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學射錄

《學射錄》


清.蠡縣.李塨 著


畿輔叢書版
朔雪寒 校


〔卷一〕

   予自幼習射,力既薄脃,學復貪多,遂半廢不克有成。然以射為六藝之一,雖奔走四方,依依不能忘。凡遇能射人,無不問;遇射書,無不覽也。郭子堅任桐鄉,曾開 《雕射法》一帙。予為序之,而辭意未之盡善。迄今欲教我後進,不能了然於心手間。正在躊躇,無從質問。一日,忽有叟而杖見過,衣冠甚偉,贍視非凡。拜而問道,叩其姓名,不答。但自稱異叟,言曾學道深山,技擊皆精。夜半 為我解衣擊劍,因傳射法。聽而觀之,豁然於心。歎昔所見聞者,皆一知半解,蔓語卮言也。無何黎明,飄然而去,不知所之。因錄其射法,約略講授者為註,或天之欲明六藝乎?何幸也!



〈射法〉

  身端體直,用力和平;拈弓得法,架箭從容;前推後走,弓滿式成。

   此章即孟子言射之力至也。「身端體直,用力和平」者,六句之綱也。 身,躬也。體,手足四肢也。
   站法曰:「大趾外蹬,小趾裏抓。丁不丁,八不八,兩足相離尺七八。」
   又曰:「雙膝外分,雙臀內吸。肛門吸緊,腰暗進,胸明出。」
   又曰:「臍向地,心放下。」
   又曰:「弓弝在左中指、無名指灣間。小指虛,大指引。掌腕用力,而力全用於肘。肘內下半少前外轉直,引前半身力注腕,則肘自上翻,而非強紐。前肩自下而不用力。」子堅《射法 》云:「前腕直,前腕不宜仰與逼。」即此也。
   又曰:「後手之力在肘。須上提肘腕,隨肘用力,往外推引。後半身力向後,後肩自下而不用力。」

   子堅《射法》云:「練後手,大指得弦,二指紐,三指緊握不可鬆〔三指須捲緊,矢發而入掌心,握三指不動。〕,離腕三寸方能走。」
   又云:「後腕灣〔後腕自內視之灣〕,二指靠掌自翻〔要少獻掌,順其自然之勢,勿太翻。〕。指上得弦將肘揩,胸開背夾稱心懷。」是也。
  凡未開弓時,身端立向西,前肩對侯,目南視紅心。左手持弓,抱弦向腋;右手持矢,離鏃二寸許,投鏃於左手大指、食指蟹鉗之間,虛虛籠定。欲射,以右手摩矢至括〔《考工記》謂 「比」,今謂之「扣」。〕。以中指入括,內靠弓弦,平注扣弦上。所謂「執弓宜橫臥,理扣宜雙開,認扣宜兩就也」。左大指上節宜平起,管箭不宜掜下。次節宜壓,中指不宜竪起。次節竪起,則虎口過鬆,而推弓不穩。上節掜下,則虎口過緊,而出矢多小。左食指亦宜平起,幫大指管箭,不宜掜下,亦不宜摸鏃。摸鏃則心分,皆拈弓得法,架箭從容也。

   又曰:「 射有五平:前手背平,一也。後手得弦須腕平〔後腕自外視之平,平正用力也。〕,二也。前拳與後眼平,三也。後肘與後耳平,四也。後脊自尻直,平注於腦,五也。
   三在:弦靠後手二指,一在也。弓下弰弦斜靠於腹,二在也。矢在頦頷之間,三在也。若後手低,矢在喉,名曰:「鎖喉」;後手高,矢在目,名曰「擣眼」;失在顋,名曰「穿顋」 ;皆非箭道也。
   二曲:兩腿一分,膝後灣,一曲也。腰暗進,胸明出,前腿根入,二曲也。
   三直:小腿直,大腿直,身直也。
   九忌:忌動心力。動心力則有怒目咬牙之患。忌前肩用力,則前有擁肩之患。忌後肘墜,後肩用力,則後有擁肩之患。前腕無力,則有前迎之患〔謂弓移入內也〕。後肘無力,則有外張之患。腰眼無力,則有擁背 之患,且腰眼不暗進,則周身無力矣。兩膝不分,則有蹶臀之患。立忌岔步邪行,目忌看扣,共九忌也。」
   前推後走,弓滿式成者,謂前後力停兩下開;弓滿一分,式成一分;弓滿十分,式成十分。不可先主定前拳,然後開弓。所謂「明成不如暗就」也。

