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日 星期日

預見未來:趙毋卹

趙毋卹

人物簡介

趙毋卹:趙襄子,趙氏家族的領導人。趙簡子庶出的兒子,原本不是趙氏的接班人,但因為相術家姑布子卿看好他,且因為他性格中具備忍辱負重的特質,因此被趙簡子破格立為接班人。後來他也確實不負眾望,成功的帶領趙氏度過了滅亡的危機,並擴張了趙氏家族的版圖。
  張孟談:趙襄子的首席參謀,是幫助趙襄子最終逆轉滅亡局勢的關鍵人物。


預言事例

趙簡子想要確立繼承人,於是找來善於面相的姑布子卿來幫他看看哪個兒子最有將軍相!姑布子卿來到後,請趙簡子把所有嫡子(主要妻子所生)都叫出來讓他看看。姑布子卿看完後,對趙簡子說:「沒有可以當將軍的人啊!」
  趙簡子感嘆的說道:「趙氏難道要滅亡了嗎?」
  姑布子卿回答說:「我剛剛在路上看到一個人,恐怕是先生的兒子啊!」
  趙簡子估計姑布子卿看到的是賤妾生的趙毋卹,因此就把趙毋卹召來。
  姑布子卿一看到趙毋卹,就站起來說:「這個人真是個當將軍的料啊!」
  趙簡子聽到後對姑布子卿說:「他的母親地位卑賤,是來自狄國的婢女啊!為什麼把他說得那麼尊貴呢?」
  姑布子卿回答說:「上天所授命的人,雖然出身低賤,以後也一定會尊貴啊!」
  從此之後,趙簡子就把他的所有兒子都找來一個一個聊天,果然發現趙毋卹是其中最賢能的一個。
  於是趙簡子便出了一道考題給所有兒子,以此來決定是否要改立接班人。趙簡子對他的兒子們說:「我在恆山上藏了一個寶符,誰先得到的將獲得賞賜。」
  於是所有的兒子都騎著馬奔馳到恆山上,試圖找到趙簡子藏的寶符,結果都沒有人找到。
  趙毋卹回來後,卻對趙簡子說:「已經得到寶符了啊!」
  趙簡子說:「把情況說一下。」
  趙毋卹回答說:「如果從恆山上率領軍隊進攻代國,那麼代國就可以攻下了啊!」
  趙簡子因此更確定了趙毋卹的賢能,便把原本的接班人伯魯廢掉,改立趙毋卹為太子。
  趙簡子的大臣董安于,聽到趙毋卹被立為太子之後,便對趙簡子說:「毋卹的出身低賤,現在卻立他為接班人,這是為什麼啊?」
  趙簡子說:「因為他這個人可以為了國家而忍受屈辱啊!」
  晉定公三十七年(前475年)趙簡子去世。隔年,趙毋卹繼位為趙襄子。這一年,趙襄子帶領軍隊假裝到夏屋山上打獵,藉著姐姐是代國國王王后的關係,邀請代王前來宴會。代王沒有任何戒備,就前來赴會。宴會中,趙襄子安排斟酒的人在替代王斟酒的時候,趁機用斟酒用的銅勺刺殺了代王。趙襄子的姐姐眼見代王被刺死,傷心的哭喊著,最後拔下髮笄刺死了自己。
  趙襄子在代王死掉後,便迅速帶領著軍隊進攻代國,將代國兼併了。
  晉出公十一年(前464年),智瑤率領晉國軍隊前去攻打鄭國。智瑤取勝後,回到了晉國,在藍臺舉辦了慶祝勝利的宴會。在宴會中,智瑤戲弄了韓康子,侮辱了他的首席大夫段規,又把酒倒在趙襄子的頭上。
  趙襄子的大夫們因此向趙襄子請示前去刺殺智瑤,趙襄子回答他們說:「前代的君主之所以立我為接班人,是因為我能為國家忍受屈辱啊!哪裡是因為我能刺殺別人呢!」

