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5日 星期五

預見未來:季札

季札

【返回目錄】

相關參考書目《曾國藩家書

人物簡介

季札:吳王壽夢有四個嫡出的兒子,季札最小,排行老四。由於季札具有非凡的才能,又懂得禮儀。因此壽夢想要將王位傳給他。但季札拒絕了。壽夢的法定接班人諸樊為了完成父親的願望,也想把王位讓給季札,季札又拒絕了。於是諸樊為了把王位傳給季札,便把傳遞王位的方式從父傳子改為兄傳弟,希望用這種方式,把王位傳到季札身上。可惜,諸樊、餘祭、餘眛三兄弟都死了之後,當時由於季札出使到外國,王位便因緣湊巧的傳到了壽夢庶出的長子僚身上。結果導致諸樊的兒子公子光的不滿,最後釀成了公子光弒君篡位的慘劇。公子光繼位為王後,又想要把王位讓給季札,季札又拒絕了,因為他認為如果他接受了公子光的王位,等於是他間接殺了自己的兄弟。於是季札成了人類歷史上唯一一個三次拒絕當王的人!這一點除了可以讓人感受到他的智慧與高超的人格之外,甚至也應該列入金氏世界紀錄,予以紀念。


預言事例

  預言叔孫豹將不得善終。

魯襄公二十九年(前544年)。
  吳國行人(外交官)公子季札前去魯國聘問,看見叔孫豹(叔孫穆子),很喜歡他。於是對叔孫豹說:「先生恐怕不得善終吧!喜歡善良的品德卻不能選擇賢人加以任用。我聽說君子應該致力於選擇賢人;您身為魯國的宗卿,又承擔著政權,不慎重的舉荐人,怎麼承受得住呢?禍患一定會找上您啊!」
  前538年,叔孫豹與庚宗的婦人所生的兒子豎牛害死了他和齊國女子生的兒子孟丙、仲壬,豎牛也不送食物給叔孫豹吃。這一年十二月乙卯日,叔孫豹便去世了。豎牛最後立自己的弟弟叔孫婼為家族領導人。
  雖然叔孫豹死於自己兒子的手上,卻還是應驗了季札他不得善終的預言!

  預言齊國將發生禍難。

季札到了齊國之後,也喜歡晏子,對他說:「先生趕快歸還封邑和政權。沒有封邑、沒有政權,這才能免於禍難!齊國的政權將要有所歸屬,如果沒有得到歸屬,禍難是不會停止的。」
  晏子因此透過陳桓子歸還了政權和封邑,這使得晏子免於欒氏、高氏的禍難。
  前532年,田無宇(田氏領導人)聯合鮑氏攻打欒氏、高氏,欒、高兩家戰敗後,欒施、高彊逃奔魯國。齊國內亂平定後,晏子也成為齊國宰相。

  預言鄭國將發生禍難。

季札來到了鄭國之後,看見子產,就好像是老相識一樣。於是季札就把絲織的大帶子送給了子產,子產回敬以用麻織成的衣服。
  季札對子產說:「鄭國的執政很奢侈,禍難就將要來到了!政權最後一定會落在您身上。您執政時,要謹慎的用禮儀來做事,不這樣的話,鄭國將會毀滅啊!」
  魯襄公三十年(前543年),子產在鄭國內亂平定後,被子皮授命為鄭國新的執政。應驗了季札的預言。

  預言衛國短期內不會有禍難發生。

季札來到了衛國之後,喜歡蘧瑗、史狗、史鰌、公子荊、公叔發、公子朝這些人,於是說道:「衛國的君子很多,將來不會有禍患啊!」
  秦二世元年(前209年),衛君角被廢為庶人,衛國滅亡。衛國成為周朝諸侯國中最後一個被秦國滅亡的國家。應驗了季札的預言。
  那麼季札所稱讚的這些「君子」,究竟擁有哪些特質,以致於能幫助衛國免於禍患呢?
  孔子曾經稱讚其中的史鰌,他說:「史鰌有三件符合君子的行為:不做官卻能尊敬在上位者,不祭祀卻能尊敬鬼神,內心正直卻能委婉處世。」
  就實際的歷史而言,關於衛國因為這些君子,而能使國家免於禍難的實例。是關於趙簡子(趙鞅)想要攻打衛國的例子。
  趙簡子想要襲擊衛國(約前496年至前493年之間),因此派遣智者史默前往衛國進行全方位的偵查工作。雙方約定好一個月後史默返回晉國做報告,結果史默花了半年才回來。
  趙簡子於是問他說:「為什麼這麼久啊?」
  史默回答說:「想要圖謀利益卻得到損害,這是由於不小心觀察的緣故啊!現在的衛國,蘧伯玉擔任宰相,史鰌輔佐他,孔子正在衛國作客,子貢在衛公(衛靈公,衛國君主,公爵)面前聽候差遣,他們都非常受到衛公的信任。《易經》上說:『渙其群,元吉。』『渙』就是賢能的意思,『群』就是眾多的意思,『元』就是吉祥的開始。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有很多賢能的人正在輔佐他啊!」
  於是趙簡子按兵不動,最後放棄了攻打衛國的念頭。

  預言孫文子如果不改正自己的行為,恐怕沒有好下場!

