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預見未來:孫蒙

孫蒙

【返回目錄】

相關參考書目《孫臏考》(內含《孫臏兵法》節譯PDF版)、《暗箭:孫龐鬥智

人物簡介

孫臏:原名孫蒙,字子臧。由於被同門師兄、魏國將軍龐涓設計陷害,被魏國政府抓去斷去了雙腿並黔面。孫臏後來藉由齊國使者的幫助,逃出魏國首都大梁城之後,便將名字改為孫臏,以警惕自己留意人性。孫臏到了齊國首都前,就受到齊國宰相田忌的格外重視,田忌並到郊外親自迎接孫臏的到來。孫臏第一次在齊國展露才華,是在齊威王與田忌的賽馬比賽之中。田忌由於三等馬匹都略遜於齊威王的馬,因此一直落敗。孫臏提出了幫助田忌取勝的方法,由於方法非常簡單,以致於讓田忌大為訝異,並決定儘早將孫臏推薦給齊威王。於是齊威王與田忌兩人對孫臏展開了軍事問題的問答,孫臏的回答讓兩人拜服,因此齊威王決定拜他為師。沒多久,魏國軍隊包圍趙國首都邯鄲,邯鄲派使者前來齊國求援,於是齊威王便讓田忌領軍而讓孫臏當軍師,前去援救趙國。孫臏採用圍魏救趙、減灶之計,誘使龐涓拋棄多數軍隊,一路直追假裝敗逃的齊國軍隊。龐涓最後在桂陵山谷遭遇齊國軍隊埋伏,戰敗而死。孫臏一舉解了趙國的危機,同時也報了龐涓陷害之仇。往後馬陵之戰,孫臏仍然擔任齊國軍師,帶兵前往解救韓國,與魏國大軍在馬陵交戰,大敗魏國軍隊,魏國軍隊統帥魏國太子申因此戰敗而死。兩戰後,齊國取代魏國稱霸,成為戰國時代的新霸主。
  龐涓:孫蒙的師兄,兩人都是鬼谷子的弟子。龐涓由於嫉妒孫蒙在軍事藝術上的造詣,為了怕日後孫蒙成為他強大的對手,於是便先下手為強,打算在戰場之外挫敗孫蒙。龐涓陷害孫蒙後割去了孫蒙的雙腿,他的用意就在於讓他無法上戰場當將軍;龐涓在孫蒙的臉上刺字,則是為了塑造他階級低下的形象,使他難以管理軍隊。雖然龐涓處心積慮的想要消滅孫蒙,卻還是想要從他身上偷取兵法知識,因此只是「廢了」孫蒙,卻並沒有殺他。最終,龐涓忘了最緊要的一件事:「在戰場上,思想的力量往往勝過武器的力量!」於是龐涓最後在桂陵之戰戰敗後,含恨自刎而死。龐涓最後敗在「孫臏軍師」的手上,而非「孫蒙將軍」的手上,或許這也是他所始料未及的。
  田忌:齊威王的弟弟,齊國的宰相,是幫助孫蒙重新站起來的恩人。也是齊國因此從衰弱不振走向強大的關鍵人物。


預言事例

  預言田忌採用他的賽馬策略後將打敗齊威王等人,贏得彩金。

孫臏從魏國大梁城藉由齊國使者的幫助逃到齊國後,成為田忌的門客。由於田忌喜歡與齊威王以及諸位齊國公子一起賽馬,孫臏觀察後發現他們彼此擁有的馬的腿力都相去不遠,而賽馬時將馬分為上、中、下三等進行比賽,誰取得的勝利多,誰就能贏得彩金。
  在田忌輸了一場之後,孫臏對他說:「先生不妨再比一次,我能讓先生取勝。」
  田忌相信孫臏的話,就問孫臏該怎麼做,孫臏回答說:「現在用先生的下駟對他們的上駟,用先生的上駟對他們的中駟,用先生的中駟對他們的下駟。」
  於是田忌就跟齊威王以及諸位公子又比了一次,並採用了孫臏的策略,結果輸了一次、贏了兩次,順利的贏得了齊威王等人的千兩金子。

  預言齊國三代內就會有憂患了。

田忌對於孫臏用這麼簡單的辦法就讓自己贏了,訝異之下,決定把孫臏推薦給齊威王。齊威王與田忌為了探知孫臏在軍事上的造詣程度,於是兩人在密室內對孫臏展開了一場圍繞軍事問題的問答。
  結果齊威王問了九個問題、田忌問了七個問題。
  孫臏從房間出來後,弟子們問他說:「大王、田忌,臣子跟君主兩人問的問題如何?」
  孫臏回答:「大王問了九個問題,田忌問了七個問題,他們幾乎知道軍事了啊!卻還沒有達到『道』的境界。我聽說平常就守信的君主將會昌盛,秉持正義來做事情的君主會稱王,用兵卻沒有防備的人一定會受傷,無止盡的發動戰爭的人將會滅亡。齊國在三代內就會有憂患了啊!」

