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預見未來:叔向

叔向

人物簡介

叔向:楊肸,字叔向,晉國王室支脈羊舌氏家族的領導人。叔向因為被封於楊這個地方,因此以楊為氏。叔向本人因為熟悉各國歷史,因此被選為太子師父,負責教導太子。叔向的妻子是夏姬的女兒,根據《左傳》記載,叔向本來不想娶夏姬的女兒,但晉平公強迫他娶。最後夏姬的女兒為叔向生下了羊舌食我。羊舌食我最後因為與晉國另一個公室祁氏的領導人祁盈交好,而在前514年祁盈被晉頃公殺掉時,受到牽連,連帶的羊舌氏與祁氏都被滅了,叔向成了兩族裡唯一的倖存者。晉國六將軍瓜分晉國的形勢,在羊舌氏與祁氏被消滅後,更加明朗了!晉平公在位期間為前557年至前532年,同時前539年齊國晏嬰出使到晉國時,叔向對晏嬰說他沒有後代,因此可以推斷叔向娶夏姬女兒的時間落在前539年春天至前532年之間,加上十個月即為羊舌食我的出生年代。
  趙文子:趙武,又稱為趙孟。也即趙氏孤兒歷史故事中的主角。晉國宰相。


預言事例

  預言魯國的叔孫豹將率先渡河。

魯襄公十四年(前562年)。
  晉悼公率領十三國諸侯聯軍共同討伐秦國,聯軍到達涇水時,誰也不肯先渡河。
  晉國大夫叔向去見魯國軍隊的統帥叔孫豹(叔孫穆子),對他說:「諸侯認為秦國對周天子不恭敬而來討伐他,現在大家來到了涇水旁卻停止不前,這對討伐秦國有什麼好處呢?」
  叔孫豹回答說:「我的任務就是諷頌〈匏有苦葉〉這首詩,不知道其他的事情。」
  叔向回去後,召來舟虞與司馬,對他們說:「苦味的匏瓜,人不能食用,卻可以幫助人們做為渡河的工具。魯國的叔孫豹諷頌〈匏有苦葉〉這首詩,他一定是要準備渡河了啊!你們趕快去準備好船隻,清除道路,如果船隻供應不足,道路不夠暢通,將依照軍法辦理。」
  這次渡河行動中,魯國派遣莒國軍隊為先遣部隊,搶先渡過涇水,諸侯的軍隊也都跟著渡過河去了。

