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導引圖

《導引圖》



西漢《導引圖》帛畫復原圖 1973年湖南省長沙市馬王堆3號西漢墓出土

圖片取自百度百科


〈靈樞.病傳〉:
  黃帝曰:余受九針于夫子,而私覽于諸方,或有導引行氣,喬摩、灸、熨、刺、�i、飲藥之一者,可獨守耶,將盡行之乎?岐伯曰:諸方者,眾人之方也,非一人之所盡行也。

〈靈樞.官能〉:
  緩節柔筋而心和調者,可使導引行氣。

〈素問.異法方宜論篇〉:
  黃帝問曰:醫之治病也,一病而治各不同,皆愈何也?岐伯對曰:地勢使然也。
  故東方之域,天地之所始生也。魚鹽之地,海濱傍水,其民食魚而嗜鹹,皆安其處,美其食。魚者使人熱中,鹽者勝血,故其民皆黑色疏理。其病皆為癰瘍,其治宜砭石。故砭石者,亦從東方來。
  西方者金玉之域,沙石之處,天地之所收引也。其民陵居而多風,水土剛強,其民不衣而褐荐,其民華食而脂肥,故邪不能傷其形體,其病生於內,其治宜毒藥。故毒藥者亦從西方來。
  北方者,天地所閉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風寒冰冽,其民樂野處而乳食,臟寒生滿病,其治宜灸炳。故灸炳者,亦從北方來。
  南方者,天地所長養,陽之所盛處也。其地下,水土弱,霧露之所聚也。其民嗜酸而食胕,故其民皆致理而赤色,其病攣痺,其治宜微針。故九針者,亦從南方來。
  中央者,其地平以濕,天地所以生萬物也眾。其民食雜而不勞,故其病多痿厥寒熱。其治宜導引按蹻,故導引按蹻者,亦從中央出也。
  故聖人雜合以治,各得其所宜,故治所以異而病皆愈者,得病之情,知治之大體也。

〈莊子.刻意〉:
  吹呴呼吸,吐故納新,能經鳥申,為壽而已矣;此道引之士,養形之人,彭祖壽考者之所好也。

《雲笈七簽》卷34

太清導引養生經(凡十二事)

赤松子者,神農時雨師,能隨風上下,至高辛氏時猶存。導引術云:導引除百病,延年益壽。
  朝起布席東向為之,息極乃止。不能息極,五通止。此自當日日習之,久久知益。
  常以兩手叉頭上,挽至地,五噏五息,止脹氣。
  又側臥,左肘肘地,極,掩左手腦,復以右手肘肘地,極,掩右手腦,五息止,引筋骨。
  以兩手據右膝上,至腰胯,起頭,五息止,引腰氣。右手據腰左膝、右手極上引,復以左手據腰右膝,左手極上引,皆五息止,引心腹氣。
  左手據腰,右手極上引,復以右手據腰,左手極上引,五息止,引腹中氣。
  叉手胸脅前,左右搖頭不息,自極止,引面耳,邪氣不復得入。
  兩手支腰下,左右自搖,自極止,通血脈。
  兩手相叉,極左右,引肩中氣。
  兩手相叉,反於頭上,左右自調,引肺、肝中氣。
  兩手叉胸前,左右極,引除皮膚中煩氣。
  兩手相叉,左右舉肩,引皮膚氣。
  正立,左右搖兩褷,引腳氣。

寧先生導引養生法(跂蟆龜鱉等氣法附)

寧先生者,黃帝時人也。為陶正,能積火自燒,而隨煙上下,衣裳不灼。
  先生曰:夫欲導引行氣,以除百病,令年不老者,常心念一,以還丹田。夫生人者丹,救人者還。全則延年,丹去屍存乃夭。所以導引者,令人肢體骨節中諸邪氣皆去,正氣存處。有能精誠勤習理行之,動作言語之間,晝夜行之,骨節堅強,以愈百病。若卒得中風,病固,釐籥不隨,耳聾不聞,頭眩癲疾,咳逆上氣,腰脊苦痛,皆可按圖視像,於其疾所在,行氣導引,以意排除去之。行氣者則可補於中,導引者則可治於四肢,自然之道。但能勤行,與天地相保。
  鮮發東向,握固不息一通,舉手左右導引,手掩兩耳,令發黑不白。
  東向坐,不息再通,以兩手中指口唾之,二七相摩,拭目,令人目明。
  東向坐,不息三通,手撚鼻兩孔,治鼻宿息肉,愈。
  東向坐,不息四通,琢齒無數;伏前側坐,不息六通,愈耳聾目眩。還坐,不息七通,愈胸中痛咳。
  抱兩膝,自企於地,不息八通,愈胸以上至頭耳目咽鼻疾。
  去枕,握固不息,企於地,不息九通,東首,令人氣,上下通徹。鼻內氣,愈羸弱,不能從陰陽法,大陰霧勿行之。

