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

預見未來:郭嘉

郭嘉

【返回目錄】

相關參考書目《智囊全集

人物簡介

郭嘉:字奉孝。曹操參謀團中非常重要的人物,具有超強的預測能力,理解人性。可惜郭嘉只活了三十八歲,就去世了。郭嘉去世後,曹操在赤壁被劉備、孫權聯軍打得慘敗,當時曹操感嘆如果郭嘉還活著,一定會阻止他前去攻打孫權。從一這層面而論,如果郭嘉沒有這麼早死,曹操有可能完成統一天下的偉業,而司馬懿以及他的後代自然也就難有篡位的機會了。


預言事例

  預言袁紹難成大業。

東漢末年,群雄爭霸時,郭嘉曾經往北旅行,前去見袁紹。郭嘉在看過袁紹後,對袁紹的謀臣辛評、郭圖說:「明智的人能審慎周到的衡量他的主人,所以他的任何行動都能做到周全的地步,從而可以建立功績、宣揚名聲。袁公只想要仿效周公禮賢下士的做法,卻不知道使用人才的道理。他思慮多端而缺乏要領,喜歡謀劃而沒有決斷能力,想要和他共同拯救國家危難,建立稱王稱霸的大業,實在很難啊!」於是郭嘉便離開了袁紹。

  預言袁紹不是曹操的對手。

曹操手下原本有一個叫做戲志才的謀士,是個善於籌劃的人士,因此曹操很器重他。但戲志才早死,因此曹操需要找新人來頂替他,於是曹操寫信問他的參謀集團首席參謀荀彧說:「自從戲志才去世後,我就沒有可以一起計議大事的人了。汝川、潁川本來就有很多奇特的人士,有誰可以代替戲志才呢?」
  荀彧於是向曹操推薦了郭嘉。曹操便召見郭嘉,與他談論天下大事。
  曹操對郭嘉說:「袁紹擁有冀州的人口、資源,青州、并州也追隨他。他的土地廣闊、軍隊強大,卻屢次做一些違背人心的事情。我想要討伐他,實力卻不如他,要如何是好呢?」
  郭嘉回答說:「劉邦與項羽兩人原本不是勢均力敵的對手,這是主公所知道的啊!因此劉邦只能用智慧取勝,項羽雖然強大,終於還是被劉邦俘虜了。我暗自揣測,袁紹有十個失敗的地方,主公有十個勝利的地方,因此袁紹的軍隊雖然強大,卻沒有作用啊!袁紹的禮節繁雜、儀式規矩很多,主公則採取自然的做法,這是主公勝過袁紹的第一個地方。袁紹現在是一個叛逆朝廷的人,而主公卻是一個掌控著朝廷來率領天下的英雄,這是主公勝過袁紹的第二個地方。漢朝末年,政治上有過於寬鬆的缺失,袁紹在寬鬆的法令規範下又使用寬鬆的態度來對待人才,因此無法整頓亂象;主公用猛烈的手段來糾正這個亂象,使得在上位者與在下位者都知道遵守制度,這是主公勝過袁紹的第三個地方。袁紹表面上對人才顯露寬容的姿態,內心裡卻嫉妒人才,任用人才卻又懷疑他,因此他所任用的都是一些親戚子弟;主公表面上採取簡易的對人政策,其實內心卻非常機智明白,任用人才而不懷疑他,只要是適合的人才,不在意他與您的關係是疏遠還是親近,這是主公勝過袁紹的第四個地方。袁紹謀略很多卻缺少決斷的能力,這個缺點表現在拖延了事情的執行之上;主公只要策略確定了就馬上執行,應變的方法沒有盡頭,這是主公勝過袁紹的第五個地方。袁紹憑藉著幾代累積下來的資本,高調倡議賓主相見的禮儀,以此用來贏得名譽,因此那些喜歡用言語裝飾外表的人多數都去依靠他;主公以真誠的心來對待別人,誠實的做事情,不做那些表面上好看其實卻空虛無益的事情,用節儉的美德來率領下屬,但對於那些有功勞的人卻又無所吝惜,因此那些擁有忠誠、正義的品德與有遠見的、有實際才能的人都願意為主公效勞,這是主公勝過袁紹的第六個地方。袁紹看見人民飢餓、寒冷,他體恤、顧念的心情就表現在他的表情上,但他所沒有看到的,就沒想那麼多了,這是所謂的婦人之仁啊!主公對於眼前的小事情,時常有所疏忽,但對於大事情,卻能顧及天下人的反應,恩惠所施加的地方,都超過了那些人的期望,即使那些沒有看到的地方,思慮也能考慮周到,沒有不成功的。這是主公勝過袁紹的第七個地方。袁紹的大臣互相爭奪權力,導致彼此說對方的壞話、製造讓人疑惑、混亂的局面。主公用規則來駕馭下屬,那些討好在上位者、說他人壞話的行為因此消失。這是主公勝過袁紹的第八個地方。袁紹無法判斷他人的是非對錯,主公對於做正確事情的人用禮貌的態度來對待他,讓他的職位晉升,對於做錯事的人用法令來糾正他。這是主公勝過袁紹的第九個地方。袁紹喜歡虛幻的聲勢,不懂得用兵的關鍵規律,主公能用少數的軍隊擊敗多數的軍隊,運用軍隊就好像神一樣,因此軍隊中的人都倚仗主公,而敵人都畏懼主公。這是主公勝過袁紹的第十個地方啊!」
  曹操笑著說:「像卿所說的,寡人有什麼德性可以承擔這些讚譽呢!」
  郭嘉又說:「袁紹現在往北方去攻擊公孫瓚,我們可以趁著他遠征的時候,向東方去攻下呂布。不先攻下呂布的話,如果袁紹對我們發動攻擊,而呂布支援他,那麼這對我們的損害就非常嚴重了啊!」
  曹操說:「是的。」
  面談結束後,曹操對人感嘆的說:「能使我成就大事業的人,一定就是這個人了。」
  郭嘉出來後,也高興的對人說:「這才是我真正的主人啊!」

