〔14〕刀出鞘勢
刀出鞘棍在後,單手棍打入,拉鞭向後走,再進風捲殘雲,依舊出鞘單手。


〔15〕地蛇鎗勢
高鎗劄面不攔遮,地蛇伏下最為嘉。他用提鎗偷步進,死蛇變作活蛇誇。


〔16〕提鎗勢
提主降低鎗,棍起任挐提。難測彼穿提,甚勿漫相角。


〔17〕騎馬勢
騎馬非順步,推開上右足。穿袖雖可挐,不如伏虎速。

〔18〕穿袖勢
圈外勢難當,穿袖推開妙。群攔避裡鎗,退步人難料。上腳打旋風,定勢刀出鞘。

〔19〕仙人坐洞勢
穿袖上外鎗,鎗來坐洞躲。躲過便發鎗,單手疾如火。


〔20〕鳥龍翻江勢
先立群攔左右挐,再用翻江方得確。他棍不論假和真,我纏棍底盡挐捉。左拉右拉步緊跟,還鎗跳出尤挐著。

〔21〕披身勢
圈內先須發哄鎗,順勢披身示不迫。他上穿提來逼吾,拖戟退時隨手格。回身右足推向前,便成騎馬敵人側。

〔22〕呂布倒拖戟勢
抽身拖戟是退勢,門戶在梢分開閉。進步捉拿均四平,攔開騎馬圈外濟。欲知單手進劄人,惟有梢開方可制。

〔23〕飛天叉勢
飛天叉圈外防,穿提須用纏捉救,虎口鎗來伏虎攔,此勢手與翻江異,變換出入皆一般。

〔24〕陳香劈華山勢
劈山右手前,打下明放隙。圈外乘吾虛,順勾隨順劈。


〔25〕順歩劈山勢
圈外立劈山,陰拳順推出。跟根削前拳,快似剪子股。

〔26〕剪子股勢
手不同兮用則同,剪子股勢類穿袖。提挐不怕劄高低,劈劄何愁攻左右。圈裡圈外他挐開,劈山劈柴我退救。

〔27〕庄家亂劈柴勢
劈柴換手圈裡認,右纏右劈那步進。

〔28〕黒風鴈翅勢
鴈翅先勾圈外鎗,鎖口劄來[扌崩]打易。
〔其棍橫在左腰胯旁。〕

〔29〕高提勢
提棍要過頭,他起我便勾。根棍上圈外,罩頂打不休。

〔30〕鳥雲罩頂勢
罩頂在圈外,身已入棍間。劈下他勾我,剪步退群攔。

〔31〕通袖勢
通袖勢真箇奇,上下左右空著。提挐劈捉任施為,縱他左右能挐劈,邊群二攔順勢支。

〔32〕劈勢
劈勢立自磨旗,特輸後手餌人。鎗來縮手一劈,彼即遮躲何及。

〔33〕霸王上弓勢
上弓[扌崩]打鴈翅同,須知左足虛實異。若從圈裡賺外穿,惟有纏攔是救地。
〔其棍橫在左膝上。〕

〔34〕朝天鎗勢
朝天三不靜,以柔制剛同,勾開打腦後,名喚一窩蜂。待勾回棍打,高祖斬蛇雄,他挐我掃腳,群攔出待攻。

〔35〕金剛抱琵琶勢
劄我虛實難知,退步穿勾且哄,認真推棍劈下,圈外鎗來尤恐,新力於此急求生,顛步平挐堪寵。

〔36〕跨劍勢
跨劍放空待人劄,打開移步變群攔。他劄勾開復跨劍,斜上單打防最難。

〔37〕左右獻花勢
左足高懸左獻花,橫打換手右獻花。左纏左打群攔進,右纏右打穿袖加。

〔38〕右獻花勢

〔39〕儘頭鎗勢
儘頭鎗與提原異,偷步上斜行極利。虎口鎗來我不防,待乘虛巧挐難避。

〔40〕高搭手〔勢〕
搭手單提,均是哄手。後手接根,劈挐皆有。

〔41〕單提手勢

〔42〕金雞獨立勢
彼劄足兮我劄面,惟懸足兮獨立便。

〔43〕倒拖荊棘勢
劄人一鎗棍丟後,此是逆局稱詐鬦。打前走後有多般,均與拉鞭無差繆。

〔44〕二郎擔山勢
擔山勢用兩般:劄來,撩打變出鞘;不劄,推開劈華山。

〔45〕鳳凰單展翅勢
展翅勢開用者希,上用梢攔下根提。進步翻梢隨打手,此著須用陰手攜。

〔46〕下插勢
旋風掃地勢難擬,惟有下插硬搪抵。順勢單手高劈下,重如霹靂快如矢。