  預言晉陽是最好的根據地。

晉陽被智瑤率領韓氏、魏氏軍隊包圍之前,張孟談對趙襄子說:「先主準備的珍貴寶器,就是為了解救國家急難時使用的,何不姑且不要吝惜這些寶器,拿來向諸侯尋求支援呢?」
  趙襄子說:「我沒有合適的人可以派遣啊!」
  張孟談說:「地這個人不是可以做使者嗎?」
  趙襄子說:「我的德性不幸有缺失,比不上先主,不能修德,現在卻要用先主的寶器去向諸侯行賄求助!我難以做到啊!而且地這個人,平時只知道迎合我的慾望,這是助長我的錯誤而求取我的俸祿啊!我不願和這樣的人一起死去。」
  趙襄子於是準備出走,對隨從說:「我應該走去哪呢?」
  隨從說:「大人長子的城池離絳都比較近,他的城牆又厚實,建設完整。可以考慮。」
  趙襄子說:「讓人民精疲力盡的把城牆修築完善,又命令他們拼命去守衛它,那麼還有誰肯與我同心協力守城呢?」
  隨從又說:「邯鄲的倉庫充實。可以考慮。」
  趙襄子說:「榨取民脂民膏才充實了倉庫,現在又要讓他們出賣生命,那麼誰還肯與我同心協力呢?還是到晉陽去吧!那是先主囑咐過的,尹鐸治理晉陽的時候,曾經施行過使人民寬裕的政策,民眾一定會與我同心協力共同保衛城市的。」
  於是趙襄子就出奔到了晉陽。智氏率領的軍隊在包圍了晉陽之後,挖掘了汾水來灌晉陽城,使晉陽民眾的鍋灶都淹沒到了水裡,並且生出了蝦蟆,但晉陽的民眾始終沒有背叛趙氏。

補充註釋

關於趙襄子的智慧,還可以從一個事例中看出。
  趙襄子派遣新稚狗攻打狄人,結果新稚狗只用了一天就攻下了左人、中人兩座城市。驛卒傳來捷報時,趙襄子正在吃飯。趙襄子聽到捷報後,臉上露出了恐懼的神色。
  侍從問他說:「新稚狗一天就攻下了兩座城市,這個功績這麼大,但主人的臉色卻不愉快,這是為什麼呢?」
  趙襄子回答說:「我聽說過:德行不單純,而福氣、俸祿卻一起來了,這叫做僥倖。僥倖不是福,沒有德行承受不起這種令人快樂的事情,令人快樂的事情也不是靠僥倖能獲得的,因此我感到恐懼啊!」

  關於趙襄子,還有一個相關事例也值得參考。
  有一次,趙襄子向王子期學習駕車的技術。趙襄子學沒多久,就約王子期比賽駕車,結果趙襄子已經換了三次馬,卻三次都還是落後在王子期後面。於是趙襄子抱怨說:「先生並沒有把所有的駕馭技術都教給我啊!」
  王子期回答說:「我的技術已經教完了啊!是您在使用這些技術時犯了錯誤啊!駕馭馬車應該注意幾個重點:馬的身體套在車上要安穩,人的心思要和馬的動作協調一致,然後才可以迅速的前進,跑得到長遠的距離。現在您落後了就想要趕上我,跑在我前面時又怕被我趕上。駕車比賽這件事,不是跑在前面,就是跑在後面,而您不管是領先還是落後,心思都放在我身上,那麼您如何來跟馬的動作保持協調一致呢?這就是您落後的原因啊!」
  魯成公十六年(前575年),春天。楚國誘使鄭國背叛晉國。五月,晉國與楚國為了這件事發生了鄢陵之戰。這一戰裡,晉國的韓獻子(韓厥)擔任晉國軍隊的下軍主帥,負責對抗鄭成公(鄭國君主,公爵)率領的鄭國軍隊。韓厥將鄭成公的軍隊打得潰敗後,韓厥的戰車駕駛杜溷羅對他說:「趕快去追他。他的駕駛屢次回頭查看追兵,心思不在馬的身上,一定可以追上他們啊!」
  韓厥則回答說:「不可以再一次的羞辱國君啊!」於是便停止了追擊鄭成公的行動。

  故事中杜溷羅的看法,可以說與王子期的理論相合。如果人的心思不能專注在一件事上,便很難把這件事做到淋漓盡致的地步。因此不妨說,一個人越是在意勝敗,那麼他距離勝利也就越遙遠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