  預言曹操可以打敗呂布。

曹操於是上表朝廷讓郭嘉做了司空軍師祭酒,接著率領軍隊向東征討呂布。
  建安三年(198年),曹操與呂布雙方在經過三次戰鬥後,曹操打敗了呂布,而呂布則撤退回城裡堅守。這時候,曹操的士兵們都已經很疲倦,曹操因此想要率領軍隊撤退回國。荀攸勸他說:「呂布勇敢而沒有謀略,現在他三次作戰都被打敗,他的銳氣已經衰退了啊!三軍以將帥為主要動力來源,將帥銳氣衰退,那麼他的軍隊便沒有作戰的意志了啊!他的軍師陳宮雖然有謀略,卻速度遲緩,現在我們應該趁著呂布士氣尚未恢復,陳宮的計謀尚未定奪,對他們發動急攻,那麼就可以擊破呂布了。」
  郭嘉則勸他說:「以前項羽一生共與人大戰七十幾次,不曾失敗過,卻不過在一天失去了勢力就導致他自己死去、他的國家滅亡,這是因為他仗恃著勇敢、沒有謀略的緣故啊!現在呂布每次與我們作戰就被我們擊敗,他的軍隊氣力已經衰竭,對內、對外都已經失去了防守的力量。呂布的威力還不如項羽,而他遭受到的困境與敗局卻超過了項羽,如果我們現在趁著打敗他的氣勢去進攻他,他一定會成為我們的俘虜啊!」
  曹操聽從了兩人的意見,於是便引導沂、泗的河水來灌城,城牆崩潰後,軍隊生擒了呂布。最後曹操便把呂布殺了。

