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預見未來:范蠡

范蠡

人物簡介

范蠡:楚國人,與文種一起加入越國的陣營。范蠡的專長在於軍事。在越國滅亡吳國的戰爭中,范蠡擔任越國的上將軍(軍隊最高指揮官)。為了攻下堅固的吳國首都姑蘇城,范蠡更使用了投石機,這也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投石機的記錄。吳國滅亡後,范蠡預測勾踐最終會殺掉他,因此堅決辭掉官職,離開了越國。最終又回到了楚國從商,又成為一名成功的富商。死後傳下了《范蠡兵法》,只是這本兵書在漢朝以後便失傳了。
  文種:楚國人,加入越國的陣營後,受到范蠡的推薦而擔任越國的宰相。越王勾踐與范蠡在吳國當吳王夫差的奴隸的時候,越國的國政由文種掌控。勾踐回國後,文種又向勾踐提供消滅吳國的九條策略,勾踐只用了其中幾條,就把吳國消滅了。吳國消滅後,勾踐擔憂他的功勞太大了,因此最後把他殺了。
  越王勾踐:越國的國王。由於不聽從范蠡的建議,而在與吳王夫差的戰爭中敗北。越國的軍隊在這一場戰役裡被殺到只剩下五千人。勾踐為了報復夫差,花了二十年的時間。這期間,勾踐不僅用臥薪嚐膽、夏天握火、冬天握冰的方式來折磨、砥礪自己,更為了獎勵生育,設立雞墟等國家畜牧場,以將雞、豬等牲畜贈送給多生小孩的家庭,同時由國家派遣乳母幫助餵養小孩。這一切的目的就是為了「迅速」擴充軍隊人數,而這也是當時勾踐唯一的一個安全的擴充軍隊的方法。勾踐在消滅吳國之後,取代了夫差的霸主地位,成為春秋時代的五霸之一。


預言事例

  預言越王勾踐主動挑起戰爭將要失敗。

越王勾踐三年(前494年)。
  勾踐想要率領軍隊攻擊吳國。范蠡勸諫勾踐說:「國家的事情,有三件值得留意的地方:國家強盛時要設法保持下去,國家面臨危險時要設法安定下來,國家的行動必須有所節制。」
  勾踐問說:「要做到這三件事,應該怎麼辦呢?」
  范蠡回答說:「要保持國家的強盛必須效法天的規律,要使國家在面臨危險時安定下來必須效法人的規律,要節制國家的行動必須效法地的規律。大王如果不問,我范蠡是不敢說的。天的規律盈滿而不會溢出,強盛而不驕傲,勤勞工作而不自誇功勞。聖人隨著天時而行動,這就叫做守候時間。敵國沒有天災出現,不能輕舉妄動發動進攻。敵人沒有人事上的叛亂發生,不要主動去挑起事端。現在大王沒有等到盈滿,就想要溢出;沒有達到強盛的狀態就驕傲,沒有勤勞工作卻自誇自己的功勞。敵國沒有遭遇天災就去進攻它,敵國沒有發生人事上的叛亂卻主動去製造事端,想要挑起戰爭。這些行動都是違逆天的規律,同時是會失去人和的。大王如果去進攻吳國,將會妨害到國家,損害大王自身啊!」
  勾踐不聽范蠡的話,也沒反駁。
  范蠡於是繼續勸告他說:「勇敢,是違背德性的。軍隊,是一種凶惡的工具。戰爭,是做事情的最後手段。暗地裡對別人使用謀略違背德行,喜好使用凶惡的工具,首先發動戰爭去危害別人的,最終也會被人所危害啊!放縱、安逸的事情,是上帝所禁止的啊!首先挑起戰爭的人,一定對自己不利啊!」
  勾踐反駁說:「我沒有你所說的暗地裡使用謀略、放縱安逸的事情!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啊!」
  於是勾踐果然率領軍隊去攻打吳國,雙方在五湖交戰,勾踐被吳王夫差打得大敗。勾踐逃到會稽山時,身邊的軍隊只剩下了五千人。

