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日 星期六

預見未來:智果

智果

人物簡介

智果:晉國智氏族人。在智宣子立智瑤為接班人之後,智果將自己的血脈從智氏分離了出去,改為「輔氏」。智氏被智瑤毀掉之後,智果一族成為唯一倖存的智氏後代。
  智申:智宣子,智瑤的父親,智氏的領導人。
  智瑤:智襄子,智宣子的兒子,智氏最後一位領導人。晉國六將軍中原本實力最強的領導人。


預言事例

  預言智宣子立智瑤為接班人是錯誤的,智瑤將使智氏滅亡。

智宣子將要立兒子智瑤為繼承人,智果說:「立智瑤還不如立智宵好。」
  智宣子說:「智宵剛強兇狠,不適合。」
  智果回答說:「智宵的剛強兇狠表現在臉上,智瑤的剛強兇狠隱藏在心裡。內心剛強兇狠的人要敗壞國家,表面剛強兇狠的人其實不會帶來危害。智瑤有五個地方比別人好,有一個地方比不上別人。他鬢髮美觀,身材高大,是一好;他能射箭、駕車,腳力過人,是一好;他各種技藝無不精熟,是一好;他巧於文詞,聰明善辯,是一好;他剛強堅毅,行動果絕,是一好。他有這些長處,但卻很不仁慈。他憑藉著這五種長處去欺凌別人,而不行仁德的事情,那麼誰能寬容他呢?假如您一定要利智瑤為繼承人,那麼智氏的宗族一定會被他覆滅啊!」
  智宣子並不聽從。
  智果就到太史那裡去辦理分族手續,並改姓為輔氏,將自己免為平民。等到智氏家族滅亡後,只有智果一家還生存下來。

  預言智瑤(智襄子)將遭受大的禍難。

前464年。
  智襄子在討伐鄭國之後,從衛國回到晉國,與韓康子、魏桓子、趙襄子三位晉國卿大夫在藍臺舉行宴會。在宴會中,智襄子戲弄了韓康子,侮辱了他的首席大夫段規,又把酒倒在趙襄子的頭上。
  智果知道這件事後,就對智襄子進行勸諫說:「您如果不先做準備,災難一定會到來啊!」
  智襄子反駁說:「災難將由我主宰,我不發難,誰敢發難!」
  智果回答說:「我的看法與您的不同。郤氏把長魚矯一家綁在車轅上受辱而導致禍難,趙氏被孟姬進讒言而遭受禍難,欒氏被他的母親叔祁進讒言而遭受禍難,范氏、中行氏在亟治(范皋夷的封邑)被范皋夷殺害,這些都是您所知道的事情啊!《夏書》裡有這樣的話:『一個人有了許多過失(得罪了許多人),被人所怨恨,難道會表現得很明顯嗎?應該在災難還沒有萌發的時候就開始防範了!』《周書》裡也有這樣的話:『怨恨不在乎大,也不在乎小。』如果君子能認真對待小事,也就不會遭受到大的患害了。現在您在一次宴會上就羞辱了別人的君主和輔導他的宰相,又不加防備,卻還說:『別人不敢發難』,話應該不是這麼說的吧!誰不能讓人高興?誰又不能讓人恐懼?即使是蚊子、螞蟻、黃蜂、蠍子都能害人,何況是別人的君主與宰相呢?」
  智襄子並不聽勸諫。
  從這以後,過了五年,於是發生了晉陽之難。趙氏、韓氏、魏氏三大家族聯手反叛智瑤之後,段規首先發難,在軍中殺死了智瑤,於是就把智氏消滅了。智瑤死後,趙襄子把他的頭割了下來做成了小便用的器具,以報復當年智瑤把酒倒在他頭上的羞辱舉動。

