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道德經論正.疑古謬論綜駁.總結〉

總結

主要疑古謬論或主要疑古謬論的論點,至此已經反駁完畢。其中,我們看到了幾篇有水準的論文,但主要是集中在正方,如胡適、黃方剛等,至於反方的水準實在令人難以恭維!所謂考證,在疑古者的文章裡,幾乎成了編故事大賽,隨便取得一兩條不管相關性多麼低微、不管其中完全不具備任何因果關係,都能被疑古者煞有介事的說成是一種「必然性的證據」。從司馬遷〈史記.老子韓非列傳〉被動過手腳、摻入了虛構的文字之後,本來連司馬遷以及眾多先秦諸子都沒有混淆過的「老聃、老萊子、周太史儋」便開始被眾多疑古者混淆了,而「老子」本來就可以不只一位,但「老萊子」不能稱為「老子」、周太史儋沒有任何記載說他曾經稱為「老子」的事實,卻始終被學者漠視,有些學者甚至從未發現!一個接近於國學常識的重點,一個幾乎可以馬上因此讓人發現〈史記.老子韓非列傳〉中有嚴重的偽造成分的關鍵,卻被幾乎所有的學者忽略了!從這一點出發,情況漸漸的失控,以致於所有關於老聃的眾多記載完完全全被疑古者所漠視與忽視,一堆沒有辦法被證偽的老聃事蹟卻被疑古者三言兩語的證偽或者乾脆直接忽視了!疑古者最常用的「一句話」「證據」就是「不可信」!因為「不可信」所以「不信」!於是眾多謬論在這種情勢下大爆發!
  從早期的葉適將老子分為兩個老子,一個是與孔子交談的老聃,一個是寫《老子》的老子,到最後的錢穆竟妄想天開的將「一大堆」的古人用一些荒謬可笑的所謂「證據」合併成一兩個人,以企圖把老聃的年代下拉到戰國時代,或者乾脆取消其身為人的資格。荒謬性無疑被延續與放大了!但學界對於老子、老聃、《老子》的研究卻並沒有往更深刻的路走去!甚至不僅老聃的事蹟逐漸的淡出疑古者的文章,連《老子》究竟是在說什麼、有哪些特色,也罕見疑古者提起。疑古者提到《老子》時,無非在「不尚賢、仁義、主、萬乘、三十輻、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也。」等少數幾句話、幾個詞上繞來繞去、繞來繞去、不停的繞來繞去,這些枝微末節以及只要用點心就能用統計資料證反其效力的東西,卻被不停的用來當成主要證據,至於《老子》的內在統一性、《老子》與春秋戰國時代文獻的異同,幾乎沒人提及。
  我們在整個論戰的過程中,除了看到了許多疑古者閃避正方所提的駁難,更讓我們發現疑古者所謂的證據,有些連可能性都不存在。至於那些毫無因果關係的論述更是充斥其中,疑古者的雙重標準更在整個論戰裡徹底暴露無疑。而一大堆關於老聃的客觀記載,則幾乎被完全忽視。荒謬、智能倒退,無疑是對整個論戰中疑古陣營最好的形容詞與用語!
  總結而論,疑古者主要的攻擊方向,一如攻擊《孫子兵法》一般,不外以下兩種:
  一、證明關於老聃的事蹟是虛構的、假的,因為既然老聃是假的,《老子》自然也就不是老聃所寫的。疑古者攻擊的主要對象有兩個,一是〈史記.老子韓非列傳〉,攻擊的方向主要集中在年壽的不可信、家譜與老聃的年代「不太可能」相合。一是〈曾子問〉,攻擊的方向主要集中在「衛靈公」比「季桓子」早死一件事上,從這個「證據」或「錯誤」出發,疑古者進而「推論」〈曾子問〉的其他獨立故事都不可信,而這其他的故事就包含了一則孔子見老聃遇日食的記載。疑古者「解決了」這兩件事之後,關於老聃的其他記載,疑古者多數不再攻擊,甚至連提都不提,直接用〈史記.老子韓非列傳〉、〈曾子問〉的不可信「結論」,把所有其他記載的真實性一次性抹滅掉。疑古者一方面說〈史記.老子韓非列傳〉的記載不可信,一方面又把其中提到的最不可信的「周太史儋」當成最可信的記載,並想方設法把《老子》的著作權轉移到這位連姓氏都沒被提到、自始至終只有一件事蹟流傳的周太史儋身上;疑古者一方面說〈史記.老子韓非列傳〉中關於老聃與孔子的一段是假的,一方面又站在「家譜是真的」的立場上,用家譜的「合理性」去尋找出「真正的老子」!甚至以「家譜」的「真」來證明老聃的「偽」,其荒謬性實無以復加!
  二、證明《老子》不是春秋時代的文獻,《老子》既然不是春秋時代的文獻,自然就不是老聃寫的,只要不是老聃寫的,不管是誰寫的都行。因為這是成名的絕佳好機會。攻擊的方向主要集中在「不尚賢、仁義、主、萬乘、三十輻、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也。」等可以輕意被證反的所謂證據上。之所以疑古者一直將重心集中在這些枝微末節上,主因在於《老子》一書完全不涉及歷史人物與事件,疑古者無從發揮。疑古者在此的眾多謬論都已被民國初期的學者輕易駁倒,因此眾人圍繞「不尚賢」不停的「大作文章」,幾乎因此重新創造了一個新世界!包含「士」是孔子所發明等荒誕不羈、毫無常識的說法!

