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7日 星期日

征南射法

征南射法

《清代射藝叢書甲集》三
  王征南弟子黃百家撰

王征南

王征南先生有絕技,曰射。余聞先生名,因裹糧至寶幢學焉。先生亦自絕憐其技,授受甚難其人,亦樂得余而傳之。
  其射法:

一曰利器

調弓審矢,弓必視乎已力之強弱,矢又視乎弓力之重輕。
  【甯手強於弓,毋弓強於手。如手有四力、五力,甯挽三力、四力之弓。古者以石量弓,今以力。一個力重九斤四兩。三力、四力之弓,箭長十把,重五錢五分。五、六之弓,箭長九把半,重五錢五分。大約射的者,弓貴窄,箭貴輕。禦敵者,弓甯寛,箭甯重。】

二曰審鵠

鵠有遠近。欲定鏃之所至,則以前手高下準之。
  【箭不知所落處,是名野矢。欲知落處,則以前手之高下分遠近。如把子八十步,前手與肩對;一百步,則與眼對;一百三、四十步,則與眉對;最遠一百七、八十步,則與帽頂相對矣。】

三曰正體

蓋身有身法,手有手法,足有足法,眼有眼法。
  【射雖在手,實本於身。忌腆胸偃背。須亦如拳法:蹲矬連技步,則身不動,臀不顯;肩肘腰腿,力萃於一處。手法務要平直,必左拳與左㬹、左肩及右肩、右㬹節節相對。如引繩發箭時,左手不知巧力,盡用之右手,左足尖右足跟與上肩手相應。眼不可單看把子。蓋助在把子,則手與把子反不相對矣。只立定時,將左足尖恰對垛心,身體既正,則手足自相應。引滿時,以右眼觀左手,無不中矣!】
  然此雖精詳纖悉,得專家之秘授者猶或聞之,而唯是先生之所注意,獨喜自負,逈絕乎凡技之上者。則於斗室之中,張弦白矢出而注鏃,百發而無失。
  【卷席作垛,以凳仰置桌上,將席閣之,使極平正。以矢鏃對席心,離一尺,滿穀正體射之。矢著席,看其矢鏃偏向,或左或右,即時求正之。上下亦然。必使其矢從席罅無聲而過。則出而射候,但以左足尖對之,信手而發,自然無失。】
  此則先生熟久智生,劃焉心開而獨創者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