〔47〕挾衫勢
挾衫變勢甚多般,斜上出洞為最速。

〔48〕一提金勢
入懷難用長棍,故取陰手緊密。圈外須用棍根,進步打手最疾。

〔49〕秦王跨劍勢
提金翻棍擠進懷,秦王跨劍棍緊挨。

〔50〕前攔搪勢
前攔搪亦陰手。棍起梢壓封,翻根進打手。

〔51〕勾掛硬靠勢
前攔搪勢打圈裡,勾掛硬靠走圈外。

〔52〕鎖口鎗勢
攔搪提下鎗,鎖口封上手。

〔53〕鐵扇緊關門勢
鐵扇略似抱琵琶,用梢順步提捉進。

〔54〕撑勢
低棍不遮橫硬撐,圈外掃足亦撐住。

〔55〕單倒手勢
倒手打退棍,接著陰陽手。

〈問答篇〉

  或問曰:語云:「鎗乃藝中之王」,以其各器難敵也。 又謂棍為藝中魁首者,此何說乎?
  余曰:凡武備眾器,非無妙用,但身手足法, 多不能外乎棍。
  如鎗之中平,拳之四平,即棍之四平勢也。
  劍之騎馬分鬃,拳之探馬,即棍之跨劍勢也。
  藤牌之斜行,拳之躍步,即棍之騎馬勢也。
  拳之右一撒步,長倭刀之看刀,即棍之順步劈山勢也。
  關刀勒馬登鋒,拳之單邊,即棍之鳳展翅勢也。
  叉之埋頭獻𨰭(&#28C2D),即棍之潛龍勢也。
  鎗之劄鎗,拳之[扌竄]拳,長倭刀之刺刀,即棍之單手劄鎗勢也。
  拳之進步橫拳,倭刀之單手撩刀,即棍之旋風跨劍勢也。
  凡此類,難盡述。惟同志者,引伸觸類,則魁首之說,不虛矣。
  或問曰:棍既包羅眾藝,則他藝可盡廢乎?
  余曰:古人制藝,必立一意。吾人資性,各有所長, 豈可盡廢。惟楊家鎗、太祖長拳、綿張短打、孫家陰手棍、少林兼鎗帶棒,乃五家正傳。 苟能習練精熟,得其心印,餘可敝箒棄之矣。
  或問曰:我固不必旁求眾藝矣。彼藝不同器,器不同用,其設眾器之意,與夫相持之法,皆可得聞乎?
  余曰:器必有頭,頭之輕重不同,柄之長短各異。長者頭輕,便用陰陽手;短者頭重,便用陰手。又有柄後,安一小月鏟者,蓋欲魆鏟沙泥,以撲人面目,乘隙易入,此叉、鈀、鏟 、鐮之不一器而一用也。
  不特此也,猶有爪鎚、月斧同一類。關刀、斬馬刀同一類,虎尾梢、軟鐵鞭同一類。長倭刀、竹節鞭同一類。雙刀、雙劍、雙鍊同一類。均非異器同用者乎?至於刀之利,利在砍;鎗 、戟之利,利在劄;月牙鏟、峨眉鏟、鈎鐮之利,利在鈎推。而長刀之飛刀、藤牌之摽鎗,此又短技長用。猶不可忽者,惟藤牌則勢低氣固,劈劄難加,必誘其刀前牌後,乃可破的。
  凡諸此類,名號各殊,取勝不一;倘與棍遇,惟隨其器,而審其所恃以為利者何在?則乘其利之隙處,用穿提以入之,盤旋出入,得勢得機,因敵制勝,用棍之善者也。余難悉具,當以類推之。
  或問曰:人動稱少林棍,今觀圖訣,俱是鎗法,何也?
  余曰:諺云:「打人千下,不如一劄。」故少林三分棍法、七分鎗法,兼鎗帶棒,此少林為棍中白眉也。
  或問曰:棍以中四平為諸勢之王,以其機變難測也。然使彼我皆四平,何以勝之?
  余曰:彼持四平,我則以他勢驚之,待彼捨四平而變他勢,我則捨他勢而變四平,取巧而入,乘空而發。故法曰:「四平還用四平破」,此之謂也。
  或問曰:嘗聞單手劄人,名為「孤注」,又名「棄鎗」。果爾否乎?
  余曰:此少林之所以妙也。如單手劄人圈裡,彼挐開,我失前手,則順勢用法中倒拉鞭而走,隨用風捲殘雲勝之。如單手劄人圈外,彼攔開,我失前手,則順勢用孤鴈出群而走,隨用鷂子撲鵪鶉勝之。此無中生有 、死裡逢生,又何「孤注、棄鎗」之有!
