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火龍神器陣法(待校)

《火龍神器陣法》


〈火龍神器陣法授受序〉


  昔黃帝有涿鹿之戰而風後為之師,禹有三苗之征而伯益為之師,湯有鳴條之役而伊尹為之師,武有牧野之伐而呂望為之師,此兵法所由起也。然同力以德勝,同德以義勝,惟上應天命,下順人心而已,未嘗有火攻也。一再而春秋五伯專征,再降而戰國七雄並角,是皆糜爛其民,悉無義而舉。時雖有孫子著《火攻》之篇,惜未見諸行事;田單作火牛之陣,猶未極其精詳。及漢高奮起泗上,以張良為師,韓、彭為將,誅秦滅項而成帝業;光武起昆陽,以鄧禹為師、姚耿為將,滅莽中興而複炎祚,亦未見火攻之法也。
  迨至三國,謀臣戰將紛然傑出,曹操以奸雄之姿而虎據中原,孫權祖父之業而坐定江東,天下莫強焉。時惟諸葛孔明,躬耕南陽,不求聞達,遇異人秘受以火攻陣法,感先主三顧之勤,盡鞠躬後已之忠,燒藤屯甲於博望,鏖兵於赤壁,火藤甲於長板,六出岐山,三分天下,百戰百勝,逾出逾奇,遭瞞喪膽,孫權褫魄。火攻之法至孔明而盡其秘矣,至若埋攪地龍於葫蘆套內,非天雨大降則司馬父子已盡為灰燼矣。使人心未盡以亡漢,天命不限以三分,則席捲長驅而成一統之業,不猶運諸掌乎,向無孔明之火攻,雖有關、張諸名將,以吳、魏之勢較之,未必畏蜀如虎也。
  是故兵家之無敵者莫過水攻、火攻,然水惟近於江河湖海始可壅激而為之,識地利者猶能趨避。惟火攻之法,戰有戰器,埋有埋器,守有守器,水有水器,陸有陸器。衝鋒破敵者,火猛而器銳;劫營亂陣者,火迅而器利;守城安寨者,火烈而器重。騰空而飛者以應天雷,埋地而擊者以應地雷,伏地而發者以應水雷,兵持而戰者以應火雷。雷以火為威,火以風為勢,明用則乘機而運,暗用則刻期而發。毫𨍥有差,社稷之安危所系,三軍之存亡所關,火攻固可易言哉。
  予少也,涉獵儒書,精研將略,遨遊湖海,參訪有道。一日游天臺上清玉平洞天,遇一道士,黃冠玄服,碧眼長髯,吟步松下。予前揖之,飄飄然真神仙豐度也。予拂石共坐,叩其所蘊,文師孔孟,武邁孫吳,上窮星宿,下辨山川。予再拜稽首,請以師禮視之,從游而四方者三年,自號止止道人,終不言其姓氏。一日游武夷浜真元化洞天,顧予而言曰:「我昔年十二應童子試,後參元悟道,無意功名久矣!但吾師秘授以一言,用之,上則忠君報國,下則輔世安民,中則立身行道。吾不忍秘,願授於子。當今天地,開元入至中國,帝心厭亂,不數年有聖天子起于淮甸,汝征輔之,懋建元功,女無負予所囑。」予再拜,展視,乃《火攻》一冊,越三日,相送出山二十餘裏,丁寧與另,行未及百步,回首瞻望,但見□煙飄渺,林木掩映,不知其所知。時至正十三年中秋日也。
  十五年乙未,明太祖高皇帝起兵和州,渡江取採石、太平。是時,韓林兜、韓山童據亳州、汴梁,陳友諒據湖廣,張士誠據浙江,劉益據遼陽,毛貴據山東,方穀珍據浙東,明玉珍據四川,陳友定據福建,李思齊據河南,何真據廣東,僭偽瓜分,盜賊蜂起。予按師制鑄火龍神器四十根上獻,太高高皇帝命大將軍徐達視之,勢若飛龍,洞透層革。聖祖說,閱而喜,曰:「朕以此槍取天下如反掌,成功之日,當拜汝為無敵大將軍。」由是一征而取荊楚,再征而取浙江,三征而閩海率從,四征而席捲全齊,五征而定周及梁;逐秦晉,舉燕趙,元帝北走,定鼎金。六合一統,四海來王,以開無疆之業。僭偽既平,天下已定,於皇城設火藥局以制法藥,立內庫以藏神器,立乘機營以操陣法。明太祖重其事如此。
  然持一槍之制,未盡仙傳之妙,予恐久而失傳,按圖著譜,遺留將來,並作序以記其顛末,使吾子孫珍守是書。藏器於身則將門韜略之士,盡忠于國則朝廷折沖之臣。庶知仙傳之妙不可測,仙人之遇為不易也。

永樂十年東甯焦玉自序

  青田劉伯溫先生曰:止止道人,葛長庚是也,瓊山人,十二歲舉童子科,諸子百家、五經列史無所不通,為文武全才,後隱武夷山人止止庵成仙。

〈火龍神器陣法〉


○火攻風候

  火攻之法,以風為勢。風猛則火烈,火熾則風生,風火相博,方能取勝。故為將者當知風候,以行月之度准之。月行於箕(在天十度)、軫(在天十七度)、張(在天十七度)、翼(在天十九度)四星,則不三日必有大風東北(數日方止,舊謂月纏箕畢多風,翼軫多雨);仰觀星宿,動搖不定,亦不出三日必有大風(終日而止);黑□夜蔽北斗口,來日風雨大作(自北方起者風必大);黑□飛塞天河,大風數日(如豬形者名天豬過河);月暈而青色數圍,必風無雨(青生風,黑生雨);日沒,星□相接,來朝風作。風來十裏揚塵遞葉,風來百里吹沙飄瓦,風來千里力能走石,風來萬里力能拔木。知天之時而善用之,斯百戰百勝矣。