  預言孫策會死在刺客手中(而不會死在戰場上或得到善終)。

建安五年(200年)。
  孫策佔領了整個江東地區之後,有爭霸天下的雄心,聽說曹操和袁紹在官渡相持不下,就打算襲擊曹操的根據地:許都。
  曹操的部屬聽到消息後都很害怕,只有郭嘉說:「孫策剛剛兼併了整個江東,誅殺了許多原本割據當地的英雄豪杰。這些英雄豪傑都是能讓人們為他們賣命的人物,因此這些人的手下對孫策一定恨之入骨。然而孫策卻個性輕率,對自己的安全沒有加以戒備。因此他雖然有百萬大軍在手,卻和孤身一人身處野外沒有兩樣啊!如果有埋伏的刺客突然襲擊他,一個人就可以對付他了。依我看,他一定會死在一般人的手中(刺客、力士而非英雄手中)。」
  四月。孫策前去丹徒打獵。由於孫策自己騎的是上等的駿馬,速度很快,隨從的馬都趕不上。因此孫策為了追趕獵物,便迅速脫離了自己的隨從。突然間,草叢中便跳出了三個人,向他射箭。孫策來不及躲避,結果面部中箭。孫策中箭後,後面的隨從才趕到,並迅速殺了這三個人。孫策回到營地後,交代了後事,沒幾天後便死去了。而那三個刺殺他的人,正是他兼併江東時殺掉的吳郡太守許貢所養的門客。一如郭嘉的預測。

  預言劉備以後將成為曹操的禍患,但目前不是殺他的時候。

劉備前來投奔曹操,曹操讓他擔任豫州牧。
  曹操的謀士程昱勸曹操說:「我看劉備有雄才大略,而且又深得民心,一定不願意屈居於別人之下,不如趁早除掉他,否則以後一定會成為我們的禍患啊!」
  曹操因此問郭嘉的意見,郭嘉說:「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主公提起寶劍、發動正義的戰爭,為百姓去除暴虐的盜賊,秉持著誠信的原則來招攬天下的英雄豪傑,還害怕做不好啊!現在劉備有英雄的名聲,因為窮困而來投靠我們,我們卻去加害他,這會讓我們有傷害賢人的名聲,那麼有智慧的人才都將懷疑我們,轉變心思、重新去選擇新的主人。到了那時候,主公跟誰去安定天下呢?去除一個可能在未來造成我們禍患的人,因此讓天下間盼望我們的英雄豪傑感到沮喪,這是國家面臨安全與危險的關鍵啊!是不可以不仔細弄清楚的啊!」
  曹操笑著對郭嘉說:「先生掌握到關鍵了啊!」
  於是曹操還是讓劉備去當了豫州牧。