  預言越王勾踐必須親自當吳王夫差的奴僕才能免於死亡、保存越國。

勾踐於是召來范蠡,問他說:「我當初沒有採納先生的話,所以落到了這個地步,現在該怎麼辦呢?」
  范蠡回答說:「大王應該忘記我以前的話了吧!『要保持國家的強盛必須效法天的規律,要使國家在面臨危險時安定下來必須效法人的規律,要節制國家的行動必須效法地的規律。』」
  勾踐問說:「要怎樣效法人的規律呢?」
  范蠡回答說:「現在應該用謙卑的言詞、尊敬的禮節,把珍貴的寶物、美麗的女人,獻給吳王。用最尊貴的『天王』名號來尊崇他。如果這樣做,吳王還不答應求和,那麼大王只能把自己也獻給他當奴僕了!」
  勾踐說:「好吧!」
  於是勾踐便派遣大夫文種去向吳王夫差求和。
  文種對夫差提出求和的條件說:「請讓我們戰士的女兒給貴國的戰士做奴僕,我們大夫的女兒給貴國的大夫做奴僕,同時獻上我們國家最貴重的寶物、器具。」
  夫差不答應。
  於是大夫文種回到越國後又再次去吳國,並提出新的條件說:「越國請求把國庫的鑰匙交出來,把整個越國委託給吳國管理,越王親自到吳國來侍奉天王,一切聽憑天王的處置。」
  這次,夫差答應了文種的求和。
  勾踐知道求和成功了,想到要進入吳國當奴僕,於是對范蠡說:「蠡為我守護我的國家。」
  范蠡回答說:「四個邊境之內,治理百姓的事情,蠡不如文種啊!四個邊境之外,策劃如何對付敵國,迅速決斷的事情,文種也不如蠡啊!」
  勾踐回答說:「好的。」
  於是勾踐改命令大夫文種為宰相,讓他守護越國。而自己則與范蠡一起到吳國去當夫差的奴隸。

  預言吳王夫差的疾病即將痊癒。

文種在越國又送了美女西施給吳王夫差,以鬆懈他的意志,同時也繼續賄賂吳國宰相伯嚭,要他在夫差面前說勾踐的好話,讓夫差早日把勾踐放回越國。
  勾踐與范蠡到了吳國為夫差當奴隸後,他們的活動空間被限制在一間用石頭堆砌而成的房子裡(石室)。
  勾踐等人來到吳國當奴僕後,伍子胥再次勸諫夫差說:「臣聽說:王者攻破敵國之後就誅殺它的君王,所以往後才不會有遭到報復的憂慮,因此也免掉了子孫的憂患。現在越王已經進入石室了,應該及早殺了他,否則以後一定會成為吳國的禍患啊!」
  夫差愛慕虛榮,因此並沒有聽從伍子胥的話。
  伯嚭由於收了文種的賄賂與美女、寶物,因此屢次勸諫夫差將勾踐從石室中放出來,他對夫差說:「以前齊桓公割讓土地給燕公(燕國君主,公爵)只因為燕公送他時超過了禮儀規定的界線,因此齊桓公獲得了美好的名聲。宋襄公等楚國軍隊渡過河水之後才對他們發動攻擊,各國的史書因此稱讚他的義氣,他的功績得以確立而名聲被人稱頌,他的軍隊雖然戰敗,他的美德卻因此流傳。現在大王如果真的赦免了越王,那麼大王的功績將排在五位霸主的頭上,大王的名聲將超過古代的君王啊!」
  這時候夫差剛好生了重病,於是對伯嚭說:「等我的疾病痊癒了,就為宰相你赦免他。」

