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燒餅歌

  明太祖一日身居內殿,食燒餅,方咬一口,內監忽報國師劉基進見,太祖以碗覆之,始召基。入禮畢,帝問曰:「先生深明數理,可知碗中是何物件?」

  基乃掐指輪算,對曰:「半似日兮半似月,曾被金龍咬一缺,此食物也。」開視,果然。

  帝即問:「以天下、後世之事,若何?」
  基曰:「茫茫天數,我主萬子萬孫,何必問哉。」
  帝曰:「雖然自古興亡原有一定,況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能享之,言之何妨?試略言之。」
  基曰:「洩漏天機,臣罪非輕,陛下恕臣萬死,方敢冒奏。」帝即賜以免死金牌,基謝恩畢,奏曰:「我朝大明一統世界,南方終滅北方興,雖然太子是嫡裔,文星高拱日防西。」

  帝曰:「朕今都城築堅守密,何防之有?」

  基曰:「臣見都城雖屬鞏固,防守嚴密似覺無虞,只恐燕子飛來。」隨作歌三首,曰:
  「此城御駕盡親征,一院山河永樂平。禿頂人來文墨苑,英雄一半盡還鄉。」
  「北方胡虜殘生靈,御駕親征得太平。失算功臣不敢諫,生靈遮掩主驚魂。」
  「國壓瑞雲七載長,胡人不敢害賢良。相送金龍復故舊,雲開日月照邊疆。」

  帝曰:「此時天下若何?」基曰:「天下大亂矣。」帝曰:「朕之天下有誰亂者?」

  基曰:「天下飢寒有怪異,棟樑龍德乘嬰兒。禁宮闊大任橫走,長大金龍太平時。老練金精龍壯旺,相傳昆玉繼龍堂。誰人任用保社稷,八千女鬼亂朝綱。」

  帝曰:「八千女鬼亂,朕天下若何?」
  基曰:「忠良殺害崩如山,無事水邊成異潭。救得蛟龍真骨肉,可憐父子順難當。」
  帝曰:「莫非父子互爭國乎?」
  基曰:「非也!樹上挂曲尺,遇順則正,至此天下未已。」

  帝曰:「何為未已?」
  基曰:「萬子萬孫層疊層,祖宗山上貝衣行。公侯不復朝金闕,十八孩兒難上難。」
  卦曰:「木下一了頭,目上一刀一戊丁。天下重文不重武,英雄豪傑總無成。戊子己丑亂如麻,到處人民不在家。偶遇飢荒草寇發,平安鎮守好桂花。」

  帝曰:「偶遭飢荒,平常小醜,天下已乎。」
  基曰:「西方賊擁亂到前,無個忠良敢諫言。喜見子孫恥見日,衰頹氣運早昇天。月缺兩二吉在中,奸人機發走西東。黃河涉過鬧金闕,奔走梅花上九重。」

  帝曰:「莫非梅花山作亂乎?從今命人看守,何如?」
  基曰:「非也。遷南遷北定太平,輔佐帝主有牛星。運至六百又得半,夢奇有字得心驚。」

  帝曰:「有六百年之國祚,朕心足矣,尚望有半乎。天機卿難言明,何不留下錦囊一封,藏在庫內,世世相傳勿遺也,急時有難則開視之可乎?」

  基曰:「臣亦有此意。」遂又歌曰:「九尺紅羅三尺刀,勸君任意自遊遨。閹人尊貴不修武,惟有胡人二八秋。臣封櫃內,俟後開時自驗。」
  「桂花開放好英雄,拆缺長城盡孝忠。周家天下有重復,摘盡李花枉勞功。黃牛背上鴨頭綠,安享國家珍與粟。雲蓋中秋迷去路,胡人依舊胡人毒。反覆從來折桂枝,水浸月宮主上立。禾米一木併將去,二十三人八方居。」