  或問曰:「倒拉鞭」救圈裡敗鎗,「孤鴈出群」救圈外敗鎗,固矣!然亦有利於人而不利於己,有利於己而不利於人者乎?
  余曰:人己勝敗,總在圈外。如單手劄圈裡,彼易挐捉,以敗我鎗於左。我雖順勢,用倒拉鞭走出,再轉身有風捲殘雲可救,然其步多體拗。且其棍撩上打下,猶未必能併中平鎗,而概可撩可打也。若我單手劄圈外,在彼固難挐捉,縱能敗我鎗於右,用孤鴈出群走出,勢力順,手足快,而前手接棍又便。再用撲鵪鶉單手斜劈,則隨其鎗之高下,無有不中。較之圈裡之利於人,而不利己者,功相反也。故臨敵時,惟圈外為破的。
  或問曰:諸勢之中,有曰:「挐、攔、提、捉、劈」者,可得聞其要乎?
  余曰:圈內有挐,圈外有攔,遮下有提,護上有捉,惟劈則上下與左右可兼用也。用法雖難形容,大要不外拳之陽仰陰覆而已。一陰一陽,一仰一覆,時仰時覆,如龍之翔,如鳳之舞,如珠之走盤,活潑圓轉,而前手之伸縮不常,後手之開閤無跡,尤當究心也。
  或問曰:訣中有劈、有劄、有打,可混用乎?
  余曰:不能受劄者,耳、鼻、喉、心、脇、腹、虎口、膝臁。不能受打劈者,太陽、腦、頭、耳、手指。究其用,劄打其手者,使難持棍;劄打其臁膝者,使難出入;劄其心脇者,使難遮攔。大抵上下易遮,而心手難架也。
  或問曰:吾聞法云:「去如箭,來如線」,言其疾也。用中雖有挐、攔、劈、捉、勾、提等法,而架格之。然其棍體微小,如恐兩平相敵,亦有格不中,而著空者乎?
  余曰:今以一字「乂」字喻之,則可明矣!如彼劄我面,是此斜「一」字。吾以後手稍低,使棍頭略高,是此斜「ノ」字。二字一交加,成一「乂」字。如彼劄我中平,是此正「一」字;吾亦以後手稍低,是此斜「ノ」字。二字一交加,成一「乂」字。如彼劄我腳,是此斜「ノ」字。吾以後手稍高,使棍頭低下,是此斜「ˋ」字。二字一交加,亦成一「乂」字,不拘「挐 、攔、劈、捉、勾、提」等法,勢勢之中,著著之內,彼來我去,盡成一「乂」字。豈有著空,而不中者乎?
  或問曰:吾聞「千金難買一聲響」。果棍響,即可進乎?
  余曰:不然。如所謂「不招不架,只是一下」者,何曾響乎?如所謂「犯了招架,就有七八下」者,何止一聲乎?甚不可執一而論也。
  或問曰:吾聞棍打起手,可常恃乎?
  余曰:藝中有「先人發,後人至;舊力略過,新力未生」之法。 此等玄機,真千古不發之秘,能於此中解悟,權巧制敵,使彼進之不可、退之不能,束手畏服,方為無敵。若未成列而襲人,此不過偷疾取勝而已,何以伏人哉?
   或問曰:「先發後至」固矣。如我待彼發,彼待我發,將遂已乎?
   余曰:法中有云:「彼鎗發,我鎗挐;彼鎗不動,我鎗劄。」此一劄也, 不淺不深,非真非偽。明此機者,進乎技矣!故法有彼靜我亂,彼亂我靜,靜中用亂,亂中用靜。此取勝之妙用,學者當體認也。
  或問曰:吾聞「器長一寸,強一寸。」,如彼持長鎗,而我棍僅半之,何以敵乎?
  余曰:此特不能先發耳。如對敵,我則以花法誘之,待彼鎗近我身,或挐或提,連步速進,身入彼鎗中,雖長何用?此所謂守法也。
  或問曰:我持小棍,雖冠以刃,亦無幾也。如遇彼長刀、大劍,不將為彼截其銳乎?
  余曰:棍中有「穿、提、閃、賺」之法,如活龍生虎,雖攖其鋒。彼安能傷?此所謂「柔能制剛」也。若鎗之身長體重、進退不捷,而傷於刀劍者,又不可一例論也。