  神射於的,矢命於心;精注氣斂,內運外堅;前固後撒,收弓舒閑。

   此章即孟子言射之巧中也。「神射於的,矢命於心」者,謂後目下直與矢相平,而向前貫於蟹鉗,矢鏃以直貫於鵠。其妙非專看矢,非專看的,共矢與的,而俱籠罩於目。其未開弓也,即寓前手對的之意 ;已開弓也,即以前手推弓,漸漸對的。弓一滿,前手蟹鉗孔中,矢的直對,一無二三,然非僅目也。從心所欲,神光正射,微乎微乎!雖仰上射、俯下射、馬射皆然。至此,頂力以及腰眼四肢,一直貫注,皆聚於矢,而又從容自然。氣會神恬,毫無矜張。內精無一不運,外體愈久愈堅。即持至食頃,而式一絲不易。矢注紅心,一絲不易 〔謂如此,始可言堅。非發矢必須審至食頃也。〕。法既盡施,力復有餘〔非弓矢調良,亦難及此。〕。堅即固也,然下前固專指前手,此指通身也。夫如是,則「前固後撒」矣。後手二指起,謂之 「撒」。大指起,謂之「放」。二者法宜齊速,若撒重則矢飄〔箭向左〕,放重則矢合〔箭向右〕。扣高則沈,扣低則揚〔謂扣矢宜平也。〕。留滯則無力,紐剔則搖。若夫前後之巧,須不輕不重,無先無後,一齊 著力,而不用力。故曰:「後手發,前手固。運於內,堅於外。」
   又曰:「前手撇,後手撧。」,謂前如撇弓,後如斷弦。前後之力俱彀,不差累黍也。其式前拳不動〔古法云:「後手發矢,前手不知。」,正言其不動也。〕,後手下半,臂往後一稱。前後仍然平 直,是為得之。若世法,於未開弓時,以目視弝。開時,目隨弓轉,與撒放前手,將弓弝往外一讓,後手向後一摔,皆花法以圖飾觀,不必學也。至矢已發矣,目不宜張,頭不宜探。前手回弓,後手出箭,如前拈架以待。神色不變,氣度安 閒。斯為善始而善終乎!
 

〈續論〉
   初學,用竹或樹條縳一弓,長等身。將帶結弦中,套於後肘。左手反持弓弝,向上一反而正。弓上半推於面前,下半背於腰後。後肘帶弦挽開,處處氣到力到,如射法式。 祈善教者,觀之按之,有不合式而改之。如此數月,周身皆如式,純固不移,然後挽至輭弓。又數月,周身皆如式,純熟不移,然後可以架矢演習。又數月,周身式皆純熟不移,於屋中立一的樣,矢矢直注,一無失,然後用之以射,成名藝也易矣。
  《射學正宗》曰:「練頭面法,於北牆上畫一圈,內上下畫一斜面〔上微斜東,下微斜西。〕,畫中一圓點,兩旁畫兩耳。每日,身正向東立,以面對圈,使鼻梁正對斜畫。兩耳對圈旁兩耳,頭頂用力聳起。右面拐,用力微微使出,地閣使入。眼睛正視中點,脖項挺直圓硬,勿歪斜露筋。久習,自然頭容可觀。 」
   又曰:「練氣之法,時常於十數步外,或百步外,目視一物,必使氣達於彼。或觀天上星辰,或視樹間鳥雀,或靜坐運吾氣,使之達於天、入於地。或攻堅城,或克強敵,無不直到,然後起立開弓四五次。久之,氣力自壯。
 

〔卷二〕

〈射經〉

   《射義》曰:「射者,進退周旋必中禮。內志正,外體直,然後持弓矢審固。持弓矢審固,然後可以言中。」此可以觀德行矣。

   此三代射藝之遺文也。〈射法〉首章所云,不出體直。次章所云,不出審固。而中則撒放之巧也。然必志正而後體直,體直而後審固,審固而後可中。夫志,氣之帥也;氣,體之充也。志不正則馳,何以養氣。氣不養則餒,何以充體。敬以直內,此立其誠也。此聖賢之學,非術士所能知也。至於進退周旋必中禮,則有射 禮,詳載《儀禮》內,可考。

   孟子曰:羿之教人射,必志於彀;學者亦必志於彀。

   《虎鈐經》曰:「鏃不上指,必無中理;指不知鏃, 同於無目。」彀之說也。然彀各視其體之長短,以前後臂肩一直如線,而挽力至盡為度。若臂肩未直,鏃已上指,宜易長矢。臂肩已直。後手已盡,鏃未上指,宜易短矢。
   又須力勝於弓,不可弓勝於力。弓勝力則身臂為弓所苦,不得平直而彀矣。古語云:「輭弓長箭,快馬輕刀。」 又云:「莫患弓輭,服將自遠;莫患力羸,服之自伾,皆篤論也。」〔伾,音丕,有力也。〕


