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5日 星期二

萇氏武技書

《萇氏武技書》

清朝.萇乃周 著

購買《萇氏武技書》電子書

【返回目錄】

卷一
論正氣
  志一撼動正氣,氣至動志,磨礪持志,善養浩然之氣,剛大充塞天地,人之賦性稟受,輾轉悟寐思維,其大無外,其小無內,費而隱兮隱而費。
勇氣根源
  天地正氣集吾中,盛大流行遍體充,孟氏所謂浩然者,更有何氣比其能。
中氣論
  中氣〔元氣,元陽〕者,以其居人身之正中,故名。此氣即先天真乙之氣,文練之則為內丹,武練之則為外丹。然內丹未有不借外丹而成者也。蓋動靜互根,溫養合法,自有結胎還元之妙。俗學不諳中氣根源,惟務手舞足蹈,欲入元竅,必不能也。人自有生以來,稟先天之神以化氣,積氣以化精,當父母媾精,初凝於虛危穴內。虛危穴前對臍,後對腎,非上非下,非左非右,不前不後,不偏不倚,正居人一身之當中,稱為天根,號為命門,即易所謂太極是也。真陰真陽,俱藏此中,神實賴之。五髒六腑由此而生。氣之聚也,由百骸畢具而寓,一而二,二而一,原不可須臾離也。武備如此,煉形以合外,練氣以實內,堅硬發如鐵,自成金丹不壞之身,則超凡入聖,上乘可登,若云敵人不懼,尤其小焉者也。
中氣歌
  莫道嬰奼兩難分,中有黃婆作奇姻,顛倒交媾黃屋裡,相偎相抱更相親。
肝起肺落
  終始萬物春與秋,陰陽升降一氣周,欲明肝起肺落者,只在呼吸個中求〔註:肝屬木、肺屬金,一氣者兩相交也,交於中宮。〕
  蓋肝屬木,故能生火,肝火動則氣自下而升於上,陽也〔坎宮之陽〕;氣者,力之所由生也,而氣力之根源在命門中極,故曰陽氣在下。肺屬金,金克木,故能約肝氣而使之下降。降者,陰也〔離宮之陰〕,故曰陰氣在上。在下之氣發動而不可遏者,陽氣上升也;在上之氣納閉而不使出者,陰氣下降也。二氣相交於中宮,故曰中氣。
中氣
  氣由腎發,自後而前,由襠中過來,自下而直往上衝,必須下閉穀道,氣方不下洩,至氣上衝至胸上,幾乎欲出矣,必須用口盡力一吸,上閉咽喉,氣由上而直下,至丹田,兩肩一塌,兩肘一沉,兩肋一束,氣自擎於中宮,不至胸中無物矣。吸氣即所謂納氣如吞川也,氣須在身正中,直上直下,只可以意知之,以神會之,若必持而求其模樣若何,形跡若何,則鑿矣,摸矣,不惟無功,而且得病不輕。
陰陽入扶論
  練形不外陰陽,陰陽不明從何練起,督脈統領諸陽經,任脈統領諸陰經,故背為陽,腹為陰,二經下交會陰,上會齦交。
  俯式為陰勢,卻是入陽氣,益督脈,領諸陽經之氣,盡歸於上之前也;仰式為陽式,卻是入陰氣,益任脈,領諸陰經之氣,盡歸於上之後也。
  一、入陽附陰,入陰附陽說
  以背為陽,太俯而曲,則督脈交任,過陽入陰,陽與陰附合也。腹為陰,太仰而彎,則任脈交督,過陰入陽,陰與陽附合也。陰催陽,陽催陰,循環無端,凡斛斗旋轉勢用之。
  二、入陽扶陰,入陰扶陽說。
  以俯勢入陽氣,不將陰氣扶起,則偏於陽,必有領拉前栽之患;仰式入陰氣,不將陽氣扶起,則偏於陰,必有掀推之憂。故俯勢出者,落點疾還之以仰勢,使無偏於陰也。陰來陽逆,不偏不倚,無過不及,落點還原,即是此法。推而至於曲者,還之以伸,伸者還之以屈,高者還之以低,低者還之以高,側者還之以正,正者還之以側,以及斜歪紐縹,旋轉來往,無不皆然。逐勢練去,則陰陽交結,自有得心應手之妙,永無失著矣。
  三、陰陽並入,陰陽並扶說。
  此側歪勢也。側勢陰陽各居其半,故左勢側者,右邊之陰陽並入,以左邊之陰陽並扶之。右勢側者,左邊之陰陽並入,以右邊之陰陽並扶之。
  四、陰陽分入,陰陽分扶說。
  此平膊開合勢也。開胸合背者,陰氣分入陽分;開背合胸者,陽氣分入陰分。勢分兩邊,故氣從中劈開,分入分扶之。
  五、陰陽旋入,陰陽旋扶說。
  此平輪勢,紐縹勢,搖晃勢也。勢旋轉而不停,氣亦隨之而息,陰入陽分,陽入陰分,接續連綿,並無休歇,右旋左旋,陰陽旋相入扶也。
  六、陰陽斜偏,十字入扶說。
  此斜偏側身俯仰勢也。左斜俯勢,陽氣自脊右下提於脊左上,斜入左前陰分;右斜俯勢,陽氣自脊左下提於脊右上,斜入右前陰分,斜劈斜邀手用此;左斜仰勢,陰氣自腹右下提於腹左上,斜入左後陽分;右斜仰勢,陰氣自腹左下提於腹右上,斜入右後陽分斜攉提手用此。
  七、陰入陰扶,陽入陽扶說。
  此直起直前不偏不倚勢也。直身正勢,陽氣不得入於陰分,陰氣不得入於陽分,各歸本位,上至百會穴而交,下至湧泉穴而聚,陰陽入扶,只在兩頭也。
  八、陰陽亂點入扶說。
  此醉形式也。醉形者忽前忽後,忽仰忽俯,忽進忽退,忽斜忽正,勢無定形,氣亦隨之為入扶也。但亂之中隨時而布,陰陽不相悖謬,亂而卻不亂也。
  以上總論一身之大陰陽,其入其扶如此。其它局部如腳尖之伸翹顛踏,膝胯之屈伸提落,雖用法無窮,而陰陽之入,自有一定。形合,則氣不牽扯;形不合,則氣必濡滯。逐處體驗,無遺纖屑為妙。
煉氣訣
  〔此書所言煉氣,皆外壯。若內壯,在《易筋經》。〕
  氣以心為體〔氣必隨心〕,心以氣為用〔心能運氣〕,五行本一心,陰陽無偏重,上下周一身,部位各不同。前陽而後陰,仰輕而俯重,陰還陰處結,陽還陽處動,上本是陰始〔即離宮〕,下卻是陽充〔即坎宮〕,上下凝乎中,中氣甚堅硬,周上衝乎天,周下勢如山,左歸須右轉,右歸須左牽,前進若流水,上打如舉山,落點似飛石,機發離弩弦,氣發若風聲,氣納如吞川,前奔星趕月,後退如蓬轉,指須勾連用,兩肩如運鉗,上下一氣結,民富國自安,曉提此中訣,煉之自無難。
  凡一身之進退動靜,以心為主。心君也,出令者也。心無形,惟無形故能形形而不形於形,以意知者也。以命門為輔。命門,氣之所從生,乃一身樞紐,宰相也,傳君之令也。以頭倡率手足。頭為眾臣中之主事者,為總督元帥,欽差大臣之類,皆是也。手足庶尹百持事之類也。故每一勢之操縱收發,心先,命門為次,頭又次之,手足則次而又次之。
  神動天隨,純任自然,若一矯揉造作,則鑿矣。操縱在手,變化從心,隨機而動,人力不與。