  預言救自己出獄的一定是祁奚大夫。

魯襄公二十一年(前552年)。
  晉國大臣欒盈在晉國叛亂,秋天時,欒盈逃到了楚國。晉國執政范宣子因此殺了十個與欒盈友善的大夫,其中一個是叔向的弟弟羊舌虎。叔向也因此受到牽連,被抓到官府貶為奴隸,並且戴上了刑具。
  有人因此對叔向說:「先生遭遇了罪禍,大概是沒有智慧的緣故吧?」
  叔向回答說:「比起死亡如何呢?世上流傳的詩說:『悠閒啊!逍遙啊!姑且這樣子度過生命!』我現在還沒死,這就是智慧啊!」
  樂王鮒也來見叔向,對他說:「讓我為先生去跟國君求情。」
  叔向卻沒有回答樂王鮒,樂王鮒退出時,叔向也沒有拜謝他。
  叔向左右的人都來責怪他,叔向回應說:「一定是祁奚大夫救我的啊!」
  叔向家族的長老聽了叔向的話,對他說:「樂王鮒對國君說的話,國君沒有不照辦的。他請求赦免您,您不答應。這是祁奚大夫所不能做到的,而您卻說:『一定要由祁奚去辦。』這是為什麼呢?」
  叔向回答說:「樂王鮒是順從國君的人啊!他怎能辦得到呢?祁奚大夫在推薦宗族外的人當官時,沒有排斥掉他的仇人;在推薦宗族內的人當官時,沒有排斥掉他的親人。難道竟會唯獨遺忘了我嗎?《詩經》上說:『有正直的德性,四方的國家都會歸順他。』他老人家是正直的人啊!」
  晉平公召來樂王鮒,問他對於叔向的罪責的看法,樂王鮒回答說:「叔向不會拋棄他的親人,恐怕他也有參與作亂的事情啊!」
  已經告老退休的祁奚聽說叔向被囚禁的事情後,對家人說:「我聽說:小人得到官位時,不對在上位者諫諍是不善;君子處於憂患時,不援救他是不善。」於是就搭乘了最快的馬車去拜見晉國執政范宣子。
  祁奚對范宣子說:「《詩經》上說:『周文王、周武王賞賜給我的恩惠沒有邊際,子孫永遠保持它。』《書》上說:『聖人有謀略的功勳,應該予以表揚、保護!』制定謀略而很少犯錯,不疲倦的賜給別人恩惠,這是叔向具備的優點,他是國家的棟梁啊!即使是他的十代子孫有過錯,國家還要給予寬恕,以此來勉勵有能力的人,何況是與他自己無關的事情呢!現在叔向一旦不能免於罪禍,因此而拋棄了國家,這樣做不也會讓人感到困惑嗎?我聽說善於治理國家的人,施行賞賜不過度,執行刑罰不輕率。施行賞賜過度了,恐怕會賞賜到奸人;執行刑罰輕率了,恐怕會處罰到君子。如果不幸做得過分了,那麼寧可施行賞賜過度而賞賜到了奸人,也不要執行刑罰過度而處罰到了君子啊!所以堯施行刑罰而處死了鯀,到了舜的時候卻起用了鯀的兒子禹。周朝施行刑罰而誅殺了管叔、蔡叔,卻又任用他們的弟兄周公。這都是不輕率執行刑罰的例子啊!為什麼叔向要為了叔虎(羊舌虎)而拋棄國家呢?您做了好事,誰敢不跟著努力?多殺人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呢?」
  范宣子聽完後感到高興,便和祁奚一起乘坐著車子,來到了朝廷。范宣子用好聽的話勸諫晉平公赦免叔向,晉平公答應了范宣子的請求,就命令官吏釋放了叔向。事後,祁奚沒有去見叔向就回家了,而叔向也沒有去向祁奚道謝就去朝見晉平公了。

  預言鄭穆公後代的七個家族,罕氏會最後滅亡。

魯襄公二十六年(前547年),秋天七月。
  齊侯、鄭伯為了衛侯的緣故,來到了晉國。晉侯設置了享禮一起招待他們。期間,晉侯唱頌〈嘉樂〉這首詩,跟隨齊侯前來的齊國宰相國弱(國景子)唱頌〈蓼蕭〉這首詩,跟隨鄭伯前來的鄭國宰相公孫舍之(子展)唱頌〈緇衣〉這首詩。
  主持儀式的叔向聽完後,命令晉侯拜謝兩位君主,說:「寡人膽敢拜謝齊國國君安定我們先君的宗廟,膽敢拜謝鄭國國君沒有二心。」
  國弱派晏嬰(晏子)私下對叔向說:「晉國君主向諸侯宣揚他光明的德行,擔憂他們的禍患而補正他們的過失,對他們違反禮儀的行為進行糾正,對他們的動亂進行治理,因此才做了盟主。現在晉國君主為了臣下而拘捕國君(衛侯),這該怎麼辦呢?」
  叔向把這些話轉告給晉國的宰相趙文子(趙武),趙文子把這些話又告訴了晉侯。晉侯談了衛侯的罪過,並派叔向前去轉達給齊國與鄭國兩位國君。
  於是國弱唱頌〈轡之柔矣〉、公孫舍之唱頌〈將仲子兮〉的詩以做為回應,晉侯這才答應讓衛侯回到衛國。
  事後,叔向感嘆的說:「鄭穆公後代的七個家族,罕氏會是最後滅亡的啊!因為子展節儉並專一。」

