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日 星期五

預見未來:端木賜

端木賜

人物簡介

端木賜:字子貢。孔子弟子,是孔子弟子中最傑出的一位。擅長預測、揣摩人性,因此在商場上無往不利。


預言事例

  預言魯定公、邾隱公將死。

魯定公十五年(前495年),春天。
  邾隱公來魯國朝見魯定公。子貢在一旁觀看禮儀儀式。只見邾隱公高高的把玉舉了起來,他的臉仰著;魯定公則卑微的接受了玉,他的臉俯著。
  子貢看完之後說:「用禮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兩位國君,恐怕都快要死亡了。禮,是生死存亡的主體啊!行禮的人,他左右周旋,以及進退、俯仰的行動,就從這裡表現出來。朝會、祭祀、喪事、戰爭,就從這裡來觀察它。現在兩國君主在正月時互相朝見,卻都不符合法度,兩位國君的心裡已經喪失了禮了啊!這樣的美事,卻不符合禮儀。憑什麼能夠長久呢?高和仰,是表示驕傲啊!卑微和俯,是表示衰廢啊!驕傲接近於動亂,衰廢接近於疾病。君王是魯國的主人,恐怕他會先死吧。」
  夏季五月,魯定公便去世了。孔子聽到這個消息後說道:「賜啊!不幸被他說中了,這件事使他成為多嘴的人了!」
  魯哀公七年(前488年),秋天。
  季康子率領魯國軍隊攻打邾國,邾隱公因為仗恃自己的國力而不向遠處的吳國求援,最終被俘虜了,並被囚禁在負瑕這個地方。邾國大夫茅成子自己拿著一些貢品前去向吳王夫差求援。吳王夫差於是立了邾隱公的兒子邾桓公繼位,而廢掉了邾隱公。
  魯哀公二十二年(前473年),越王勾踐在滅亡了吳國之後,讓邾隱公復位了。魯哀公二十四年(前471年),因為邾隱公暴虐無道,越王勾踐又把他廢了,並改立邾隱公的兒子邾子何繼位。邾隱公,最後死在越國。他死掉的日期距離子貢預測時,已經過了22年。子貢之所以預測錯誤,在於季康子並沒有殺掉邾隱公,同時邾國大臣前去向吳國求援。但從另一方面說,子貢的說法也沒錯,因為按照邾隱公往後的遭遇,他不停的被廢掉,正是由於他做人處事失敗的緣故!