  預言如果曹操放緩對袁譚、袁尚的攻擊,兩人必然開始爭奪袁紹的繼承權,這將導致兩人最終都將被曹操消滅。

郭嘉隨從曹操去攻打袁紹,袁紹戰敗逃走。建安七年(202年)五月,袁紹在戰敗的陰影與悲憤下死去。郭嘉的第一、第二個關於袁紹的預言也應驗了。
  接著郭嘉又隨從曹操到黎陽討伐袁譚、袁尚,接連幾次戰鬥都打敗了對方。眾將領都想趁著戰勝的時機對袁譚等人發動攻城戰,郭嘉卻說:「袁紹愛他這兩個兒子,因此一直沒有決定立誰當繼承人。這二人分別有郭圖、逢紀做他們的謀臣,因此兩人一定會在其間交相爭鬥,互相離間。我們攻得太急,他們就會互相扶助;我們攻勢一緩和,他們互相爭鬥的心思就產生了。我們不如往南前進荊州做出像要攻擊劉表的樣子,以等待他們的狀態發生變動。等變局形成後,我們再向他們發動攻擊,就可以一舉成功了。」
  曹操說:「好。」於是向南方的荊州進軍。曹操的軍隊才行進到西平縣,袁譚、袁尚果然就開始爭奪冀州了。袁譚被袁尚的軍隊打敗後,逃走到平原縣進行防守,并派遣辛毗向曹操乞求投降。
  於是曹操率領軍隊回去援救袁譚,袁尚戰敗逃走後,曹操隨即順勢平定了鄴縣。
  接著郭嘉後來又隨從曹操到南皮攻打袁譚,袁譚戰敗後,曹操平定了冀州。
  曹操因此封郭嘉為洧陽亭侯。
  曹操將要攻打袁尚和遼西、上谷、右北平三郡的烏丸人,因此打算北征柳城。
  張遼勸諫曹操說:「許都是天子的根據地啊!現在天子在許都,而主公遠行北征,如果劉表派遣劉備襲擊許都,佔據許都以號令天下四方,那麼主公的大勢就消失了啊!」
  曹操手下將領多數同意張遼的看法。
  但郭嘉卻對曹操說:「主公雖然威勢震撼天下,但烏丸人仗恃他們地處偏遠,一定不會對我們設置防備。我們應該趁他們沒有防備的時候,突然對他們發動攻擊,這樣就可以消滅他們了!況且袁紹對漢人、烏丸人有恩,而袁尚兄弟還活著。現在四州的百姓,只因為懼怕我們的威勢而歸附我們。主公的德政恩惠還未施加在這些人身上,如果我們捨棄進攻他們,轉而南征劉表,那麼袁尚就會憑借烏丸人的資助,向他們招募能為主人賣命的臣僕。胡人一有動作,當地的漢人、烏丸人都會響應,這就將助長蹋頓的野心,促成他們侵吞中原的計劃,那時候青、冀二州恐怕就不歸我們控制了。劉表這個人不過是個喜歡坐著空談的人罷了,他自己知道才能不足以駕馭劉備,如果他重用劉備,他會害怕不能控制劉備;但如果他不重用劉備,劉備也不會為他所用。因此即使我們因為遠征而導致國內出現兵力空虛的狀態,您也不用憂慮啊!」
  曹操聽從了郭嘉的分析,於是率領軍隊出征袁尚、烏丸人等人。
  曹操的軍隊走到易縣時,郭嘉建議說:「戰爭講究神一般的速度。現在我們行軍千里來偷襲敵人,軍用物資太多,難以迅速的前去爭奪利益。況且如果對方知道了我們前來的消息,一定會為此設下防備。因此不如留下軍用物資,讓輕裝備的士兵加倍趕路,出其不意的襲擊敵人。」
  曹操聽從了郭嘉的建議,於是秘密從盧龍塞出兵,直接攻向烏丸單于居住的地方。烏丸人倉猝中聽到曹操軍隊到了,驚慌懼怕之下,匆忙交戰。曹操軍隊因此大敗烏丸軍,並斬殺了蹋頓和各個有名的首領。袁尚和他的哥哥袁熙則往遼東郡逃去了。

補充註釋

郭嘉個性深沉,有謀略,通曉事物情理。曹操曾稱讚說:「只有郭奉孝能知道寡人的心思。」
  郭嘉從柳城回來,病得很重,曹操派去探問病情的人一個接著一個,足見曹操對他的重視。郭嘉不久後去世,享年三十八歲。曹操親自前去吊喪,對荀攸等人說:「諸位先生的年紀和我都是同輩啊,只有郭奉孝年紀最輕。等天下的戰爭結束後,我原本想要把身後的事務托付給他,但他卻中年早逝,真是天命啊!」
  曹操隨即上表皇帝,增加郭嘉的封邑八百戶,連同郭嘉以前所有的,總共達到了一千戶。
  後來曹操征戰荊州(赤壁之戰)返回許都時,在巴丘遇上了流行疾病,船隻也被燒掉了,曹操嘆息說:「郭奉孝如果還健在,不會讓我落到這個地步啊!」
  當初,陳群曾批評郭嘉行為不檢點,數次在曹操面前訴說郭嘉的不是,郭嘉神情自若,不以為意。曹操因此更加器重郭嘉,但同時也因為陳群能秉持公正,因此曹操對陳群也很欣賞。

  曹操與袁紹決戰之前,孫策、劉備都可能襲擊曹操的根據地許都,而且許都當時的兵力狀態呈現空虛的狀態。郭嘉能預測孫策會被刺殺、劉備不會被劉表重用,因此許都沒有危險,不需擔憂。如果不是郭嘉這精準的預測未來的能力,曹操爭霸天下的過程無疑會更加艱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