  或問曰:訣中有「穿、提、閃、賺」之法,可得聞歟?
  余曰:斯法也,其機玄,其旨奧,非心精思巧者,不能造;非功深力到者,不可言。閃、賺者,手固步小,推棍入彼懷中,左挐閃右,右挐閃左,莫可測度,不至犯硬,此是賺法。若穿、提,即非如閃、賺者之小可也。局勢闊大,運用員(圓)活。如彼立勢便於左攔,我則從左上,以湊其攔。及彼攔下,我已先機而穿乎右矣。如彼立勢便於右挐,我即從右上,以湊其挐。及彼挐下,我已先機而穿乎左矣。循環無端,進退無迹,如電飛雷奔,目不暇視,手不暇指,無論圖中諸勢,皆以此為勝算。即破諸家利器,亦恃此而奏功。訣中所謂「靜中用亂」者,此也。所謂「舊力略過,新力未生」者,亦此也。所謂「彼鎗不動,我鎗劄」者,亦此也。豈非一了百了之說乎?
  或問曰:圖中之勢,有持其棍根至盡者,有握其中而留其半者,果何見乎?
  余曰:此各有時,如我身入彼棍中,收棍而用陰手,則我棍緊密,彼棍在我身外,非棄物乎?若我身未入彼棍中,用兼鎗帶棒,苟不持根,則挐捉不員(圓)活,且棍根自擊脇腹矣。
  或問曰:人嘗持棍,惟恐失手。今遇敵,換手可乎?
  余曰:左右換手,蓋欲惑亂敵人耳目,使不可測。然須換在未交鋒之先,令人狃而不覺。故載之者,欲人平時習熟,則臨期可無掣肘之患矣。
  或問曰:立守一勢,可應敵乎?
  余曰:兵貴神變,必才立一勢,又立一勢,復換一勢。使彼應接不暇,則勝勢在我。若徒恃一勢,則人悉其虛實,何能全勝乎?
  或問曰:臨陣則各有定次,毫不容越。何立一勢,又換一勢乎?
  余曰:換勢為平日習演,塲中比試言耳。若遇大敵,惟以逸待勞,或未發而先入,或待發而後應,隨時審勢,見可而進,其要以膽大為上。
  或問曰:觀圖中之勢,手足開闊,身體聳伏,彼不幾於乘空而易入乎?
  余曰:此非空也,所謂誘敵也。若收拾緊密,門戶不開,彼安入吾彀中耶。
  或問曰:如遇十餘人,四面圍合,何以出乎?
  余曰:藝中有「指東擊西,視南攻北」之法。如我見某人弱,可出。必先張威賈勇,佯敵乎強,忽然擊弱,攻其無備,圍斯解矣。此所謂「寡可敵眾」也。
  或問曰:既得出圍,人或排一字,或排鴈翅,欲復圍我,何以御之?
  余曰:凡敵只怕背面兩受其敵。如彼人多,我則抽身只對右首一人,則彼眾人皆在我面前而背後可無患矣。此所謂「一面受敵」者也。
  或問曰:雖一面受敵,群然同進,何以應之?
  余曰:藝中有「佯輸詐敗」之法。故我抽身而走,則彼必追。然追者雖眾,不能無先後,吾取其最先者,而用奇以擊之。此所謂「以弱勝強」者也。
  或問曰:均一人也,始未學藝,或能勝人。及既學,反不能勝,何也?
  余曰:此非學不學之故。人當未學時,一旦遇敵,無可思索,突然而進,氣奮手快,故偶而勝。及既學後,一心欲求勝,一心要全名,一心恐不能勝,思慮遲疑,反為人所勝矣。所謂「相打忘記跌法」者,此也。惟練習精熟,心手相應,來快去速,則萬全矣。
  或問曰:人當臨敵之時,每每失其故步,何也?
  余曰:藝高人膽大。苟平日識見未廣、功夫未純,若一遇敵,則心志亂、手足忙,不能自主矣。故弓馬熟閒(嫻),良有以也。
  或問曰:人身之高,不過五尺,側身對敵,不滿尺餘,何用圖勢種種乎?