卷二
陰陽轉結論
  陰轉陽兮陽轉陰,陰陽轉結互有根。欲知陰陽轉結理,還向陰陽轉處尋。
  天地之道,不外陰陽,陰陽轉結,出於天然。故靜極生動,陽繼乎陰也;動極而靜,陰承乎陽也。陰必轉陽,陽必轉陰,乃造化之生成,故能生生不窮,無有止息。人稟天地之氣以生,乃一小天地,其勢一陰一陽,轉結承接,顧不論哉。故高者為陽,低者為陰,仰者為陽,俯者為陰;伸者為陽,屈者為陰;動者為陽,靜者為陰;正者為陽,側者為陰;進為陽,退為陰;氣往上衝為陽,下納為陰;出手為陽,回手為陰,不可持一而論。勢高者必落之低,陽轉乎陰也〔若高而更高,無可高也,勢必不連,氣必不續。〕;勢低者,必起以高,陰轉乎陽也〔若低而更低,無可低也,勢必不連,氣必不續。〕俯仰屈伸,動靜側正,無不皆然。間有陰複轉陰,陽複轉陽者,此一氣不盡,複催一氣以足之也,非陰盡轉乎陰,陽盡轉乎陽也。明乎此,轉關有一定之勢,接落有一定之氣,無悖謬無牽扯矣。蓋勢之滑快,氣之流利,中無間斷也。一有間斷則必另起爐灶,是求快而反遲,求利而反鈍也。
三尖為氣之綱領論
  凡事專一則治,以有其主宰,有統帥,雖有千頭萬緒之多,而約之歸一轍也。如行軍有主帥之運籌,治家有家長之規矩,方同心協力,於事有濟。練形練氣,動關性命,其氣之統領,氣之歸著,可不究哉。頭為諸體之會,領一身之氣,頭不合,則一身之氣不入矣。如俯勢而頭仰,則陽氣不入矣;仰式而頭俯,則陰氣不入矣;左側俯式而頭反右歪,則右半之陰陽不入;右側俯式而頭反左歪,則左半之陰陽不入。側仰式亦然。直起式頭反縮,則下氣不得上升;直落式頭反頂,則上氣不得下降;旋轉而右,頭反左顧,則氣不右入;旋轉而左,頭反右顧,則氣不得左入;三陰止於手之內,三陽起於手之背,為臂膊血氣之道路。指法之屈伸聚散,手腕之俯仰伸翹,一有不合,則膊氣不入矣。如平陽手直出者,而反掌勾手,氣亦不入;平陰手直出者,而反掌勾手,氣亦不入;陰手下栽者,掌翹則陽氣不入;陽手上衝者,掌翹則陰氣亦不入;平陰手前蕩者,腕勾則陰氣不入;平陽手栽打者,腕勾則陰氣亦不入;側手直打者,跌手則氣不入;側手沉入者,翹手則氣亦不入。餘可類推。三陽止於足之背,三陰起於足之下,為腿胯往來血氣之道路。一足之尖根楞掌,腳脖之伸翹內外,一有不合,則身氣不入矣。如仰勢踢腳,若尖伸,則陽氣不入;俯勢栽腳,若尖翹,則陰氣不入;起勢直竄,若尖伸,則氣不得上升;落勢下墜,若尖翹,則氣不得下降。
三尖照論
  練形不外動靜,動則氣擎不散,靜如山嶽難搖,方能來去無著。每見俗學,動靜俱不穩妥,蓋未究三尖之照與不照也。三尖照,則無東斜西歪之患;三尖不照,則此牽彼扯,必有搖晃之失。如十字左腳前右手前者,右手正照左腳尖,頭照右手則中下一線,不歪不斜,必穩;側身右腳前右手前順勢者,頭照右手,右手照右腳。餘仿此。
三尖到論
  三尖到者,動靜一齊俱到也。不此先彼後,不此速彼遲,互有牽扯而不到也。蓋氣之著人,落點雖只一尖,而惟一尖之氣則在全體。一尖不到,即有牽扯,身氣不入矣,自練不靈活,催人不堅剛,皆是此失。凡練形者,須刻刻留意此三處方為合竅。
十二節論
  三尖為氣之領袖,乃氣所歸著之處,人但知彼三處宜堅實猛勇,不知落點宜全體堅硬如石,方能不懼人之衝突,不慮我之不敵也。其所以堅硬者,則在逐處之骨節。骨節者,空隙也,乃人身之溪谷,為神明之所流注。彼處精神填實,則如鐵如鋼,屈之不能伸,伸之不能屈,氣力方全。手有肩肘腕三節,腿有胯膝腳脖三節,左右相並,共十二節,乃人身之大骨節。手之能握,足之能步,全賴乎此。如石砂袋,逐層填實,雖軟物可使之堅硬。但氣落隨勢,有前後內外上下之分。如側身直勢,雙手前攉者,肘心氣填於上,手腕氣翹於上,肩俱脫;膝彎後凸,氣填於後;腳脖伸展,氣填於前;胯俱內收,氣頂於內;側身雙手下劈者,肘心氣填於前,手腕氣聚於下,前肩脫下,後肩提起;前膝曲頂膝蓋,腳脖撅填脖,後胯曲,後膝衍伸,外側腳脖伸蹈,外側顛提,胯提,正身前撲;雙手側豎前打,肘心氣填於中,手腕氣實於外,肩俱脫,膝蓋前頂,氣實於前,腳脖曲握,氣頂於後,胯曲握;小四平,兩手平托,肘心氣填於上,手腕氣填於內,肩俱脫,膝外擺,氣實外側,腳脖內側著力,外擺開。餘可類推。
過氣論
  落點堅硬,猛勇莫敵,賴全身之氣盡聚一處也。然有用之而氣不去,氣去而牽扯不利,未知過氣之法也。蓋人身之氣,發於命門,氣之源也;著於四末,氣之注也;而流行之道路,總要無雍滯,無牽扯,方能來去流利,捷便莫測。故上氣在下,欲入下莫牽其下;下氣在上,欲入上勿滯其上;前氣在後,順其後而前自入;後氣在前,理其前而後自去;左氣在右,留意於右;右氣在左,留意於左;如直撞手,入氣於前,不勒後手,撐後肘,氣不得自背而入;上衝手,下手不插,肩不下脫,氣不得自肋而上升;分擺者,胸不開則氣不得入於後;合抱者,胸不開則氣不得裹於前;直起者須勾其腳,直落者須縮其頂。左手氣在右腳,右手氣在左腳,俯勢,栽勢,前探勢,掀其後腳之根也;墜落者,坐其臂,舉勢者,顛其足,栽磕莫翹其足,恐上頂也;蹄撩勿伸其腳,慮下扯也;擴而充之,勢勢皆然。總之氣之落也,歸著一處;氣之來也,不自一處。惟疏其源,通其流,則道路滑利,自不至步步為營,有牽扯不前之患矣。
剛柔相濟論
  勢無三點不落,氣無三盡不盡。此陰轉陽中間一陽,陽轉陰中間一陰之謂也。蓋落處盡處是氣聚血凝止歸之所,宜用剛法;而間陽間陰,是氣血流利,宜用柔法。不達乎此,純用剛法,則氣捕滿身,牽拉不利,落點必不勇猛;純用柔法,則氣散不聚,無有歸著,落點亦不堅硬;應剛而柔,則氣聚不聚;應柔而剛,則氣散而不散。皆不得相濟之妙。故善用剛柔者,如蜻蜓點水一沾即起,過氣如風輪,旋轉滾走不停。必如是,則剛柔得宜,方能無氣歉不實、澀滯不利之患。
五行能司
  肝司主持居震東,脾能統攝在中宮。心主離火神變化,腎能盈滿氣力充。
  欲知肺家何所司,分布節制是其能,五行妙用真如此,會得呼吸自精通。
面部五行論
  怒動肝兮聲動心,鼻縱氣促發肺金,唇吻開合振脾氣,眉皺睛注腎中尋。
