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6日 星期三

預見未來:賈詡

賈詡

人物簡介

賈詡:字文和,三國時期曹操陣營的著名謀士,官至太尉,諡曰肅侯,享年七十七歲。賈詡少年時默默無聞,只有漢陽人閻忠特別重視他,說他有張良、陳平的奇才。賈詡對於天下的時勢非常熟悉,更懂得利用人性,對於曹操陣營有很大的貢獻。
  張繡:張繡是驃騎將軍張濟族子(從子),曾跟隨著張濟南征北戰。張濟死後,張繡接收了張濟的軍隊。張繡與曹操有殺子之仇,但因為他聽從了賈詡的建議而在官渡之戰前投靠了曹操,對曹操得以在官渡之戰中擊敗袁紹,產生了不小的助益。
  曹丕:曹操的二兒子。由於曹操的大兒子在他與張繡的戰爭中被殺了,因此曹丕成了曹操的接班人。曹操去世後,曹丕廢掉了漢朝的皇帝,自己稱帝了,稱為魏文帝。
  呂布:呂布因為驍勇善戰而被并州刺史丁原任為主簿,受到丁原的信任。漢靈帝死後,丁原進京與大將軍何進密謀誅殺宦官。董卓進入長安之後,引誘呂布刺殺丁原,並任命他為騎都尉,對他非常信任。當時,司徒王允等人密謀暗殺董卓,於是拉攏呂布。最後呂布也成功的刺殺了董卓。呂布因功而被封為溫侯,與王允一起掌控朝政。呂布被李傕等人擊敗後,逃出長安城,最後跑去投靠了袁術。


預言事例

  預測如果對氐人謊稱自己是段熲的外孫,就可以活命。

賈詡曾被舉薦為孝廉,擔任郎官的職務。後來賈詡因為生病了所以辭掉這個官職,於是他便向西返回家中,中途行進到了汧縣時,遇上了反叛的氐人,賈詡與同行的數十人都被氐人捉住了。
  賈詡對氐人謊稱:「我是段公(段熲)的外孫,你們另外處置我,我家一定會拿很多錢來贖我的。」
  由於太尉段熲曾經在邊境擔任大將很多年,他的威嚴震懾了西方疆土上的各方人民,所以賈詡假借他的名號來威嚇氐人。氐人聽後,果然不敢傷害賈詡,並在與賈詡立了盟約之後,就把他送走了,其餘的人則都被氐人殺掉了。但實際上賈詡並不是段熲的外甥,這只是他機智應變來達成目的的例子,同時這也是他的特長。

  中平六年(189年)。
  董卓進入洛陽,賈詡以太尉掾的身份擔任平津都尉,後來又升為討虜校尉。當時,董卓的女婿、中郎將牛輔駐守在陝縣,賈詡則在牛輔的部隊裡任職。在董卓去世後,牛輔也死了,董卓的手下們因此都感到恐慌懼怕,校尉李傕、郭汜、張濟等人因此都想要解散隊伍,返回故鄉。
  賈詡對他們說:「聽說長安城裡正議論著要把所有涼州人都殺死的事情,而各位卻想要拋棄眾人、單獨行動。如此一來,即使是一個亭長也能把你們捉住啊!不如我們率領眾人往西邊前進,沿途收集士兵,以用來攻打長安,為董公(董卓)報仇。要是事情能成功,就以國家的名義征討天下,如果不成功,再走也不遲啊!」
  眾人都認為他說得對,於是李傕便率領軍隊向西邊進攻長安。李傕沿途收集士兵,到長安城外時他的軍隊已有十幾萬的規模。最後李傕也沿途聯合了董卓的舊部屬樊稠、李蒙、王方等人的軍隊一起圍攻長安城。
  十日後,長安就被攻破了。接著李傕等人又在城中與呂布的軍隊展開激戰,最後呂布敗走。呂布逃走後,李傕等人放縱士兵瘋狂搶掠長安人的財富,對全城男女老少不分官吏、百姓大肆殺戮。一時間,長安城遍地都是屍首,死者不可計數。同時李傕等人又大肆捕殺參與誅殺董卓的人,司徒王允也被殺死,最後被陳屍街頭。
  李傕等人佔領長安之後,挾持了天子,控制了政權。李傕、郭汜、樊稠等人都讓自己升了大官。由於攻打長安是賈詡出的謀略,因此李傕等人也想封他為侯。
  賈詡回絕說:「這是救命的策略,有何功勞呢!」因此賈詡極力推辭,沒有接受。
  李傕等人又想讓他擔任尚書僕射。
  賈詡又回絕說:「尚書僕射是官員的師長,是天下人所盼望的對象啊!但我的名號一直以來都沒有被重視,讓我擔任這個職位是無法讓人信服的。即使我在榮譽與利益面前昏了頭,但這對國家不利啊!」
  李傕等人於是改讓賈詡擔任尚書,主管選舉事務。賈詡在這個職位上做了很多輔助朝廷、有益於朝廷的事情。李傕等人一方面親近他,一方面卻也忌憚他。
  這時候賈詡的母親剛好去世了,於是他便辭去了官職,返回家中。
  賈詡離開後,李傕、郭汜等人由於彼此不服對方,便在長安城裡爭奪權力,進行鬥爭。李傕為了取得優勢,於是又請賈詡出來擔任宣義將軍。賈詡在讓李傕等人和好,放出被扣留的天子,保護大臣等事情上,都出到了力。等天子被李傕等人放出來之後,賈詡向朝廷交還了官印綬帶,想要離開長安城。這時候,將軍段煨正駐軍在華陰縣,由於賈詡的故鄉也在同一個郡縣,因此賈詡便離開了李傕,投奔段煨去了。