  預言韓、魏將與趙合謀反攻。

段規預言如果韓康子給智瑤他向韓康子索要的土地,智瑤就一定會再去跟魏氏、趙氏索要土地,最後必然會遇到一個反抗他的人。
  智瑤在率領趙氏、韓氏、魏氏消滅范氏、中行氏之後,回到晉國,讓軍隊休息了幾年,接著便向韓氏索要土地。
  韓康子不想給,段規勸諫他說:「不可以不給啊!智瑤這個人,喜好利益而傲慢暴戾。他來向您索要土地,您卻不給他,那麼他一定要調動軍隊來攻打韓國了啊!您還是給他吧!您給他以後,他習慣了,就又會去向其他國家索要土地。其他國家一定會有不聽從他的,不聽從他,那麼智瑤一定會用軍隊去攻打他。如此一來,韓國就可以避免禍患,並等待事態發生變化後,伺機行事了!」
  韓康子說聲:「好!」便派遣使者送給智瑤一個有萬戶人家的縣。
  智瑤因此感到高興,於是便又派人去向魏氏索要土地。
  魏宣子也不想給他,趙葭勸諫他說:「他向韓國索要土地,而韓國給他。現在他又向魏氏索要土地,如果魏氏不給,那麼這是魏氏對國內顯示自恃強大,而對外激怒智瑤啊!因此如果不給他,智瑤一定會對魏氏用兵啊!不如給他!」
  魏宣子說聲:「好!」於是便派遣使者也送給了智瑤一個有萬戶人家的縣。
  智瑤一見韓、魏兩家都順從了他的意願,於是又派人去向趙氏索要蔡、皋狼兩個地方。但趙襄子不給他,於是智瑤就派使者前往聯絡韓氏、魏氏,打算一起出兵攻打趙氏。
  趙襄子聽到消息後,便召來張孟談,對他說:「智瑤的為人,表面上和人親近而暗地裡卻疏遠得很。他現在三次派遣使者到韓國、魏國那裡去,但卻沒派人到我這裡來,他一定是要對我用兵了啊!現在我應該找哪裡做為根據地才能安穩的過日子呢?」
  張孟談說:「董安于是簡子(趙簡子,趙襄子之父)手下很有才能的臣子。他曾經治理過晉陽,而後尹鐸又依照他的政策來治理,所以他當年的教導至今都還存在著。您不如選擇搬到晉陽吧!」
  趙襄子說聲:「好!」於是召來延陵生,讓他先帶領車兵、騎兵軍隊先到晉陽,趙襄子則跟隨在軍隊之後出發了。
  趙襄子來到晉陽之後,開始檢查晉陽的城郭以及五種官府的儲備,結果發現晉陽城城郭沒有整治好、糧倉裡沒有什麼糧食、金庫裡面沒有多少錢、武器庫裡面沒有盔甲跟兵器、城內也沒有防守的器具。
  趙襄子因此感到恐懼,於是召來張孟談,對他說:「寡人巡視了城郭和五種官府的儲備,都沒有準備完全。我將用什麼來對付敵人呢?」
  張孟談說:「臣聽說聖人的治理方式,把物資藏在人民身上而不藏在公家的府庫之中,致力於做好他的教化,而不是修理他的城郭。因此您可以發佈命令,讓人民自己留下三年的糧食,有多餘的糧食就把它交到國家的糧倉裡;各自留下三年的費用,有多餘的錢財就把它交到國家的金庫中;留下必要的勞動人力,有多餘的勞動人力就派遣他們來做城牆的修理工作。」
  趙襄子晚上才發佈了命令,第二天結束前,糧倉裡就沒有多餘的空間容納糧食了,金庫內就沒有多餘的地方再堆積錢幣了,武器庫裡就沒有多餘的空間放置盔甲兵器了。趙襄子在晉陽才居住了五天,而城郭就已經修理完善,而守城的設施也已經準備好了。
  趙襄子又召見張孟談而問他:「我們的城牆已經修好了,守城的設施也已經準備好了,錢財糧食已經富足了,盔甲兵器已經綽綽有餘了。但是我沒有製造箭矢的竹竿,這該怎麼辦呢?」
  張孟談回答說:「我聽說董安于先生治理晉陽的時候,卿大夫家的圍牆都是用蘆狄、荊條等築成的,其中有高達一丈的楛桿可以拿來做箭桿。您就把它拆出來使用吧!」
  於是趙襄子遵照張孟談的建議,把這些製造箭桿的木料從卿大夫的圍牆中拆了出來。在對木料進行了試驗之後發現,它堅硬的程度就是硬度強勁的菌輅也不能超過它。
  趙襄子又說:「我的箭桿已經足夠了啊!但沒有製造箭頭的金屬,該怎麼辦呢?」
  張孟談回答他說:「臣聽說董安于先生治理晉陽的時候,卿大夫以及縣令家中的廳堂,都使用冶煉過的銅製造柱子和墊柱石,您就把它拆出來使用吧!」
  於是趙襄子又把這些柱子和墊柱石拆出來重新冶煉,製造成箭頭,最後還有剩下的金屬。
  接著趙襄子把號令宣布完畢後,守城器具也都具備後,智氏、韓氏、魏氏的軍隊果然來到了晉陽,並進行攻城戰。三個月過去了,智氏三國聯軍還無法攻下晉陽,於是就把軍隊疏散開來,把晉陽城包圍了起來,並掘開晉水的堤壩來淹晉陽城。