  越王勾踐七年(前490年)。
  夫差生了重病,三個月都不能痊癒,范蠡觀察夫差的狀態後,對勾踐說:「吳王不會死是很明顯的事情啊!到己巳日的時候就會有起色了,到三月壬申日那時就會痊癒了。希望大王多留意這件事啊!」
  勾踐回答說:「寡人之所以窮途末路了還沒死,都是倚賴先生的策略啊!如果在中途我還猶豫不決的話,那哪裡是我的意志呢?可以做或不可以做,都希望先生幫我策劃一下啊!」
  范蠡說:「我暗自觀察吳王,他真的不算是個人啊!他好幾次都稱讚商湯那些偉大的正義事業,卻沒有身體力行。希望大王請求去診斷他的疾病,如果他願意見大王,就趁機要求取得他的糞便來品嚐,然後觀察他糞便的顏色,對他恭賀說他不會死,同時把他將痊癒的日期告訴他,等預言的事情成真了,那麼大王還有什麼好憂慮的呢?」
  勾踐隔日就去見了吳國宰相伯嚭,對他說:「被囚禁的臣子想要去見一下天王,看一下他的疾病。」
  伯嚭進去稟告了夫差,夫差召見了勾踐。勾踐進去夫差的臥室時剛好伯嚭捧著裝著夫差剛拉下的糞便的盆子出來。
  於是勾踐下拜後,對伯嚭說:「請讓我品嚐一下大王的糞便,以判定吉凶。」
  伯嚭答應了勾踐的要求,於是勾踐用手探出了一些糞便品嚐了一下,接著才進入了夫差的臥室。
  勾踐對夫差說:「被囚禁的臣子勾踐賀喜大王,大王的疾病到己巳日就會有起色了,到三月壬申日時就會痊癒了。」
  夫差問勾踐說:「你是怎麼知道的呢?」
  勾踐便把范蠡教他的話復述出來,說道:「卑賤的臣子曾經向一位醫師學習過相關的知識。聞糞便的判斷規則是:順著榖物氣味去分辨。糞便的氣味,逆著季節氣味的病人將死亡,順著季節氣味的病人將存活。剛剛我暗自品嚐了一下大王的糞便,它的味道苦且酸楚。這樣的味道,剛好順應著春天與夏天的氣味。臣因此知道大王即將痊癒了啊!」
  夫差聽後,非常高興,讚賞他說:「真是個仁慈的人啊!」於是赦免了勾踐,讓他跟他的下屬們得以離開石室,而住在一般的房子內,但是依然負責牧養牛羊牲畜的工作。
  勾踐自從嚐了夫差的糞便之後,就患了口臭。范蠡因此命令左右的下屬都吃岑草,以擾亂勾踐口臭的氣味。

  前487年,在西施、伯嚭等人的勸諫下,以及考量到勾踐屈服於夫差的優良表現,夫差終於決定把勾踐放回越國。勾踐在吳國擔任夫差的奴僕三年之後,終於回到了越國,開始展開復仇的計畫。直到前473年,勾踐經過了許多努力之後,終於滅亡了吳國。夫差自殺身亡,勾踐也順勢取代了夫差霸主的地位,成為春秋時代最後一位霸主。

  預言勾踐將殺掉文種。

越王勾踐二十四年(前473年),九月丁未日。
  勾踐殺掉吳王夫差之後,越國的軍隊便返回越國首都。在軍隊來到五湖的時候,范蠡向勾踐告辭說:「君王請自我勉勵!我將不再回越國了。」
  范蠡知道勾踐這個人,只能與他共患難,不能與他共享福,尤其范蠡與文種是勾踐能夠復仇、滅掉吳國的兩大功臣,勾踐更是會猜忌他們。因此為了保命,范蠡便決定離開越國。
  勾踐回答說:「寡人對先生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感到疑惑啊!」
  范蠡回答說:「我聽說過,做臣子的人,如果君王憂慮國事,臣子要為他分擔疲勞。如果君王蒙受恥辱,臣子要為他去死。之前大王在會稽山上蒙受奇恥大辱,那時候我之所以沒有去死,是因為想輔佐大王報仇雪恥啊!現在報仇雪恥的事情已經完成了,我請求補受在大王受到會稽之恥時我所應該受到的懲罰!」
  勾踐回答說:「如果有人不原諒先生的過錯,不讚揚先生的美德,我將使他在越國不得善終。先生聽我的話,跟我回到越國去,寡人與先生一起分享越國。如果先生不聽我的話,我將殺死先生,並且連先生的妻子與兒女也一起殺掉。」
  范蠡回答說:「臣聽到大王的命令了。請大王執行您的法令,而我也將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
  於是范蠡便自行乘坐一艘小船,最後消失在五湖浩渺的水面上了。

