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5日 星期三

預見未來:沈尹戌

沈尹戌


相關參考書目《左傳

人物簡介


  沈尹戌:楚國司馬,曾經敗於吳王闔閭手下,而成為俘虜。沈尹戌與兩個兒子因此在吳國生活過一段時間,對吳國的軍事行動與策略因此有一定的掌握。後來沈尹戌與其子沈諸梁(葉公好龍的葉公)逃回了楚國。白公勝作亂時,賴葉公平亂,楚國才躲過了危機!
  楚平王:前528年至前516年在位。楚平王任內因為受到費無極的蠱惑煽動,而企圖殺掉太子建,同時殺了伍子胥的父親與兄長,為楚國日後的幾次大動盪埋下了禍根。禍根主要有兩個:一是伍子胥率領吳國軍隊進攻楚國,把楚平王的兒子楚昭王打到丟棄首都逃亡;二是白公勝(太子建之子)被召回楚國之後殺掉了令尹與司馬,差點篡位成功。因此可以說楚平王是整個春秋末年造成兩霸(吳國、越國)出現的重要關鍵人物,少了楚平王那些荒唐的事蹟,春秋末年的歷史或許將顯得「無趣」起來!

預言事例

  預言楚王在州來築城會遭致楚國的失敗。

魯昭公十九年(前523年)。
  楚國人在州來築城,沈尹戌得到消息後說:「楚國人一定要失敗了啊!從前吳國滅亡州來,子旗請求攻打吳國。君王說:『我還沒有安撫好我的百姓。』現在的情況跟以前一樣,卻又在州來築城去挑動吳國,這樣能不失敗嗎?」
  沈尹戌的侍者聽了他的話後,對他說:「君王施捨從來不知道疲倦,讓百姓休養生息也已經有五年了,這可以說是在安撫他們了!」
  沈尹戌回答說:「我聽說安撫百姓的君王,在國內節約開支,在國外樹立德行,百姓因此生活安樂,而沒有仇敵。現在楚國宮室的規模大到沒有限度,百姓天天驚恐不安,因此疲勞而死的人也沒有人幫他們收葬,百姓們疲累與恐懼到連睡覺與吃飯都忘掉了,這不是在安撫他們啊!」

  預言囊瓦一定會丟失楚國首都郢都。

魯昭公二十三年(前519年)。
  楚國囊瓦接了令尹的職位後,在楚國國都郢都增修城牆。
  沈尹戌聽到消息後說:「囊瓦一定會丟失郢都啊!如果軍隊不能保衛城市,增修城牆是沒有益處的。古代的天子,他的守衛者在於四面的蠻夷;如果天子的權力降低了,那麼他的守衛者就在於諸侯。諸侯的守衛者在於四方的鄰國;如果諸侯的權力降低了,那麼他的守衛者就在於四面的邊境。令尹應該謹慎戒備國家四面的邊境,結交四面可以提供援救的鄰國,讓民眾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安居樂業,讓他們春、夏、秋三個時節的農事都能成功。民眾沒有內憂,也沒有外患,那麼國家哪裡需要增修城牆呢?現在因為懼怕吳國而在郢都增修城牆,守衛者的範圍已經縮得很小了啊!權力降低後的最後守衛者都無法得到,能夠不滅亡嗎?從前梁國國君在宮室外面挖掘壕溝而民眾因此潰散。民眾拋棄了他們的長官,這樣能不滅亡嗎?劃定邊境,修整土地,讓堡壘具備險要的功能;親近民眾,使民眾有部伍輪流對邊境進行瞭望,與鄰國建立信任的關係,謹慎監督官員的職責,保持外交的禮節,沒有過失和貪婪,不懦弱不強橫,修整自己的防禦設備,以等待應付意外的情況,如此一來,又有什麼可以畏懼的呢?《詩經》說過:『思念你的祖先,修養你的德性。』試著看看從若敖、蚡冒一直到楚武王、楚文王,他們的土地都不超過百里見方,只是謹慎的守護著邊境,而沒有在郢都修築城牆。現在楚國的土地超過了千里見方,反而去增修郢都的城牆,這不是很困難的事嗎?」