蝦蟆行氣法

正坐,自動搖臂,不息十二通,愈勞及水氣。
  左右側臥,不息十二通,治痰飲不消。右有飲病,右側臥;左有飲病,左側臥。有不消者,以氣排之。日初出、日中、日入時,向日正立,不息九通,仰頭吸日精光,九咽之,益精百倍。若入火,垂兩臂,不息,即不傷。
  又法,面南方蹲踞,以兩手從膝中入,掌、足五指令內曲,利腰尻完,治淋遺溺愈。
  箕踞,交兩腳,手內並腳中,又叉兩手,極引之,愈寐中精氣不泄矣。兩手交義順下,自極,致肺氣,治暴氣咳。
  舉右手,展左手,坐,以右腳上掩左腳,愈尻完痛。
  舉手交頸上,相握自極,治脅下痛。
  舒左手,以右手在下握左手拇指,自極;舒右手,以左手在下握右手拇指,自極,皆治骨節酸疼。
  掩兩腳,兩手指著足五指上,愈腰折不能低。若血久瘀,為之愈佳。豎足五指,愈腰胸痛,不能反顧頸痛。
  以右手從頭上來下,又挽下手,愈頸不能反顧視。
  坐地,掩左手,以右手指搭肩挽之,傾側,愈腰膝及小便不通。

龜鱉等氣法

龜鱉行氣,以衣覆口鼻,不息九通,正臥,微微鼻出內氣,愈塞不通。反兩手據膝上,仰頭像鱉取氣,致元氣至丹田,治腰脊不知痛。手大拇指急撚鼻孔,不息,即氣上行,致泥丸腦中,令陰陽從,數至不倦。以左手急捉發,右手還項中,所謂血脈氣各流其根,閉巨陽之氣,使陰不溢,信明皆利陰陽之道也。
  正坐,以兩手交背後,名曰帶縛,愈不能大便,利腹,愈虛贏。
  坐地,以兩手交叉,又其下,愈陰滿。
  以兩手捉繩,轆轤倒懸,令腳反在其上,愈頭眩風癲。
  以兩手牽,反著背上,挽繩自懸中,愈不專精,食不得下。
  以一手上牽繩,下手自持腳,愈尻久痔。
  坐地,直舒兩腳,以兩手叉挽兩足,自極,愈腸不能受食,吐逆。
  東向坐,仰頭,不息,五息五通,以舌撩口中沫滿二七,咽,愈口乾苦。
  雁行氣,低頭,倚臂,不息十二通,以意排留飲宿食,從下部出,息愈。
  龍行氣,低頭下視,不息十二通,愈風疥惡瘡熱,不能入咽。可候病者以向陽明仰臥,以手摩腹至足,以手持引足,低臂十二,不息十二通,愈腳足溫痹不任行,腰脊痛。
  以兩手著項相叉,治毒不愈,腹中大氣即吐之。

噏月精法

噏月精,凡月初出時、月中時、月入時,向月正立,不息八通,仰頭噏月精八咽之,令陰氣長,婦人噏之,陰精益盛,子道通。
  凡入水,舉兩手臂,不息,沒。
  面向北方,箕踞,以手挽足五指,愈伏兔痿、尻筋急。
  箕踞,以兩手從曲腳入據地,曲腳加其手,舉尻,其可用行氣,愈淋瀝乳痛。
  舉腳,交叉項,以兩手據地,舉尻,持任息極,交腳項上,愈腹中愁滿,去三蟲,利五臟。
  蹲踞,以兩手舉足蹲極橫,治氣沖、腫痛、寒疾。
  致腎氣法:蹲踞,以兩手舉足五指,低頭自極,則五臟氣總至,治耳不聞、目不明,久為之,則令人發白復黑。
◎彭祖導引法(凡十事)
  彭祖者,殷大夫,歷夏至商,比年七百,常食桂得道。導引法云:導引除百病,延年益壽要術也。
  凡十節,五十息;五通,二百五十息。欲為之,常於夜半至雞鳴,平旦為之。禁飽食沐浴。
  一、凡解衣被,臥,伸腰,瞑少時,五息止,引腎氣,去痟渴,利陰陽。
  二、挽兩足指,五息止。引腹中氣,去疝瘕,利九竅。
  三、仰兩足指,五息止。引腹脊痹、偏枯,令人耳聰。
  四、兩足相向,五息止。引心肺,去咳逆上氣。
  五、踵內相向,五息止。除五絡之氣,利腸胃,去邪氣。
  六、掩左脛,屈右膝內厭之,五息止。引肺氣,去風虛,令人目明。
  七、張腳兩足指,五息止。令人不轉筋。
  八、仰臥,兩手牽膝置心上,五息止。愈腰痛。
  九、外轉兩足,十通止。治諸勞。
  十、解發東向坐,握固,不息一通,舉手左右導引,以手掩兩耳,以指掐兩脈邊五通,令人目明、發黑不白,治頭風。