  五行之氣,內合五髒〔肝合木,心合火,脾合土,肺合金,腎合水,外通七竅目為肝之竅,耳為腎之竅,口為脾之竅,鼻為肺之竅,舌為心之竅。〕。其精華注於目,其五色分於五岳〔額顱為南嶽,色赤;地閣為北嶽,色黑;左顴為東嶽,色青;右顴為西嶽,色白;鼻准為中嶽,色黃。〕。又眉側生屬肝木,鼻通清氣屬肺金,眼聚精華屬腎水,舌司聲音,發自丹田,屬心火,唇司容納屬脾土。凡一動之間,勢不外屈伸,氣不外收放,面上五行形像,亦必隨之相合,方得形氣相兼之妙。故收束勢者,氣自肢節收束中宮,而上眉必皺,眼包收,鼻必縱,唇必撮,氣必吸,聲必噎,此內氣收而形像聚也;展脫勢者,氣自中宮發於肢節,面上眉必舒,眼必突,鼻必展,唇必開,氣必呼,聲必呵,此內氣放而外像開也。留心熟練,內氣隨外,外形合內,內外如一,堅硬如石,方用引法。初以手拍之,次以拳打之,末以石袋木棒擊之,由輕而重,漸引漸實,自不慮面上無氣矣。俗學不悟,謂故作神頭臉、怪模樣以驚人,豈通元達理之士哉。
咽肉變色論
  此練氣練到成處,真元充足,由內達外,氣聚血凝,結成一塊之候也。人之生也,稟賦雖一,而得氣則殊,以五行有五性五形五色之同也。故稟木氣而生者,其形尖而削,其性多喜,其色赤;稟土氣而生者,其形短而厚,其性多鬱,其色黃;稟金氣而生者,其形白而美,其性多悲,其色白;稟水氣而生者,其形肥而潤,其性多恐,其色黑。練氣練到至盡處,無以複加,則功成圓滿,真氣充足,氣一收結,氣止血聚。血者,華色也。氣血不行,肌膚隨氣收貼於骨,五形真氣,盡現於外,各隨所稟以呈,乃有青黑赤白黃五樣顏色。其有一人而五色兼見者,此五氣兼稟,而色故雜見也。有遍體其冷如冰者,此真陽盡收中宮,而不達外也。明此,則知肉之咽也,隨氣而來;色之變也,隨氣而化,出於天然,無幻術也。
聚精會神氣力淵源論
  神者,氣之靈明也,是神化於氣,氣無精不化,是氣又化於精矣。蓋人之生也,稟先天之神以化氣,積氣以化精,以成此形體。既生以後,賴後天水穀之津液以化精,積氣以化神,結於丹鼎,會於黃庭,靈明不測,剛勇莫敵,為內丹之至寶,氣力之根本也。故氣無形,屬陽,而化於神;血有質,屬陰,而化於精;神虛,故靈明不測,變化無窮;精實,故充塞凝聚,堅硬莫敵。神必借精,精必附神。精神合一,氣力乃成,夫乃知氣力者,即精神能勝物之謂也。無精神,則無氣力矣。武備如此,惟務聚精會神,以壯氣力。神以氣會,精以神聚,欲求精聚神會,非聚氣不能也。聚之之法,惟將谷道一撮,玉莖一收,使在下之氣盡提於上,而不下走,採天地之氣,盡力一吸,使在上之氣,盡歸於下,而不上散,下上凝合,團聚中宮,則氣聚而精凝,精凝而神會,自然由內達外,無處不堅硬矣。即南林處女氣謂內實精神之說也。但須練之於平時,早成根蒂,方能用之當前,無不堅實。不然,如炮中無硝磺,駑弓無弦箭,滿腔空洞,無物可發,欲求勇猛疾快,如海傾山倒,勢不可遏,必不能也。此練形練氣之最緊要者。
行氣論
  此交手認路法也。手一出,氣著一面,不能四面俱著力。直出者,無橫力,我截其橫;橫出者,無直力,我截其直;上出者,無下力,我挑其下;下劈者,無上力,我打其上。斜正屈伸,無不皆然。此搗虛之法,攻其無備也。我出手,他若用此法,我不回手,惟轉手頭,催二氣以打之;他再變,我再轉手頭,催三氣以打之。此埋伏之法,出其不意。但須占其行氣,方能入谷。蓋彼氣方來,其氣未停,我乘而催之,則可東可西,無不左右逢其源。其機只在一動:他動我即動,他自不暇為力;若待他不動我方動,他反乘我之行氣矣。其間不容毫髮,學者宜留心。
  歌曰:任他勇猛氣總偏,此有彼無是天然;直截橫兮橫截直,一氣催二二催三。由他滑快歸遠路,守我安逸自粘連;為問是何來妙決,只在行氣一動間。
點氣論
  氣未動兮心先動,心既動兮氣即衝,心動一如炮如火,氣至好似弩離弓,學者若會渾元氣,哪怕他人有全功。莫道點氣零零星,須要全神運在中。
  似夢裏著驚,似悟道初醒,似皮膚無意燃火星,似寒侵腠裡打戰悚。
  想情景,疾快猛,原來真氣橫濃,震雷迅發,離火煙烘,俗學不悟元中竅,丟卻別尋那得醒。
  此著人肌膚堅硬莫敵,形而深入骨髓,截斷榮衛,則在乎氣,氣之所著,未有不痛。痛則不通,理應然也。能隔氣血之道路,使不接續;壅塞氣血之運行,使不流通;可以分骨截筋,斃性命於頃刻。氣之為用大矣哉。但須明其聚,知其發,神其用,方能入谷,如射之中的,正形體,不偏不倚,如矢之端直,尾羽勻停,聚中氣,神凝氣充,如開弓弛張,方圓勒滿,而中的之神勇,可穿楊葉,可透七札,乃在撒放之靈不靈也。故氣發如炮之燃火,弩之離弦,陡然而至。熟玩此詞,自然有得心應手之妙。
  蓋神之所注,氣即聚焉;氣之所聚,神亦凝也;神氣凝聚,象即生焉;象之所麗,跡即著焉。生者之神氣動乎此,亡者之神氣應乎彼,兩相翕合,遂結此形,故曰:緣心生象。又曰:至誠則金石為斷也。
  盡者,將落點時,嫌力不足,氣不充,再將骨肉往一處吃力一盡,如鳥銃,藥既裝入,再用鐵充充實,令藥堅實,見火方有力,故曰回轉。
  回環者,合之半也;盡者,不回環也。凡拳勢,有直入者,此發勢也;有掄圓圈者,有將手一擰者,皆是回環之意,只以退為進一語盡之,但合在未合手之先,先將自己氣力一振,一聚回環,則即交手之時,所用之勢,因我身初進,未粘他身上,不必著力發洩,故必須回環以承其氣;若既近彼身上,即便發勢,恐仍力有不足,故須再加一盡,氣力方勇而人莫當。故學此道者,先掄大圈,漸掄漸小。迨於成時,則有圈而不見圈,純以意知,自不著跡。
三氣合為一氣
  頭一勢未交手,先聚氣。聚氣者,君火動,相火輔,由腰後而收於前,陽氣從下上衝胸膈,口中納氣,則肺而落,陰氣下降,入於丹田,陰陽相交,所謂肝起肺落者也。此謂一合二勢,渾身俱往前進,下氣再往上衝,口再一納氣,納於臍之上,心之下,上身往下一聚,渾身骨節,節節攢住,務令堅實〔攢骨節者,前骨節往後攢,後骨節往前攢,上骨節往下攢,下骨節往上攢,所謂合則無處不合也。〕,身子雖猛勇向前,胳脖手俱往後攢,名為回還。如此,則勢進而氣益矣。蓋渾身向前一撲,手再回還,骨節自能攢緊,堅於鐵石,此二氣也。臨落點時,仍嫌力有不足,無可回還,再將骨肉往一處一束,名之曰盡,此謂三氣。譬如炮然,卷得愈緊,則響得愈有力。始用功時,先要學聚,次學回還,再學盡。功力熟時,三氣合一方能有用。合則無處不合,開則無處不開。