○火攻地利

  火攻之法,上應天時,下因地利。平原曠野,遠擊者勝(用遠器擊之,先推其鋒);叢林隘巷,夾擊者勝(用利器夾擊則首尾不顧);漫坡盤穀,埋擊者勝(先埋神器,誘入套中而發);長江大河,迎擊者勝(用法器順風迎而擊之);憑高擊下,其勢順,用重器猛火以壓之(如山上、城上等地,以風勢為重);彼此皆有火器,卒然而遇,其勢易亂,用遠器先擊者勝(彼此俱用火攻,陣成而戰未免俱陳,用遠先擊者勝也);彼此皆劄營,欲劫糧,先觀伏路,其勢易疑,用號器四擊者勝(風高月黑之夜,先觀伏路,埋伏精兵,勝則掩殺,敗則應援。使細作入營,烽火四面,用炮石攻之,各以號頭為約,號晌則火發,火發則兵四起,擊賊,使賊不敢出,而內自相殺,未有不能勝者也)。城中攻擊外者,當攻其堅(擇堅處用神器攻之,其堅處一破,則圍自解也);城外擊內者,當攻其暇(擇暇處用神器攻之,其暇一間,乘機而入)。

  水戰,必先上風(火隨風勢,風順則火烈,故先上風),用利器與煙障(用神器法火藥障江中,撲賊眼目,使賊一物不得見,一物不能施,破之必矣),蓬帆必以藥制,使不沾染火煙(水戰陸戰不同,四面波濤,退無奔路,用法藥製造蓬帆,不沾火藥則萬保無虞矣)。此水戰之上策也,苟不辨地利而用之,不得其宜,未有不舍器而走,徒資寇敵也。

○火攻器制

  火攻之法,有戰器、有埋器、有攻器、有陸器、有水器,種種不同,用之合宜,無有不勝。
  其戰器,利於輕捷則兵力不疲而銳氣常充(輕捷則利擊刺,兵可手持);其攻器,利於機巧則兵可奮勇而運移不常(機巧則便於攻打,兵可移運);其埋器,利於爆擊而易碎,火烈而煙猛(用辰砂、水銀、麻子油和神史藥藏於炮中,則爆如豆粉,擊賊透骨,傷斃無遺);其守器,利於遠擊而齊飛,火長而氣毒(用黃豆末、砒霜、神沙和飛火藥藏於炮中以發之,賊受其毒立時而斃。一本以以砒黃、蛇埋、巴豆和飛火藥);其陸器,於遠近長短相兼,分番疊出,各為陣號。聞某號而出,聞某號而入,則兵力不疲于戰。
  火炮、火銳、火彈,此遠器也,則與長槍大刀相間(猛力用以支鋒);火槍、火刀、火牌、火棍,此近器、短器也,則與長弓硬弩相間(弩弓用以拒陣)。
  選以精兵,煉以陣法(利器、精兵、陣法,三不可缺一,一有所缺則非萬全)。
  器貴利而不貴重,兵貴精而不貴多,將貴謀而不貴勇。良將一員,火兵三千,足抵強兵四十萬,可以無敵於天下。
  若水戰之具與陸戰之具不同,衝鋒則主於迎頭直擊(如發焚、狼機是也),亂陣則主於燒染蓬帆(如火箭、火球是也),殿則主於多設矢石(如火炮、火弩是也)。將得其人,隨機應變,無不勝矣。

○火攻法藥

  火攻之藥,硝硫為君,木灰為臣,諸毒藥為佐,諸氣藥為使。必要知藥性之宜,斯得火攻之妙。
  硝性主直(直發者以硝為主),硫性主橫(橫發者以硫為主),灰性主火(火各不同,以灰為主有箬灰、柳灰、梧灰、櫟灰、葫灰、葵根灰、茄楷灰之具)。
  性直者主遠擊,硝九而流一;性橫者主爆,硝七而硫三。
  青楊為灰,其性最銳;枯杉為灰,其性最緩;箬葉為灰,其性最燥。
  雄黃高氣而火焰(神火以雄黃為君),石黃氣猛而火烈(法火以石黃為君),砒黃氣臭而火毒(毒火以砒黃為君)。

  金汁(人尿)、銀鏽、碱砂炒制鐵子,磁鋒著人則須爛見骨(爛火藥內用之);牙皂紅霜(馬胡姜、幹姜、良姜、草薑俱研末,即薑霜也)、椒末,配合飛砂神霧,者人則立瞎雙睛(飛火藥內用之);草烏、巴霜、雷公藤,少加水馬(虎藥中人,飲冷水即解,如水馬則見水愈急),焚箭藥矢龍槍,著人見血封喉(火箭火槍上用之,中賊立斃);江子(即巴豆也)、常山大半夏,略和大黃,造制噴筒藥罐,著人則禁辱不語(噴火藥內用之);桐油、豆粉、松香,利用焚糧劫寨(偷劫火藥內用之);人精(糞也)、鐵汁、巴豆□油用破革車皮帳(革皮車帳攻城,鐵汁燒沸,傾注城下,洞透層革);狼糞煙晝黑夜火,遞傳驚報;江豚灰(取骨燒灰)逆風愈勁,力顯神奇(凡火藥,順風則發逆風則息,用江豚骨燒灰,配合諸藥,風愈烈而火愈熾矣)。他如猛火油(出占城國),得火愈熾,可燒濕物;九尾脂(又名帶魚,出波羅國),見風熳無可遮,難得之物,為將者亦不可不知也。

○火攻兵戒

  火攻之法,用無不勝,勢莫能當,故不可輕用,亦不可妄用也。且兵家之要,上順天時,下得地利,中應人和,三才之道備。而為將者,又能知彼知此,以仁為心,以義為軍聲,以明為賞罰,以信為紀律。因時以制宜,設奇以料敵。凡遇古先帝王陵寢、聖賢祠宇郡邑、民居裏巷輻輳,用火攻之則非崇道之意、愛民之心。戒之一也。
  前阻茂林,進無所據;後背水澤,退無奔路;逼己營寨,軍陣未列。凡遇此地,用火攻之恐連焚及己。戒之二也。
  彼兵半欲歸,未得其間,乘風縱火,玉石俱焚。戒之三也。
  風候未定,及風滅火,禍莫大焉。戒之四也。
  內有驍勇智將,圖為己用,必設計以生擒之。戒之五也。
  彼兵已降,心疑其叛,從而抗之,以失士心。戒之六也。
  喪敗之賊,以掠擄吾民以張其勢,必思奇策脫民,不脫其民而即以火攻之,謂之不仁、不智。戒之七也。
  萌甲方長,鱗蟲始蟄,赤地焚燒,以損仁德。戒之八也。

  遵此八戒,而□飛鳥集,鬼神莫測,其機電掣雷轟,造化莫窺其妙。上輔天子安邦定國,下為黎庶滅寇平逆,礪山帶河,封侯拜將,箸勳烈於廊廟,垂功名於竹帛,豈止萬人敵而已哉!將與孔明匹體並譽于萬世也!