王子喬導引法(凡三十四事)

王子喬八神導引法,延年益壽除百病。導引法曰:枕當高四寸,足相去各五寸半,去身各三寸。解衣披發,正偃臥,勿有所念,定意,乃以鼻徐內氣,以口出之,各致其藏所,竟而復始。欲休,先極之而止。勿強長息,久習乃自長矣。氣之往來,勿令耳聞,鼻無知。微而專之,長遂推之,伏兔股胻,以省為貴。若存若亡,為之百動,腹鳴氣,有外聲,足則溫,成功之士何疾而已。喉嚨如白銀環一,十重,系膺,下去得肺。肺色白澤,前兩葉高,後兩葉卑。心系其下,上大下銳,大率赤如茄華未拆,倒懸著肺下也。肝又系其下,色正青,如鳧翁頭也,六葉抱胃,前兩葉高,後四葉卑。膽系其下,如綠綈囊。脾在中央,亦抱胃,正黃如金鑠也。腎如兩伏鼠,挾脊,直齊肘而居,欲得其居高也,其色正黑,肥肪絡之,白黑昭然。胃如素囊,念其屈折右曲,無汙穢之患。肝藏魂肺藏魄,心藏神,脾藏意,腎藏誌,此名曰神舍。神舍修則百脈調,邪病無所居矣。小腸者,長九尺,法九州。(一雲九土。小腸者長二丈四尺。)
  諸欲導引,虛者閉目,實者開目,以所苦行氣不用,第七息止,徐徐往來,度二百步所,卻坐,小咽氣五六。不差復如法引,以愈為效。諸有所苦,正偃臥,被發如法,徐以口內氣填腹,自極,息欲絕,徐以鼻出氣數十所。虛者補之,實者瀉之。閉口溫氣,咽之三十過,候腹中轉鳴乃止。往來二百步,不愈復為之。病在喉中、胸中者,枕高七寸;病在心下者,枕高四寸;病在臍下者,去枕。以口出氣,鼻內氣者,名曰補,閉口溫炁咽之者,名曰瀉。閉氣治諸病法,欲引頭病者,仰頭;欲引腰腳病者,仰足十指;欲引胸中病,者挽足十指;引臂病者,掩臂;欲去腹中寒熱諸所不快,若中寒身熱,皆閉氣張腹,欲息者,徐以鼻息,已復為,至愈乃止。
  一、平坐,生腰腳,兩臂覆手據地,口徐吐氣,以鼻內之,除胸中、肺中痛,咽氣令溫,閉目也。
  二、端坐,生腰,以鼻內氣,閉之,自前後搖頭各三十。除頭虛空耗。轉地,閉目搖之。
  三、左脅側臥,以口吐氣,以鼻內之。除積聚、心下不便。
  四、端坐,生腰,徐以鼻內炁,以右手持鼻。除目昏、淚若出,去鼻中息肉,耳聾亦除。傷寒頭痛洗洗,皆當以汗出為度。
  五、正偃臥,以口徐出氣,以鼻內之,除裏急。飽食後小咽,咽氣數十令溫。若氣寒者,使人乾嘔腹痛,從鼻內氣七十咽,即大填腹內。
  六、右脅側臥,以鼻內氣,以口小吐氣數十,兩手相摩熱以摩腹,令其氣下出之,除脅皮膚痛。七息止。
  七、端坐,生腰,直上展兩臂,仰兩手掌,以鼻內氣,閉之自極,七息,名曰蜀王臺。除脅下積聚。
  八、覆臥,去枕,立兩足,以鼻內氣四四所,復以鼻出之,極,令微氣入鼻中,勿令鼻知。除身中熱背痛。
