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6日 星期六

2016年股市大崩盤與美國總統大選

中國歷代智者預測年表

購買《預見未來》電子書(預設20%免費試閱)
臉書:孫子兵法(正在連載此書的地方)

  預測2016年股市將大崩盤的財經專家很多,時間主要集中在2015至2016年初,最早的則要屬《窮爸爸、富爸爸》的作者清崎,他早在2002年,也即十四年前就預測了2016年股市將大崩盤的後果。以下就將幾篇報導的主要部分節錄如下:

《富爸爸,窮爸爸》作者:今年有大股災快抱緊黃金

(鉅亨網新聞中心(來源:MoneyDJ理財網)2016-03-2415:50)
  知名財經暢銷書《富爸爸,窮爸爸》作者羅伯特清崎(Robert Kiyosaki,見圖)14年前曾經預估,股市將在2016年出現史上最嚴重的大崩盤,直接摧毀才剛要退休享受人生的戰後嬰兒潮。現在,他依舊堅持2002年的看法,認為美股2016年將崩盤,投資人只能抱緊黃金或白銀,並祈禱聯準會(Fed)能盡力緩下跌勢。
  清崎23日在接受MarketWatch專訪時表示,2016年第一波戰後嬰兒潮正好到了開始領取退休金的法定年齡;戰後嬰兒潮老化會對股市造成賣壓,但更大的問題卻是,現在幾乎找不到能固定創造利息或現金流的投資標的。
  除了人口因素外,清崎認為中國的泡沫已延續二十多年,錯誤地膨脹美國經濟,一旦中國停止進口,全球也跟著完蛋,而第一波受害的國家會是澳洲、加拿大與非洲各國這些原物料生產者,接下來全球都會被拖下水。他警告,大陸銀行業在下次崩盤將首當其衝。
  清崎並表示,下一次崩盤對經濟的衝擊將是21世紀之最,人口結構和全球經濟逆風,讓美股難以避開崩盤命運,但Fed若推出QE4,則有望讓股市再度飆升。不過,一旦央行停止印鈔,美股又會崩落,只有開始印鈔、美股才會走強,直到最後實在撐不住了就會全面崩潰。
  值得注意的是,清崎主要是靠房地產和著作權累積出龐大財富,並不是靠股票市場。他創辦的授權公司Rich Global LLC不但聲請破產,還遭經紀人控告。根據Forbes統計,清崎2012年的個人財富淨值高達8,000萬美元。
  商品投資大師吉姆羅傑斯(Jim Rogers)1月也作出類似警告,他說過去七八年來全世界累積了數量驚人的債務,2016年大家將為過去的錯誤政策付出代價,目前最好的做法就是在場邊觀望。

投資大老警告:2016年股災

(2015年08月08日04:10記者李鐏龍/綜合外電報導)
  金融時報報導,曾準確預見日本隕落、網路泡沫及全球金融危機的基金經理人葛蘭漢(Jeremy Grantham),最近預言市場在2016年「大跌的時機已成熟」,而且可能引發多國政府的破產。
  報導指出,GMO資產管理公司的創辦人暨首席投資策略師葛蘭漢(Jeremy Grantham),預期股市在未來這1年將持續走高,終至吸入散戶並造成一次嚴重下跌,約在2016年底的美國大選之時。
  據這位以看空聞名且常有先見之明的基金經埋人表示,這可能引發一種「非常不同」類型的危機,因許多政府已相當程度加高其債台,且負債中,有許多已轉移至央行身上。……
  然而,這將吸引在這波大牛市中大部分僅旁觀的散戶進場。這將推升標普500指數,而在美國大選,達到或瀕臨偏離長期常態達2倍價值,其即被葛氏界定為泡沫。
  葛氏不確定引爆下個危機的引信為何,但表示泡沫不會僅因金融資產價值被高估就被戳破。
  但他堅信市場到2016年底時,由於價值已高不勝寒,可能極易墜落。他說:「我們可能幸運禁得起再一次危機,但另一方面,整個金融體系也有可能斷裂,導致國家性的違約。」
(工商時報)

全球股災再現催化經濟衰退

(2016-01-2102:59經濟日報編譯任中原/綜合外電)
  多重利空匯流,使全球股市20日重挫到兩年半來低點,亞歐美股市全面大跌,國際油價持續下挫及市場風險意識升高成為新一波跌勢的催化劑,資金轉入安全資產。經濟學家擔心,單單是因為股市下跌,就可能使全球經濟陷入衰退。……經濟學家指出,開年以來全球股市市值已蒸發近6兆美元,單單是投資人的焦慮就可成為全球經濟衰退的催化劑。彼得森研究所經濟學家布蘭察指出,「如果跌勢拉長或跌幅加深,可能引發惡性循環,即股價下跌使消費減少、總需求下降,甚至可能引發經濟衰退」。摩根士丹利預測,2016年全球陷入衰退(經濟成長率低於2.5%)的機率為20%。巴克萊銀行更發出「全面賣出」建議,股市跌10%-20%已是最佳情況。


  這件事會對緊接著的美國總統大選造成影響嗎?毫無疑問!不管2016年會不會上演大崩盤的戲碼,這件事本身都足以成為一件可以影響美國總統大選的「事件」。「預測」有很多的功用,其主要功用是用來幫助人類避免災難的。以這個事件而言,目前似乎還未被「利用」。試想,如果有媒體問美國政府,是否相信清崎的預測,你會發現目前的政府很難回答這個問題。若說不信,那是拿尚未過完的一年當賭注,若說信,接著被問的就是政府做了哪些因應措施?畢竟清崎是在2002年就已經預測,而不是2015年甚至2016年。有這麼長的時間,難道以美國這麼偉大的國家的力量,竟然無法阻止?當然,美國政府也可以想出更多方法或語言來迴避這個問題。至於結果如何,還是得看民主黨與共和黨各自的智慧。
  如果2016年股市一如這些預測者(這些預測者都是財經方面的專家或者身經百戰的實戰者,絕非那種媒體吹捧出來的無知之徒可比。)發生了大崩盤,顯然民主黨的候選人就可能面臨巨大的災難,尤其如果當前他們以經濟政績當成宣傳重點時,那災難就更明顯。當然,這也就是說股市大崩盤必須發生在總統大選以前,如果說會對民主黨造成大災難的話,那最適當的時間應該是在大選前的幾個月。因為如此一來,美國民眾才有機會深刻體會到股市崩盤對他們的生活所造成的深刻影響,從而影響到他們的投票行為。
  昨天清崎丟出這個議題之後,今天便有一些所謂的專家反駁。不過即使反駁也只是反駁清崎而不是反駁所有人。至於2016年是否會大崩盤,個人並不是財經專家,也不是財經科系畢業,對這種事情做預測的話,到最後可能會遭到那些曾經從個人提供的預測取得巨大好處的勢力,用諸如「你又不是財經專家」之類的話來嘲弄!因此,個人對這件事情,並無預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