  神槍彈銳發廣,糧機四器已傳於世,今不復錄。

○木人火馬天雷炮

  用木作櫃,高大約如人身,安馬背架上,櫃外籠罩亦如人形,外裝以盔甲,執以器械,宛如生人。腹內藏火鐵炮一枚,上藏神火藥信,從馬尾盤曲度入木人腹中。或木人喉藏火種,兩傍用竹為欄杆,前後透出馬足一尺五寸,使馬直沖而去,不得旋轉退後,馬尾糸專以蘆葦,塗以膏脂。然之火,熱,則馬奔突入賊營寨(此際要有消息),信到炮發,霹靂傷人。雖至堅難,敵之陣破之必也。
  又法:水牛百具,各如木人火馬之制,衣以盔甲利刃,載以火器百種,次第而發,破堅陣無難。腹藏神火一鬥、毒火一鬥,炮藏烈火神沙或飛火、神火、毒火,三合一,量賊陣而斟酌也。

○火獸飛車炮散形

  用堅木為車,下設雙輪,使不倚側,刻為虎豺獅象之形。腹藏火器二十四件,火從諸獸口中噴出,神火、毒火、法火、飛火、烈火、爛火,火器一一次第發出。藥信盤曲。每車一輛,用壯士四人更番推輪,車傍設飛翅神牌,牌留眼孔,以便觀望、遮擋矢石。車前裝利器,上蘸虎藥。號旗一舉,輪輪如飛,沖入賊陣,萬將難當。腹藏神器二十四件,神彈、神箭、神槍,又藏噴出神火、毒火一鬥,法火五升,爛火五升,飛火一鬥,烈火五升,爛火五升,神沙二升。
  以上二器,平原曠野用此沖之,無有不破之陣,若沖騎,尤為神捷。

○鑽風神火流星炮

  炮用生鐵𧃍鑄,中藏神火、法火、神沙,用母炮送入賊營。火發炮碎,擊賊穿心,神沙蓋炮鐵,毒氣煙飛,撲人眼目。毒火合飛火,人馬俱傷,一步不可行,一物不能見,一技不能施,此生擒活捉之要器也。
  狀圓如珠,中藏毒火、飛火、法火、爛火等藥。車堅木為馬,兩傍設兩孔,分引四信盤曲於中,以礬紙裹信,藏久不潮。用母炮發去,打入賊營,墜地始震,火燒炮擊。

  大炮用驢馱入
  毒火五升飛火五升神沙一升或加爛火、毒火亦可
  中炮則用母炮發去
  毒火五升飛火半升
  小炮用壯士手持擲去
  毒火三合飛火三合神沙一合
  中炮內加神沙三合

○八面旋風吐霧轟雷炮

  炮用生鐵𧃍鑄,中藏神沙、發藥,用母炮送入賊營,火發炮碎,霹靂一聲,火光並起,鐵炮碎,勁飛如鉛彈,人馬俱傷,乘機而入,破之必矣。或欲生擒,或欲擊死,隨機用之。
  此炮一架,壯士三人,一放二裝。前六種火藥隨用。

○單飛神火箭

  銳用精銅𧃍造,筒長三尺,容矢一根,用發藥三錢。火發箭去,勢若火蛇,攻打三四百步,可敵數人。與神槍並用。
  中藏堅馬、法藥,鏃蘸虎藥,以竹為翎。

○九矢鑽心神毒火雷炮

  銳用精銅𧃍鑄,身長三尺八寸,中藏九矢,矢上蘸虎藥。一發則九矢齊飛,穿心透骨,勁不可禦。中賊人馬,見血封喉,立時而斃。用此一銳,足抵精兵九萬。
  中藏堅馬、法藥,鏃蘸虎藥,或蘸爛藥,或帶飛火。裝銳時下米一撮,使箭不動搖。此銳一發九矢,故當九人之用。
  以上四器,量賊遠近用之,無有不勝,賊可擒矣。

○破陣猛火刀牌

  牌以生牛革為之,畫以火龍火獸,暗藏神火三十筒。神火、毒火、飛火、爛火、烈火,每一樣各一筒,相間為用。藥信盤曲。列於陣前,兩軍相對,號炮一聲,齊滾而進。牌內諸火噴出三四丈,甲士左手持牌,右手持刀,上砍賊首,下破馬足。此牌一面,足抵強兵十人。


〈神火、毒火、飛火、爛火、烈火〉


○衝鋒神火葫蘆

  形類葫蘆,銳心以藏鉛彈,葫蘆內藏毒火一升,堅木為柄,長六尺,用壯十一人持之,與火牌相間列於陣前。沖入賊隊,人馬俱驚,馬步俱利。
  中為銳,內藏鉛彈、法藥,葫蘆內六種法藥隨用,馬步皆可持之以沖陣也。

○飛天神火毒龍槍

  槍身長一尺五寸,或銅𧃍鑄或鐵打造,中空,藏鉛彈一枚。槍鋒分兩開,長二寸五分,上蘸虎藥,兩傍縛毒火,兩筒中、火中有妙制沙,法用銀鏽、碱砂、人精、桐油製造。與賊對敵,遠則發鉛彈擊之,近則發毒火燒之,再近則舉槍鋒刀刺之。鉛彈擊賊,利害穿心;毒火燒賊,頃刻肉爛;虎藥傷賊,立時而斃。一器三用,神功莫大焉。此槍一柄足抵強兵三人。
  中藏鉛彈、法藥,主擊;傍縛飛火、毒火,主燒;槍鋒、刀刃、虎藥,主刺。