  預言自己投靠張繡後,段煨會妥善照顧他的家人,自己的生命也得以保全。

賈詡自從李傕攻陷長安後,就開始有了名氣,因此他也成了段煨的士兵們所仰慕盼望的對象。段煨內心對賈詡可能奪了他的兵權而感到恐懼,但表面上對待賈詡的禮節卻很周到,這讓賈詡更不能安心。

  此前,張濟將軍隊駐紮在弘農,由於士卒飢餓,於是他便率領軍隊向南攻擊穰城,結果被流箭射中而死。於是他的從子張繡便接收了張濟的軍隊,並將軍隊駐紮在宛這個地方。

  賈詡知道張繡接收了張濟的軍隊後,便暗中和他聯繫、結交。最後張繡便派人前來迎接賈詡,請賈詡到他的陣營擔任參謀。
  賈詡將要出發時,有人問他說:「段煨對您很優厚啊!先生為何要離開呢?」
  賈詡回答說:「段煨生性多疑,有猜忌我的意思。他對待我的禮節雖然很周到,卻不可倚賴。只要時間一久,我一定會被他算計陷害。我離開這裡以後,他一定會很高興,同時他又希望我在外面為他結交強大的援軍,所以一定會厚待我的妻子、家人。張繡沒有主要的參謀,他也願意得到我的幫助。這樣一來,我的家庭和自己的生命都能保全了。」
  賈詡投靠張繡之後,張繡用對待長輩的禮節來對待他,而段煨也果然妥善的照顧他的家眷。

  賈詡離開段煨後,不只避開段煨可能不利於他的行動,而且反而讓段煨更好的照顧他的家人。如果賈詡不能看穿表象,他自然不能做到這點。但由於賈詡並沒有留在段煨身邊,因此難免讓人疑惑,假設賈詡真的留在段煨身邊,段煨是否真的就會對他不利?其實,范蠡、文種的例子,就屬於同樣的事例。范蠡及早離開了會對他產生猜忌的勾踐,勾踐不僅妥善的照顧他的妻子兒女,更為他鑄了銅像,早晚膜拜。而文種卻因為留在勾踐身邊,最終讓勾踐用一些匪夷所思的理由給殺了。
  過去沒有如果,已經發生的事情,我們無法改變。因此,我們必須借助古人的智慧與親身經歷來為我們的未來指引方向,讓如果不再只是如果!