得門而入論
  語云:活有外門,非外門及門外也。蓋拳之催人必近其身,方能跌出。如物之藏室,不得其門而入,縱有神手,不能為也。手之門有三:手腕一也,此大門也;肘心二也,此進一層外二門也;膀根三也,此更進一層三門也。進此三門已近內院,可以升堂入室矣。故交手只在手腕者,則屈伸往來任意變化,無窮無盡,手捷者先得,手慢者吃虧,終不能催人,一點即倒;著意肘心者,雖進一層,亦有變化,不能操必勝之權;惟一眼注定他之膊根,不論他先著手,我先出手,只在此處留心,邀住他手,粘連不離,隨我變化任意揮使,無不如意。他自不能逃我範圍。
  若論開門,無分左右勢,我手腕硬骨處,插人肘前軟肉上,用力劈之,如持斧破柴之狀,將人胳膊劈下,我拳隨之落點,始能得勢,而人不能滑脫。落點情形,頭似蜻蜓點水,拳似山羊抵頭,腳似紫燕入林。落點之理,恰似雲裏打電;發勢之機,好似弩離弓弦。
頭手二手前後手論
  外門入手相交,多失著者,以其有十失,故不能取勝。未交手不能聚氣於未然,空腔無物,氣發不疾不猛,其一失也;不知二手擱胸下,以顧上下衝擊,二失也;未交手先擱勢,空隙顯然,三失也;閃勢而進,不敢直進,舍近就遠,勞而不逸,四失也;進必上步,橫身換勢,寬而不秀,五失也;交手只在手腕,不知近身六失也;放過頭手不打,七失也;二手敕住還不打,八失也;三手四手方才衝打,九失也;躲閃隔位,粘連不住,十失也。有此十失,交手焉能不敗。未交手即聚氣凝神,兩手交擱胸下,看他那腳在前,即貼近那邊身子,著意他膊根,制住他膊根〔此閃門之法〕,以待他之動靜,我先出手,照他膊根一伸,頭手即得。不俟二手。他先出手,我亦照住他膊根即得,不必顧住他手,然後衝打,則遲而有變矣。蓋此法乃開寸離尺之巧,照他膊根,此地開一寸,則手梢離一尺矣。又截氣搗虛之妙,所謂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疾雷不及掩耳者,此也。或遇捷手退恍打,我不換手,不屈膊,催二氣以打之。我擊打他左,他退左進右,我不回手,挪打他左膊根。蓋我在圈內,他在圈外;我以逸,他以勞,任他滑快,無不奇中。此前出手而前手打之秘訣,間亦有繼以後手。此用所當用,非強用也。若不當用而用,則動必橫身,每見用此而迎人之打者,蓋未見其有此失也。
論頭
  頭象天兮卦屬乾,側正俯仰自天然,少陰少陽皆從此,陰陽入扶非等閒。
  頭圓象天,為諸陽之會,為精髓之海,為督任交會之處,統領一身之氣,陰陽入扶,全視乎此。此處合,則一身之氣俱入;此處不合,則一身之氣失。其氣之結聚落點,有一定之處,不可不知。正俯勢為入陽氣,頭必俯而栽,氣落額顱印堂間;正仰勢為入陰氣,頭必仰而掀,氣落腦後風府間;正側勢為陰陽氣俱入,頭必側而栽,氣落頭角耳上邊;斜側俯勢為陰陽氣斜入,頭必俯而歪,氣落額角日月間;直起勢,不偏不斜,不俯不仰,為陰陽氣直入,鼻必正而直,氣落百會正頂心。又要知催氣之法,為不牽扯。如仰勢入陰氣,下頦掀,胸必昂,腹必鼓,手必舉,足必翹,則三尖一氣,陰氣自入矣;俯勢入陽氣,下頦勾,背必弓,手必落,腳根掀,則三尖一氣,陽氣自入矣;側勢陰陽齊入,腮必掀,肋必提,一腳顛,一腳落,一膊起,一膊插,則三尖一氣陰陽並入矣;直起勢,陰陽上衝,頭必頂,肩必聳;腳起縱者,翹必提膝;不起縱提膝者,顛尖伸膝,則三尖一氣,陰陽俱入矣。側斜俯仰,可以類推。

  一胯擎起一胯落,起落高低使用多,下體樞紐全在此,莫反此地空蹉跎。

  肘有尖兮膝有蓋,膝蓋更比肘厲害,左右勾連一跪倒,金雞獨立法無奈。
論足
  足履地兮勢如山,頭顛平踏自天然,惟有隨跳與亂點,擎氣多著在腳尖。
  古人云:頭圓象天,足方象地。又云:手有覆有反,以象天;足有覆無反以象地。能載一身之重,靜如山嶽,有磐石之穩;動如舟楫,無傾仄之憂,如地之鎮靜而不動,平穩而難搖也。其用法有虛實,有兩腳一虛一實者;有兩腳前虛而後實,後虛而前實者;有左虛而右實者,右虛而左實者;有一腳之尖根楞掌,應虛而應實者。總之,不實則不穩,全實則動移不利,而有傾倒之患;不虛則不靈,全虛則輕浮不穩,而有搖晃之憂。虛實相濟方得自然之妙。足有伸翹:足尖伸而下入者,氣下降而沉栽也;足尖翹而上勾者,氣生而浮飄也。有橫順:有兩腳齊橫者;有兩腳齊順者;有丁字步,一腳橫一腳順者;有八字步,兩腳微往外開,如八字樣也;有雁行步,兩腳半順排列一樣,如雁行之齊也。有輪擺:輪有半旋輪,側栽車輪,俯仰無底斛斗輪;擺有外擺,內擺。有灑蹬:灑腳後伸,蹬腳前伸。有踢跺:踢腳前翹,跺腳橫截。有擰搗:擰腳尖旋,搗腳跟翹。能催送一身之氣,身去腳不去,則牽扯而氣散,何以扶助前手之力。前手之氣在後腳,後腳不隨,身氣不入,終只半勒,氣不充滿。足為百骸之舟楫,一身之領袖,少有不合,全體之氣俱不入矣。步法之用,不可不細為區別。側勢前捕者,雁行步,半斜半順也;十字步前探者,丁字步,前微橫,後全順也;倒踢曳身者,亦丁字步,前步後橫,後步顛順也;小四平墜落者,八字步尖往外開;直身上竄者,雙顛步並齊展,腳尖直堅也;起縱步一腳起一腳落;前進步者,後步先動;後退者,前步先動。
  起要翹腳尖,落要伸腳尖。擠步側身進者,俱橫步;擠步正身進者,前步微橫後全順。俱是後步先動,擠步前進,後催前也。搶步仄身前進者,俱橫步;搶步正身前進者,前步橫,後步順。俱是前步先動,搶進攜後,前帶後也。拉身側身後退者,兩腳俱橫;拉步側身後退者,右剪先動左步,起翹腳尖,落伸腳尖也。落點無定點,兩腳尖擎點任意也;紐縹步,輪旋腳俱顛,落點外楞著力,推我後退;兩腳尖顛擎,推我不倒,外摟前栽,弓背磕頭,兩腳齊顛,硬膝退剪,車輪腳伸尖直腿,不可勾腳以退,氣平徜步,兩腳猛踢,平身直竄。略舉大概,以明變化,總以隨勢為妙,不乖其勢,不逆其氣,步法之用斯得之矣。