  最後,一如《孫子兵法論正》,筆者在完成了歷代徵引資料的收集、文本文理的整理與揭露等「客觀證據」的收集、整理與建構之後,將最主要的甚至可以說是全部的攻擊點消滅後,便是提出問題反問疑古者的時候。這些問題是留給想要繼續疑古事業的新疑古者的,如果新疑古者無法回答這些問題,或企圖避過,至少日後的正方仍然可以以此進行反詰。
  一、〈史記.老子韓非列傳〉最不可信的部份有幾點,一是年壽的記載,二是家譜的記載(因為家譜的存在本身是私人性質的,且家譜的最終記錄時間與記錄時間跨度遠遠後於與大於老聃事蹟的記錄時間,家譜的記載可以牽扯到數代人,對於「遠祖」的追記,連「後人」都無從證明其真假。),三是周太史儋的預言(因為可能性很低)。問題如下:
  1.家譜是誰的家譜?
  2.周太史儋有什麼理由放到〈史記.老子韓非列傳〉?
  3.老萊子有什麼理由放到〈史記.老子韓非列傳〉?
  4.一個不知道是誰的家譜,為何反而比老聃與孔子的事蹟還可信?
  5.為何假設最不可信的家譜是可信的,從而質疑最可信的老聃與孔子的對話之真實性?這其中不可信的比例是從事件本身的性質所得出的,這是用通例、通常情況來確定的。
  6.為何假設可能性很低的周太史儋事蹟是確定的,而質疑老聃的事蹟是不可信的,兩者之間究竟有何關係?
  7.周太史儋的事蹟與老聃的事蹟本來就是獨立事件,為何不能同時成立?
  8.年壽是誰的年壽?即便是假的、不可信的,試問依照文中的文字順序,年壽應該是誰的年壽?
  9.年壽、家譜、老聃事蹟,都是獨立事件,為何年壽、家譜不可信可以推論到老聃的事蹟也不可信?
  10.如何證明家譜是真的?誰的家譜的源頭是用尊稱開頭的?試問按照〈史記.老子韓非列傳〉的文章順序,則家譜的「老子」姓什麼?叫什麼名字?
  11.疑古者以「家譜」與老聃的「時代」「不太可能」「相合」來「質疑」甚至「證明」老聃事蹟的「虛假」。結果疑古者卻最後用「家譜」的源頭最可能是「周太史儋」反過來「證明」「家譜」的正確性以及周太史儋的合理性。則試問,家譜的存在、其真假與否與老聃事蹟的真假有何邏輯上的關係?為什麼家譜與老聃的時代不合或不太可能相合,就能推出老聃事蹟是假的?如果老聃的事蹟可以因為家譜的真實而推出是假的,試問既然疑古者「已經」「證明」家譜的源頭也即所謂的「老子」「最可能」的人選是周太史儋,那麼這個家譜到底跟老聃的事蹟有什麼關係?原本用來證明老聃事蹟是虛假的前提還存在嗎?此外,如果可以用家譜的存在推出老聃的事蹟為假,試問為何不能以老聃事蹟為真推出家譜為假?

  二、〈禮記.曾子問〉中其中一個故事中的「衛靈公」明顯是古籍常見的諡號錯誤,即便這個故事不可信,何以便能類推到孔子助葬老聃的故事也不可信?兩者有何邏輯關係?

  三、關於老聃的記載,先秦諸子記錄了很多,請一一證明其不可信!

  四、請解釋什麼叫做「非一人一時之作」?這樣的作品有哪些範例?有什麼特色?這些特色在《老子》一書中得到了什麼體現?

  五、為什麼類似周太史儋、詹何這種只有少數記載的人的記載便可信,而擁有眾多記載的老聃的事蹟便不可信?為什麼那些著作沒有成功流傳下來的戰國中後期的諸子,他們被保留在其他諸子中的隻言片語,竟能成為《老子》的源頭?那些與《老子》文本沒有實質上的文字聯繫與相似性的文字片段,何以竟能「凌駕」春秋末年以及戰國初期那些完全一致或者接近完全一致的文字片段的相似性或引用事實?

  結論,主要疑古謬論至此已「破壞」完畢,任何關於《老子》不是春秋末年老聃所著、老聃不是人、《老子》非一人一時之作的謬論已經被「徹底終結」了!筆者也相信以上所提幾個簡單的問題,是疑古者無法回答與做到的!因此,不談在進入這個單元前,筆者已經證明了《老子》是春秋末年老聃所作,成書於前5XX年以後數年間的事情。僅僅是本篇所論,也足以將疑古謬論踢入歷史的垃圾堆中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