  預言張繡追擊曹操撤退中的軍隊必敗,但再次追擊,必勝。

建安二年(197年),春正月。
  曹操率領軍隊往南征討荊州,軍隊到了宛地之後,在淯水進行駐紮。這時候,張繡率領自己的人馬投降了曹操,曹操因此感到非常高興。但曹操卻因看上了張濟的妻子而將她強娶進門,張繡因此怨恨曹操。曹操聽到張繡對這件事感到不高興,便密謀要殺死他。張繡的左右親近之中有一個名叫胡車兒的,是張繡的人馬裡最勇敢的一位。曹操喜歡胡車兒的勇敢,便親手給了他許多的金子,想收買他來刺殺張繡。
  張繡聽到曹操給胡車兒金子這件事後,便懷疑曹操想用胡車兒來刺殺他,於是便想反叛曹操。此時賈詡獻上一計,他建議張繡假意將軍隊遷徙到地勢較高的道路,再趁機襲擊曹操軍隊。由於張繡軍隊要去地勢較高的道路就必須從中穿過曹操的軍營,這時候假如張繡軍隊得以全副武裝通過軍營,便能對曹操尚未武裝的軍隊造成致命的打擊。
  於是張繡便向曹操請求將自己的軍隊遷到地勢較高的道路上,曹操也同意了!
  張繡又對曹操說:「車子數量少但需要裝載的物品卻很重,希望能讓士兵們都披上甲衣以減輕車子的負重。」
  曹操以為張繡還被瞞在鼓裡,不虞有他,便聽從了張繡的請求。
  於是張繡得以讓全副武裝的士兵進入曹操的軍營之中,襲擊不知究裡、毫無防備又尚未武裝的曹操軍隊。
  張繡在軍隊已大部分進入曹操軍營時,發動了攻勢。曹操大將典韋為了讓曹操有時間乘馬逃脫,便緊守著曹操所在的營門,在殺了將近百人之後,英勇戰死。曹操的座下名馬「絕影」則被流箭射中,傷了臉頰與腳,因此不能跑了,而曹操則被流箭射中了右臂。此時,曹操的長子曹昂因為受傷而不能騎馬便將他自己的馬給了曹操,曹操因此得以逃脫,但曹昂與曹操的從子曹安民卻都遇害了!曹操大敗後,率領軍隊回到舞陰。張繡率領騎兵前來攔截曹操軍隊,被曹操擊敗,張繡因此率領軍隊回到了穰城。最後張繡又聽從賈詡的建議而與劉表結盟。

  建安三年(198年)。
  曹操決定親征張繡,以報殺子之仇。軍師荀攸因此向曹操勸告說:「張繡是因為與劉表聯合才顯得強大。但是張繡的軍隊因為沒有根據地,所以糧食的供給必須仰仗劉表。如果劉表不能供給他,二人的合作關係勢必結束。所以不如用緩兵之計,以等待他們的關係發生變化,先使人去利誘劉表,一定可以讓他結束與張繡的盟約啊!如果我們現在就急著去進攻張繡,這樣的形勢一定會迫使劉表與張繡兩人互相救援啊!」
  曹操因為痛恨張繡到了極點,所以沒有聽從荀攸的建議,於是便進軍穰城,將張繡包圍了。
  該年五月,劉表果然派兵來救張繡,並斷絕了曹操軍隊的退路。這時候,曹操安插在袁紹方面的間諜傳來了消息,說袁紹的謀士田豐曾勸袁紹趁著曹操攻擊張繡的時機,襲擊許昌以劫持漢獻帝。曹操因為害怕許昌有失,便下令撤退。
  張繡一見曹操撤退,便想出去追擊,賈詡對他說:「不能追,追到了就一定要打敗仗。」
  張繡不聽,便率領軍隊前去追趕。張繡的追兵使得曹操軍隊無法繼續前進。曹操軍隊因此便連營休息,此時曹操寫信向駐守在許昌的將軍荀彧說:「敵人來追擊我,雖然我們每天只能走幾里路,但我計算了一下,等我到達安眾縣的時候,一定會打敗張繡。」
  曹操到了安眾之後,張繡與劉表的軍隊守著險要之地,一前一後包圍了曹操軍隊。曹操便派遣士兵在夜裡鑿穿了一條地道,先將輜重物資都運了過去,再在附近埋伏了一隊奇兵。明日,張繡一見曹操軍營空無一人,以為曹操已經逃遁了,便率領軍隊去追趕。曹操於是以埋伏的奇兵與主力軍隊的步騎兵夾攻張繡,把張繡打得大敗。
  張繡大敗回來後,對賈詡說:「先生既然能知道我會失敗,一定也知道怎麼讓我取勝的方法啊!」
  賈詡於是對張繡說:「趕快再去追上曹操軍隊。這次再戰,一定會獲勝。」
  張繡辭謝說:「不聽先生的勸告,才到了這個地步。但如今既然已經戰敗了,為什麼還要追呢?」
  賈詡回答說:「情勢有了變化,趕快前往追擊,一定得利。」
  張繡這次聽從了賈詡的建議,便收聚因戰敗而分散的士兵,再次追上曹操軍隊。雙方又大戰一場,張繡果然取得勝利。
  張繡得勝回來後,問賈詡說:「繡用精兵追擊正在撤退的軍隊,而先生說必敗;我再用已經戰敗了的軍隊去追擊剛獲得勝利的軍隊,而先生說必勝。結果都如先生所說,這是為什麼?」
  賈詡回答說:「這答案很容易知道啊!將軍雖然擅長用兵,但仍不是曹操的對手。曹操軍隊首次撤退,曹操一定會親自斷後。將軍的軍隊雖然精良,但將領卻不是對方的敵手;再加上對方的士兵也很精良,所以知道將軍必敗無疑。而曹操攻擊將軍並沒有失策的地方,如今他的力量尚未用完,就進行撤退,一定是因為他的國內發生了變故。因此曹操既然已經打敗了將軍的追兵,必然會輕裝趕回國內。即使留下了諸位將領斷後,這些將領雖然勇敢,也不是將軍的對手。所以將軍雖然用已經吃了敗仗的軍隊前去作戰,也一定會取勝啊!」
  張繡聽罷,衷心折服。