   〈周禮.保氏〉:「養國子以道,乃教之六藝,三日五射。」

   鄭康成註曰:「五射,白矢、參連、剡注、襄尺、井儀也。」愚意:「白矢」,謂正立拈弓,右手持一矢樹之,投於左手大指、食指間,見其矢白於土也。「參連」:古射用四矢,搢三而挾一 个,故插於帶右者。三矢相次,參然而連也。「剡注」:以目從矢鏃,直貫於鵠,剡然而銳注也,所謂審也。「襄」,平也;「尺」,曲尺也。肘至手為尺。「襄尺」,謂弓引滿,前後尺平直,所謂體直而固也。井儀,謂四矢集正鵠如 「井」字。詩曰:「四矢如樹」,此射之中也,巧也。


  〈考工記〉曰: 「弓人為弓,取六材必以其時。六材既聚,巧者和之。幹也者,以為遠也;角也者,以為疾也;筋也者,以為深也;膠也者,以為和也;絲也者,以為固也;漆也者,以為受霜露也 。」

   此統言六材之用也。弓矢所以射也,則學射者宜知其良楛矣。鄭註曰:「取幹以冬,取角以秋,絲漆以夏。」


  凡取幹之道,七柘為上,檍次之,檿桑次之,橘次之,木瓜次之,荊次之,竹為下。凡相幹,欲赤黑而陽聲。赤黑則鄉心,陽聲則遠根。凡析幹,射遠者用 埶,射深者用直。居幹之道,菑栗不迆,則弓不發。 〔栗,音裂。〕

   此論幹之美惡,及析幹之所宜也,鄉心則文理正。鄭註曰:「木之類,近根者奴。」鄭司農云:「埶,形埶也。假令木性自曲,則當反其曲以為弓。」故曰:「審曲面埶。」鄭註曰:「曲 埶則宜薄,薄則力少。直則可厚,厚則力多。」賈公彥疏曰:「居,謂居處。菑,即耕義。栗,破也。」謂以鋸剖析弓幹之時,不邪迆失理,則弓後不發傷也。

   凡相角,秋閷者厚,春閷者薄;穉牛之角直而澤,老牛之角紾而昔;疢疾險中,瘠牛之角無澤。角欲青白而豐末。夫角之本,蹙於𠜶(&#20736)而休於氣,是故柔;柔故欲其埶也。白也者,埶之徵也。夫角之中, 恆當弓之畏;畏也者必橈,橈故欲其堅也。青也者,堅之徵也。夫角之末,遠於𠜶(&#20736)而不休於氣,是故脃;脃 故欲其柔也。豐末也者,柔之徵也。角長二尺有五寸,三色不失理,謂之牛戴牛 。〔閷,同殺。昔,同錯。𠜶(&#20736)同腦。休,音噓。畏,同隈。脃,音翠 。〕

   此論角之善惡也。直而澤,謂理直而潤澤也。紾而昔,謂理戾而觕錯也。疢疾險中,謂牛有病則角裏傷也。蹙,近也。休,氣温之也。畏,弓淵也。曲,隈之處也。言角本色白,則近於腦,而得氣之吹 呴。其性柔可曲,反以為埶。角中色青,則質必堅。可以當曲,曲中而不撓。角末豐,則尚有腦氣及之,故雖處末,不脃而柔。有此三者,牛角復直一牛,故曰牛戴牛。


   凡相膠,欲朱色而昔。昔也者,深瑕而澤,紾而搏廉。鹿膠青白,馬膠赤白,牛膠火赤,鼠膠黑,魚膠餌,犀膠黃。凡昵之類不能方。

   此論膠之善惡也。鄭註曰:「廉瑕,嚴利也。」言膠欲深嚴而光澤,紾戾而搏圜。廉利,皆交錯之狀也。鹿馬等煮其皮為膠,鹿亦用角餌,色如餌也。昵,黏也。鄭司農云:「膠善戾,不能方。」


  凡相筋,欲小簡而長,大結而澤。小簡而長,大結而澤,則其為獸必剽;以為弓,則豈異於其獸?筋欲敝之敝,漆欲測,絲欲沈。得此六材之全,然後可以為良。〔剽 ,飃。去聲。〕

   此論筋漆絲之善惡也。簡,筋條也。剽,疾也。今有用鸛筋者,以其剽也。筋椎朾嚼齧熟。敝之極,則用之熨貼。測,清也。沈,謂絲乾燥時,猶如沈水中色也。


  弓有六材焉,維幹強之,張如流水。維體防之,引之中參。維角䟫之,欲宛而無負弦。引之如環,釋之無失,體如環。 〔䟫,同棖。〕

   此言六材,以幹、體、角而成也。五材依幹,故曰強之。張如流水,順也。體者,納六材於檠,定其體也,防深淺所止也。賈公彥疏曰:「如司弓矢,謂王弧之弓,往體寡,來體多,弛之五寸,張之一尺五寸 ;夾庾之弓,往體多,來體寡,弛之一尺五寸,張之五寸。唐弓、大弓,往來體若一,弛之一尺,張之亦一尺,是防之深淺所止也。引之中參者,唐大弦居一尺,引之又二尺,其餘弛張雖多少不同,及引之亦皆三尺,以矢長三尺,須滿故也。 䟫,搘拄五材使正也。宛而無負弦者,引之宛曲,而弓與弦無辟戾也。