  預言龐涓將死在桂陵山谷的大樹之下。

前353年,趙國首都邯鄲被魏國軍隊包圍了一年多,快支持不下去了。這時候,魏惠王又派出龐涓率領八萬大軍前往增援。當龐涓率領魏國大軍到達茬丘的時候,趙國也派遣使者來向齊國求救。
  齊威王於是找來所有大臣,商議是否要救趙國的問題。
  齊威王問大臣們說:「援救趙國與不救哪一個好?」
  鄒忌回答說:「不如不要救。」
  段干朋反駁說:「不救不僅不符合正義,而且也對我國不利啊!」
  齊威王問段干朋說:「為什麼呢?」
  段干朋回答說:「如果魏國兼併了趙國首都邯鄲,這對齊國有什麼利益呢?而且如果我們前去援救趙國,而把軍隊駐紮在邯鄲的郊區,這會導致趙國不被討伐,而魏國得以保全實力啊!因此,不如先向南進攻襄陵以讓魏國軍隊疲於奔命,等魏國軍隊攻下了邯鄲之後,再利用魏國的疲憊而進攻它!」
  齊威王於是想要讓孫臏當將軍主導這場戰爭,順便讓孫臏報仇,但孫臏回絕他說:「我是受過刑的人,不可以啊!」
  孫臏回絕的主要原因有兩點,一是這是他帶領齊國軍隊的第一場戰爭,而他卻是個受過刑的人,如此一來,在管理上會產生一些問題;二是這次他的敵人是龐涓,龐涓是他的同門師兄,更曾為了預防他的崛起,而先下手為強。可見要用謀略讓龐涓違背用兵法則,必然要有不少的犧牲,以顯現自己其實不會用兵的假象。如此一來,不僅龐涓會開始疑惑孫臏是否真有實戰的本事,甚至齊國軍隊內部也會開始質疑。但不用謀略讓龐涓犯下錯誤,那麼齊國軍隊是很難打敗比他還強大的魏國軍隊的。因此,如果孫臏擔任大將,必然會在戰爭中遭受內外兩股壓力,從而可能破壞整個計畫,最終落敗。
  於是齊威王讓田忌擔任大將,讓孫臏擔任軍師,帶著八萬齊國軍隊前往解救趙國。田忌雖然擔任大將,但完全聽從「軍師」孫臏的指揮,因此實質上主導整場戰爭的仍然是孫臏。
  龐涓得知孫臏領導齊國軍隊前來解救趙國的消息後,對途中的衛國帝丘城發動了攻擊。由於衛國是齊國的盟國,因此理論上孫臏應該先援救帝丘。如此一來,魏國軍隊將以比齊國軍隊優勢的兵力素質在衛國帝丘與齊國軍隊進行決戰。
  齊威王得知龐涓攻打帝丘的消息後,也收到了衛國對齊國發出的援助要求。於是齊威王便命令田忌先解救帝丘。
  田忌接獲齊威王命令後,問孫臏說:「如果前去援救衛國,魏國軍隊將得到以逸待勞的優勢,加上魏國軍隊的素質原本高於我軍,援救衛國將讓我們陷入不利的局面。但如果不援救衛國,就是違背了君主的命令啊!我們應該怎麼辦呢?」
  孫臏回答說:「請先在這裡等待三日,讓魏國軍隊消耗一點實力,接著向南攻擊平陵城。平陵,它的城小而土地廣大,人口眾多而軍隊數量充足,是東陽一代頻繁交戰的城市,非常難攻啊!我將用這件事來讓龐涓對我的能力產生疑惑。我攻擊平陵,南邊有宋國,北邊有衛國,在途中有市丘城,這將讓我的糧食運送路線斷絕啊!我將用這點來對龐涓顯示我不知道軍事規則。」
  田忌遵照孫臏的策略,於是齊軍在三日後才開始向平陵城移動。
  齊國軍隊即將到達平陵城時,龐涓也派遣鑽荼、橫卷二位副將率領部分軍隊前來與平陵城的大夫挾葉會合。
  田忌便問孫臏:「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孫臏問說:「掌管都市的大夫,有哪幾個不知道軍事規則的呢?」
  田忌回答說:「齊城、高唐的兩位大夫都不知道軍事規則!」
  孫臏說:「請讓這兩位大夫分別率領老弱的士兵,用蟻附的方式前去攻打平陵城。如此一來,齊城、高唐率領的軍隊必然會受到橫卷、鑽荼與挾葉軍隊的裡外夾擊。兩位(不懂軍事規則的)大夫便可以犧牲掉了啊!」
  田忌遵照孫臏的指示,讓齊城、高唐分別率領老弱的士兵用蟻附的方式前去進攻平陵城,兩人的軍隊果然分別受到橫卷、挾葉的夾擊,當場慘敗。
  於是田忌問孫臏說:「我現在攻打平陵城攻不下來,又喪失了齊城、高唐兩位大夫,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孫臏回答說:「請派遣輕裝戰車到大梁城(魏國首都)的西邊郊區奔馳,以激怒魏國的君主、將軍們。把軍隊分散著前進,以對他們顯示我軍人數不多的假象。」
  田忌遵照了孫臏的指示後,魏惠王、龐涓果然發怒,於是龐涓以為孫臏不懂用兵,齊軍人數又不多,便拋棄輜重部隊與重裝部隊,用二倍的行軍速度前來追趕大梁城附近的齊國軍隊。
  依照孫臏誘導龐涓的行軍路線,龐涓必然會經過桂陵山谷。孫臏度量龐涓經過桂陵山谷的時候,已經接近黃昏時分。於是他便命令士兵把在桂陵山谷通道中的一棵大樹剝了皮,在上面寫著:「龐涓死於此樹之下。」並在山谷兩旁埋伏了上萬名善於射擊的弩機手,並與弩機手約定在黃昏時有人舉火就一起發動攻擊。
  龐涓在經過桂陵山谷的時候,果然已經是黃昏時分。他看見路中的大樹已經被剝皮並寫了字,於是鑽火想要看清楚上面的字。結果齊國軍隊的弩機手看到了約定的信號,便一起發動射擊。魏國軍隊大亂之下,被齊國軍隊打得大敗。龐涓悲憤之下,自刎而死。齊國軍隊因此在桂陵之戰取得大勝。