  范蠡離開越國之前,對文種說:「先生跟我一起離開吧!越王一定會殺掉先生的!」
  文種不以為然,認為自己有大功於勾踐,不僅幫勾踐守國、又貢獻了九個謀略幫助勾踐消滅吳國。因此勾踐不可能殺了他。
  范蠡離開越國後,勾踐便找來優良的工匠,為范蠡鑄了一座銅像,並且封給范蠡的妻子許多土地。文種因此更不認為勾踐會殺害他。
  范蠡到達齊國後,又寫了一封信給文種,說:「我聽說天候分為四個季節,春天萬物生長,冬天萬物死亡。人也有強盛與衰弱的狀態,好事到了盡頭就會變成壞事。能知道前進、後退、生存、死亡,而不放棄堅守正義,只有賢人才做得到吧!我雖然沒有什麼才能,還清楚的知道前進與後退的時機。飛鳥被捕光了,優良的弓箭就會被收藏起來。狡兔死光了,優良的獵犬就會被烹殺。越王這個人頸部很長、有鳥一樣的嘴巴、老鷹一樣的眼睛、野狼一樣的步伐。這種人可以跟他一起度過患難,不可以跟他一起享樂啊!可以跟他一起經歷危險,但不可以跟他一起經歷安穩啊!先生為何還不離開越國呢?」
  文種還是沒有聽從范蠡的意見,不認為勾踐會殺了自己,也沒有預做防備。

  越王勾踐二十五年(前472年)。
  自從范蠡離開越國,越國的主要敵人吳國被消滅之後。勾踐的性格也開始有了轉變,許多當初幫助勾踐的忠臣,也漸漸被勾踐疏遠了。文種對這個狀況感到憂慮,於是聲稱生病而沒有上朝,以做為對勾踐的軟性抗議。
  於是有人趁機對勾踐說:「文種放棄宰相的位子,而讓大王稱霸諸侯。現在他的官位沒有增加,爵位也沒有增加,心中因此怨恨大王。內心非常憤怒,臉色也變得難看,所以才沒有上朝啊!」
  勾踐因此開始對文種的忠誠起疑。
  文種聽到這種說法後,對勾踐勸諫說:「臣之前之所以早上很早上朝、一直到黃昏了才離開朝廷,使自己的身體也因此累出病來,就是為了要消滅吳國啊!現在吳國已經被消滅了,大王還有什麼好憂慮的呢?」
  勾踐聽後,沉默不語。
  沒多久,勾踐賜了文種「屬盧之劍」,要他自殺,讓使者對他說:「先生教導寡人討伐吳國的九個策略,寡人只用了其中五個就已經打敗了吳國,另外四個還在先生身上,希望先生為我去跟隨我的先王進行試驗啊!」
  文種接到勾踐的「屬盧之劍」時,先感嘆的說:「南陽的宰相,卻成為越王的俘虜!」接著又笑著說:「百年之後,世界上的忠臣一定會把我當成他們警惕的對象啊!」於是便自殺了。

  預言如果田常假裝是自己的奴僕,將在旅館中獲得禮遇。

范蠡藉由海路離開了越國,來到了齊國,並改變了他的姓名,自稱是「鴟夷子皮」。一開始范蠡在海邊從事貿易,在經過范蠡父子一番努力之後,就累積了數十萬的金錢。齊國人因此知道他的賢能,於是田常又把「鴟夷子皮」招攬到自己的門下。
  范蠡加入田常的陣營後,由於田常發動了叛亂事件,因此兩人暫時離開齊國,逃往燕國躲避鋒頭。范蠡揹著出入關口用的符牒跟在田常後面,兩人來到望邑這個地方的時候,范蠡對田常說:「先生難道沒有聽說過乾涸沼澤裡的蛇的故事嗎?有一個沼澤乾枯了,兩條蛇因此準備遷移。有一條小蛇對大蛇說:『您在前面走而我跟著您,人們就會把我們當做是一般過路的蛇,那就必然會有人想殺掉我們啊!不如您揹著我走,人們一定會以為我是「神君」啊!』於是大蛇就揹著小蛇走過了公家的道路。看到的人們都躲避他們,說:『這是神君啊!』現在先生容貌俊美,而我容貌醜惡。把您當做我的上等客人,那麼我就會被人看成是擁有千輛戰車的封地的君主;把您當做我的使者,那麼我就會被人看成是擁有萬輛戰車的國家的卿大夫了。因此您不如假裝是我的侍從,那麼我就會被人看成是大國的君主了啊!」
  田常因此揹著符牒跟在范蠡後面,兩人來到了一家旅館休息,旅館的主人對待他們很恭敬,還獻上酒肉款待他們。應驗了范蠡對於人性的估算。