  預言張繡投靠曹操而非袁紹才是正確的選擇。

建安四年(199年)。
  曹操與袁紹在官渡對峙的時候,袁紹派遣使者來招收張繡,並修書一封想與賈詡結交。
  張繡正想要答應使者,但賈詡卻先一步對使者說:「請回去謝謝袁本初(本初是袁紹的字)。但兄弟(指袁紹與袁術)尚不能互相包容,卻能包容天下的國士嗎!」
  張繡聽後,假裝驚懼的對賈詡說:「怎麼需要說到這個地步呢!」
  使者走後,張繡才私下問賈詡說:「既是如此,又該追隨誰呢?」
  賈詡答說:「不如跟隨曹操。」
  張繡說:「袁紹強而曹操弱,我又與曹操有深仇大恨,跟隨他是為了什麼?」
  賈詡回答說:「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適宜跟隨曹操。這有幾個理由:曹操挾持著天子,因此能對天下人發號施令,這是第一個理由。袁紹強盛,我們以少數的軍隊去投靠他,他一定不會看重我們;而曹操的軍隊既少又弱,他得到我們的軍隊一定會非常高興,這是第二個理由。大凡立志要當霸王的人,都會捨棄私人的怨恨,以向天下顯示他的仁德,這是第三個適宜跟隨他的理由。希望將軍不要再懷疑了!」
  張繡向來服膺賈詡,因此張繡便於建安四年(199年)十一月,官渡之戰前,率領軍隊前去投靠了曹操。曹操見到他們來投靠他,大喜之下抓住了兩人的手,設置了宴會來招待他們。
  在宴會期間,曹操抓著賈詡的手說:「使我信用重於天下的人,是你啊!」於是便向朝廷推薦讓讓賈詡擔任執金吾(中尉,專門負責首都治安、糾察工作。)這個職位,又封賈詡為都亭侯,晉升賈詡為冀州牧。因冀州尚未平定,賈詡便留在長安參與司空軍事。曹操又拜張繡為揚武將軍,之後為了穩定張繡,更為兒子曹均娶了張繡的女兒,把仇家變成親家。

  張繡與賈詡之所以要選擇投靠的對象,其目的自然在於為自己的未來做打算,而此時曹操與袁紹是當時最有實力、資格取得天下的兩個人,因此兩人便成了投靠對象的主要選擇。
  張繡認為不可投靠曹操的原因主要有:袁紹兵力強而曹操兵力弱,因此投靠袁紹較為有利;張繡與曹操有深仇大恨,因此投靠他是太過危險了。然而賈詡則有更深一步的思考,他認為曹操挾持天子因此可以對天下發號施令,跟隨他也有了正當性,因此即使他的兵力不如袁紹,然而潛力卻是遠遠勝過袁紹。軍隊多的人不會對以少數兵力去投靠他的人報以感激之情,只會視為理所當然。反之,軍隊少的人對於能增強自己力量的少數兵力也會非常的重視。軍隊兵力少的人也唯有如此才能使更多的人加入自己的陣營。因此這無非是在力量對比之下所必然產生的相對關係。最後一點,也正因為曹操有稱霸天下的念頭且當時的力量薄弱,因此曹操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報私仇,因為如此將會在短期內嚇跑那些想要去投靠他的人,而在長期上則會影響其聲譽而成為阻礙他稱霸天下的因素。因此正確的選擇當然是曹操而非袁紹。
  總結選擇陣營的幾個要點,一是你在哪一個陣營的價值最大?二是該陣營的領導人是否也能認識到你價值?三是這個陣營是否有未來?