  余曰:見之真者,守斯固,故繪圖書訣,曲折詳言,使學者於平時,較量練習。孰為生門?孰為死門?孰為正著?孰為哄著?了然胸中。至當機決勝之日,見在人先,隨發隨應,迎刃而解矣。故喫(吃)緊處,只是不聽人哄。
  或問曰:用武以披堅重鎧,掩避鋒銛。今圖中盡繪裸體單褲者,果何意乎?
  余曰:圖中繪以赤體者,分腕、肘兩拳之陰陽,胸背之正側,二足之順拗,虛實面目之斜正高下。使人觀圖習演,則足不亂踵,胸不亂向。手中之關鍵不紊,而身之轉換變勢易識也。豈可泥為定矩乎?
  或問曰:棍尚少林。今寺僧多攻拳,而不攻棍,何也?
  余曰:少林棍名「夜叉」,乃緊那羅王之聖傳。至今稱為「無上菩提」矣。而拳猶未盛行海內。今專攻於拳者,欲使與棍同登彼岸也。
  或問曰:今攻少林棍者,不乏人,然多不同者。豈人有異師、師有異教乎?
  余曰:教本一源,但世遠人乖,授者尚奇好異,或以此路頭,而混彼路尾,或以彼路尾,而雜於此路中,甚至一路分為二路。惑世誣人,博名射利。予深扼腕,特為標真。
  或問曰:聞「棍長一寸,強一寸。」。今棍只用八尺,或八尺五寸者,何不再加長乎?
  余曰:雖然,如不精熟,反被長悮(誤)矣。
  或問曰:少林之棍,俱傳六路,今圖只布一、二、五路者,其意可得聞乎?
  余曰:傳雖六路,勢多雷同。惟一、二、五路,最為切要。能於圖中諸路習熟,餘可以類推矣。
  或問曰:少林諸棍,皆可卻敵取勝,而穿梭一路,似無實用,亦欲學者演習之,此何意乎?
  余曰:師意患人持棍生澀,先用此路使棍與手相洽,伸縮如意,進退便利,臨敵可無掣肘之患。
  或問曰:棍為藝中魁首固矣!而所用之棍,以何木色為佳?鐵棍可能用乎?
  余曰:疆界不同,名色不一。惟質堅而實,性剛而和,自根漸細,至梢如鼠尾然者,則用方靈。生成直無疤節者為上。劈成鋸成者,文斜易斷。如梢過大,則頭重難用。如腰軟,則無力;如太硬,不便挐捉。然棍之重輕,則隨人力之大小而用之;若常用,惟三觔(斤)、二觔(斤)半者,為的。如鐵棍則長七尺五寸,約重計十五、六觔(斤),其制與木棍等,然非巨力者不能用。兩頭細於腰者,但便於陰手耳。要之,輕者便捷也。
  或問曰:論中云:「棍當冠之以刃」,刃式前具三圖矣。而所以輕重之宜,可得聞乎?
   余曰:前刃制以菠菜葉,中起劍脊,取其堅也。兩刃要薄,取其利也。鎗庫亦要薄,取其輕也。 庫口週圍一寸八分,過大則桿大而難用,中用一銅箍,如算盤子大;庫口亦用一銅箍,只一分餘闊。頭式壯觀,二式輕利,三式透堅。總之,以輕為最也。其安桿之法,以桿之性,不免有彎者,將刃順其性,對桿彎,側安其上,庶挐劈至地,不使鎗頭插入土中,而失 悮(誤)也。桿後不宜安𨰭(&#28C2D),恐自擊腹脇。 惟用一銅箍,箍底用平皷釘一箇,釘桿內為妙。不可漆,如漆,澀手不活矣。
   或問曰:圖中持棍有左手在前者,又有右手在前者。歌訣但就勢論耳,其意再可得聞乎?
   余曰:左手在前,劄挐等法,人人便之。右手在前者,劈打須易,而單手劄鎗難也。 今以左手在前喻之,孤鴈出群勢、鷂子撲鵪鶉勢,此是右轉身劈打法也。又以右手在前喻之,「敬德退拉鞭勢」可化與「孤鴈出群」同用法,「庄家亂劈柴勢」可化與「鷂子撲鵪鶉」同用法,此是左轉身劈打法也。 又可化與左手在前邊攔勢同用法。 如順步劈山勢,可化與左手在前,鐵牛耕地同用法。 又可化與左手在前群攔同用法。「 剪子股勢」可化與左手在前「穿袖」同用法。 此數勢,即是左右二手同用法勢也。 惟不便於單手劄鎗耳。 如人習演左右二手,用法精熟,可稱絕技矣。引此類推,觀者詳之。