  智氏三國聯軍,就這樣把晉陽城包圍了三年。使晉陽城內的人民都像鳥一樣住在高處,為了防水只能把鍋子掛起來燒飯,財物和食品都快用完了,士大夫們也都因此瘦弱多病。
  趙襄子對這種情況感嘆的對張孟談說:「糧食缺乏,錢財物品枯竭,官員們瘦弱多病,我們恐怕守不住了啊!我想把城門打開投降,你看應該投降給哪個國家呢?」
  張孟談回答說:「臣聽說:『如果國家面臨滅亡的危機而不能使它生存下來,面臨危險而不能使它穩定下來,那麼重視智慧就沒有意義了啊!』您放棄這個打算吧!臣請試著偷偷溜出晉陽城,去見韓氏與魏氏的君主,說服他們反叛智瑤!」
  趙襄子答應了他,張孟談便偷偷溜出了晉陽城,約了韓氏與魏氏君主見面,並對他們說:「臣聽說:『如果沒有嘴唇,牙齒就會感到寒冷。』現在智瑤率領兩位君主討伐趙國,趙國將要滅亡了啊!趙國滅亡之後,那麼二位君主一定會是下一個目標啊!」
  韓康子與魏桓子都說:「我們都知道事情會這樣發展。但即使如此,智瑤的為人,心地粗暴野蠻而缺少仁愛,我們的謀劃如果被發覺,那麼災難一定會降臨到我們身上啊!這該怎麼辦呢?」
  張孟談回答說:「謀劃出於二位君主的口中,而進入臣的耳中,其他人不能知道啊!」
  韓康子與魏桓子因此與張孟談約好反叛智瑤的日期,晚上才讓張孟談偷溜回到晉陽城去向趙襄子報告雙方已約定好反叛的事情。
  趙襄子知道張孟談回來後,對他拜了兩拜,對這個好消息感到又恐懼又歡喜。
  韓康子與魏桓子讓張孟談返回晉陽城之後,就去朝見智瑤。兩人見完智瑤出來後,在營門的外面碰到了智果。智果覺得他們的臉色反常,就進去見了智瑤。
  智果對智瑤說:「兩位君主的臉色看上去要叛變了啊!」
  智瑤說:「為何這麼說?」
  智果回答說:「他們的行動傲慢,意氣高昂,與過去的狀態不同啊!您不如先下手為強吧!」
  智瑤反駁說:「我與兩位君主雙方很謹慎的約定好:攻下趙國後,三家平分趙國的土地。我用這個來籠絡他們,他們一定不會暗算我的。何況軍隊駐紮在晉陽已經三年了,現在很快就要把晉陽城攻下來而分享那個戰果,他們怎麼還會有其他的打算呢?一定不會這樣的。先生放心,不要憂慮,也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
  隔天早上,韓康子與魏桓子在朝見智瑤之後,在經過營門時又遇到了智果。智果在進去見了智瑤後,對他說:「君王把臣的話告訴了兩位君主了嗎?」
  智瑤問說:「先生是怎麼知道的?」
  智果回答說:「今天兩位君主朝見完您出來後,看到了我,於是他們的臉色就變了,而且避開了我的眼光,轉去看他們的侍從。這兩個君主一定是要叛變了,您不如把他們殺了吧!」
  智瑤說:「先生把這件事放下,不要再說了!」
  智果說:「不可以,一定要殺了他們。如果不殺掉他們,那麼就要更親近他們。」
  智瑤問說:「怎麼樣才能更親近他們呢?」
  智果說:「魏桓子的參謀叫做趙葭,韓康子的參謀叫做段規。這兩個人都能改變他們君主的計畫,您與他們兩位君主約定,攻破趙國之後,再封給這兩位參謀每人一個有萬戶人家的縣。這麼一來,韓、魏兩位君主的心就可以不變了!」
  智瑤說:「攻破趙國而三分趙氏的土地,如果再分給這兩位參謀每人一個有萬戶人家的縣,那麼我所得到的就少了啊!不行!」
  智果看到他的建議不被智瑤聽從之後,知道智瑤一定會滅亡,於是當天就離開了智瑤。
  到了張孟談與韓康子、魏桓子約定好的那天夜晚,趙氏派人去殺了守護堤防的士兵,然後用堤防的水去灌智瑤的軍隊。智瑤的軍隊為了救水而陷入混亂,這時候韓氏與魏氏的軍隊從旁襲擊智瑤的軍隊,趙襄子也率領軍隊從前面進攻智瑤的軍隊,三國聯軍大敗智氏軍隊,智瑤被殺身亡,智氏的土地也被三國一分為三,瓜分掉了。

  如果歷史不是讓被孫子稱為「公家富」的智氏滅亡,而是讓被孫子稱為「公家貧」的趙氏滅亡,那麼往後還會有多少人想要當趙氏,而給予人民更多的照顧呢?所幸,歷史只是如實的遵照著世間的法則在運作,因此智氏最終滅亡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