  官渡之戰時,袁紹由於有軍隊人數上的優勢,於是便把曹操軍隊包圍了起來。
  曹操軍隊的糧食將要用完了,於是曹操便詢問賈詡有何妙計,賈詡說:「您的智慧、遠見勝過袁紹,勇敢勝過袁紹,用人勝過袁紹,當機立斷也勝過袁紹。您有這四個優勢,但半年之久了卻還不能平定袁紹的原因,在於您只考慮讓自己萬全的策略。您必須在關鍵時刻做出決斷!如此一來,只要片刻的時間就可以平定敵人了。」
  曹操說:「說得好。」隨即會合了全部軍隊,一起合力襲擊了袁紹三十里以外的營地,並打敗了袁紹。
  袁紹的軍隊被打敗後,士兵們四處逃跑、潰散,黃河以北的地區終於被曹操平定了。這一戰以後,曹操自己兼任了冀州牧,而將賈詡調職為太中大夫。

  預言曹操不該攻擊吳國。

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攻破荊州,想順江東下攻擊吳國。賈詡勸告曹操說:「主公您當初攻破袁氏,現今收復了漢水南邊的土地,威名遠揚,軍事實力已經十分強大了。如果您能利用過去楚國的富饒物資,來招待那些賢才官吏,並安撫百姓,讓他們安居樂業,那麼就可以不用勞動軍隊而使江東地區的首領俯首稱臣了。」
  曹操沒有聽從。
  建安十三年,十二月。曹操在赤壁之戰中被孫權和劉備的聯軍打敗,曹操軍隊死傷慘重。曹操也因此失去了統一天下的機會,三國鼎立的局面因此形成。

  建安十六年(211年),正月,漢獻帝任命曹丕為五官中郎將。曹丕的弟弟曹植有才華並且名聲遠揚,曹丕與曹植兩人各有自己的黨羽勢力,由於曹操的大兒子已死,因此兩人都有爭奪太子地位的企圖。曹丕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於是派人去詢問賈詡鞏固地位的辦法,賈詡說:「希望將軍寬宏大度,親自體驗普通讀書人進修學業的過程,朝朝夕夕,孜孜不倦,不要違背做人兒子的道理。就是這些罷了!」
  曹丕聽從了賈詡的建議,於是從此深刻的激勵並磨練自己。

  建安二十二年(217年)。
  曹操支開左右的手下,就立太子一事詢問賈詡的意見,賈詡卻閉口不答。
  曹操問說:「和您說話卻不回答,這是為什麼呢?」
  賈詡回答說:「屬下正好在琢磨事情,所以沒有回答。」
  曹操又問:「琢磨什麼呢?」
  賈詡回答說:「琢磨袁紹父子、劉表父子。」
  曹操聽後大笑,知道賈詡在暗示自己不應該立曹植為太子,並且應該早點確立曹丕為太子。就在這一刻,曹操立誰為太子的事情也終於確定了下來。

  賈詡認為自己不是曹操的舊臣,卻又善於設計深刻、長遠的謀略,因此懼怕被人猜疑,於是閉門自守。賈詡平常在家也沒有私交,子女娶嫁,不攀附高門大戶,全國有計謀的人因此都來歸附他。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十月。曹操逝世,魏文帝曹丕即位後,讓賈詡做了太尉,晉爵為魏國的壽鄉侯,增加封邑三百戶,連同賈詡以前的共八百戶。
  賈詡這種對子女嫁娶的安排,以及謹慎的交友態度,其實幫助了他的家族在曹魏政權垮台時沒有成為司馬懿等人追殺的對象。因此不妨說這是他生前為子女預做的安排。也算是最後的遠見了!

  預言曹丕攻打吳國將無功而返。

魏黃初三年(222年)。
  曹丕問賈詡:「我想要討伐不服從我的人,以統一天下,吳、蜀兩國,先打哪一個好呢?」
  賈詡回答說:「致力於攻取敵國的人以強化軍事實力為優先,致力於建設根本的人則崇尚道德教化。陛下合乎時機的即位,統治著全國,如果用文化、道德來安撫吳、蜀兩國,等待他們國家的情勢發生變化,那麼到時要平定他們是不難的。吳、蜀兩國雖然都是小不點兒的國家,但依靠著山、水當做屏障。就蜀國而言,劉備有雄才大略,諸葛亮善於治理國家;就吳國而言,孫權懂得判斷形勢的虛實,陸遜懂得軍事形勢。他們都佔據險地,把守要塞,或者在江湖之中設置了水軍,這些都是不容易攻下他們的原因啊!用兵的規律,講究在雙方的實力比較中先勝過了敵人才開戰,估量敵人的實力、分析敵人的將帥,所以每次一有舉動都不會失算。臣下私自估量我們這群大臣,沒有人是劉備、孫權的對手,即使您以天子的威勢去進攻他們,也看不到萬全的形勢啊!過去舜舞動盾與斧而使有苗臣服,臣下以為現在應該先採用道德感化的方法,之後再來動用武力。」
  曹丕這一次沒有採納他的意見,並於魏黃初四年(223年)對孫權的吳國發動了江陵戰役。結果曹丕的士卒死亡很多,最後果然無功而返。應驗了賈詡的預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