  預測了齊國將軍田常、吳王夫差、越王勾踐、晉平公等人內心的真實想法。

魯哀公十一年(前484年)。
  齊國田常想在齊國作亂,卻忌憚高氏、國氏、鮑氏、晏氏四大家族,所以想要動用他們的軍隊以討伐魯國,藉此削弱他們的勢力。
  孔子聽到這個消息後,對門下弟子說:「魯國,是祖先墳墓所在地,是父母的國家。國家如今面對如此的危險,你們為什麼不出去解救它呢?」
  子路請求前往,孔子制止了他!子張、子石也請求前往,孔子不許。子貢請求前往,孔子答應了!
  於是子貢來到了齊國軍營,對田常說:「先生攻擊魯國的行動太超過了啊!魯國,是難以攻擊的國家。它的城牆厚度薄、高度低,它的地形狹窄且長度淺,它的君主愚昧而不仁慈,大臣虛偽而沒有用處,它的戰士與人民厭惡軍事與戰爭,這不可以跟他們作戰啊!先生不如攻打吳國。那吳國,它的城牆高度高、厚度厚,它的地形廣闊且長度深,盔甲既堅固又新,戰士經過挑選又吃得好,重型武器、精銳兵器都在其中,吳王又讓聰明的大夫防守它,這很容易攻打啊!」
  田常憤怒的說:「先生所謂的困難,是別人所謂的容易;先生所謂的容易,是別人所謂的困難。現在先生卻拿這個來教導我,這是為什麼?」
  子貢回答:「臣聽說:『憂患在國內的對外要攻擊強大的敵人,憂患在國外的對外要攻擊弱小的敵人。』現在先生的憂患在國內。我聽說先生三次想要受封,卻三次都沒辦法成功,是因為有大臣不聽從您的緣故啊!現在先生攻下魯國以擴增齊國的國土,戰鬥取得勝利以讓國君驕傲,攻下魯國以讓大臣們獲得尊榮,而先生的功勞卻無法參與其中,那麼先生與國君的交情將每天漸漸疏遠。這是先生對上讓國君的心裡驕傲,對下讓群臣放恣。先生想要在這種情況下,讓大事(篡位)成功,很難啊!國君驕傲則放恣,大臣驕傲就會彼此競爭。這是讓先生向上與國君產生嫌隙,向下與大臣互相競爭啊!如此一來,那麼先生在齊國的地位就危險了啊!所以說:不如去討伐吳國。如果先生討伐吳國卻不能取勝,那麼軍隊的士兵將在國外死去,擔任軍隊將帥的大臣也會死在戰場上。如此一來,先生向上就沒有強大的大臣做敵人,向下就沒有反抗您的人民了。到時候,孤立國君、掌控齊國政權的一定是先生了啊!」
  田常說道:「說得好啊!雖然如此,可惜我的軍隊已經往魯國出發了啊!如果現在離開魯國而去攻打吳國,大臣因此懷疑我的用意,那該如何是好呢?」
  子貢回答說:「先生請按兵不動,臣請前往吳國去說服吳王,讓他派軍隊援救魯國,並攻擊齊國。到時候,先生再趁機用軍隊去迎擊它即可。」
  田常答應了子貢的要求。子貢也因此前往吳國去見吳王。
  子貢見到吳王夫差後,對夫差說:「臣聽說:『王者不讓世代滅絕,霸者沒有強橫的敵手。千均重的物體,即使加上銖兩的重量也會移動。』現在擁有萬輛戰車的齊國如果兼併了擁有千輛戰車的魯國,接著來與吳國爭奪強者的地位,我為大王感到危險啊!而且援救魯國,這是很大的名聲啊!攻打齊國,這是很大的利益啊!用這件事來安撫泗上的諸侯,誅討殘暴的齊國,以此來讓強大的晉國懾服,沒有利益比這更大的了啊!名聲上有解救魯國免於滅亡的美名,實際上困住了強大的齊國。這樣的好事,只要是智者都不會遲疑著去做的。」
  吳王夫差說:「說得好。雖然如此,我曾經擊敗越王勾踐,把他困在會稽山上。越王勾踐自己吃苦,卻養了許多戰士,有報復我的決心。先生等我先去攻打越國後,再聽從你的建議吧。」
  子貢說:「越國的實力不超過魯國,吳國的強大不超過齊國。大王放棄齊國而去攻打越國,到時候齊國已經打下魯國了啊!而且大王剛剛想要用保存即將滅亡的國家來獲得美名,卻去攻擊小小的越國而畏懼強大的齊國,這不是勇敢啊!勇者不會逃避災難,仁者不會讓拮据的人更窮,智者不會喪失時機,王者不會讓世代滅絕,以建立他正義的名聲。現在大王藉由保存越國,以此向諸侯顯示大王的仁慈;援救魯國、攻打齊國、把威力加在晉國身上,到時候諸侯一定互相結伴前來朝拜吳國,大王的霸業就完成了啊!假使大王實在厭惡越國,那麼臣請前往東邊去見越王,命令他出兵追隨大王。這是實際上讓越國空虛,名義上用追隨諸侯出兵的方式來討伐他的方法啊!」
  吳王夫差非常高興,於是就派遣子貢前往越國說服越王勾踐。
  越王勾踐知道子貢要來,於是用掃除官方道路、在郊外迎接的大禮來迎接子貢,並且自己擔任子貢的駕車司機,把子貢接到接待外賓的旅舍後,這才對子貢說:「這是蠻夷的國家啊!先生為何大駕光臨呢?」