   弓長六尺有六寸,謂之上制,上士服之。弓長六尺有三寸,謂之中制,中士服之。弓長六尺,謂之下制,下士服之。

   此論弓稱人之長短以制也。上士,長人也。


  凡為弓,各因其君之躬,志慮血氣。豐肉而短,寬緩以荼,若是者為之危弓,危弓為之安矢。骨直以立,忿埶以奔,若是者為之安弓,安弓為之危矢。其人安,其弓安,其矢安,則莫能以速中,且不深。其人危,其弓危,其矢危,則莫能以愿中。 〔荼,讀舒。〕

   此論弓及矢,當因人之性情以為調濟也。危弓,如夾庾之類。安弓,如王弧之類 。危矢,如司弓矢所謂恆矢之類。安矢,如殺矢之類。愿,信也。莫能愿中,言人、弓、矢三疾,則矢不能確中也。


   往體多,來體寡,謂之夾臾之屬,利射侯與弋。往體寡,來體多,謂之王弓之屬,利射革與質。往來體若一,謂之唐弓之屬,利射深。

   此謂弓有各用,夾弓、臾弓利射遠,以其材薄弱而勢反張也。射近侯,亦用之。王弓、弧弓[弓見][矢司]利射堅,以材厚強而勢直也。質,本也。質本椹,即不跌也。唐弓、大弓利射深,以其材厚強於夾臾也。


   大和無灂,其次筋角,皆有灂而深,其次有灂而疏,其次角無灂。合灂若背手文。角環灂,牛筋蕡灂,麋筋斥蠖灂。〔蕡,扶文反。〕
   此論漆之所宜也。大和、九和之弓也,筋在背,角在裏,其相合之處若手背文。蕡、麻子也。斥,屈蠖蟲也。皆漆文之象也。


   和弓毄急摩。〔毄,音吉。〕

  毄,拂也。將用弓,先調和之,拂之,而手摩之。


   覆之而角至,謂之句弓。覆之而幹至,謂之侯弓。覆之而筋至,謂之深弓。〔句,音鉤。〕

   北申明角、幹、筋三材以結之,以三材尤重也。覆察之,但角力之見於外者至,則句曲無力之弓也。角至而幹力又至,則可以射侯矣。角幹至而筋力亦至,則可射深矣。言三者之宜全也。


   矢人為矢,鍭矢參分,茀矢〔鄭註:據「司弓矢」,茀當為殺。〕參分,一在前,二在後。兵矢田矢五分,二在前,三在後。殺矢〔據「司弓矢」,殺當為茀。〕七分,三在前,四在後。

   此論各矢前後輕重之宜也。鍭矢殺矢近射者,前鏃鐵重。兵矢、田矢,鏃鐵稍輕,可以射遠。茀矢射飛鳥,鐵又短小。


   參分其長,而閷其一;五分其長,而羽其一。以其笴厚,為之羽深,水之,以辨其陰陽。夾其陰陽,以設其比;夾其比,以設其羽。參分其羽,以設其刃。則雖有疾風,亦弗之能憚矣 。刃長寸圍寸,鋌十之,重三垸。 〔閷,同殺。笴,古罕切。垸,音完。〕

   此論設羽比刃於笴之法也。笴,矢幹也。殺其前之一者,令趣鏃也。以笴厚為羽深者,羽之寬也。如幹之寬,陰沈陽浮。比,括也。參分其羽,以設其刃。如羽六寸,則刃二寸也。而謂刃長二寸者,鏃即長二寸有奇。刃祇一寸也。圍寸者,周得一寸也。矢足入幹,曰鋌。十鋌則三垸重也。風憚者,風不能 驚憚矢。


   前弱則俛,後弱則翔;中弱則紆,中強則揚。羽豐則遲,羽殺則趮。是故,夾而搖之,以眂其豐,殺之節也;橈之以眂其鴻,殺之稱也。〔趮,音躁。〕

   承上言幹羽之病,以及察之之法也。鄭註曰:翔,迴顧也。紆,曲也。揚,飛也。趮,旁掉也。夾而搖之,今人以指夾矢儛衛是也。儛衛,搖矢聲也。橈榒其幹,則知幹之或 鴻而強、或殺而弱也。


   凡相笴,欲生而摶,同摶欲重,同重節欲疏,同疏欲㮚〔同栗。〕。

   言相擇幹質之道以結之。鄭註曰:「生,無瑕蠹也。摶,圜也。」賈疏曰:「,如栗之堅實也。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