  預言自己的大兒子救不了自己的二兒子。

最終田常、范蠡回到了齊國,同時田常也讓范蠡擔任了齊國的宰相。范蠡在當了一陣子宰相之後,有感於齊國的政治鬥爭,感嘆的說道:「在家做生意就賺了數千兩金子,出門做官就做到了宰相的位子。這是一般人民所能達到的極致啊!長久的享受這種尊貴的名聲,不吉祥。」
  於是范蠡就辭掉了齊國宰相的位子,把財產全部分給了一些好朋友跟鄉人,然後只帶了貴重的寶物,就趁機離開了齊國,最後來到了陶這個地方重新開始他的生活。並自稱「陶朱公」。沒多久,他的生意又幫他賺了數萬兩的金子,也因此讓他以「陶朱公」的名號再一次聞名天下。
  范蠡在陶的時候,生下了他的第三個兒子。等到這個兒子長大後,陶朱公的二兒子在楚國因為殺人罪而被關了起來。
  范蠡得知消息後說道:「殺了人而被處死,這是應該的啊!然而我聽說富貴人家的兒子不死在市場上。(古代在市場上處決犯人)」
  於是范蠡就把千兩黃金裝在一些容器之中,把這些容器載滿了一牛車,打算讓三兒子出發前去楚國用這些金子解救二兒子。三兒子將要出發時,范蠡的大兒子堅持要求讓他去,范蠡不聽。
  於是大兒子說:「家庭裡的長子叫做家裡的督導。現在二弟有罪,父親不派遣我前去,卻派遣三弟前去,這是表示我很不肖啊!」於是便想要自殺。
  大兒子的母親因此為他向范蠡說:「現在派遣三兒子去,未必能救得了二兒子,反而先讓大兒子自殺了,這要怎麼辦呢?」
  范蠡不得已,只好派遣長子前去,並寫了一封書信要他交給跟他有很好交情的莊生。范蠡對長子說:「到了楚國就把這千兩金子送到莊生的住所,聽從他的做為,千萬不要與他發生爭執。」
  於是長子就出發了,出發前他自己也私自帶了數百兩金子前去,以防金子不夠用。
  長子到了楚國之後,來到了莊生的住宅,那住宅依附在城市的郭牆上,非常簡陋,因此也可以知道莊生非常貧窮。然而長子還是依照范蠡的話把書信跟千兩金子都交給了莊生。
  莊生於是對他說:「你現在可以趕快離開了啊!千萬不要留下來。等到你弟弟被放出來以後,也不要問他為什麼?」
  長子離開莊生的家裡後,並沒有聽從莊生的話離開楚國,反而用他自己帶來的百兩金子前去賄賂一些楚國正在朝廷上當官的貴人,想要他們幫他把弟弟救出來。
  那莊生雖然住在貧窮的地方,但是卻是個以清廉、正直聞名於楚國的賢人,自楚王以下的官員都把他當老師一樣來尊敬。范蠡的長子雖然把錢送給他,其實他並不是有意要接受這筆錢,而是想要在事情辦成之後,再把錢交還給范蠡長子。莊生暫時留下這些錢只是為了當憑證以讓長子安心。因此等金子送進家門時,他對他的妻子說:「這是朱公的金子。過幾天就會還給他,不要動。」
  但范蠡的長子並不知道莊生的用意,以為他跟一般收錢辦事的官員沒有差異。
  莊生找到了空閒時間,就進去宮廷朝見楚王,對楚王說:「某一個星宿正運行到某一個地方,這是對楚國有害的事情啊!」
  楚王平常就相信莊生,於是問他說:「那麼現在應該要怎麼做呢?」
  莊生回答說:「只有用恩德才能解除這個災難啊!」
  楚王於是說:「先生去休息吧!寡人將要做這件事了!」
  楚王於是派遣使者去封鎖存放古錢幣的府庫「三錢之府」,以防被大赦出來的罪人偷了。