  子貢回答說:「我正在說服吳王援救魯國、攻打齊國,吳王心裡想要做,卻害怕越國趁機搗亂,因此對我說:『等我攻打越國之後再說。』如此一來,吳國軍隊一定能打敗越國軍隊啊!而且沒有報復人的志向卻讓人起疑,這是笨拙啊;有報復人的志向卻使人知道,這是危險啊;事情還未發動就讓人先知道了,這也是危險啊!這三件事,是想要做大事的人的禍患啊!」
  勾踐叩頭對子貢拜了兩拜,說:「寡人曾經不衡量自己的實力,就與吳國交戰,結果被困在會稽山上。這讓我痛入骨髓,日夜都嘴唇枯焦、舌頭乾燥。每天只想著要與吳王同歸於盡,這是寡人的願望啊!」
  子貢說:「吳王這個人猛烈、殘暴,群臣都受不了他。國家因為他頻繁的作戰而凋敝,士兵們都無法忍耐,百姓也埋怨他,大臣轉變了對他的忠誠。伍子胥因為強行勸諫而死,太宰嚭執政,順從吳王的過錯以鞏固自己的私人目的,這是殘敗國家的治理方式啊!現在大王如果發動軍隊去輔佐他,以迎合他的志向,用厚重的寶物來讓他的心感到喜悅,用卑下的言詞來讓禮儀顯得尊重,那麼他攻擊齊國這件事就一定可成了啊!如果他戰鬥無法取勝,那是大王的福氣啊!如果他戰勝了,就一定會接著把軍隊引到晉國進行爭霸。這時候臣請前往北方去拜見晉國君主,讓他出動軍隊一起攻打吳國,那麼吳國一定會被削弱啊!他的精銳部隊在與齊國的戰鬥中消耗殆盡,他的重裝甲兵在晉國被困住,而大王趁著他虛弱的時候對他發動攻擊,一定能消滅吳國啊!」
  勾踐聽完後感到很高興,便應允了子貢的提議,並想贈送黃金一百鎰、寶劍一把、良矛二把給子貢。子貢不接受,便返回吳國向夫差回報去了。
  子貢對吳王說:「臣恭敬的用大王的話告訴了越王,越王非常的恐懼,對我說:『我不幸,年輕時失去了先人,因此不懂得衡量自己的實力,去得罪了吳王,導致軍隊慘敗、身心受辱,被困在會稽山上,國家成為荒蕪的草莽。是依賴了大王的恩賜,才能讓我有機會繼續用祭品祭拜祖先。這個恩德我死都不敢忘記,哪裡還敢有所圖謀呢?』」
  夫差聽了很高興,於是便想等待越王派兵前來,再一起去攻擊齊國。
  五天後,越王派遣大夫文種前來對吳王說:「東海的僕人勾踐派遣使者文種,前來向大王的左右問安。現在我暗中聽到大王想要發動大規模的正義戰爭,來誅殺強大的敵人,援救弱小的諸侯,讓殘暴的齊國受困,以輔助周王室管理天下。請讓我動用境內所有士卒三千人,請讓我親自穿上盔甲、手持尖銳的兵器,搶在大王面前承受箭矢的攻擊。臣越國的賤臣文種獻上先人收藏的器械:盔甲二十副、屈盧之矛、步光之劍,以向軍隊的官吏祝賀。」
  夫差高興的對子貢說:「越王想要親自跟隨寡人討伐齊國,可以嗎?」
  子貢回答說:「不可以。掏空別人的國家,使用他們的人民,又讓他們的君主隨從,這是不義。因此君王應該接受他的錢幣,答應他的軍隊,而辭謝他的君王。」
  夫差同意子貢的看法,於是對越王表達了謝意後,發動了九個郡的兵力前去進攻齊國。
  於是子貢又前往晉國面見晉平公,對晉平公說:「微臣聽說,謀慮不預先制定,不可以應付倉促的變化;軍隊不預先防備,不可以戰勝敵人。今日齊國與吳國將要開戰,吳國作戰而不能取勝,越國一定會趁機進攻它啊!但是如果吳國與齊國作戰取勝了,那麼吳王就一定會用他的軍隊瀕臨晉國了啊!」
  晉平公聽後很恐懼的問子貢說:「這該怎麼辦好呢?」
  子貢回答說:「整治軍隊,休養士兵以等待他。」
  晉平公接受了子貢的意見後,子貢便回到了魯國。
  最後,吳國軍隊果然與齊國軍隊在齊國領土艾陵一地交戰,吳國軍隊大敗齊國軍隊。夫差在擒獲齊國軍隊的七位將軍之後,沒有回國,果然繼續率領軍隊瀕臨晉國,最後與晉國軍隊在黃池相遇,進行爭霸。
  晉平公聽從趙簡子的建議,不跟吳王夫差硬碰硬,並同意在吳王夫差放棄王號、改稱伯爵的情況下,承認了吳王夫差霸主的地位。
  勾踐在夫差進行爭霸時,趁機率領軍隊涉過長江襲擊吳國,在距離吳國首都七里的地方進行駐紮。接著對沒有防備的吳國首都進行攻擊,殺死了吳王夫差的太子。夫差在黃池聽到這個消息後,離開晉國而返回吳國,最後與越國軍隊在五湖交戰。夫差三戰都不能取勝,最後退回首都防守。幾年後,越國軍隊又率領軍隊包圍了吳國,最後攻破了吳國,殺掉了吳王夫差。越國在滅亡吳國三年之後,果然向東稱霸了!
  所以當時的人評論子貢說,子貢一出手,在十年之內,讓五個國家都發生了變化:他保存了魯國,讓齊國陷入內亂,讓吳國滅亡,讓晉國維持強大,而讓越國稱霸。
  司馬遷記載子貢這個人:「喜歡表揚別人的好處,不能隱匿別人的過錯。曾經在魯國、衛國擔任過宰相,家族積累了千金的財富,最後死於齊國。」

