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宋.劉仲甫《棋訣》

宋.劉仲甫《棋訣》


劉仲甫

劉仲甫,字甫之。北宋哲宗、徽宗時獨霸棋壇、所向披靡的大國手。活動時期在元佑至政和年間。居開封翰林院棋待詔,擅名二十餘年。人稱其技藝較唐代王積薪高「兩道」。劉仲甫曾於紹聖元年(1094年)與名手楊中和、王玨、孫先會於彭城市樓聯棋,成我國現存最早的聯棋棋譜成都府四仙子圖。著有《忘憂集》、《棋勢》、《棋訣》及《造微》、《精理》諸集,今僅《棋訣》存。(《百度百科》)
  謹附:(〈朔雪寒隨筆.記憶名人堂〉)
  象棋是宋朝初期才逐漸發展完善的棋類,然而下盲象棋的遊戲,卻在不久後便已出現。據《宋人軼事彙編》記載,文天祥是文獻上的首位下盲棋者。一日因夏日炎熱,他便與棋手周子善一同在黃土潭中浮游兼洗浴,游著游著便在「水面以意為枰,行弈(下棋)決勝負」,越戰越樂,一直玩到天黑都未察覺。然而,儘管周子善絕非低手,這畢竟只是一對一的象棋盲棋賽。
  1995年,柳大華在北京同時與十九個人下盲棋,十八勝一和,是世界最高的象棋盲棋記錄。然而,儘管這樣的成績已很驚人,但卻還非下盲棋的最高紀錄。根據《金氏世界紀錄》,矇眼下棋的世界紀錄是由科坦諾斯基(George Koltanowski)所保持,1960年,他在舊金山的費爾曼旅館同時與五十六個對手下棋,締造五十勝六和的成績。然而,儘管這樣的成績已經很駭人了,卻還並非是最高段的境界。與圍棋每一個盤面有三百六十一種變化比起來,相伯仲的象棋與西洋棋,其一個盤面不過三十幾種變化。因此,儘管圍棋界在唐朝王積薪時已有下盲棋的傳說,然而除此外,尚未聽聞有能下十七道或十九道圍棋盲棋者,但若能在每一次對局中將所有落子的先後順序牢記於心,那麼其難度絕對超越矇眼下西洋棋及象棋,而這也正是盲眼圍棋之所以如此困難的緣由所在。
  然而,北宋時人圍棋國手劉仲甫,其能還遠不止此。他在還是碁待詔(陪皇帝下棋者)時,為能挑戰天下能手,而刻意在前往首都的路途中,在錢塘一地駐留了一段時間,每天只是與人下棋。十日來,未見敵手。於是他便開始打出寫著「江南碁客劉仲甫,奉饒天下碁先」的旗幟,並以價值三百兩的銀盆酒器當做賭注,想要誘出當地最厲害的棋手一決勝負。錢塘人一見這狂妄的旗幟,為一挫其威風,便邀集當地精於下棋者齊聚於城北紫霄宮中,湊足了賭注,並選出其中棋品最高的人,以作為劉仲甫的對手。翌日,兩人便開始對局,一開始下到五十餘子時,眾人都以為持白子的劉仲甫很像要吃敗仗了;又下了百餘子後,仲甫的對手也以為快要下贏了,便開始數落起劉仲甫來,以為他太過誇大,並說:「現在局勢已判,黑子當贏得獎品了啊!」仲甫只是回答:「還早呢!」接著雙方又下了二十餘子,此時仲甫突然把整盤棋子都收了起來,一旁觀看的人都鼓譟說:「你這是想要抵賴嗎!」仲甫卻不慌不忙的把手放下並對旁觀者說:「仲甫是江南人,小時候便喜歡下棋,一時好像有點成就,便被人推為國手。然而這幾年來,卻一直被人逼迫,想要舉薦我為翰林。但我心裡卻想著錢塘此地,精於此道的高人無數,是下棋者公推的一個關卡。因此想來這裡一會各位高人,如果僥倖贏了一著,那麼就可以繼續前往首都了。而因我在此地停留的十日裡,已經摸清了所經歷過的對手們的品次了!因此才敢打出這個標示,並非是狂妄僭越啊!」並開始將某日某人某局皆覆局,並指出其導致失敗的失著之處,如此覆了十幾局,旁觀者無不驚愕非常,心裡也開始對他產生好奇。於是仲甫這才開始覆這一局,並指出他剛剛下的最後一子將在二十幾步後發揮功效,以此推算,白子應該贏黑子不下十數路。眾人不信,於是等下到二十餘子時這顆白子果真發揮功效,局終白子勝黑子十三路。眾人這時才徹底服了。

〈序〉

棋者,意同於用兵。故敘此四篇,粗合孫、吳之法。古人所謂怯敵則運計,乘虛沉謀默戰於方寸之間,解難排紛於頃刻之際,動靜迭居,莫測奇正,不以猶豫而害成功,不以小利而妨遠略。此非淺見諛聞者能議其彷彿耳。劉仲甫序。

〈布置〉

蓋布置棋之先務,如兵之先陣而待敵也。意在疏密得中,形勢不屈。遠近足以相援,先後可以相符。若入地境,或於六二三六下子,及九三與十三之著,斯不執一,進退合宜。訣曰:遠不可太疏,疏則易斷;近不可太促,促則勢羸。用意在人,此乃為格。

〈侵陵〉

夫棋路無必成,子無必殺,乘機制變,不可豫圖。且布置已定則強弱未分,形勢鼎峙,然後侵陵之法得以行乎其間,必使應援相接,勾落相連,多方以權逼,迤灑而侵襲。侵襲若行,則彼路不得不促擁;逼漸急,則彼勢不得不羸俟乎。忿而先動,則視敵而索其情;觀動,則制乎變。此之謂善奕者也。

〈用戰〉

用戰之法,非棋要道也。不得已而用之,則務在廉謹以守封疆,端重而全形勢。封疆善守,則在我者實矣;形勢能全,則在我者逸矣。夫以實擊虛,以逸待勞,則攻必破,戰必克矣。

〈取捨〉

取捨者,棋之大計。轉戰之後,孤棋隔絕,取捨不明,患將及矣。蓋施行決勝謂之取,棄予取勢謂之捨。若內足以豫奇謀,外足以隆形勢。縱之則莫禦,守之則莫攻,如是之棋,雖多可取而保之。若內無所圖,外無所援。出之則愈窮,而徒益彼之勢;守之則愈困,而徒壯彼之威。如是之棋,雖多可捨而委之。

1 則留言:

  1.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E5%8A%89%E4%BB%B2%E7%94%AB_%E6%A3%8B%E8%A8%A3?id=TcQhAwAAQBAJ&hl=zh_TW 電子書。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