平肩
  兩肩擎起似運擔,擎氣全在肩骨尖,前開後合天然妙,雙峰對峙自尊嚴。
仄肩
  一肩高兮一肩低,高高低低不等齊,低昂遞換多變化,七旁十勢亦出奇。

  兩手垂兮兩肘彎,三請諸葛人難防,屈可伸兮伸又屈,看來用短勝用長。
論手
  兩肩垂兮十指連,生克制化五行全,敵吃橫推看三至,當面直入是三傳。
  吳氏曰:手有五指,中指屬心,主夏,獨長,火也;小指屬腎,主冬,獨短,水也;食指屬肝,主春木;無名指屬肺,主秋金,二指等齊,春秋平也;大指屬脾,主土,旺於四時,兼乎四德,獨當一面,故四缺其一二,尚能持物,若無大指,則無用矣。其相合之妙,不假借,不強制,自有天然之巧。其指法,研手,氣落小指外側;蕩手,氣落後掌,此二手五指並排一片,指尖翻翹,餘手俱宜五指圈撒,羅列周圍,指節勾握如弓,方擎聚散。
  如豎敵手,回勾手,大指與小指相對領氣;陰手平陽手,大指與中指相對領氣;仰邀手,大指與食指相對領氣;陰繃手,大指與無名指相對領氣。是金木水火-無土之不可也。知此,則指相合有一定不易之理也,分毫有錯,氣即不入矣。至於用法,則有九則:直去直回,一也;仰上攉挑,二也;俯下沉栽,三也;外勾外擺,四也;內勾抱摟,五也;斜攉右上,六也;斜劈左下,七也;斜領左上,八也;斜摔右下,九也;四正四隅,兼以直出中路,又合九宮焉。
論拳
  拳者屈而不伸,握固其指,團聚其氣。其握法,以大指尖掐對食指第三節橫紋,四指卷緊握固一齊著力,必使分之不開,擊之不散,方為合竅,此乃土貫四德,五行團聚之法也。其用法亦有四正四隅,合之中宮九法,其氣亦非鋪滿身,落點有一定之處,隨勢體驗,不可混施,陽平拳下栽者,是指二節領氣;平陽拳上衝者,中指根節領氣;側拳上挑者,大指二節領氣;側拳下劈者,小指根節領氣。不拘側平直衝,小指根節二節中間平面領氣。明乎此,餘可類推矣。
卷三
論外形
  頭為一身之領袖,身使臂,臂使指,而命門乃一身之樞也。頭似蜻蜓點水,拳似山羊抵頭,腰如雞鳴卷尾〔卷則氣由後往前,收而不散。〕,腳似紫燕入林,襠口前開後合中間圓,咽頂百會穴在頂,湧泉穴在足心,會陰穴在二便之間。百會氣往下聚,湧泉氣往上提,會陰氣擎住一身,上下之氣皆收中宮,是為之合。
大小勢
  合勢不嫌其小,欲氣合得足也;開勢不嫌其大,欲力發得出也。非徒長身為大,屈身為小。
借行氣
  借行氣者,借人之氣方行而打之也。蓋彼之勢既發,已近我身,尚未落點,我即趁此機會,發我之勢,彼欲退不能,欲攔不及,再無不妙之理。若稍前,則彼尚可退回;稍後,則我已吃虧。所謂後發先至者,此也。如此,則迎機赴節,隨時得宜,不患技之不高矣。諸家所謂將計就計,借力使力,不外此訣。所謂驚戰計,正於此時用之。
奪氣
  聞之,與人交手,先有奪人之氣。志曰:攻其不備,出其不意。又曰:其勢險,其節短。又曰:貴神速,以逸待勞。此意須善會。
承停擎
  天地交合萬物生〔陰陽交也,交則力生而勢不空矣。〕,不偏不倚氣勻停。
  千秋萬歲常擎聚,惟有和合一氣通。
  老少相隨〔格打一氣,不稍停留,方謂之隨〕,少隨老兮老隨少,老少相隨自然妙。
  同心合意一齊出〔疾疾疾,手快打手遲。〕,哪怕他人多機巧〔疾者,後發先至乘彼之間而動,借其氣之方行,勢之未止,迎機而發則愈疾愈妙。〕。
論打
  直出彼繃並攀送,繃插送跺攀用攀,剛柔相濟如輪轉,恰似無意燃火星。
論攔
  彼擊左兮吾擊右,何須一處苦相求,豎來橫截勇如電,我承彼沉只用丟,攔架之法不外開合挑壓四字,攔住以後方直入。有往外撥為開,內撥為合,上撥為挑,下撥為壓,前去為直入,此開合非練氣之開合,勿誤認。
論手足
  出手脫肩里合肘,左右扶助似水流,擊動首尾一線起,打法何須繃攀勾。
捷快用法
  〔目不及瞬,如炮燃火動。〕
  懈又懈來松又松,吾氣未動似病翁,忽然一聲春雷動,千軍萬馬把陣衝。
卷四
論初學入手法
  宜以涵養為本,舉動間要心平氣和,善氣迎人方免災殃。
  不可輕與暴虐人比試,輕則以為學藝不高,重則觸其惱怒。見時以奉承為主,不可貶刺,則彼心悅意解,彼亦樂推戴我矣。
  宜在靜處用功,不可向人前賣弄精神,誇張技藝,方能鞭策著裏,論語云: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學以致其道,信然乎。
  宜鄭重其事,不可視為兒戲,則無苟且粗心之病。
  宜明其理,傳其神,顧其名,思其形,方能精妙入細。
  宜心領神會,博聞廣見。凡人所不知者,我必知之;凡人所不能者,我必能也。審端則竟委,聲入則心通,如此方可作人師。
  宜專心致志,殫心竭力,方能日進一日,若浮光掠影,揚揚自然,視為己成,而不知早見棄於大雅也。子曰: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味深哉。
  先看二十四正勢,再看一套偏勢,正以立其體,偏以行其用,偏正相濟,體用兼全,不憂武藝不高人矣。
  初學莫言練氣,先將身法步眼比清,不可先記住大概,熟時仔細再正,再正則終不正矣。易曰,蒙以養正,聖功也。又不可使力,須因勢之自然,徐徐輪舞,務將外形安放一家,再食輕活圓熟,轉關停頓,操縱開合,一一如式,勢勢展施,將筋節骨骸,處處松開,方得為妙。
  一勢精靈,約得千遍,方能練熟。若不熟練,還是千遍。
  先以用功為主,一身血氣周流,方能渾元一氣。
  靈活之法無他道謬巧,總由熟而生,由靜而得。
  功夫總在呼清倒濁,尤在養靜。
  頭隨勢轉,陽亦陽勢,陰亦陰勢,不陰不陽,頭亦不陰不陽,有斜歪扭縹,兩肩務要松活,不可強硬。兩肘務要內連向下,不可外圈。
