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正氣堂集(節錄)

《正氣堂集》


明朝.俞大猷 著

四庫未收書輯刊本
 

《正氣堂集》目錄(節錄)

卷一
 安國全軍之道

卷五
 防倭議
 論非真令倭人降

卷七
 論宜整搠河船
 論宜堅固內防
 論兵威未振,未可輕動
 請多備兵銃
 論海勢宜知,海防宜密
 議水陸戰備事宜

卷九
 請多調戰船

卷十一
 兵略對
 大同鎮兵車操法
 廣西選鋒兵操法

卷十三
 論各巢兵與士兵不同
 論招撫欲誠,征剿規模欲大
 論早安撫,使賊不出
 計擒張璉
 請散兵

卷十五
 論山寇多宜撫剿並用
 用兵不宜急迫
 調兵在兵目得人
 論用奇難以滅倭,衝鋒兵無定名
 封刀之後,不宜輕易殺人
 論鄉兵不可用
 論惰歸之兵不可用

卷十六
 討賊議上
 討賊議下
 用兵三義
 善後議


 

《正氣堂餘集》目錄(節錄)

卷二
 上兵伐謀論
 安國全軍之道

卷之又二
 讀黃石公素書
 孫子十三篇註解後序

卷四
 劍經
 

《正氣堂續集》目錄(節錄)

卷之四
〔雜文〕
  拙速解下
  兵畧問對四條

卷之六
〔近議〕
  京營戰車近議

 

 
  堂堂之兵,不在急迫,要於成功而已。若兵未集而勢尚弱,或兵既集而機未便,皆不可輕舉挫銳。猷在軍中,自有定慮,乞賜寬假,使猷得以展布。猷每次成功,以此;每得罪於諸公,亦以此也。謹情預告。
 

〈用兵三義〉〔元年十月〕
  用兵之義有三,曰「截殺」,曰「鵰剿」,曰「大征」。
  如流刦之賊,事勢急迫,不得已而應之,只將見在之兵,不論眾寡,驅與從事。或邀於險道,或伏於曲徑,敵可勝、不可勝,一時皆不暇計,此之謂「截殺」之兵。
  又如賊在巢穴之中,久為地方之患,急當一擊,以使醜賊知警,民憤少泄,此亦當密計。於數月之前,動調輕兵,務要精強,不使脆弱者雜於其間;多不過五、六千人,少不過二、三千人,有若鵰之擊鳥,卑飛歛翼,一擊即去,不復顧戀,此之謂「鵰剿」之兵。
  又如巢穴之賊,其徒繁多,四出流刦,截殺之兵,不勝其應;巢遠路險,鵰剿之兵,不可率施,此則大征之兵不可以已!但謂之大征,徵兵積糧,遠近皆知,堂堂正正,分道並進,宜以數月為期,不能限以旦夕;錢糧又需多備,不致臨期缺乏。世人用兵,明此三義,而後舉事,則後悔可無。
  若鵰剿矣。用兵太多,機自難密,計餉不多,竟致告乏。兵未出山,賊復恣肆,委曲收拾,反驕賊志。此無鵰剿之義,執認不真所致耳!
  若大征矣。用兵太少,既無圍攻之勢,限以旬日,不知守困之方。賊遁,無把截之兵;賊衝,無迎戰之兵,此無他大征之義,執認不真所致耳!
  二者之義,執認不真,名為鵰剿,其規模則類於大征;名為大征,其氣象則類於鵰剿。是故,大征、鵰剿之功,兩不得收。愚於此義,知之頗稔,非其有過人之智,敢倡為違眾之論。蓋在兵間三十餘載,目擊耳聞,乃奴知耕、婢知織,千愚之一得耳!謹書以告同志。
 

〈善後議〉〔六月三十日〕
  議者以古田之事,不難於大征,而難於善後。此誠為地方經略久安之要言。愚竊謂善後之難,不在於既征之後,全在於進征之時。其言似相反,而事實相成也。今夫大征之師,兵馬如林,真成「十圍五攻」之形。人人精勇,實有決水、轉石之勢。賊據險巢,則器械具備,足攻之。賊衝出外,則策應精兵,足截之。搜扒三月,兵多困病,則有新調之兵,足代之。因糧於敵,不久食盡,則有本色之糧接給之。似此大征,賊之元惡大憝,無不就戮;繁多徒黨,亦十誅其七八。其三三兩兩,藏避林穴得免者,兵後招下,不過喘息。行尸善後之方,多處錢糧,設立土官,為千萬年長治之計可也。如錢糧不足,設兵防守為百十年之安,亦可也。其何後之難善乎?是何也!進征之時,多方求善,其機由我;征後之議,因之而善,此理之所甚順而事之所必有者也。
  若賊據巢,而圍攻無具;賊衝出,而策應無兵。兵食盡,而本色無繼;兵困病,而新兵無代。搜扒不久,而賊多生逃。兵方退出,而散黨復聚。欲設土官,則無願承之人;欲立營堡,則無久供之糧。不得已,招撫收拾,只可致數年之粗安。後日之人,猶得譏議乎今日也,是何也?進征之時已未盡善,征後之議欲強求善,雖有智者,亦無如之何矣!噫!斷藤穴,昔年之事,征善而後亦善也。古田從前之事,後之難善,由於征之不善也。然則今日欲為善後之議。盍以往事為龜鑑乎?作善後議。
 
 
  噫!孫武子:「兵聞拙速」一言悮天下後世徒讀其書之人,殺天下後世千千萬人之命,可勝恨哉!可勝恨哉!世之徒讀其書者,每以師老財匱為辭,不知列國相爭,師老財匱,則諸侯乘其弊而起,故勝亦宜速,不勝亦宜速。其在後世,堂堂討罪有征無戰之兵,必為萬全之畫。夫苟一時攻之未暇,取之未克。師老矣,再請新師以益之;財匱矣,再請多財以繼之,必大破之而後已。愚見世人欲圖速成之倖功,視三軍之命如草芥,往往而然焉。皆孫武子一言悮之也。孟子以殺人盈地、盈野者宜服上刑,然則孫武子一言殺天下後世之人不可勝計,使孟子而在,將以何刑加之乎?恨之深!惡之切!作拙速解下。
 
  碧梧潘先生問:「兵法孰為最要?」猷告之曰:「『節制』二字,兵法之大要也。『分數分明,步伐止齊』八字,節制之條目也。七書千萬言,十字該之矣!明此十字之義,於兵思過半矣!靜亦靜,動亦靜;後人發,先人至;致人而不致於人;隨機運用。微乎!神乎!兵無餘法矣!
(雪寒按:餘三問省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