○神機萬勝火龍刀

  兩刃長三寸五分,餘如前槍法造,量敵遠近以應敵。
  長與前同,鐵打兩頭如鉛彈,銳中間隔兩斷,兩頭裝鉛彈,一藏毒火。
  棍用熟鐵打造,中空,以藏神火與毒藥。合筒身長三尺,以木為柄,長四尺,用猛士持之以沖馬陣。
  又一法:以鐵打造,兩頭如鉛彈,銳火中間隔兩頭,一頭藏火一頭藏彈,最利於戰火燒棍。造,擊,百戰百勝。
  前棍中藏鉛彈、法藥。
  後法一頭藏毒火,一頭藏鉛彈、法藥。
  以上五器與強弓硬弩相間用之,與賊交鋒,無論賊之馬、步,無有不破之陣也。此近戰之法,為將必須詳審,擇藝精強勇之卒而施者也。

○神飛獨角火龍船

  陸戰用車騎,水戰用舟船,一定之制也。朦朧船,《武經》自有圖式,惟此船之式周圍以牛革為障,或剖竹為笆。用此二者,上留槍眼以將矢石,上中下分為三層。首尾暗倉以通上下,看以擊賊;中層鋪以釘板、刀板,設飛槳、風帆,乘浪排風,往來如飛。暮,泅人以為水手,遇賊詐敗棄而逃之,精兵暗伏下倉,泅人赴水而逃,待賊登船,機關一轉,賊皆翻入中層釘、刀板上,生擒活縛。雖懦夫病婦亦可就而戮之,況兵乎。若沖入賊船隊內,兩傍伏兵用火器十一餘件,左沖右突,勢不可當。用此船一號,足抵十號戰船。在用之者之得人耳。

○攔火神行沖敵飛篷

  水戰之制,莫要蓬帆,何也?陸戰皆實地,設有不虞,再謀生路;江湖河海之間,四面波浪,蓬帆一沾火藥,則三軍之命休矣。
  法:用晉石蜂蜜熬漬為水,將竹篾浸透,或布即投之於內,再曬再浸,務令極透,編造蓬帆。則火箭、火銃、火牡丹等皆不能染吾兵,可保無虞,而進可以克敵也。
  晉石即白凡,出山西,透明者佳。蜂脂出閩地者佳。
  晉石十斤,蜂脂二斤,水一百斤。試火,不染火者為度。
  竹篾編者或布造者,必用二味熬化,對水熬化,再浸再造,然後編造則火不能傷。

○八面神威風火炮

  炮用精銅造鑄,長三尺,後為燕尾,下為水架。另鑄提心炮五個,每炮架用兵二人,一放一裝,八面旋轉,攻打不絕,最利之器也。遠則打二百餘步,近則打一百餘步,遇人穿心透腹。遠近之則,機在低昂之間;發藥之多寡,量鉛彈之多寡。水戰中遠擊之器,最利者莫過於此。

○四十九矢飛廉箭

  編竹為籠,中空,圓眼,約長四尺。糊紙帛,內藏四十九矢,以薄鐵為鏃,卷紙為筒,長五寸,前裝燒火用砒霜、巴豆,合後裝推火,即發藥也。縛於紙上,順風發,去勢如飛煙,中賊則腐爛,中篷帆則焚燒。賊心驚怖,且焚且溺,破之必矣。
  前裝爛火,中賊則皮肉腐爛。用一半,前裝神火,掛帆則立時起火;後裝催藥、火發藥,務首尾、輕重相等則能遠去。箭簇蘸虎藥,中賊,見血封喉,此亦水戰之利器也。

○飛空滑水神油罐

  蛋清去黃,和桐油注滿磁罐,塞其口外,用繩絡。離賊船二三丈許擲去,蛋清主滑油、主沾火易著。

○水底龍王炮

  炮用熱鐵打造,用木牌載之,其機乃在於藏水。刻香為度,按時而發,或一更或二更,准定香限寸數,不差時刻。量賊船泊處入水淺,將重石墜之,黑夜順流放下,香到火發,炮從水底擊起,船底粉碎。水入,賊沉,可坐而擒矣。
  若潛伏水底,用銀打造。法:物約長一尺,上分兩管,塞於鼻竅,下合一管,含于口中,蓋人之被溺,以水之隨呼吸而入故也,能使人鼻口之氣上下往來,可保無虞。又用柳瓢漆黑,以護腎囊,將綿帶系於腰間,漆絹以裹足底。腎囊與足底入水,其紅如火,恐魚蝦毒物水戰望光而來,以傷人命,護之則光不見,其害可免。此水戰之要備也。

○翻江混海飛波神甲

  水戰之制固多,而甲胄之制為要。甲用油絹為裏,瓠片為甲,坳如魚鱗,或以鵝雁翎編為甲。浮乘水面,駕浪乘風,頃刻數千里,而長江大海之險不足慮也。《武經》有羊皮水袋等制,不若此妙。
  以上八器,用之水戰,我能燒賊賊不能燒我,我能制人人不能制我,乃萬勝之道也。

○無敵地雷炮(埋伏火龍神器共四件)

  炮以生鐵𧃍鑄,以極圓為妙,或容藥一鬥,或容藥五升,或三升(神火、毒火、法火,合而為用)。車堅木為法馬,分引三信,以防閉塞。合通火竅。料賊必到之處,先埋於地中。賺賊入套,則舉號為令,火發炮響,奮擊如飛。
  量炮大小,裝藥多寡。

○穿山破地火雷炮

  炮用銅鑄,身長四尺,容藥五升,鉛子三斤。或用鐵打造,式如碗口,容藥一升,發鉛子半斤。煙飛火烈,聲如巨雷,林木皆驚,人馬遇之,擊如粉碎。必相地勢之宜而用之,無敵不破,無功不成者也。
  先下發藥,次下法藥,再下鉛子。法藥五升,管鑒子三升。

○神火萬全鐵圍營

  《兵志》曰:「進為陣,退為營。」故營寨之制,大將護兵之所,三軍保命之地也。見勢不虞,即奔本陣寨,賊雖攻圍,可以自保,豈有他哉。有法器可恃耳。
  法:用堅木為櫃,分作四層,內排神弩、神箭、神槍、神鉛十六件,遠近相間,用壯士五人守之。賊在近攻,萬火齊發而飛,與神牌相間隔,櫃藏遠器以攻擊,牌藏神火以噴燒。分遠近而用,分列八門。
  天地風□、龍蛇虎豹,出入有門,仍將分奇正,撥驍將以統之。號旗、號炮總於中軍,中軍總號令以指麾,諸將聽令,以應賊兵。上為女牆,以便觀望,中分四層,以藏神器,下設兩輪,以便推轉。與牌相間,分為八門,乃火將三軍,保命重器。使彼不得休息,乘機一擊而成功矣。寶之。