  兩胳膊俱要柔活,切不可使著力,方能練到疾快猛地位,不致落於強硬死筋墜里。拳頭要握得緊,與胳膊平直相對,不可上仰下勾外斜;拳頭握得緊,直對胳膊,方能練出筋法出來,及粘著人皮時,渾身如打電形象,怒力一齊,三尖照落,方能打得結實著筋,而人難招架矣;若拳頭上仰如抬頭狀,下勾如提勾形,外斜如扭頂樣,不惟用力不出,打人不著重,落到人身必致損傷自己手脖,而難用功矣。兩手不可探遠,探遠則轉關不靈,下勢不生。兩手之左右曲伸,則因人之勢,遠近近而用之,實無一定之規矩,總因人手之遠近高低,我手亦隨之高低曲伸;無論偏正,反側諸式,宜將身子擱於兩腿中間,直起直落,方能穩如泰山,而無歪斜不停之病。少有歪斜,便是東扭西裂,南倒北痾,豈不蹉跎可笑矣。身之俯仰,亦必不先不後,一齊俱到也。
  兩腿不可過寬,過寬則轉身不利,難免傾跌之患;兩腿之曲,卻有一定規矩,前腿固不可太曲,太曲失於跪膝,又不可太直硬。後腿之曲直,全視步法之大小;大步法後腿舒展,力方用得出;小步法後腿曲直,與前腿曲直不大差別。
  務須腳尖著地,決不可平放。全腳履地,將力用死,致犯轉勢不捷,起腳不利之病。惟用腳尖著地,落點一盡,方無不穩不靈之患。前腳必須向前踏實,要腳尖點地;後腳必須斜放,亦不可太實,使全腳履地。凡打勢不論何勢,欲打人著力穩當,前腳不拘在人腳內外,須腳尖搶進他身後,三尖照落方好。前腳橫立,大足指心氣宜往內勾,後腳豎立,後根往外一擰,兩膝相對,既無不牢之病,襠亦護得住了。
  步法不可貪速,恐倉惶失措,不無傾跌,但能跳的高,不愁不遠矣。高字當在遠字之上,遠字當在高字之下,良有以也。
  三合:腳手眼相合也。凡出手要比何勢,打人何處,我眼神所注,手之所打,腳所進,須一齊俱進,一齊俱到。
  六合:腳與手合,手與眼合,眼與心合,心與神合,神與氣合,氣與身合,再無不捷妙靈和處。
  第一要三尖照〔頭手腳,三尖也。〕,其次要氣催三盡〔盡者,齊也。頭手腳三齊也。〕。
  左動必右應,右攻必左輔,左右相生方得陰陽周流之妙。
  通身俱要氣擎,頂心往上一領,然後發勢,用盡平生之力,方能強壯,如獅子搏象用全力,搏兔亦用全力,則全神畢赴,自無堅之不破矣。若曰我本無力,不亦已乎。
  力要用得出,氣要留得住。用得出,處處如戰;留得住,步步要擎。擎中有戰,戰中有擎,出沒變化,不可物相,物相則非矣。
  停頓處宜著有力,轉關處宜活潑隨機,起勢時氣要松活。氣要擎而不硬,落點方一齊著盡,使盡平生氣力,始得剛柔相濟之妙。
卷五
合練中二十四勢
  合練之法,為練形之第五層功夫,乃形氣合一,成功之法也。其中起落高低,側正俯仰,斜歪紐縹,各有一定之法。
  上二十四勢,起縱飛舞也;下二十四勢,地盤滾伏也;中二十四勢,不起縱,不地盤,中平之勢也。蓋人稟天地陰陽之氣以生,其升其降,自高而低,高而複低,三才分配,自然之理。但起縱地盤,初學不能驟習。惟中二十四勢,雖不能盡中勢之變,然從此入手,可為初學階梯,習之殊覺易易。如勢練成,再將上下四十八勢練熟,則奇正變化,自然生生不窮。
  前此練腿,練膊,練手足,練頭,練肩,練肘,練身,練內氣,練引氣,練元氣諸說,皆是分練之法。至於頭手腳,如何合法;勢已轉接,如何連法;宜剛宜柔,如何用法,不經此番講究,此番磨練,則三尖不照,落不穩當;三尖不到,此前彼後;陰陽舛錯,氣不接續;剛柔顛倒,牽上拉下。欲求穩如泰山,捷若狡兔,必不能也。蓋形以寓氣,氣以催形,形合者氣自利,氣利者形自捷,非兩事不假借也。練之之法,勢勢窮,則三尖配合;動靜驗,則三尖畢集;陰轉陽,陽轉陰,勿隔位而另起爐灶;柔過氣,剛落點,須相濟而莫失倫次;上氣在下,下氣在上,詳其牽拉;前氣在後,後氣在前,理其阻滯;勢無三點不落〔頭手腳〕,必三點方落點;氣無三催不至,不至三催莫出手〔心氣神〕;殺勢審其變化,救勢詳其周密。如是練去,熟極生巧,不失規矩,神而明之,存乎其人。
  練形合氣,練氣歸神,練神還虛。形者,手足官骸也;氣者,陰陽周流也;神者,心之靈妙,觸而即發,感而遂通也;虛者,無極也。陰陽本太極,太極本無極,至無而含天地之至有,至虛而含天地之至實,不參色相,不著蹄筌。以跡求之,則失矣。始不著力,方能引出自然之力,且可便於轉換,不至發難。
  二十四勢,皆是納氣之法。納氣頭面形容之說:凡納氣皆以頭面為先,頭面往上揚,則咽喉之氣易入。其要只是轉四個圈,左入右轉一圈,右往左轉一圈,前往後轉一圈,後往前轉一圈,皆是皺眉促鼻,上唇後束〔往上微縮〕,下唇前朝,如象卷鼻之狀,所云納氣如吞川是也;兩小眼角脈往下抱,至兩口角止;脊後之脈,自腰而上,從頂際過來,至口唇止;前心自下直上,至下口唇止。蓋必如以口吞物,盡力一吸,氣方納得充實飽滿,前後左右四圈因勢之自然。一勢只有一圈,非每一勢皆有四個圈。
二十四字論
  陰陽字之祖,應為氣之先,陽者聳乎上,其勢不可攀,陰者伏乎下,如雲之覆山,莫作呼吸論,只以升降言。承者承乎上,停者氣不偏,擎者不可動〔擎者如水立〕,沉者氣下攢,開掀如蕩舟,入者如水瀹,盡筋多同轉〔盡筋如飛電〕,崩勢炮飛煙。創盡勢猛勇,劈筋如刀砍,牽勢如牽繩,推勢如推山,敵者直不屈,吃勢似運鉗,粘者即不離,隨者如星趕,閃勢多旁落,驚如弩離弦,勾者勢多曲,連者藕絲牽,進者不可遏,退者如龍蟠,次序休紊亂,大勢須分辨,囑語後學者,此訣勿濫傳
二十四字圖說
  第一式:蟠桃獻壽(陰)
  陰手出,陽手收入口下,氣落肘尖。二士入園,蟠桃取來,仰手捧定,頭獻瑤台。陰正勢右前左後,兩手皆陽,屈出胸前,兩肘尖氣往裡收,與心氣相布為一,頭往下一栽,氣落頂門,打膻中及下巴。
  第二勢:犀牛望月(陽)
  轉陰手一推,頭往後仰,氣落枕骨尖。犀能分水,直伸兩蹄,抬頭一望,玉輪挂西。正勢步法依舊,兩手轉陰,往前直伸,頭往前一背,氣落枕骨,打臍。
  第三勢:雙虹駕彩(承)
  兩手鉤背,擱眼角上,氣頂手背。祥光忽起,瑞滿長虹,五彩駕定,雙橋凌空。正勢兩足齊立,左前右後。兩肘曲,兩手勾粘於左右太陽穴下,氣擎,手背接胳膊。
  第四勢:仙人捧盤(停)
  陰手落陽肘後,抽氣壓兩手背。老祖赴壇,光滿玉盤,仙手捧住,內有金丹。左足前,兩手轉陽,往下一板,氣落十指背。
  第五勢:猿猴獻杯(擎)
