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公孫大娘舞劍

公孫大娘舞劍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并〈序〉

杜甫
 
大曆二年十月十九日,夔州別駕元持宅,
見臨潁李十二娘舞劍器,壯其蔚跂;
問其所師,曰:「余公孫大娘弟子也。」
開元三載,余尚童稚,
記於郾城觀公孫氏舞劍器渾脫,瀏灕頓挫,獨出冠時。
自高頭宜春、梨園二伎坊內人,洎外供奉舞女,曉是舞者,
聖文神武皇帝初,公孫一人而已。
玉貌錦衣,況余白首,今茲弟子,亦匪盛顏。
既辯其由來,知波瀾莫二。撫事慷慨,聊為〈劍器行〉。
昔者吳人張旭,善草書書帖,
數嘗於鄴縣,見公孫大娘武西河劍器,
自此草書長進,豪蕩感激,即公孫可知矣。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
觀者如山色阻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曤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絳脣珠袖兩寂寞,晚有弟子傳芬芳。
臨穎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揚揚。
與余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劍器初第一。
五十年間似反掌,風塵澒洞昏王室。
梨園弟子散如煙,女樂餘姿映寒日。
金粟堆南木已拱,瞿唐石城草蕭瑟。
玳筵急管曲復終,樂急哀來月東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繭荒山轉愁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