  法器(四)神弩(四)神箭(四)神彈(四)神槍(四)

○天兵拒敵神牌

  牌用青牛革為障,襯以亂□,綴以綿紐,塗以柔膠,周圍用鐵□骨為格,張以軟帛,不可棚緊,使禦彈石勁弓,蓋能制剛,理固然也。凡彈石透剛,遇柔,其勢自緩,此智將之貴於察物之性,智器之用也。
  應用法物:生草亂□綿紐柔膠軟帛

○渡水神機炮

  渡水神機炮者,隔水為陣。欲用火攻勝之,倘我兵寡,勢不能敵。必使細作之士,將炮埋險阻之處,元妙在火信二三十總於一信,機動則動齊發。將地掘槽,用貓竹破為兩半,中剜去節,用凡水浸紙,曬乾,裹其藥信,潮則不生,藏於竹內,埋於地槽,仍以土掩。覆磁盆,對合敲眼,以竹口相對,以埋法火火種。不用灰制合,用鐵精、幹漆、不灰木、硝、硫等物合之,埋於地。經三月遇雨,亦不息。將長繩系火種之旁,賊至用繩曳動,則炮應手而發。
  炮藏神沙,著賊立瞎雙眼;磁屑著賊,見血封喉;毒火著賊,立時腐爛;鉛子著賊,透腹穿心。隨出奇兵以應之,勝之必矣。

○隔河神捷火龍車

  以寡敵眾,以逸待勞,將之謀矣。倘我兵甚寡,賊兵甚多,遇不能敵。遇過河,為勢用火攻之,必相地形,料賊必至,周圍徑成浮溝,將光圓木釘以刃,刀鋒蘸虎藥,兩頭各設圓輪,聯以鐵環。仍覆以土,不露形跡。將騾馬牛驢藏于隔岸林木中,用兵隔岸挑之,賺入套內,舉號為令。或鞭策其馬,或火燒其尾,牛馬齊發,則圓木滾地而來。且刀刃蘸上虎藥,人足馬足,遇之盡皆砍折著傷,見血封喉。複架遠攻神器擊之,以驍騎捷其歸路,古之名將恒以此取勝。

○百子連珠炮

  炮用精銅鑄之,約長四尺,中容法藥一升五合,藥從口發。旁鑄一嘴,長四尺餘約,藏彈、鉛百枚,堅木為架。八面旋輕櫃,幹堅起則鉛彈落,銳竅次第發出,以擊賊兵,使賊不能偷我營寨。此銳一架,足抵強兵五十人。
  以上三器,用安營寨則萬賊不能,為主者不可不知也。

○燒天猛火無攔炮

  卷紙為筒,中藏神器二三十種各不同,或飛或走,毒火、法火,或跳或躍,飛火、噴火;撲人眼目,燒人鬚眉,隨風四散,焚糧驚馬,勢不可遏。飛入賊營,彼必自亂,乘此擊之,大獲奇攻也。

○神威烈火夜叉銳

  銳與常銳同,不必另造。惟用堅木車為法馬,馬釘利鏃,上蘸虎藥,布裹神火,鐵線縛緊鏃上。遇人馬則釘入骨,遇輜重則焚糧草,遇船則燒蓬帆。鏃上三棱倒鉤,遇物釘入,搖拔不出,器雖同常制而利害百倍。
  鏃上蘸虎藥,或布裹飛火、毒火、燒爛火、神火,馬後車空,填以硫磺帶飛火。

○飛□霹靂炮

  炮用生鐵𧃍鑄,其形如碗,其圓如珠,中容火藥半升,以母炮發出,飛入賊營,霹靂一聲,火光迸出。若連發十炮,則滿營皆火,賊必自亂。先,使奇將奇兵,相其地勢,預為埋伏,因其亂而擊之。又于應走之處多張𤦊幟,設為疑兵。古聖賢名將不傳心法也,變而通之,存乎其人。
  以上三器,宜偷營劫寨,可保百戰百勝。

○萬勝神毒火屏風

  屏風用堅木製造,高與地門等,下設八輪,便於推轉。外以生牛革為障,內藏神機火器一十二條,遠用遠器,火銳、火炮、火箭是也,近用近器,火弩、火槍、火刀是也。用壯十人守之。賊兵近萬,火發,聲如巨雷,人馬遇之,擊成粉碎。大開城門,談笑而揮之。此守城第一器也。
  中藏火彈、神槍、神銳、神箭、神沙、神火、毒火、烈火、法火、爛火。
  以上五器,用之守城擊賊。火發風生,不勞兵力,乘其兵敗,設法以擊之,大功成矣。

○爛骨火油神炮

  炮形、法與馬同前「鑽風神火流星炮式」。

○萬火飛砂神炮



○鐵汁神車(應用法物:生鐵常炙,上全熱,易竹槽,內塗泥漿,曬極幹)

  如賊造撞車、板屋、革櫳(去聲)遮蔽形體,推至城下,滾木炮石俱不能傷破,勢不可破禦,危在旦夕。為將者束手坐視,上負天子,下負庶民,城陷而死,死之何名?用堅木造車,下用四輪,以便推轉。載以冶爐,溶以鐵汁,剖竹為槽,塗以泥漿,曬極幹。如賊撞車等物攻城,隨推神車以鐵汁傾於城下,如萬道火星,四散迸擊,雖厚木層革,遇之無不穿透。用此車五十輛,足抵精兵十萬,且力不疲而功莫大焉。

○神仙自發排叉銳

  用巨木鋸為兩半,剜刻陷槽以嵌火氣,外釘鐵環以安毒火,將索懸於城外,內用鐵苗釘於城角下。其妙在藥信盤曲有方,看賊勢急緩,次第發去。縱賊兵百萬圍繞,可談笑而卻之。或不時開城門,出奇兵以擊之,為將者則金湯之固,而民倚之如長城矣。
  中藏火銳、火炮、火箭、火彈,主遠擊;火弩、火刀、火槍,主近攻,加以六種火藥,賊近則舉。