   或問曰:吾觀圖勢有轉身回打者,似於遲滯不快疾。可得聞其妙乎?
   余曰:轉身之法,其機在頭。頭乃人一身之主。如身欲右轉,必以頭先轉,右視敵人,身則隨之。 如若身欲左轉,亦以頭先轉左視敵人,則身隨之,此左右轉身之秘法,快如風旋,何遲滯之有?
   或問曰:圖勢歌訣,已見其妙。有云:庄家六棍者,又何謂也?
  余曰:庄家者,不識棍法之稱。 六棍者,謂左、右之上、中、下也。 如彼持棍右手在前,則右腳亦在前,方能用力打我左邊頭頂。吾以陰手持棍,立勢左腳在前,如四平勢樣。候彼打下,我用棍梢圈外一勾,進右腳入彼圈裡,用棍根番(翻)打彼太陽。 彼若躲閃,我即當心一搗。 彼橫打我左邊腰,我移左腳進於右,將棍梢插在地上,直搪格彼棍,進右腳入彼圈裡,用棍根當心一搗。彼橫打我左邊腳,我進右腳,將棍梢插在地上,直搪格彼棍,進左腳,用棍梢 番(翻)打彼頭。 此三著,圈裡犯硬打也。彼持棍打法如前,我持棍立法亦如前。 彼照我左邊頭頂打下,我將頭一低,往左一閃,移左腳於左,入彼圈外,進右腳,用棍梢順挐,則彼棍從我頭上過於右矣。 用棍根打彼膝頭。彼打我左邊腰,我移左腳於右,將棍梢插在地上,直搪格彼棍,進右腳入彼圈裡,用棍根當心一搗。此著亦是犯硬,不能順其勢力,入圈外打也。 彼打我左邊腳,我腳並齊,高跳起,則彼棍從我腳下過於右矣。我進右腳,入彼圈外,用棍根番(翻)打彼太陽。此上下二著,圈外順勢 力打也。如彼持棍左手在前,打我右邊頭腰腳; 我進步架格,亦如前法破之。此陰手棍法也。 若少林棍法則不然。彼我之棍,長短皆同。我用陰陽手持棍,立四平,則我棍半截在前,彼欲打我頭腰腳,我棍已抵彼心前,彼焉能打得我乎? 必是劈格我棍,我即用「穿、提、閃、賺」等法勝之矣。 且陰手前法圈裡犯硬,次法圈外順勢力,二法雖善,恐入懷內躲閃,梢(稍)不如法,難保全勝。大抵長棍打人力弱,短棍雖力雄,與長棍敵,又難近身。 凡遇打者,用躲閃架格,鑽入彼懷內,或有不及之處,必不能重傷我也。 何也?凡打人棍頭有力,棍腰無力。 鑽入懷者,彼棍已半截在我身後矣,稍有不及,故云:不能重傷我也。
  或問曰:讀棍論,閱圖形,誦歌訣,即可稱絕技乎?
  余曰:圖訣雖詳,其中變通活潑之妙,非口傳心受,何以曲盡?故非師不通聖,得訣回來好看書。此之謂也。
  或問曰:長鎗則有楊家、馬家、沙家之類,長拳則有太祖、溫家之類,短打則有綿張、任家之類。皆因獨步神奇。故不泥陳迹,不襲師名。今子棍法通玄,不護鎗拳諸名家,即謂之「程家棍」,非誇也。何斤斤以少林冠諸首哉!
  余曰:唯水有源,木有本。吾雖不敢列鎗拳之林,然一得之見,莫非少林之所陶鎔,而敢竊其美名,背其所自哉!
 

校勘記
  本書「裡、裏」雜用,統一作「裡」字。
  本書「脇、脅」雜用,統一作「脇」字。
  本書「鐵、鉄」雜用,統一作「鐵」字。
  本書「擔、担」雜用,統一作「擔」字。
  本書「於、于」雜用,統一作「於」字。
  本書「響、响」雜用,統一作「響」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