  楚國貴人知道這件事之後,驚訝的告訴范蠡的長子說:「大王將要大赦了啊!」
  長子問說:「你怎麼知道的呢?」
  貴人回答說:「大王每次要大赦之前,總是會封鎖三錢之府。昨天晚上大王派遣使者前去進行封鎖,因此知道啊!」
  范蠡的長子以為既然楚王要大赦了,他的弟弟自然會被放出來,他珍惜那白白浪費在莊生身上的千兩金子,以為莊生什麼也沒做。於是就再一次去拜訪莊生。
  莊生一看到他,驚訝的對他說:「你怎麼還沒離開啊!」
  長子說:「當然還沒啊!當初是為了解救弟弟的事情而前來這裡,現在聽說大王要大赦了,弟弟將要被放出來,所以前來向您告別。」
  莊生知道長子想要拿回給他的千兩金子,於是對他說:「你自己去室內把金子拿走吧!」
  長子就自己進去室內把給莊生的金子又都拿了回去,並且暗自歡喜慶賀,以為自己不但解救了弟弟,還為父親省下了一大筆錢。
  莊生感覺被長子賣了,因此非常羞愧、憤怒,於是就前去拜見楚王,對楚王說:「臣上次提到的星宿事件,大王想要用修德的方式來化解它。今天臣從家裡出來的時候,卻聽到路上很多人在談論說住在陶的富翁朱公的兒子因為殺了人而被囚禁在楚國,他的家人拿了很多錢賄賂大王的左右官員,所以人們認為大王大赦不是因為體恤楚國,而是因為朱公子的緣故啊!」
  楚王聽了大怒說:「寡人雖然沒有德行,怎麼會以朱公子的緣故而實施恩惠給百姓呢!」
  於是楚王下令馬上殺了朱公子,隔天才實施大赦。
  范蠡的長子因此最終只能用辦理弟弟的喪事的名義,把弟弟的屍體運回家鄉。
  等長子回到陶的家裡時,他的母親和他的鄉人都為他弟弟的死而傷心哭泣,只有范蠡在笑。
  范蠡說:「我就知道他一定會害死他弟弟啊!他不是不愛他的弟弟,而是因為他的個性有所不能忍受啊!因為他小時候跟著我一起吃苦長大的,知道生存很困難,所以很重視花錢這件事。而小兒子就不一樣了,他出生時我已經很富有了,過的是乘坐堅固馬車、驅趕優良的獵犬去追逐狡兔的生活,哪裡知道錢從哪裡來呢!因此會很輕易的花掉它。錢不是他所會珍惜的東西啊!前日我之所以想要派遣小兒子去,就是因為他能輕易花掉錢的緣故啊!但是長子做不到,所以最終害死了他弟弟,這本來就是事情的規律啊!不值得悲傷啊!我每天早晚就在等著他辦著他弟弟的喪事回來啊!」

  很多人不明白范蠡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離開他成功的地方,屢屢變更姓名,把自己搞成像傑森伯恩(Jason Bourne)一樣的人物。其實這確實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因為像范蠡這樣的人才,不僅越王勾踐不可能就這麼放他走,甚至其他國家的政治人物也會提防他。就好像齊國的晏嬰提防孔子、陽虎等人一樣。如果范蠡不改名換姓,恐怕即使走到天崖海角,也難逃勾踐的追殺。就好像勾踐會懼怕范蠡、文種一樣,田常雖然也受到范蠡的幫助,一樣會害怕他逃到敵對的國家去。因此為了生存,范蠡不得不再次改名換姓。而最終他存活了下來,也留下了三段傳奇的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