  鄭國的七大家族,來源於鄭穆公(前649年至前606年在位)。鄭穆公有十一個兒子,子然、子嘉、子孔三族已經滅亡,公孫揮(子羽)不當卿。剩下的七個兒子的後代,逐漸繁衍成鄭國的七大家族。其中,公孫舍之,字子展,罕氏家族領導人。公孫夏,字子西,駟氏家族領導人。公孫僑,字子產,國氏家族領導人。良霄,字伯有,良氏家族領導人。游吉,字子大叔,游氏家族領導人。公孫段,字子石,豐氏家族領導人。印段,字伯石,印氏家族領導人。
  鄭國自鄭穆公的繼承人鄭襄公之後開始由七大家族輪流掌握著鄭國的政權,鄭國最終在戰國時代被太宰欣篡奪了。前375年,鄭國被韓國所滅。由於關於小國鄭國的歷史在戰國時代已經不是很詳盡了,因此太宰欣是不是罕氏家族的領導人或成員,很難論定。所以關於這則預言的正確性,只能存疑了。
  額外補充的一點是,鄭穆公的後代裡最有名的不是這十一個兒子,而是他的女兒:夏姬。夏姬的美貌對當時的歷史局勢造成了劇烈的破壞,根據歷史描述,當時因為她的緣故而造成了「殺三夫一君一子,亡一國兩卿」的結局。夏姬後來與楚國大臣巫臣私奔到晉國。楚王因為巫臣叛國私奔而滅了巫臣的族人。巫臣為了報復楚國,藉由晉國的力量,傳授吳國戰略、戰術,間接造成吳國壯大,成為日後吳國攻破楚國的遠因。夏姬與巫臣所生的女兒,與她母親一樣美麗,後來成為叔向的妻子,兩人生下了羊舌食我,羊舌食我最終導致叔向一族被滅!間接造成六將軍瓜分晉國,以及往後三大家族瓜分晉國(三家分晉)局面的形成,同時也是戰國形成七雄對峙局面的遠因。由此可見,夏姬對中國春秋戰國時期的影響,非常巨大,不亞於當時高明的政治家(如管仲、子產、晏嬰)、軍事家(如孫武、伍子胥、范蠡、吳起、孫臏),甚至尤有過之!

  預言鄭國的罕氏,宋國的樂氏,大概是他們國內最後滅亡的家族。

魯襄公二十九年(前544年)。
  鄭國執政子展死了,子皮接了他執政的位子。這時候鄭國剛好發生饑荒,但還沒有到收穫麥子的時候,百姓因此都很困乏。子皮遵照子展的遺命,把國家的糧食贈送給國人,每戶可以分到一鍾,子皮因此得到鄭國百姓的擁護。所以罕氏經常掌握鄭國國政,並受封為上卿。
  宋國的司城子罕聽到這件事後,說:「在上位者實施善行,是百姓的期望啊!」這時候宋國也發生了饑荒,司城子罕便向宋平公請求拿出國家的糧食借給百姓,也讓大夫們都把自己的糧食借給百姓。司城氏(子罕家族)借出了糧食卻不寫借據,又替沒有多餘糧食的大夫借糧食給百姓。宋國因此沒有人在饑荒之中挨餓到。
  叔向聽到這些事情之後,預測說:「鄭國的罕氏,宋國的樂氏,大概是他們國內最後滅亡的家族了,這兩家都將掌握國政了吧!這是百姓歸附他們的緣故啊!實施恩惠而不自以為是恩德。樂氏的做法更高明,樂氏大概會隨著宋國國力的盛衰而盛衰吧!」