  預言楚平王侵襲吳國的舉動會讓楚國丟掉城市。

魯昭公二十四年(前518年),冬季,十二月。。
  楚平王組織水軍去侵襲吳國的疆域。沈尹戌聽到消息後對人說:「這次的行動,楚國一定會丟掉城市。大王不安撫民眾而使他們辛苦勞動,吳國沒有行動而讓他們得以加速出兵,只要吳國軍隊緊緊的追趕在楚國軍隊的後面,楚國由於有大軍在前因此沿途的邊境沒有戒備。這樣一來,城市還能夠不丟掉嗎?」
  越國的大夫胥犴在豫章的河邊慰勞楚平王,越國公子倉把自己的坐船餽贈給楚平王。公子倉和壽夢率領軍隊跟隨楚平王。楚平王到達圉陽之後就折返了。吳國軍隊緊緊追趕在楚國軍隊的後面,由於楚國邊境的守軍沒有戒備,因此吳國軍隊就順手滅掉了楚國的巢和鍾離兩個城市,之後才返回了吳國。

評論

人的每一次行動都可能產生新的事件,這些事件便有可能成為一種可供利用的條件。有時候敵人發動攻擊,不是基於什麼戰略規劃,而是基於對手臨時性的製造了一個機會,讓對手自己成為標靶!敵人此時只是把握機會利用臨時性的條件對對手造成創傷罷了!
  沈尹戌因為曾經成為吳王闔閭的俘虜而在吳國生活過一段時間,因此對於吳國的軍事行動、策略、行為模式有一定的掌握。沈尹戌以上的預測都離不開吳國,跟這樣的經歷不無關係。楚國雖然有這樣的人才,卻可惜未能善加利用,終究也未能阻止災難的發生。

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預見未來:任妄

任妄

返回目錄

相關參考書目《韓非子

人物簡介

任妄:秦康公大臣。
  秦康公:秦穆公之子。前620年至前609年在位。

預言事例

  預言楚國實際上想攻打的國家是秦國。

秦國在秦康公時,花費了三年的時間修築遊樂觀賞用的高臺,使人民極度疲勞。高臺修好後不久,楚國人突然高調宣布將要攻打齊國。
  秦國的大臣任妄聽到消息後,對秦康公說:「飢荒招來戰爭,君主殘暴招來戰爭,人民疲勞招來戰爭,國家動亂招來戰爭。君王修築臺榭花了三年時間(因此人民疲勞),現在楚國人宣稱將要起兵攻打齊國,微臣恐怕他是宣稱要攻打齊國,而事實上卻是要襲擊秦國啊!(臣恐其攻齊為聲,而以襲秦為實也。)不如防備他們。」
  秦康公聽從了任妄的分析,於是便派遣軍隊戍守秦國東邊邊境,結果楚國便中輟了這個軍事行動。

評論

  楚國沒事攻打齊國顯得無理,因此任妄認為楚國實際上要打的是別的國家。而秦國正好提供了一個好機會讓楚國有攻打的理由。因此任妄最終有了以上的預測。當時的戰爭,如果要徵調兵員需要一些時間,楚國因此利用攻打其他國家的名義徵調兵員,如果秦國沒有及早防備,就可能喪失先機!
任妄看穿事物本質的背後理據,起源很早,那是早在《周書》的時代就有的教訓。時至今日,也差不多。大抵幾大勢力想要搞掉對方,另一方總是有他正當的理由。〈逸周書.武稱〉的相關理論是:「討伐動亂的國家,討伐殘暴的君主,討伐遭受瘟疫的國家,這是武力順應天道的表現啊!大國不失他的威嚴,小國不失他的謙卑,相互匹敵的國家(敵國)不失他的權勢,憑藉大山險阻討伐平地國家,兼併小國、奪取亂國,以強攻弱、襲擊不正的國家,這是使用武力的常規啊!」

2016年5月23日 星期一

預見未來:寧國

寧國

返回目錄

相關參考書目《新序

人物簡介

寧國:楚莊王大臣。
  楚莊王:前613年至前591年在位。
  夏姬:鄭穆公的的女兒。夏姬的美貌對當時的歷史局勢造成了劇烈的破壞,根據歷史描述,當時因為她的緣故而造成了「殺三夫一君一子,亡一國兩卿」的結局。論國際影響力,連褒姒、西施都望塵莫及!
  陳靈公:陳國君主,前613年至前599年在位。