  預言衛國不會滅亡。

衛靈公穿著直裙與婦女們一起玩樂,鬧得天下皆知。
  子貢前去晉國拜訪時,晉靈公因此問他說:「衛國會滅亡吧?」
  子貢回答說:「從前夏桀和殷紂王因為不能承擔他們的罪過,所以滅亡了!商湯和周文王、周武王懂得承擔他們的罪過,因此讓國家得到興盛。衛國君主如果能承擔自己的罪過,又怎麼會滅亡呢?」

  子貢預測衛國不會滅亡,事實上孔子也曾發表過對於衛國的看法。
  魯哀公問孔子說:「當今的天下,哪一個君子最賢能?」
  孔子回答說:「衛靈公。」
  魯哀公說:「我聽說,他的閨門之內,姑姊妹沒有分別。」
  孔子回答:「我了解的是朝廷中的事情,而不是後宮中堂階之間的情形。衛靈公的弟弟叫做公子渠牟,他的才智足以治理一個擁有千輛戰車規模的國家,他的信用也足以守住他的國家,而衛靈公喜愛他。又有一個士人叫做王材,只要衛國裡有賢能的人,他一定要推薦給衛靈公,要衛靈公任用這個人,因此這些人也都能顯達;如果有不能顯達的,他就辭退那個人而和那個人一起分享自己的俸祿,而衛靈公也因此尊敬他。又有一個士人叫做慶足,只要國家有大事發生,他就一定前來共同治理,沒有不成功的,而衛靈公喜歡他。史鰌離開衛國的時候,衛靈公官邸三個月不奏樂,等到史鰌回到了衛國,衛靈公才讓樂器再次進入官邸。我從這裡知道他很賢能啊!」

補充註釋

師父理解徒弟,徒弟不理解師父,是很正常的事情。因此孔子怎麼評價子貢的為人,也是我們深入理解子貢的一個方便途徑。

  孔子曾經這樣評論他的弟子們:高柴愚笨,曾參遲鈍,子張偏頗,子路粗俗。顏回的道德與學問都接近完備了,可是他卻常常處於貧困之中。端木賜不願意接受任命做官,卻去做買賣,他猜測趨勢,卻常常猜中。

  子貢問孔子說:「請問現今為人臣的誰比較賢能呢?」
  孔子回答說:「我不知道啊!以前,齊國有鮑叔牙,鄭國有子皮,他們都是賢能的人啊!」
  子貢問說:「難道齊國沒有管仲、鄭國沒有子產嗎?」
  孔子回答說:「賜,你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啊!就你所知,推薦賢人的人比較賢能呢?還是用力做事的人比較賢能呢?」
  子貢回答說:「推薦賢人的人比較賢能。」
  孔子回應說:「是啊!我聽說鮑叔牙推薦管仲,聽說子皮推薦子產,卻沒有聽說管仲、子產推薦了誰啊!」

  孔子預言子貢退回贖金的做法將導致魯國人不再向諸侯贖人了。
  魯國的法律規定,魯國人有在其他諸侯國家當奴僕的,有人能夠出錢把他們贖回來,可以到魯國府庫裡拿回贖金。子貢向諸侯贖回了一些人,卻退還魯國該給他的錢。
  孔子聽到這件事後說:「賜(子貢)錯了啊!聖人的行事,可以轉移風氣、改變習俗。他的教導也可以感化老百姓,可以影響到後代,而不只是適用於他自己的行為。現在魯國有錢的人少而貧窮的人多,把人家贖回而接受人家的錢,就是不廉潔;不接受,那麼以後就不會再有人願意去贖人了啊!從現在開始,魯國人不會再向諸侯國中去贖人了啊!」

  孔子說:「我死之後,商(子夏)的學識每天都會有所增加,賜(子貢)的學識每天都會有所減少。這是因為商喜歡和比自己好的人在一起,賜卻喜歡批評不如自己的人。」

  子夏問孔子說:「顏淵這個人怎麼樣呢?」
  孔子回答:「回(顏淵)的信用比我好。」
  子夏又問:「子貢這個人怎麼樣呢?」
  孔子回答:「賜(子貢)的聰敏比我好。」
  子夏又問:「子路這個人怎麼樣呢?」
  孔子回答:「由(子路)的勇氣比我好。」
  子夏又問:「子張這個人怎麼樣呢?」
  孔子回答:「師(子張)的莊重比我好。」
  於是子夏離開席位而問孔子說:「那麼為什麼這四個人要跟老師學習呢?」
  孔子回答:「坐下,我告訴你。回(顏淵)能講信用卻不能變通,賜(子貢)能表現聰敏卻不能謙遜,由(子路)能勇敢卻不能怯弱,師(子張)能莊重卻不能與人和諧相處。一個人縱使同時擁有這四個人的能力,我也不想要啊!所謂的最聖明的人,一定是知道進、退的好處,知道屈服、伸張的效用的人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