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鎲鈀

〈鎲鈀〉

〈武備志.陣練制.練.教藝三.鎲鈀〉卷八十六
防風 茅元儀 輯
故宮珍本叢刊版

朔雪寒 校
重新描圖 By Jade;其他效果 By 朔雪寒
引用時請註明出處

  茅子曰:「鎲鈀與棍法,皆出於俞大將軍大猷《劍經》,載《紀效新書》者,分析明著,故採之。」
  《紀效新書》曰:此器,自有倭時始用。在閩、粵、川、貴、雲、湖,皆舊有之,而製不同,乃軍中最利者。「五兵五當,長以救短,短以救長。」短兵種類甚多,而惟此一品可擊可禦,兼矛盾兩用,若中鋒太長,兩橫太短,則不能架挐賊器;若中鋒與橫股齊,則不能深刺。故中鋒必高二寸,且兩股平。平可以架火箭,不用另執箭架。故每執此器之兵二名,共給火箭三十枝,賊遠則架箭燃而發之,近則棄箭而用本器,萬全萬勝之計也。
  習法:鈀對刀,他入我四角,我四下不相粘,後手起高殺〔自思出〕,扁身,中攔兼大僻〔丁字步要大僻〕,他起高,我就趕上剃。〔扁身中攔殺,要後手高平胸去。〕
  我出中攔鈀,他直打下,我將鈀抽大門起上壓落,如我用棍步,勿使他打著。


 
  右鈀法:以四者相連,如環無端,微乎鈀之用,其止於是乎!
  習鈀步法:步有十進足,如環無端。進一足中平當大壓,又進一足壓死,又進一足小壓,又進一足壓死,又進一足高大當,又進一足大壓死,又進一足高小當,又進一足小壓死,又進一足高大當,又進一足大壓死。
  鈀大門空起勾下,勾步絕妙,又有下流水勾不乂他。
  凡鈀遇軟殺人,須照我原大扇趕為氣勢,容易服人。凡遇破進步起腳入,須不離分寸,如今所製鈀譜人他為穩。
  對手直起,對他身打落,如是走離,大併直趕為上好。
  他刀下來,我或大門流水勾迫,或小門流水俱不乂他刀。如棍用,須繼以對手大請起。〔又起勢時,就丟大門流水去亦可。〕
  他刀中攔直來,我就直上壓下。中攔有拔步,有順勢轉角步,又有鈀過他身,將他身勾來。
  小陽手扇下,陰手請起。凡請起如不著,即急對他身,他力扇下,大小門皆然。
  凡鈀起他逆對,須順他勢,或左或右送落。凡下手起,亦然,須知步步進腳。
  凡被他刀入角,即便坐退,後腳秤起。〔即千鈞秤。〕

〔01〕朝天勢

〔02〕中平勢

〔03〕進步勢

〔04〕伏虎勢

〔05〕拿鎗勢

〔06〕騎龍勢

〔07〕架鎗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