季札接著從衛國出發,前往晉國,途中經過衛國戚地,準備在這個地方休息住宿。戚地是衛國執政孫文子的封邑,季札正打算停下住宿時,聽到了鐘聲,因此感嘆說道:「奇怪啊!我聽說:『與人爭辯而不修行德行,一定會遭到殺戮。』這位大夫因為得罪了國君,所以才留在這裡,他害怕還來不及,卻又有什麼好高興的呢?這位大夫在這裡,就好像是燕子在帳幕上築巢一樣啊!何況衛國國君還在停棺而沒有安葬,這時候可以尋歡作樂嗎?」於是季札就馬上離開了戚地,繼續趕路。
  孫文子聽說了季札的評論後,便終身不再聽音樂了。

  預言晉國日後的政權將落在趙、韓、魏三大家族手中。

季札最終來到了晉國。
  剛進入晉國國境時,季札感嘆的說:「嘻!(感嘆詞)殘暴啊!這個國家!」
  等進入了晉國的首都之後,季札又感嘆的說:「嘻!人民的力量用完了啊!這個國家!」
  等季札進入了晉國的朝廷後,又感嘆的說:「嘻!混亂啊!這個國家!」
  季札的隨從因此問他說:「夫子進入晉國的境內還沒有多久啊!為什麼評論的這麼肯定不疑呢?」
  季札回答說:「是啊!我剛進入他的國境時,看到他的田園荒蕪、雜草叢生,人民卻沒有休息,所以我才知道這個國家的殘暴啊!我進入他的首都時,看到他新蓋的房子品質惡劣,而舊房子反而美好,新築的牆低矮,而舊牆反而高,所以我才知道他人民的力量已經用完了啊!等我站在他的朝廷上時,他的國君懂得治國卻不願向下屬詢問問題,他的臣屬擅長自我誇耀卻不願向國君上諫言,所以我才知道這個國家的混亂啊!」
  季札在晉國時,喜歡趙文子、韓宣子、魏獻子三位正卿,最後他評論說:「晉國的政權以後將掌控在這三大家族手中了吧!」
  季札也喜歡叔向。他將要離開晉國時,對叔向說:「您勉勵吧!晉國國君奢侈而擁有很多優秀的臣下,大夫們都很富有,政權將要落在私人家族手裡了!您喜歡直言不諱,一定要思考讓自己免於禍難的方法啊!」

  前453年,韓、趙、魏三大家族一起消滅了智氏。晉國開始由三將軍當家,季札的預言也應驗了。
  魯昭公二十八年(前514年)。晉國六將軍用法律的條令,合法的消滅了僅存的兩個晉國王室家族分支:祁氏、羊舌氏,把他們的封地分為十個縣,六將軍瓜分了這十個縣,並派遣自己的族人去擔任掌管這十個縣的大夫。晉國王室在這個事件後,徹底衰弱了。叔向是羊舌氏的領導人,據拙作《孫子兵法論正》考證,叔向年屆八十的時候,還與韓平子韓須有過一段對話,且這段對話僅能發生在前514年至509年之間。由此可見,叔向至少可以肯定是個長壽之人,同時也是羊舌氏家族被滅後,唯一的倖存者。而由於叔向與韓平子的對話裡引用了老子李耳的《道德經》(又稱《老子》)裡的文字,因此也可以證明《道德經》的成書時間早於前514年。根據拙作《道德經論正》考證,老子李耳的《道德經》成書於前518年後至前509年前。

  季札一次的外交出訪,就解救了幾個重要的春秋時代智者,從這裡我們再次看到預測能力的龐大正面效用。如果沒有季札,我們今天不僅看不到晏子流傳下來的《晏子春秋》,看不到叔向、子產留下的充滿智慧的寶貴言論,與做事的方法。甚至由於齊國沒有晏嬰、鄭國沒有子產、晉國沒有叔向,也可能因此改變當時的歷史。
  季札所到之處都受到正派智者的歡迎與尊敬,對比於當時孔子四處遭人防備、陷害的局面,其實不免讓人心生感慨!為什麼季札會比孔子還受到當時所有國家的正派菁英的歡迎與尊敬呢?(即便連孔子都尊敬季札)譬如晏嬰就曾經設計了孔子,讓孔子既辭掉了魯國宰相的位子,又沒有齊國宰相的位子可做,最終成了國際間的流浪漢!原因除了季札本身是一位懂得禮儀,又很有智慧的人才之外,還可能牽涉到他的存在是否會對各國菁英產生威脅這點考慮。季札連王位都能推辭,而且身為吳國行人(外交官),又樂於助人,與孔子想要到其他國家任職,平日都在教訓與批評人(即便子產都被他批評過),不可同日而語。因此不妨說,孔子之所以不受到諸如晏嬰等人的歡迎,其中危害到了他人的生存權也可能是一個重要因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