○轟天霹靂猛火炮



○毒龍噴火神筒

  截竹為筒,長三尺,以貯毒火、爛火於內,懸于高竿之首。令壯士持之,突攤城下,乘風發火,煙焰撲人。蟻附而登,內外相應,隨將利器擊之,破之必矣。
  筒裝六種火藥,隨機而用,火發,飛空擊賊。

○神火飛鴉

  用篾造制,形若飛鴉,兩傍設飛翅,腹懸神火,尾縛催火筒,逐風飛入城中,用鴉數百,火光蔽天,乘亂攻之,此其神機也。
  腹藏神火、飛火,中以爆火發之,尾縛推火。隨風發去火鴉百隻,滿城火發,內外交攻,賊可擒矣。

○毒霧神煙炮

  用狼火、艾𧗠肉、砒霜、雄黃、石黃、皂角、薑粉、蓼屑、椒巴、沙油等藥,合和如法,藏於炮中。攻打土城,火發炮碎,煙霧四塞,燎賊面目,煙也;鑽賊孔竅,沙也;焚賊衣鎧,火也。乘機而登,無有不破,在主將者因時而舉,發之必矣。
  中藏六種隨用。
  以上四器,用攻賊城,無有不懼者也

○火龍萬勝神藥(二十八品,上應天垣二十八宿)

  一名神沙(順風揚去)
  一句神煙(火炮發去)
  一名神水(注于溪河井澗)
  沙入賊目,頭眩睛瞎;煙鑽賊竅,血湧;隨流水入賊腹,腸斷心裂。騾馬獅象傷藥者亦然。
  我兵須噙解藥方可合制、舉放,遇之無不立死,萬無一生。恐傷己壽,不可輕用,至寶至秘。
  角木膠(十二度,主造化萬物,布君之威信),蛇埋草應之(《秘訣》一雲:即馬旋草,操時手背不錄即腫。傅雲:打死蛇埋地中,而上種荊芥,操而陰乾為末)。

  亢金龍(十九度,主天乙內相,邊隘險要之地),龍尾良姜草應之。
  氐土貉,□草應之。
  心月狐(六度,主五營,積卒之相),狐跋藜蘆草應之(酒浸)。
  尾火虎(十度,主天之中道),虎牙白吻草應之。
  箕水豹(十度,主蠻夷胡貊之地),豹眼南星草應之。
  鬥木獬(二十三度,主天之都關),搜風甘遂草應之。
  牛金牛(七度,主右將軍之象),牛舌天雄草應之。
  女土蝠(十度,主周秦雍代晉魏韓陳燕齊鄭楚十二國之地),鬼頭大附草應之。
  虛日鼠(九度,夷人匈奴之地),鼠尾芫花草應之。
  危月燕(十五度,主天之府),墨計神仙草應之(黑點馬蓼,一雲即畢麻草也)。
  室火豬(十七度,主羽林之垣壘,地方之蕃部),豬牙皂角草應之。
  壁水□(八度,主圖畫之府),糉牙皂鬼箭草應之(皂角次)。
  奎木狼(十六度,主兵戈之象),狼牙宣姜草應之。
  婁金狗(十二度,主山川藪澤之地),木鱉斷腹草應之(馬前子)。
  胃土雉(十五度,主積屍之象),雉頭鬼舊草應之(南星同類而大)。
  昴日雞(十一度,主兵戈之象),雞目胡草應之(胡椒)。
  畢月烏(十七度,主邊獵兵戈之象),川烏草應之。
  觜火猴(十度,主行軍之藏府),江子將軍草應之(巴豆)。
  參水猿(十度半,主左右將,後是後將,前是偏將及夷國),川紅細辛草應之(川椒)。
  井木[豸幹](二十三度,主泉水積薪之象),雷公藤草應之(柴大黃花)。
  柳土獐(十三度,主天之中道),大戟紅牙草應之。
  星日馬(六度,主雷雨之施),雷丸草應之。
  張月鹿(十七度,主胡夷之長垣),紫玉金絲草應之。
  翼火蛇(天罡星,在天十八度,四夷之地),蛇埋蟠不食草應之(無絲菊,一雲夢蛇草)。
  軫水蚓(主德星,在天十七度,主天子六軍之門),魚鱗艾𧗠肉草應之(艾𧗠肉,松樹皮外絲衣)。

  右神草二十八品,上應天宿,炮煉幹極,碾末羅細,和以砒黃、礦霜、班毛、石黃、蜈蚣、蛤蟆、蝰蛇、虺蛇、孔雀尾、蠍尾,各為細末。製造如法,隨機而用,不可名狀。然制藥已成,選天將吉日,各依方位,沐浴齋戒,盛服虔誠,陳設鹿脯、酒醴、香燭之儀,夜深,於壘中先禱。

  天垣廿八宿之神,東方七宿,青旗青甲,列於東方;南紅西白,北黑中黃,各依方位陳列中設。

  雷師皓翁、風伯飛廉、火神祝融之位,兩傍設列代軍師名將之位及本境名山大川之神主,主將、副將、謀臣稽首再拜,鳴樂讀祝祭後土。此方用此法藥,法藥一擔,斃賊百萬。以天地生物之心、好生之德律之,殺人太重,恐傷己壽,武侯之燒藤甲兵,此其明鑒矣。須上順乎天道,下合民心,以安社稷,不得已而用之可也,戒之戒之。


〈火龍神器法藥〉


○火攻法藥

  硝火主直,硫黃主橫,箬灰主爆,柳灰主烈,杉木主燥,禪灰主銳,葫灰主烈,石黃法火,雌黃毒火,麻楷灰無聲。

○火攻從藥

  砒紅者名桃花,黑者名鐵腳,五色瑪瑙,名異色異,毒爛皆同。
  朝瑙(陰火衣沙)水銀(爆)銀鏽(爛)礦砂(迷)幹漆(火)麻油煮銅油(燒)麻子(炮)金汁(爛)蒜汁狼毒常山(嘔)大黃(利)射幹(毒)君子實草烏(鬧)巴戟人精毒班毛狼糞(煙直)江豚骨(逆風)蜈蚣蜂蛇虺蛇方勝蛇蠍蛤蟆慮蜂(毒)竹黃大小蓼鐵腳蓮(俱毒)爛骨草(皮肉立爛)破血草(七孔血立湧出)封喉草(入喉立啞)斷腸草(入腸立爛)銀杏葉蒲花蘆花(火)
  舊本六十味,其中皆以前二十八品重入,今正之,止存如右制。煉神火、毒火、法火、爛火,各火配合有方,衅懚煉有法,差之毫𨍥,謬則千里,專將閫者,當熟玩而深思焉。