  兩手摳如酒杯,端於鼻下,氣還大指食指。飲此玉液,獻爾金杯,勸君更盡,如泥一堆。正勢轉身,右足前,兩手側摳,如掇酒杯樣子,食指上跳,小指氣摧,硬往上端,駕胳膊。
  第六勢:雙飛燕子(沉)
  身伏手垂,指摳頭低,氣顛腳尖。燕兒展翅,兩翼低垂,不是浮水,恰似銜泥。正勢轉身兩足齊,兩手一撇,兩足尖占地,兩手皆側帖,打鬼眼穴,氣往下插,直入地內,壓住大指。
  第七勢:白鵝亮翅(開)
  兩手一分,兩拳上仰,氣顛兩腳尖。沙上群鵝,紛紛白雲,飛起展翅,愛殺右軍。往前一跳,手齊分,大指往外一扇,肘貼脅,打肱裡肉。
  第八勢:美女鑽洞(入)
  伸臂下插,低頭而伏,氣滑後腳尖。洞門有石,鑽之彌堅,美女來此,束手而前。右前左後。身往足前,頭往下一伏,兩手伸直,手背靠探,打小腹。
  第九勢:雙龍入海(盡)
  雙手猛回來一撞,氣頂中指尖。僧鯀盡龍,破壁飛去,雙雙入海,誰能當住。左足前,兩手陰,伸直,步往前即,氣往前去,打兩乳下。
  第十勢:霸王舉鼎(崩)
  雙手一挑,腳尖站立,氣領中指尖。鼎峙千秋,重於山河,霸王舉起,往上一豁。兩足齊立,拳從襠中豁起,直伸頭上,氣落中指一骨節上,打脈槽。
  第十一勢:飛雁投湖(創)
  頭下栽,手後背,氣射頂門。鴻雁於飛,在彼空中,上下一扇,投入洞庭。兩手一刷再一分,右足前入於襠頭往前一彭,氣落天靈蓋上,打中腕。
  第十二勢:寶劍雙披(劈)
  左膝頂起,兩手分拍,氣歸於一處。孫權發怒,劈破書案,劉主拔劍,石分兩段。左前右後。兩手俱側,膝蓋往上一頂,兩掌往下一砍,大指氣催小指,打手脖。
  第十三勢:猴兒牽繩(牽)
  兩手採頭往懷一栽,氣摳指尖。頭上有繩,拉拉扯扯,猴兒牽著,倒栽一跌。左前右後。兩手俱側,氣落十指灑,往裡一摟,肘尖力往懷一收,身往下一坐,氣聚臀尖,抓胳膊。
  第十四勢:雙手推山(推)
  手出心下,上按胸脯,氣摧手心。動也不動,穩如泰山,雙手推之。猛往上掀。右前左後。兩手背帖於胸前,往前一擁,氣出於心。
  第十五勢:直符送書(敵)
  兩手交叉,伏頭盡力一送,氣盡中指。奇門誰知,直符隨時,即刻送到,陰陽二書。左前右後。兩手陰,一交一叉,直伸頭上,往前一衝,氣落手腕兩骨節上,打胸腹。
  第十六勢:猛虎探爪(吃)
  手轉身接,手往下盡力一按,氣插手心。猛虎翻身,力用全幅,下插入地,即時立僕。並足而立,兩手皆陰,大指往上一承,四指往下一卷,如鐵柱一般,拿手腕。
  第十七勢:鐘馗抹額(粘)
  右拳仰,左拳擱心坎上,氣落頂門上。鐘馗鎮宅,兩手磋摩,神額一抹,哧退邪魔。右前左後。兩手俱側,附於兩耳,手往後一帶,頭往上一仰,右手往上一繃,擱於頭上,左手貼於左脅,頭往上一進,貼胳膊裏面。
  第十八勢:暗弩射雕(隨)
  右手下滾,左手上衝,氣收脈槽。空中飛鳥,惟雕難射,暗弩一發,他防不住。右前左後。兩手心向內,一手中指尖往上一頂,一肘尖氣往下一抽,插胲下。
  第十九勢:白虎靠山(閃)
  兩掌一展,身子往後仰,氣閃背後。白虎洗臉,舍身倒轉,兩掌一仰,泰山壓卵。一腳前,一腳後,左前右後,頭往後一仰,兩手往後一閃,氣落手背,頭氣落枕骨。
  第廿式:雙峰對峙(驚)
  雙肘齊起,往懷中一頂,氣點肘尖。玉門古渡,雙峰豁然,肘尖豎起,打中心坎。右前左後。兩手腕屈,勾於心窩旁,兩肘尖往前一射,氣落兩骨節上,打短脅。
  第廿一勢:螃蟹合甲(勾)
  兩手繞外,合打太陽穴,氣堆中指。螃蟹拱手,金甲一對,合在中間,腦骨粉碎。右前左後。兩手俱陰,外往裡一拘,氣落十指骨節,打太陽穴。
  第廿二勢:童子拜佛(連)
  滾手插鼻口,兩背相靠,氣頂十指尖。善材童子,禮拜觀音,南無陀佛,紅火出林。右前左後。兩手合掌,如釋家拜佛,往上一頂,氣落十指尖,上頂鼻子頂。
  第廿三勢:蝴蝶對飛(進)
  手背靠往,伸指搗胸脯,氣催指尖。穿花夾蝶,款款飛來,莊周一夢,對對戲梅。右前左後。兩手靠背,往下一謝,往上一頂,打咽喉。
  第廿四勢:金貓捕鼠(退)
  旋風交腿,雙手外勾,氣注兩眼。伏身叉立。子乃真鼠,終日畏貓,金尾三擺,有命難逃。兩手齊飛往後轉,兩腿一紐,兩手分為陰手,往外一分,手腕肘尖俱曲。氣落頂門,腳尖,胯尖,肘尖,足趾頭,手指頭,以為觀望之計。
二十四字偏式
  此雖偏式,卻不可廢。蓋體先求其正,用時從取其偏,以正者多板,而偏者多活,正者多寬,而偏者多仄,且利於進退,便於轉換,故附錄於末,以備採擇。
  陰:劉海戲蟾。
  兩拳相對,曲附耳下,肘尖氣落於小腹左右,頭往下俯,或內外俱攔肱膊。
  陽:順手推舟。
  兩手轉陰直衝,往上一掙,頭往後一背,氣落枕骨尖上,打大腿根。
  承:軟手提炮。
  兩手指勾,貼於眼角左右邊,氣擎手背,打下巴骨。
  停:老農旋箕。
  兩手轉陽,一手長,一手短,大拇指往外一旋,壓肱膊。
  擎:蛇入雀巢。
  兩手轉陰,往上一繃,小指一仰;後手轉陽,往上一衝,氣落中指第一節,打胸脯。
  沉:濁水求珠。
  兩手側壓住,大指摧小指,腳次起,頭往下伏,氣落額角,壓手背。
  開:二姑把簪。
  兩手俱陽可,一陰一陽亦可,小指摧大指往外一擺,或陰手,大指摧小指往外一擺亦可,矯手腕。
  入:虎穴探子。
  兩手轉陰,氣落中指第一節,頭往下伏,氣落頂門,打乳旁。
  盡:雙龍牧馬。
  兩手俱陰,寸步而前,一頓一頓,氣有三出三入,打短脅。
  崩:石破天驚。
  並足而立,一手側,大指氣一領,從襠內豁起,後手往前肱上盡力一拍,崩其脈槽。
  創:紫燕穿林。
  前手橫貼兩乳,後手直勾,顛於後胯邊,前指大小指皆曲,三指直擦,後手悠起,硬住,前手仍照後手脈上一脈如雷出地奮一般,打小腹。
  劈:拔劍斬蛇。
  十字腳步,前手陽,從下提起,後手直豎,於前邊側劈,大指摧小指,往下一砍,前手氣落中指第一節上,或落小指尖上,打肱背一穴。
  牽:猛虎負隅。
  兩手接住手腕,頭往下一伏,額角往下一墜,氣聚後臀,拿手腕。
  推:鐵扇閒門。