  帝曰:「二十三人亂,朕天下八方安居否?」
  基曰:「臣罪該萬死,不敢隱瞞,至此大明天下亡之久矣。」
  帝大驚,即問:「此人生長何方?若何衣冠?稱何國號?治天下何如?」
  基曰:「還有胡人二八秋,二八胡人二八憂。二八牛郎二八月,二八姮娥配土牛。」

  帝曰:「自古胡人無百年之國運,乃此竟有二百餘年之運耶?」

  基曰:「雨水草頭真主出,赤頭童子皆流血,倒置三元總纔說。須是川頁合成出,十八年間水火奪。庸人不用水火臣,此中自己用漢人。卦分氣數少三數,親上加親又配親。」

  帝曰:「胡人至此,用人水奪火滅,親上加親,莫非駙馬作亂乎?」
  基曰:「非也。胡人英雄,水火既濟,安享太平,有位有勢,時值昇平,稱為盛世,氣數未減,還有後繼。寶劍重磨又重磨,抄家滅族可奈何。閹人社稷藏邪鬼,孝弟忠奸誅戮多。李花結子正逢春,牛鳴二八倒插丁。六十周甲多一甲,螺角倒吹也無聲。點畫佳人絲自分,一止當年嗣失真。泥雞啼呌空無口,樹產靈枝枝缺魂。朝臣乞來月無光,叩首各人口渺茫。一見生中相稱賀,逍遙周甲樂飢荒。」

  帝曰:「胡人到此敗亡否?」
  基曰:「未也,雖然治久生亂,值此困苦,民懷異心,然氣數未盡也。廿歲力士雙開口,人又一心度短長。時佐寺僧八千眾,火龍渡河熱難當。叩首之時頭小兀,姮娥雖有月無光。太極殿前卦對卦,添香禳斗鬧朝堂。金羊水猴飢荒歲,犬吠豬鳴淚兩行。洞邊去水台用水,方能復正舊朝綱。火燒鼠牛猶自可,虎入泥窩無處藏。草頭家上十口女,又抱孩兒作主張。二四八旗難蔽日,思念遼陽舊家鄉。東拜斗、西拜旗,南逐鹿、北逐獅。分南分北分東西,偶逢異人在楚歸。馬行萬尋殘害中,女四木雞六一人。不識山水倒相逢,黃龍早喪赤城中。豬羊雞犬九家空,飢荒災害皆並至,一似風登民物同。得見金龍民心開,刀兵水火一齊來。文錢斗米無人糴,父死無人兄弟抬。天上金龍絆馬甲,二十八星問土人。蓬頭女子蓬頭嫁,揖讓新君讓舊君。」

  帝曰:「胡人至此敗亡否?」
  基曰:「手執鋼刀九十九,殺盡胡人方罷休。炮響火煙迷去路,遷南遷北六三秋。可憐難渡之門關,摘盡李花胡不還。黃牛山上有一洞,可投拾萬八千眾。先到之人得安穩,後到之人半路送。難恕有罪無不罪,天下算來民盡瘁。火風鼎,兩火初興定太平;火山旅,銀河織女讓牛星。火德星君來下界,金殿樓臺盡丙丁。一個鬍子大將軍,按劍馳馬察情形。除暴去患人多愛,永享九州金滿籯。」

  帝曰:「胡人此時尚在否?」
  基曰:「胡人至此亡之久矣。四大八方有文星,品物咸亨一樣形。琴瑟和諧成古道,左中興帝又中興。五百年間出聖君,聖君尚問真人出。周流天下賢良輔,氣運南方出將臣。聖人能化亂淵源,八面夷人進貢臨。宮女勤針望夜月,乾坤有象重黃金。北方胡虜害生靈,更會南軍誅戮行。匹馬單騎安外國,眾君揖讓留三星。上元復轉氣運開,大修文武聖主裁。上下三元無倒置,衣冠文物一齊來。七元無錯又三元,大開文風考對聯。猴子沐盤雞逃架,犬吠豬鳴太平年。文武全才一戊丁,流離散亂皆逃民。愛民如子親兄弟,創立新君修舊京。千言萬語知虛實,留與蒼生作證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