預言事例

  預言陳國可以被攻下。

魯宣公十年,前599年。
  夏姬是陳國的一位絕世美女,也是陳靈公常常臨幸的一位女子。當時陳靈公與大臣孔寧、儀行父皆通於夏姬,三人甚至還常拿這個話題來開玩笑。
  前599年,陳靈公與二位大臣在夏姬家裡喝酒聊天,竟當著夏姬的兒子夏徵舒的面對著儀行父說:「徵舒長得很像你啊!」
  儀行父也開玩笑說:「他長得也很像君主啊!」
  夏徵舒因此懷恨在心,決定殺掉這三個狎玩自己母親的人。於是等到陳靈公走出夏家大門時,夏徵舒便躲在馬廄內暗箭射殺了陳靈公。孔寧與儀行父嚇得逃奔到楚國避難兼討救兵。
  當時楚國由楚莊王在位,楚莊王原本就有滅掉陳國的打算,他在聽到陳國內亂的消息後,大喜之下,於是派遣使者前去陳國搜集情報。
  使者回到楚國後,報告說:「陳國不可討伐啊!」
  楚莊王問說:「為什麼?」
  使者回答:「陳國城牆、郭牆都修築得很高,護城河挖掘得很深,而且糧食累積了很多啊!」
  寧國聽後,反駁說:「陳國可以討伐啊!陳國,是一個小國啊!卻累積了很多的糧食,這是因為賦稅重啊,如此則導致人民怨恨在上位者。城牆、郭牆修築得很高(內城外郭,郭牆即內城牆之外的城牆。),護城河挖掘得很深,這是透支了人力的成果啊,如此則導致他的人民力量疲憊。因此動員軍隊討伐陳國,陳國可以被拿下啊!」
  楚莊王聽從了寧國的意見,於是在隔年親自率兵討伐陳國,殺掉夏徵舒,送回孔寧與儀行父,並想將陳國劃歸為楚國的一個縣。但經過大夫申叔時的勸諫以及陳國法理上的繼位者媯午(陳成公)的一番合乎禮儀的委婉說辭後,楚莊王才打消了這個念頭。而夏姬則被帶回了楚國,開始了由她所引發的蝴蝶效應。

評論

寧國的這則例子給我們的啟發是,對於信息的解讀不能只看表象。這方面的例子可參考高手季札對於晉國景況的分析。至於楚國使者的判斷也並非在任何時刻都是錯誤的。譬如如果陳國的城牆、護城河都是十幾年前就完成的,民力早已恢復了!這兩部分自然也就沒有寧國所說的問題存在。之所以寧國在這件事情上的看法是正確的,那是因為這是一個短期判斷。楚莊王需要派人去陳國收集情報,也是收集近期的情報。軍事行動強烈依賴反應最新狀況的情報,而使者的目的就是去收集陳國最新的情報。所以在這裡寧國自然的排除了這城牆、護城河是以前修築的可能性。情報是隨著時間發生變化的,如果忽略了時間,我們便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
  陳國、吳國、越國都屬於楚國流域,因此陳國最終還是在前478年被楚國滅了!

2016年5月22日 星期日

預見未來:任章

任章

返回目錄

相關參考書目《戰國策

人物簡介

任章:魏桓子的首席謀士,相當於魏氏的宰相。地位猶如韓康子的段規、趙襄子的張孟談、智襄子的智果。
  智伯:又稱智伯瑤,諡號智襄子,智氏的領導人,晉國六將軍中勢力最大的一位。
  魏桓子:魏氏的領導人,晉國六將軍中勢力排行第三,趙氏被智、韓、魏三家圍攻後,元氣大傷,魏氏在消滅智伯後,成為勢力最龐大的一位。
  趙襄子:趙氏的領導人,晉國六將軍中勢力排行第二,潛在實力最強的一位。此時,中行氏、范氏已被滅,晉國剩下四將軍:智氏、趙氏、魏氏、韓氏。其中以智氏最強。

預言事例

  預言給智伯土地,智伯一定會驕傲、輕敵,最終走向滅亡之路!

智伯(智襄子)向魏桓子索要土地,魏桓子不想給。魏桓子的首席謀士任章問他說:「為何不給呢?」
  魏桓子回答:「沒有原因就來索要土地,因此不給。」
  任章回答說:「沒有原因就來索要土地,他的鄰國一定會感到恐懼;慾望強烈而沒有止息,天下一定會感到畏懼。君主如果把土地給他,智伯一定會驕傲而輕敵,而鄰國也會因為畏懼而彼此相親愛。用彼此相親愛的軍隊,等待輕敵的軍隊,智伯的生命不長久了啊!《周書》說過:『想要打敗他,一定先輔助他;想要拿下他,一定要先給予他。』君主不如給他,以讓智伯驕傲。如果不如此,君主為何要放棄用天下的力量來圖謀智氏,而單獨以我國為智氏的人質呢?」
  魏桓子說:「說得好。」於是就把一個有一萬家的縣邑送給了智伯。智伯因此大喜,於是又去向趙襄子索要蔡、皋梁兩個地方,趙襄子不給,於是智伯就率領晉國大軍包圍了趙襄子的根據地晉陽。韓氏與魏氏的君主最後與趙氏裡應外合,突襲智伯,一舉消滅了智氏的軍隊。