  九、端坐,生腰,舉左手,仰其掌,卻右手,除兩臂背痛結氣。
  十、端坐,兩手相叉,抱膝,閉氣,鼓腹二七或三七,氣滿即吐,候氣皆通暢,行之十年,老有少容。
  十一、端坐,生腰,左右傾側,閉目,以鼻內氣,除頭風,自極,七息止。
  十二、若腹中滿,飲食飽,坐,生腰,以鼻內氣數十,以便為故,不便復為之,有寒氣,腹中不安,亦行之。
  十三、端坐,使兩手如張弓滿射。可治四肢煩悶、背急,每日或時為之佳。
  十四、端坐,生腰,舉右手,仰掌,以左手承左脅,以鼻內氣,自極,七息。除胃寒食不變,則愈。
  十五、端坐,生腰,舉左手,仰掌,以右手承右脅,以鼻內氣,自極,七息。除瘀血、結氣等。
  十六、兩手卻據,仰頭,自以鼻內氣,因而咽之數十。除熱、身中傷死肌肉等。
  十七、正偃臥,端展足臂,以鼻內氣,自極,七息,搖足三十而止,除胸足中寒、周身痹、厥逆、嗽。
  十八、偃臥,屈膝,令兩膝頭內向相對,手翻兩足,生腰,以鼻內氣,自極七息,除痹疼、熱痛、兩褷不隨。
  十九、覺身體昏沈不通暢,即導引。兩手抱頭,宛轉上下,名為開脅。
  二十、踞伸右腳,兩手抱左膝頭,生腰,以鼻內氣自極,七息。除難屈伸拜起,褷中痛。一本雲,除風目晦耳聾。
  二十一、踞伸左足,兩手抱右膝生腰,以鼻內氣自極七息,展左足著外,除難屈伸拜起褷中疼。
  二十二、正偃臥,直兩足,兩手撚胞所在,令赤如油囊裏丹,除陰下濕,小便難頹,小腹重,不便。腹中熱,但口出氣,鼻內之,數十,不須小咽氣。即腹中不熱者,七息已,溫氣,咽之十所。
  二十三、踞,兩手抱兩膝頭,以鼻內氣,自極,七息。除腰痹、背疼。
  二十四、覆臥,傍視兩踵,生腰,以鼻內氣,自極,七息。除腳中弦痛、轉筋、腳酸疼。
  二十五段闕。
  二十六、偃臥,展兩褷兩手兩踵相向,亦鼻內氣,自極,七息。除死肌不仁足褷寒。
  二十七、偃臥,展兩手,兩褷、左膀(一本作停字)兩足踵,以鼻內氣,自極,七息。除胃中食若嘔。
  二十八、踞,生腰,以兩手引兩踵,以鼻內氣,自極,七息,布兩膝頭,除痹,嘔逆。
  二十九、偃臥,展兩腳,兩手,仰足指,以鼻內氣,自極,七息。除腹中弦急切痛。
  三十、偃臥,左足踵拘右足拇指,以鼻內氣,自極,七息。除厥疾。人腳錯踵,不拘拇指,依文用之。
  三十一、偃臥,以右足踵拘左足拇指,以鼻內氣,自極,七息。除周身痹。
  三十二、病在左,端坐,生腰,右視目,以鼻徐內氣,極而吐之,數十一止,所閉目,目上入。
  三十三、病在心下若積聚,端坐,生腰,向日仰頭,徐以鼻內氣,因而咽之,三十所而止,開目作。
  三十四、病在右,端坐,生腰,右視目,以鼻徐內氣而咽之,數十止。

