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中西思維隨筆》:023. 「項羽」與「安東尼」(單挑決雌雄)


  前篇的關鍵字是「秦朝」。只是秦朝並非如預言般滅於胡人之手,卻是敗於項羽、劉邦之手。
  秦朝末年,群雄又起,天下紛亂。最終,項羽、劉邦擊敗了多數諸侯,天下諸侯互戰的形勢轉而變為兩雄的對決、楚漢之爭。不懂得重用人才、吝嗇於分享成果的項羽,最終敗給了善於「將將」(統御將帥)的劉邦。就當項羽意識到快敗在劉邦手下時,他對劉邦說:「天下匈匈數歲者,徒以吾兩人耳,願與漢王挑戰決雌雄,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為也。」意思大意是:天下紛擾數年,都是因為我們兩個人,我願意與漢王單打獨鬥來決個勝負(或者直譯為:決定誰是公的,誰是母的。),不要徒然苦了天下的男人父子們啊!
  劉邦聽後,笑笑回答:「吾寧鬥智,不能鬥力。」意思是我可以跟你鬥智,不能跟你鬥力。便回絕了項羽的請求。時間飛逝,沒多久,劉邦便率領諸侯軍隊在垓下包圍了項羽。項羽兵少,糧食也吃完了,夜晚又受到韓信「四面楚歌」的心理戰攻勢,於是心生突圍而出的念頭。項羽便慷慨悲歌,自己即興創作了詩歌:「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柰何,虞兮虞兮柰若何!」其中提到的美人虞姬也跟著唱和了起來。項羽自知無法帶著虞姬逃亡,虞姬也知道,便自刎而死。項羽最後逃到了烏江,手下已經死傷殆盡,自覺未來已經沒有希望,便自刎而死。
 

Death of Cleopatra by Luca Ferrari,1530-1540

  西方相同的例子是安東尼(Marcus Antonius)的例子。事件發生的年代也與項羽的時間相近,項羽有虞姬,安東尼則有埃及豔后(Cleopatra)。前202年,項羽在烏江自刎而死,安東尼則死於前30年。甚至虞姬死在項羽之前,埃及豔后也在安東尼自刎之前便服蛇毒自殺了!
  安東尼是凱撒的得力助手。凱撒死後,安東尼與雷必達(Marcus Aemilius Lepidus)以及凱撒養子屋大維(Gaius Octavius Thurinus)組成了三頭同盟。很快的雷必達的軍權與政權就被屋大維奪走了。最後三巨頭只剩下了安東尼與屋大維之爭。因此,無獨有偶,安東尼在自知不敵屋大維時也說了跟項羽類似的話,希望能跟屋大維單打獨鬥(單挑)定個生死。(And now Antony once more sent Caesar a challenge to single combat.)屋大維回答的更妙了:「沒有必要,你想死的話,辦法多得是。」(But Caesar answered that Antony had many ways of dying.)安東尼無可奈何,只好返回埃及,在得知埃及豔后已用毒蛇自殺後,便也自刎而死。(見《The Life of Antony》(安東尼傳))
 

Feast of Marc Antony and Cleopatra by Francesco Trevisani,1705-1710



附註:
  《暗箭》「孫龐鬥智」裡,龐涓最後也是自刎而死。只是龐涓死得心有不甘,於是想效法吳起當年死前的最後一著,仍然想藉此中傷孫臏,於是喊到:「遂成豎子之名!」(〈史記.孫子吳起列傳〉)龐涓很聰明,他知道只要這件事一流傳下去,總有不分是非之人用這句話來替他喊冤!雖然千古以來,這樣的傻子並不多見,但做為一種可以操作的議題,這確實是存在著效力的。

參考資料:

〈史記.項羽本紀〉:
  楚漢久相持未決,丁壯苦軍旅,老弱罷轉漕。項王謂漢王曰:「天下匈匈數歲者,徒以吾兩人耳,願與漢王挑戰決雌雄,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為也。」漢王笑謝曰:「吾寧鬥智,不能鬥力。」項王令壯士出挑戰。漢有善騎射者樓煩,楚挑戰三合,樓煩輒射殺之。項王大怒,乃自被甲持戟挑戰。樓煩欲射之,項王瞋目叱之,樓煩目不敢視,手不敢發,遂走還入壁,不敢復出。漢王使人閒問之,乃項王也。漢王大驚。於是項王乃即漢王相與臨廣武閒而語。漢王數之,項王怒,欲一戰。漢王不聽,項王伏弩射中漢王。漢王傷,走入成皋。……
  項王軍壁垓下,兵少食盡,漢軍及諸侯兵圍之數重。夜聞漢軍四面皆楚歌,項王乃大驚曰:「漢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項王則夜起,飲帳中。有美人名虞,常幸從;駿馬名騅,常騎之。於是項王乃悲歌慷慨,自為詩曰:「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柰何,虞兮虞兮柰若何!」歌數闋,美人和之。項王泣數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視。
  於是項王乃上馬騎,麾下壯士騎從者八百餘人,直夜潰圍南出,馳走。平明,漢軍乃覺之,令騎將灌嬰以五千騎追之。項王渡淮,騎能屬者百餘人耳。項王至陰陵,迷失道,問一田父,田父紿曰「左」。左,乃陷大澤中。以故漢追及之。項王乃復引兵而東,至東城,乃有二十八騎。漢騎追者數千人。項王自度不得脫。謂其騎曰:「吾起兵至今八歲矣,身七十餘戰,所當者破,所擊者服,未嘗敗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於此,此天之亡我,非戰之罪也。今日固決死,願為諸君快戰,必三勝之,為諸君潰圍,斬將,刈旗,令諸君知天亡我,非戰之罪也。」乃分其騎以為四隊,四嚮。漢軍圍之數重。項王謂其騎曰:「吾為公取彼一將。」令四面騎馳下,期山東為三處。於是項王大呼馳下,漢軍皆披靡,遂斬漢一將。是時,赤泉侯為騎將,追項王,項王瞋目而叱之,赤泉侯人馬俱驚,辟易數里與其騎會為三處。漢軍不知項王所在,乃分軍為三,復圍之。項王乃馳,復斬漢一都尉,殺數十百人,復聚其騎,亡其兩騎耳。乃謂其騎曰:「何如?」騎皆伏曰:「如大王言。」

《The Life of Antony》:
75 And now Antony once more sent Caesar a challenge to single combat.59 But Caesar answered that Antony had many ways of dying. Then Antony, conscious that there was no better death for him than that by battle, determined to attack by land and sea at onc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