評論

任章所用的策略,可見於〈老子.三十六〉:「將欲翕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奪之,必固與之。是謂微明。柔之勝剛,弱之勝強。」他讓智伯滅亡的策略正好就是叔向對趙文子預測中行氏、智氏將先滅亡的原因:「這就好像是擴張皮革一樣啊!皮革擴張開來之後,大是大了,但那卻也是讓它破裂的方法啊!」

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預見未來:赤章曼枝

赤章曼枝


相關參考書目《新序

人物簡介

赤章曼枝:仇由國大臣。
  智伯:晉國六將軍裡勢力最強大的智氏領導人。

預言事例

  預言智伯送大鐘只是為了進攻仇由國。

智伯將要攻打仇由國,但通往仇由國國都的道路艱險、難以通行,於是智伯就派人鑄造了一隻大鐘贈送給仇由國的君主。仇由國的君主非常高興,為了把這口大鐘運送回國,便派人修築好道路準備接受它。
  仇由國大臣赤章曼枝勸諫他說:「不可以!贈送大鐘這種事情是小國用來侍奉大國的方法,但現在大國卻拿了大鐘來送給我們。他的軍隊一定會隨著大鐘前來,所以我們不可以接受這個大鐘啊!」
  仇由國的君主不聽他的勸諫,便接受了大鐘。赤章曼枝便把自己的馬車的車轂截短了,以方便趕路,迅速率領家族逃到了齊國。
  七個月後,仇由國便被智伯滅亡了。

評論

赤章曼枝為了方便趕路,因此把馬車的車轂截短。這樣的做法,在當時以馬車為主要的交通工具的時代是很常見的。
  車轂,就是車輪中心插著車軸的部份。在赤章曼枝之前,約前500年以前。齊國人流行著一股喜好「轂擊」的歪風,也就是讓車子的轂互相觸擊,來比拼誰的車子先壞掉的遊戲。即使齊國以法令來禁止都難以杜絕。於是晏子便想出了一個法子來制止這種遊戲。他首先準備了一輛新車,配備良馬,然後自己去與別人「轂擊」,接著卻說:「遭受轂擊的人不吉祥啊!這是因為我祭祀不慎重,平時不謹慎的緣故嗎?」於是就放棄了自己的車子走了。齊國人聽說後,便放棄了轂擊的遊戲。
  在赤章曼枝之後,也即齊湣王末年,當前284年。當時齊國遭受秦、燕、趙、韓、魏五國聯手攻擊。差點滅國。當時,田單與族人已從首都臨淄逃到安平一地,田單為了讓族人能在燕國軍隊進入安平時,順利逃走。於是讓自己的族人把他們所有的馬車的車軸末端都弄斷,然後用鐵籠把車輪包裹起來。不久後,燕國軍隊果然攻到安平,城牆都被打壞了,於是齊國人爭相逃跑,彼此搶路,多數人都因為車子的車軸互相撞擊而損壞,因此遭到燕國軍隊俘虜。只有田單與他的族人因為這個防護措施而成功逃脫,跑到即墨避難。
  因此,赤章曼枝的做法並不罕見,也非難事。但當人無法預測未來時,即便防護措施再簡單,也不一定能起作用。

2016年5月20日 星期五

預見未來:關於預測的一些新聞收集(持續更新)

關於預測的一些新聞收集

  早前收集了很多,有些以經過了幾年,估計現在都能驗證其結果。等有時間便陸續補充。
  因此以下所收集的新聞主要有兩類,一是包含了之前的預測以及之後驗證為正確的報導,二是尚未經過驗證的預測(尚未到可以驗證的時間)。
  2016.5.22

2016.5.18:
「神預測」李斯特城功臣(車品覺)