  兩手俱側,捉住肩膀,往前一擁,氣落十指尖。
  敵:走馬推刀。
  兩手俱陰,虎口籠住,往裡一橫,大指氣力齊摧,擒手腕。
  吃:白蛇纏葛。
  一陰手,用虎口擒住大指,攝他大指,手肝氣一入,腳一落,其力十倍,鉗手腕。
  粘:金鋼扭鎖。
  兩手掌相合,一上一下,上手小指往裡一帶,貼往膀窩,後手大指往外懷內一收,左右轉換不離槽。
  隨:朱衣點頭。
  前手抓住他手,飛身剪起,使後手照住頂門一啄,氣落五指尖上,打額顱。
  閃:觀音現掌。
  前手側豎膀窩,後手伸直,附於後胯,腳卻在前,十字勢,前手小指氣落懷內,後手氣落指尖,往前胯,要用即步,撞小便。
  驚:金鉤挂玉。
  兩手一挎,轉身,後腳一掃,氣著五指,腎氣摧心氣,撒腳後根,或跺懷子骨亦可。
  勾:牽牛過堂。
  兩手皆陰,十指下摳,肘曲搭住他肱腳尖,大指當住他足指,膝照他腿彎一棲。
  連:張飛騙馬。
  兩手皆陽,曲肘壓他肱,前足翹起,一落,橫當他腳後根,手轉陰,照面一按。後手托他枕骨或頭髮亦可。
  進:暗渡陳倉。
  前手側勢,往襠一踢,後手直鑽小腹,須上步換腿。
  退:華山看果。
  兩手轉身一刷,再一轉,再一刷,一肩高,一肩低,一胯擎,一胯落,翻身仰看,兩手皆曲,一附於耳下。
卷六
槍法
  一、四大綱領
  步法:步法不合,周身之累,紐歪斜縹,難進難退;寬窄適中,丁八雁行,前虛後實,動則靈通。
  手法:兩手之用,須分死活,前後收放,曲伸委蛇;前把路走,後把隨之,周身有氣,打扎有力。
  身道:身為主帥,五官是將,不能調遣,自尋滅亡。身氣催運,頭目手足,動靜一家,靈快雄壯。
  頭面:四肢百骸,頭為領袖,此處不合,全體俱休;譬之兵將,惟首是從,首所不至,眾安所用。
  二、八大條目
  敵札:不攔不架,闖然而入,迎機直上,方是正路。踢開則遠路,力微則不將,發遲則不及。
  驚戰:夢裏著驚,無意燃火,不見有人,那知有我。養成浩然之氣,靈通之體,觸著即發。
  粘隨:如漆似鰾,彼到我到,任你脫殼,走他不了。氣機不靈,身法不隨,火候不到,如何得可。
  滑脫:見硬而軟,見動而轉,如虎力大,空往空還。不能形氣合一,人己一元,那得湊巧。
  起伏:札槍之法,不盡中平,忽高忽低,矯若游龍。無高低,則陰陽不轉;無開路,則門戶不清。
  進退:知機之士,絕無硬撞,誰敢扎氣,楊家六郎。知進知退,活動不滯,綽然有餘,不入死巷。
  崩打:槍之起落,非上則下,往返不空,低崩高打,有消滯,則遍體皆槍,渾身爪牙,敵人極難措手。
  提攉:他起我提,他崩我攉。將計就計,的是妙著。趁勢能省力,敵人無變機,行氣借得穩,一發命歸西。
  三、十二變通
  隨中:他扎我攔,他過我過,不得翻身,總無奈何。似粘非粘,似脫非脫,即離之間,他摸不著。
  使中:我過之時,他未之見,猛力扎來,恰中機關,彼方扎來,我趕已到,眼明手快,法力玄妙。
  總按:前掌著力,脫肩下沉,直落為按,聳則為總,總衝前走,按直向下,其中勁氣,毛發之差。
  挑撩:騰空而起,在他桿下,挑不離槍,撩則崩炸。挑則隨之,撩則離開,一剛一柔,應發時來。
  掇托:兩肩俱松,雙肘下沉,捧盤而入,內有分寸。翻仰而起,一擎一隨,一樣扎法,勁氣不同。
  捷靠:肩膀著力,鐵扇閉門,一則攔開,一則硬迮。硝黃急火,連人皆板,杜門而入,沉施為先。
  頓領:鎮地不動,引他入竅,內有凹坑,那裡知道。力不能截,引入戰場,機動勢轉,自投羅網。
  勾挂:勾分上下,挂別內外,前後手間,俯仰紐縹。硬勾軟挂,陰陽分明,手腕掌榜,錯了不行。
  合掌:陰手下沉,陽氣扶之,催力直進,不令他起。非陰不重,非陽不活,相濟而用,名曰沉托。
  摟翻:陽入陰進,陰轉陽跟,翻江攪海,振蕩乾坤。摟用猛抽,翻用猛頓,陡起陡落,陰陽之分。
  勒壓:似退非退,似前非前,中氣下聚,沉落他桿。陰勒脫前肩,沉後肩;陽勒沉前肩,豎後肘。
  抽卷:長能用短,直能用橫,隨機應變,心靈身淨。能抽則善偎者反危,能卷則善制者反傷。
  無綱領,則大本不立;無條目,則妙用不行。體立用行,而少變化,則滯而鮮通。此二十四說所宜急講也,更能神而明之。物來順應,方見生生不已之妙。
  四、托槍式
  側身分虛實,凝神氣如虹,左松右抽滿,桿梢向下垂,靜能三尖照,動則六合齊,靈活催堅硬,剛柔自相濟。
  五、降手
  須借行氣方妙,不然,我一降,彼一轉,又到我桿上矣。或曰,降手如聚勢落點一般,心十分吃住他桿,他不能轉,方可用。
  槍法惟有降手能,刷敲科砍遍人還,識得破時微微笑,只將前勢仍還原。
  詩曰,自上而下謂之降,高山墜石不可當,氣勢還原身法進,斬關奪隘鬼神忙。一人敵不為工,垓下戰項重瞳,長阪坡趙子龍,百萬軍如童蒙,一桿槍如蛟龍,落上發氣下攻,擊乎西聲乎東,低掃堂高雲頂,崩搖擺攉挑驚,腰背胯賽旋風,出沒變化影無蹤,虛實實虛誰能定,豈必觸山與扛鼎,始臨大敵呈英雄,知此方為精。刀與劍無雙,單欲成功則善鑽,閒用硬,忙用軟,步要隨,器要粘,頭手足,貫相連,要膀胯,務靈便,不近身,總不攔,彼自忙,我自閒,識化工,永無難,為問其中玄妙理,仍是斜行與單鞭,萬殊一本貫不貫,丈夫由來自有真,浩然之氣胸中藏,勸君養成剛大體,充塞宇宙古強。
  槍拳要以神氣為先,機勢次之,專講力量斯為下矣。人人有路通玄關,靈活容易化則難,人有無處我無有,人還去時我去還,劈提崩打任火藥,手足膀胯如雲煙,過此便是蓬萊客,三而一兮一而三,長知短,不要搶,短敵長,不用忙。
論棍法
  千言萬語,總是哄他舊力過去,新力未發而乘之。
  響而後迎,迎而後響,分別明白,可以語技矣。
  將棍頭穿入他棍頭下,或左邊一起一剃,或右邊一起一剃,要有響為度,總是一理。
  凡認棍不認人,此語最當。
  決不宜貪心去傷他,待他動後我再動可也。
  我入被他打即急跳退,切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