○火龍萬勝神藥配訣歌

  神龍燒營第一方,石黃一味最難當。燒酒浸來麻油炒,足用三斤性大剛。
  雄黃雌黃鐵腳信,蘆花艾𧗠肉共松香。豆末攪和銀杏葉,更加幹糞與巴霜。
  松香一斤餘四兩,三七均分火藥強。飛□炮裏深藏貯,落地宣天發火光。
  吐霧噴煙紅滿寨,個個賊兵盡著傷。破敵衝鋒能利害,任燒衣甲及輜糧。
  石黃(燒酒浸,麻油炒,曬極幹為度,三斤)雄黃(四兩)雌黃(四兩)蘆花(四兩)艾𧗠肉(四兩)松香(一斤)豆末(四兩)銀杏葉幹糞(四兩)巴霜(四兩)硝火(七斤)硫火(三斤)箬灰柳灰(五兩六錢,又八兩,同上)
  右藥神火藥,偷營劫寨用之,衝鋒破敵用之。

○毒火藥配訣歌(破陣用之,賊聞其氣,昏倒撲地,又能燒皮爛肉)

  異砒先搗麻油浸,毒氣沖來嘔見心。幹漆斫和幹糞炒,松香艾𧗠肉要停勻。
  雄黃一味為君主,透徹光明用一斤。石黃諸末各四兩,四六火藥配分明。
  裝入炮中攻打去,破敵衝鋒便殺人。
  鐵腳砒(巴油浸,曬,四兩,極幹為度)幹漆(四兩)松香(四兩)艾𧗠肉(四兩)雄黃(一斤)石黃(四兩)硝(六斤)硫(二斤半)杉灰柳灰(各四兩八錢)班蝥(一兩)

○毒龍無敵神火藥法配訣歌(一名神煙,一名神沙,一名神水)

  二十八宿按天曹,二十八味神火苗。開天闢地安邦國,用之鬼哭神且號。
  蛇埋一味獨為君,上應天垣角木星。此物一斤各二兩,諸殘滅亂顯威靈。
  上風揚去號神沙,迷人眼目更昏花。炮中發去號神煙,九竅須臾噴血鮮。
  但得毫𨍥入鼻孔,腦漿流出命歸泉。注于溪澗號神水,寸腸立斷碎心肝。
  順風送入賊營中,百萬雄兵一陣空。不用干戈並汗馬,奪取淩煙第一功。
  法藥見前,茲不復錄。此藥一石,殺兵百萬,非至難破之敵,不可輕用。乃火攻中第一利害神藥也。

○烈火配訣歌(燒營、燒糧草、帆蓬用之)

  銀杏松香各一斤,二近硫黃要停勻。石黃雄信各三兩,提過明沙要七斤。
  每斤四兩灰為使,劫營奪寨俱有名。
  銀杏葉(一斤)豆末(一斤)石黃(三兩)雄黃(三兩)硝(七斤)信(三兩)硫(二斤)班毛(四兩)艾𧗠肉(四兩)箬灰樺灰柳灰(各九兩三錢三分)
  硫(一雲一斤)

○飛火配訣歌(沖陣、劫營、焚糧、燒賊,水陸馬步俱用)

  蘆花合用桐油拌,密室探幹仔細藏。一毫風火不可見,見了之時發火光。
  此味十斤不可少,更配松香與豆黃。銀葉細羅幹糞配,更加皂末要相當。
  松香三斤各半斤,一一分明不可忘。卻用火藥三七配,霹靂臨風烈焰揚。
  燒人衣甲及眼目,千萬賊兵皆陣亡。
  蘆花(桐油拌,十斤)松香(三斤)豆黃(斤半)銀杏葉(斤半)幹糞(斤半)皂末(斤半)硝(七斤)硫(二斤一兩六錢)箬灰樺灰柳灰(俱五兩六錢)班毛(一兩)石黃(四兩)
  銀杏葉(一雲二斤半)

○法火藥配訣歌(此藥最利害,一物不可見,一步不可行,生擒用此)

  薑皂為君足十斤,二椒二蓼細羅成。白砒須用巴油拌,礦灰燒酒制須精。
  六味各加斤半足,烏頭淨末一斤勻。諸味攢和成一處,便將紙炮巧裝盛。
  周圍卻把松香蘸,霹靂小炮響二聲。如吐霧中天神下,迷人鼻孔瞎人睛。
  眩暈昏花無可奈,噴嚏連天不絕聲。一物不見不能走,滿營繚亂自縱橫。
  抽軍一擁前追殺,個個生𣲛與活擒。
  良姜幹姜胡薑糉皂大皂(俱一斤十兩)川辛胡辛黑蓼赤蓼(俱斤半)白信(巴油拌,曬,三斤)礦灰(燒酒拌,炒,一斤半)松香硝(燒酒制炒用七斤)硫(二斤一兩六錢)石黃雄黃(各四兩)箬灰樺灰柳灰(各四兩)烏頭末(一斤)

  一本無松香

○爛火藥配訣歌(此藥著賊,皮肉立爛,見血封喉)

  鐵子磁鋒芫豆粒,碱砂銀鈷人中汁。連浸三朝火焙乾,再把桐油炒燥烈。
  又將虎藥輕輕滾,一炮不過三五合。假使賊兵十萬餘,此炮只用三四十。
  飛□打入賊營中,霹靂一聲天地裂。鑽入孔竅透人腸,見血封喉不可說。
  頃刻屍橫滿戰場,此是火攻神妙訣。
  鐵子磁鋒(磁碗屑)碱砂銀鈷(桐油炒)人中汁(炒)虎藥硝硫樺灰箬灰柳灰班毛