  宋國幾大家族中,樂氏、皇氏都是宋戴公(子姓,名白。前799年至前766年在位。)的後代。約前356年,司城皇喜擊敗宰向戴歡,奪取了宋國王位,史稱「戴氏取子氏之宋」。其中皇喜原本為司馬,掌握軍權,後來藉由攻下韓國黃池的戰功,改任為司城(官職)。擔任司城之後,他趁機向當時的宋國國君宋桓侯建議,由宋桓侯專門處理賞賜的事情,而讓他處理處罰的事情,宋桓侯答應了他的請求,皇喜因此獨自掌握了「罰」的權力。宋國官員、人民因此都懼怕皇喜更甚於宋桓侯。最終皇喜便進行了篡位。皇喜也稱為司城子罕,這不妨視為是他奪取宋國政權之前的象徵。前286年,宋國滅亡。因此,叔向關於宋國樂氏的預言可以說並不完全對,但也不算錯。
  關於司城子罕的事蹟,也有一件值得補充。
  士尹池為楚國出使宋國,宋國擔任司城的子罕請他喝酒。子罕南邊鄰居家的牆壁擋在子罕家的門前,子罕卻沒有要求鄰居搬家,因此子罕家要出門沒有辦法走直路出去。子罕西邊鄰居家的積水流過子罕的住宅,子罕也不加以制止。
  士尹池向他詢問其中的原因,司城子罕回答說:「南邊的人家是個做鞋子的工匠。我想要這家人搬走,這家人的父親說:『我家依靠做鞋子謀生已經三代了啊!如果搬了家,那麼宋國那些要買鞋子的人就不知道我的住處了,我也將會沒有飯吃。希望相國考慮到我的難處。』因為這個緣故,所以我沒有讓他搬家。西邊人家的地勢高,我家的地勢低,積水經過我家而流走會很順利,所以我也沒有制止他。」
  士尹池回到楚國的時候,楚王正要發動軍隊攻打宋國。士尹池勸阻楚王說:「宋國不可以攻打啊!宋國的君主賢能,他的宰相仁慈。賢能的人能得到民眾的支持,仁慈的人能讓人民為他出力。楚國現在去攻打它,大概不會成功而會被天下恥笑吧!」
  於是楚王就放棄了攻打宋國的計畫,而改為攻打鄭國。
  孔子聽到這件事後,評論說:「在朝廷上修養自己的品德,就能擊退千里之外的敵軍,大概說的就是司城子罕吧!」
  呂不韋評論說:「宋國處在三個擁有萬輛戰車的國家之間(晉國、齊國、楚國),在子罕當宰相的期間,卻沒有一個國家來侵犯它,邊境四面都沒有受到損失。子罕能輔佐宋平公、宋元公、宋景公,直到去世,大概就是因為他既仁慈又節儉吧!所以說仁慈和節儉所具有的功效實在太大了啊!」
  司城子罕貴為一國宰相,卻對於侵犯到他土地的鄰居如此寬容,其他方面可想而知了。像這樣的人,自然會得到人民的支持,何況他還輔佐了三代的宋國君主。從叔向提到的借貸糧食給百姓,以及從士尹池與子罕的問答而得知的事蹟,其實都是一種「果」,這些「果」都來自於同樣的「因」。以司城子罕來說這個「因」就是他的仁慈,而不管他的行為是否還伴隨著其他的政治目的。

  預言蔡國即將遭遇危險。

魯昭公十年(前532年)。
  蔡侯(蔡國君主,侯爵)、宋公(宋國君主,公爵)、鄭伯(鄭國君主,伯爵)前來晉國朝見。
  蔡侯遇到叔向時,問他說:「先生有什麼事情可以教導我的嗎?」
  叔向回答說:「蔡國,從它的土地面積與人口的多寡看來,不如宋國與鄭國。但是先生的車子、馬匹、衣裘卻比這兩國還要奢侈。恐怕諸侯之中會有人想要打蔡國的主意吧?」
  一年後,楚國攻打蔡國,並滅掉了它。

  晉平公預言吳國將要滅亡。

晉平公派遣叔向到吳國聘問,吳國人把船擦拭乾淨來迎接他。迎接他的隊伍,左邊有五百人,右邊也有五百人,這些人之中有的穿著繡衣豹皮的裘。叔向回到晉國後,把這件事告訴了晉平公,晉平公評論說:「吳國差不多要滅亡了吧!不知道是船要緊?還是人民要緊?」
  叔向回答說:「您建築馳底的觀景臺,這件事對在上位者來說以後要如何指揮軍隊?對在下位者來說,以後又要怎麼擺設鐘鼓呢?諸侯如果聽到了您這樣做,想必也會說:『不知道是臺要緊?還是人民要緊?』這件事與吳國的差異只是所重視的事情不同罷了。」
  晉平公聽後,就停止築臺了。

  預言晉國的六將軍,中行氏與智氏將先滅亡。

趙文子問叔向說:「晉國的六位將軍,誰將先滅亡呢?」
  叔向回答說:「中行氏、智氏。」
  趙文子問說:「這是為什麼呢?」
  叔向回答說:「他們推行的政治,把嚴苛當做仔細,把欺騙當成明白的手段,把苛刻下屬當成效忠的標準,把上稅多當成官吏達到了功績的標準,把聚斂財富的官吏當成優良的典範。這就好像是擴張皮革一樣啊!皮革擴張開來之後,大是大了,但那卻也是讓它破裂的方法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