導引雜說

〈文選.江賦〉云:噏翠霞。此謂導引服氣,稍與枕中相類,俱用之。兩手相捉,細捩,如洗手法。兩手相叉,翻覆向胸前,如挽三石弓力,左右同。兩手相重,共按髀,徐徐捩身,以返捶背上十度,作拳向後築十度,大坐偏倚,如排山,如托千斤石,上下數度。兩手抱頭,宛轉褷上。兩手據地,縮身曲脊三度。兩手相叉,以腳蹋中立地,反拗三舉,起立,以腳前後踏空,大坐,伸腳,以手勾腳指。
  右導引之法,深能益人延年,與調氣相須,令血脈通,除百病,宜好將息,勿令至大汗,能通伏氣,行之甚佳。
  又導引法在枕中卷,與此導引消息,並宜相參作之,大佳。
  諸服氣要法並忌觸雜錄,如能服之,便成真人。忌陰寒雨霧熱等邪氣,不可輒服也。危執閉破除此等日,亦不可服。
  凡日午已後,夜半已前,名為死氣,不可服也。唯酉時氣可服,為日近明凈,不為死氣,加可服耳。
  凡服氣,取子午卯酉時服是也。如冬月子時,氣不可服也,為寒;如夏月午時,氣不可服,為熱。仍須以意消息,大略若是。如腹中大冷,取近日氣及日午氣是。如腹中大熱,服夜半氣及平旦氣。如冬寒,即於一小凈室中生炭火暖之,服即腹中和,如夏極熱時,取月中氣服,即涼大冷。
  每欲服氣,常取體中安隱,消息得所。如安隱時,不住消息耳。消息住,先舒手展足,按捺支節,舉腳跟向上,左右展足,長出氣三兩度,心念病處,隨氣出,病遂盡矣。如服氣之時胸中悶,微微細吐之,悶定則掩口,勿盡,盡則復吸入,凡服氣,入及出吐,皆須微微,吹綿不動,是其常候也。如入氣太急,勿令自耳聞,則驚五神,招其損也。如出氣太急,令自耳聞,亦然。如後腹內熱及時節熱,出入氣太急,轉轉增熱則盛也。如服冷及時寒,出入太急,令自耳聞,亦增冷甚也。
  初入氣之時,善將息,以飽為度。若飽後,即左右拓,更開托,左右捩及蹴空各三度,然後咳嗽耳。拔發,摩面,轉腰,令四肢節、皮肉、骨髓、頭面貫徹,腹中即空。如前服之取飽,更不須動作耳,自然安泰也。

神炁養形說

混元既分,天地得位。人與萬物,各分一氣而成形。動者稟乎天,靜者法乎地。天地之間,最靈者人。能養人之形者,唯氣與神。神者,妙萬物而為言;氣者,借沖虛以為用。至人之言,莫先乎氣;至人之用,莫妙乎神。我先生得至人之道,見生死之機,常味於無味,用於無用,為於無為,事於無事。知神氣可以留形,故守虛無以養神氣;知窈冥可以致信,故入窈冥而觀至精。則天地之間,其猶橐龠乎!至人之不死,其猶谷神乎!先生曰:虛無之中,有物謂之神,窈冥之中,有物謂之氣。氣者,結虛無以成妙。故大洞真人曰:三月內視,註心一神,則靈光化生,纏綿五臟,其理明矣!且氣者,神之母;神者,氣之子。欲致其子,先修其母。若神不受味於氣,則氣無以通靈。子不求食於母,則母無以致和。《道經》曰:“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復守其母。”《東華玉書》云:“毋繁子長,流心安寧。”此皆謂修真之要言也。加以耳目者,神之戶。《道經》曰:“專氣致柔,能如嬰兒乎?”《黃庭經》曰:“仙人道士非有神,積精所致和專仁。”正謂此也。後來學者,或納四時五芽之氣,或服引七宿二景之精,握固以象胎形,閉氣以為胎息,殊乖真人之妙旨,蓋是古來之末事。如此之徒,濁亂元氣,尤損於形神。夫至人以心遊於恬淡,飲漱於玄泉,胎息於無味,則神光內照,五氣生靈,自然有紫煙上浮,玉彩交映。敬傳先生之旨,化白為朱,積精成形,口銜靈芝,降於形中,是謂真仙之術,守中抱一,抱一勿失,與天地齊畢矣。

將攝保命篇

夫人稟二儀之氣,成四大之形,愚智貴賤則別,好養貪生不異。貧迫者,力微而不達;富貴者,侮傲而難持;性愚者,未悟於全生;識智者,或先於名利;自非至真之士,何能保養生之理哉!其有輕薄之倫,亦有矯情膋俗,口誦其事,行已違之。設能行者,不喻晦朔,即希長壽,此亦難矣。是以達人知富貴之驕傲,故屈跡而下人;知名利之敗身,故割情而去欲;知酒色之傷命,故量事而撙節;知喜怒之損性,故豁情以寬心;知思慮之銷神,故損情而內守;知語煩之侵氣,故閉口而忘言;知哀樂之損壽,故抑之而不有;知情欲之竊命,故忍之而不為。若加之寒溫適時,起居有節,滋味無爽,調息有方,積氣補於泥丸,魂魄守藏,和神保氣,吐故納新,嗜欲無以幹其心,邪淫不能惑其性,此則持身之上品,安有不延年者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