○逆風火藥配訣歌(此藥風逆愈勁,煙焰蔽天)

  狼糞多取共艾𧗠肉,須須加入江豚骨。骨悶為灰內煉油,油拌硝硫灰性烈。
  曬焙須當用幹極,逆風愈勁真奇絕。還當二分配分明,火攻陣裏神仙訣。
  狼糞艾𧗠肉江豚骨江豚油硫硝箬灰杉灰樺灰班蝥雜用十四方
  三火合一(用之有訣)。飛火、毒火、神火三火合一,每火一斤。
  硝一斤(一雲六兩)硫一斤(一雲六兩,一雲二兩)箬灰葫灰柳灰(各四兩)𢰧朱砂水銀(各三錢)
  研不見星(一本有杉灰四兩)

  火種:不灰木末(一斤)鐵衣炭末麩皮(各三錢)紅棗肉(六兩)米泔水略拌,為木餅,每兩管一月
  又方:不灰木末(一斤)鐵衣礦衣(各三兩)柳灰(三兩)炭末(六兩)紅棗肉(六兩)
  又方:此內更加蜀葵根灰(三錢)貓竹根灰(二兩)鐵末(一兩)
  又方:生漆乳香麩灰各等築條如小拇指大,長三寸,可用一月

  火信:硝(一兩,用酒制)葫灰班毛(三錢)硫(三分)
  一雲硝二兩灰二錢

  夜起火藥:硝(四兩)硫(二錢半)灰(一兩)

  日起火藥:硝(一兩)灰(九錢)

  起火藥:硝(一兩)硫(三分)灰(三錢半,一雲一錢半)
  又方:硝(一兩)硫(三錢)灰(三錢)蜜佗僧(四分)

  一本以此為地炮藥時,硝四兩,餘同。

  噴火藥:硝(二兩)黃(四錢半)桐油、巴油、灰(三錢半)

  炮火藥:硝(一斤)硫(六兩)胡箬灰(三兩)黑砒(三錢)明雄(三錢)

  一本此此為鳥銳藥。

  鉛火藥:提淨明雄(十四兩)硫(六兩)柳灰(六兩八錢)或葫灰、匣灰、楷灰均可

  一本以此為鳥銳藥。

  右各用木臼研細末,照前分兩配用,水盞拌溫,杆千遍,取起曬乾,如此三次,為細末用。每銳用三錢五分,打遠,再加五分。鉛子大小照藥輕重用,加蜘蛛皮,有訣。

  一本楷灰六兩。

  鉛銳火藥:硝(四十兩淨)硫(三兩三錢)加前灰(十兩)制法如上

  凡制各藥,須擇潔淨之處,禁止雜人,務依法配合。此系火龍神器緊要,不可毫𨍥差謬。揀選能士,以專其職,可也。

○解毒藥(用此以解神火、神煙、神水、神砂之毒)

  用明雄半斤,好箭砂二兩。將白鴨取血拌浸,九浸九曬;又用綠豆漿,三浸三曬;又白羅布汁,三浸三曬;又藍根煎汁,三浸三曬;又含木香,三浸三曬。碾極細末,用烏梅肉四兩、甘草半斤,熬膏為丸,如雞頭子大。制藥時噙一丸,裝藥時噙一丸,放藥時噙一丸。

  一本不用含木香、藍根浸曬,止用樟木汁三浸三曬。
  一作甘草熬煎,四兩。

  又云:凡裝放藥時,各噙前藥,更用真阿魏梁鼻口。

○解射罔毒(即虎藥也)

  百鳥血,雄黃,瓦松(搗),萬年花、四時青(各取汁),含木香(取子,取汁尤妙),劉寄奴(取汁和萬花為丸,四青汁灌下則不封喉)。如無藥,取生人□。

○神奇法藥

  君子實狼毒川烏草烏碱砂升麻麻黃(各五錢)加真麝香(四錢)
  各藥用五兩,麻油二十五斤,煮鐵子一升。候幹聽用,與虎藥同。

  右附錄數則

○埋藥火筒

  大約賊船在遠,先將炭火燒紅,盆盛一處。約賊舟將近百十步,以火入粗碗,灰培。再俟賊舟近二十步,以碗平放在藥桶內蓋了。俟兩舟相逼,將桶平平擲下,賊船一被磕動,炭火跌泛而出,與藥相埋即發,時刻不失。較之別器,克線不燃、線濕、放早之病皆可無矣。

○滿天煙噴筒

  截粗徑二寸竹,布箍,用硝、黃、砒霜、班毛、江子、碱砂、膽凡、皂角、銅綠、川椒、半夏、燕糞、煙煤、石灰、鬥蘭草、草烏、水蓼、大蒜,得,法分兩制。度磁沙、王宂沙、炒毒,系槍竿頭,順風然火,則流淚噴涕、閉氣噤口,守城用。戰船只,用飛天噴筒燒帆,為第一妙器,此又不足用也,此乃各處見於兵船者耳。

○火磚

  用地鼠紙筒炮,各安藥線,每五,兩排為一層,上下二節,各二層,以薄篾橫束。合灑火藥、松脂、硫黃、毒煙,用粗紙包裹成磚形,外用棉紙包糊,以油塗蜜。另於頭上開口,下竹筒以藥線,自竹筒穿用。

○火妖

  紙縛拳大內蕩松脂入毒火外,煮松脂、桕油、黃蠟,然火拋打煙焰,蒺藜戳腳,利水戰,守城俯擊、短戰。

○飛天噴筒
  硝、黃、樟腦、松脂、雄黃、砒霜,以分兩法制打成餅。修合筒,內餅,兩邊取渠一道,用藥線拴之,下火藥一層,下餅一個,送入推緊,可遠至十數丈,近亦四十步,徑粘帆上如膠,立見帆然,莫救。此極妙極妙萬方效策。

○火蜂窩

  範大炮,紙糊百層,間布十層,內藏小炮,半入毒半入火。又間小炮,入灰煤、地鼠、頭帶、火磁、砂毒、鐵蒺藜、糞汁毒,炒;包松脂、琉黃毒、人□、角層等件。此一火器,戰守攻取,水陸不可無者,奪心眩目,驚膽傷人,制宜精妙。此尤兵船第一火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