2016.5.29:
「預言未來10年大革命 人們將放棄PC和智慧手機 轉投VR懷抱」
在「2016中國大數據產業」峰會上,國際數據公司(IDC)助理副總裁王吉平大膽預言,今後人們會漸漸放棄PC,甚至智慧手機,轉投VR產品的懷抱。(鉅亨網)

2016.5.29:「出口表現何時轉正? 主計總處:今年第3季」
「台灣出口已經連續6季yoy負成長,何時才能轉正?主計總處今(27)日表示,預測第3季起才能擺脫,但全球消費性電子產品成長減速、中國大陸傾力扶植供應鏈自主是隱憂。」(蕃新聞)

2016年5月19日 星期四

預見未來:田嬰、昭魚

田嬰、昭魚

返回目錄

相關參考書目《戰國策

人物簡介

田嬰:齊威王的兒子,齊宣王的弟弟,孟嘗君的父親。田嬰被齊威王封於薛,因此又稱為薛公,又被稱為靖郭君。

預測方法事例


  楚國王后死了,尚未立下新的王后。
  有人對楚國大臣昭魚說:「主公為何不請君王立新的王后呢?」
  昭魚說:「如果君王不聽我的建議,那是智慧困乏的表現,同時也會斷絕我與新王后的關係啊!」
  那人對他說:「既然如此,那為何不購買五雙玉珥(玉製的耳環),令其中一雙特別完善,全部都獻給君王,等明日觀察那一雙完善的玉珥在誰那裡,便請求君王立她為王后啊!」(〈戰國策.楚策四.楚王后死〉)

  齊威王夫人死了,有七個幼年美女都受到齊威王的親近。
  薛公田嬰想要知道齊威王想要立哪一位為新的夫人,於是便獻上七雙玉珥,令其中一雙較為美好。隔天,薛公觀察那一雙美珥在誰那裡,便勸齊威王立她為夫人。(〈戰國策.齊策三.齊王夫人死〉)

評論

要想準確的知道別人心中的想法,最簡單的莫過於讓這個人親自告訴你。以上兩則事例也是一種探索未知的方法。在心理學上有一個相關的研究:
  心理學家請一些女性從12雙尼龍襪中挑選出她們最喜歡的那雙,接著試驗者便問這些女性選擇那雙襪子的原因,「質地、感覺、顏色」等都是這些女性認為的原因。(轉引自《黑天鵝》)但事實上,根據心理學家的說法:12雙尼龍襪都是一樣的。《黑天鵝》作者用這個例子來說明「事後合理化」的人性心理。白話來說,就是事後諸葛的解釋。
  如果從哲學上甚至物理上來看這一則心理學實驗,可以很明顯發現一些瑕疵。首先12雙尼龍襪真的一模一樣?這是從機械製造的角度來看的嗎?以為機器根據同樣的原料與流程就必然製造出「一模一樣」的襪子?顯然,再怎樣精密的機械所製造出來的襪子,其中必然存在著一些小小的差異,只是試驗者認為人類不可能發現這樣微小的差異,或者試驗者認為機械製造出來的襪子根本就一模一樣,不存在任何差異。於是有了以上的結論。其次,人類觸摸12雙尼龍襪的過程,是有差別的,譬如靜電的改變,甚至感覺的改變,也就是觸摸順序所形成的差異。摸第一雙跟摸第十二雙的感覺,不一定完全一樣。舉個簡單的例子,吃第一口辣跟吃第十二口辣,我們會說那個辣是一樣的辣嗎?儘管辣度完全一致!因此,若說這個心理學實驗一如大多數心理學實驗一樣,忽略了很多客觀上會引起變化的因素,是合理的。以企業製造產品為例,企業需要對產品做抽樣檢查,以確定良率;如果機器用同樣的原料與流程製造出來的產品就一定一模一樣的話,那麼企業根本就不需要檢查了!由此可見,心理學家在這個實驗上已經脫離現實,做了非常不當的假設了!
  如果以田嬰的例子來看,齊威王最喜歡的究竟是哪一個女人,齊威王可能自己也不知道,或者自己也猶豫不決!但從齊威王把最好的一副耳環送給那個女人,我們就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那個女人正是他最喜歡的那一個。除非,齊威王根本沒有發現哪一副耳環才是最好的一副。因此,從概率上與心理規律上來評價,這個方法是靠得住的。唯一要特別留意的是耳環的差異性必須顯著到讓人可以發現的地步。
  人類常常在不知不覺中洩漏了自己的意圖,這種「間接」的「讀心術」自然也是《預見未來》所要總結的方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