  預言田忌如果不採納他的策略除掉陷害田忌的成侯鄒忌,田忌就無法回到齊國了。

桂陵之戰後,成侯鄒忌一直懼怕田忌的權勢、爵位凌駕在自己之上。前343年,魏國與趙國聯合攻打韓國,韓國派使者前來向齊國求援。於是鄒忌的謀士公孫閈對他說:「主公為何不為大王謀劃攻打魏國呢?如果大王想要攻打魏國,田忌一定會擔任主將。如果這場戰爭取得了勝利,那麼這是主公的謀略啊!主公必然有一份功勞。如果作戰不能取勝,那麼田忌不是往前戰死,就是往後敗北,到時候田忌的命就掌握在主公的手上了啊!」
  鄒忌認為他說得有理,於是就向齊威王建議攻打魏國。
  結果田忌又在馬陵之戰取得了大勝利,鄒忌因此向公孫閈抱怨,於是公孫閈便又想出了更歹毒的主意陷害田忌。
  公孫閈於是便派屬下拿著十兩金子到市集上去卜卦,問說:「我是田忌派來的人啊!我三場戰爭都取得了勝利,名聲威震天下,想要做大事,不知道是否吉祥呢?」
  公孫閈等他的屬下離開後,就去逮捕那個為人卜卦的人,讓他到齊威王面前把前來卜卦的人所問的話都說給齊威王聽。齊威王果然起了疑心,想要殺了田忌。
  馬陵之戰後,田忌在率領軍隊回到齊國前已經接獲了相關的消息。
  這時候,孫臏對田忌說:「將軍可以做大事嗎?」
  田忌問說:「怎麼做呢?」
  孫臏回答說:「將軍不要讓士兵解除盔甲武裝而進入齊國。讓那些疲憊老弱的士兵守住任地要道。任地有一條只能容許一輛戰車沿著車轍的軌跡才能通行的道路,如果兩輛車想要併行通過就非撞在一起不可。如果讓那些疲憊老弱的士兵守衛任地隘口,一定可以以一擋十,以十擋百,以百擋千。然後我們的主力軍隊背靠泰山,往左涉過濟水,往右超過高唐,把軍中的輜重運到高宛,派出輕裝戰車、精銳的騎兵衝進雍門。如果這樣做,那麼齊國的國君就可以安定,而成侯鄒忌就得逃走了啊!不然的話,那麼將軍就不能回到齊國了!」
  田忌這次沒有聽從孫臏的建議,只好在把軍隊交還給齊國之後,率領自己的徒屬去攻打成侯鄒忌,沒有打贏,便逃往楚國了!

  後來齊國在孫臏的指導,以及眾多將軍如田忌、田朌、匡章等人的協助之下,成為當時的強國。齊國在經過了桂陵之戰、馬陵之戰之後,齊威王取代了當時的霸主魏惠王,成為新的霸主。往後齊國的軍隊甚至在攻打燕國的戰爭中只用了五十天就征服了整個燕國。齊國軍隊攻下燕國的速度之驚人,連當時的齊王齊宣王都感嘆那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但也正是因為齊國的軍事實力不停的往上飆升,最終在齊威王算來第三代君主齊湣王任內,因為連年的戰爭,在齊國最終攻滅宋國之後,被秦國、燕國主導的聯軍一舉擊垮,齊湣王出奔而死。應驗了當初孫臏剛到齊國時所說的預言:「齊國在三代內就會有憂患了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