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中西思維隨筆》:005.「司馬錯的石牛」與「奧德修斯的木馬」(還有智伯瑤的廣車)

返回目錄
  前天的關鍵字是「特洛伊木馬」。
  話說奧德修斯(Odysseus)提出了木馬屠城的計畫後,獲得希臘聯軍採納。於是希臘聯軍便制造了一隻巨大的木馬,木馬中可以藏匿希臘軍隊。木馬造好之後,希臘軍隊便搭船離開,假裝撤退了。特洛伊人見希臘軍隊離開後,便跑了出來,發現了木馬。有人主張把木馬燒了,有人主張把木馬推到海裡,有人主張把木馬拉到城裡做為勝利的紀念品。特洛伊國王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時,此時有牧人抓到了來不及逃跑的希臘人,並把他帶到了國王的面前。

 


  於是特洛伊國王便問他那隻木馬的用處,希臘人便騙他那隻木馬是用來祭祀雅典娜的,而且希臘聯軍認為特洛伊人一定會燒掉木馬,如此必然會引起眾神憤怒。特洛伊國王聽了這話,便中了計。心想既然已經取得了勝利,不該得罪神明。於是就想把木馬拖進特洛伊城。主張燒掉木馬的特洛伊祭司一看情況,想要制止國王的舉動,於是拿著長矛刺向木馬。木馬發出聲響後,突然海裡竄出了兩條大蛇,衝向了祭司和他的兩個兒子,並把他們纏死後,消失在雅典娜的雕像之下。特洛伊國王一見這種情況,更深信了這是用來祭祀雅典娜的祭品。因此,便要將木馬拖進特洛伊城,可惜木馬太過龐大,於是國王只好下令把特洛伊的城牆拆掉了一段,這才把木馬拖進了城裡。特洛伊人就在當晚舉行了慶功宴。
  慶功宴裡每一個人都喝的醉醺醺的,不久便毫無戒心的入睡了。深夜時,那名希臘人就跑去敲了木馬三下,木馬內的希臘軍聽到暗號後,便跑了出來,先殺掉了守城的士兵,並大開城門,讓埋伏在外面的希臘軍隊進入了特洛伊城。於是一場大屠殺之後,在希臘人的勝利下,結束了這場長達十年的鬧劇。
  後來這「特洛伊木馬」,便成了家喻戶曉的象徵物件。今日任何會使用電腦的人,大概都聽說過「特洛伊木馬病毒」的名號。
  其實,戰國時代,也有一個類似的符號象徵。那是司馬錯的石牛。
  前317年,司馬錯與張儀在秦惠王面前爭論,到底要伐韓還是伐蜀。最後司馬錯勝出,於是隔年,秦惠王就派司馬錯為將前往討伐蜀國。由於前往蜀國的道路險厄,很難通行。於是司馬錯想出了一個主意,便下令雕刻了五頭石牛,然後把一些金子放在石牛的屁股下面。派人向蜀國人謊稱說:「這些牛可以拉出黃金屎啊!」並且要把這些牛送給蜀國國王。蜀國國王起了貪念,就相信了這種沒有科學根據的說法。於是就要派人來取那五頭石牛,可是石牛很重,為了要順利的把五頭石牛拉到蜀國。於是蜀國國王便下令軍隊挖掘山脈、填平山谷,造橋鋪路,每一頭牛派給五個人力一起拉到蜀國首都成都。
  正當那石牛被運送到了蜀國首都時,司馬錯所率領的秦軍也循著那條道路攻入了成都。後來那條道路便被稱為「石牛道」,以資紀念。
  春秋末年也有一個故事,與此相近。那是晉國大將軍智伯瑤為了攻取仇由這個蠻族所想出的計策。由於仇由所在地路險難行,智伯瑤為了解除這個障礙,於是送了廣車數輛給仇由國王。仇由國王為了要把廣車拉到自己的首都中,不得不把路面拓寬,讓這種體型廣大的車輛得以經過。仇由國王最終得到了廣車,而那一夜,智伯瑤也把軍隊開進了仇由首都之中。
  純粹就策略而言,智伯瑤、司馬錯的策略都有兩個好處:一是消耗敵方力量,二是使敵方沒有戒心。因為如果你自己要開路,一定會被阻擋,不如由敵人自動的幫你開路,又能消耗他們的力量。一舉數得。
  當然一定會有讀者說,那蜀國、仇由果然是蠻族,笨成這樣。而且那石牛怎麼可能拉出黃金大便呢!未免可笑。但事實上,今日充斥世界的石牛又何止五隻呢!

附註:
  《暗箭》「孫龐鬥智」中「張儀」已經出現了。事實上,司馬錯在這一卷中沒有戲份,張儀也是下一卷(《暗箭》下:威震天下)才會躍升要角,成為孫臏的敵手之一。司馬錯、張儀、甘茂都是秦惠王、秦武王、秦昭王三個時期裡的重要人物。至於智伯瑤則是韓、趙、魏三家分晉的重要人物,與這本小說無關。


參考資料:

〈韓非子.喻老〉:
  晉獻公將欲襲虞,遺之以璧馬;知伯將襲仇由,遺之以廣車。故曰:「將欲取之,必固與之。」起事於無形,而要大功於天下,是謂微明。處小弱而重自卑謂損弱勝強也。

〈史記.留侯世家〉:
  漢元年正月,沛公為漢王,王巴蜀。漢王賜良金百溢,珠二斗,良具以獻項伯。漢王亦因令良厚遺項伯,使請漢中地。〔一〕項王乃許之,遂得漢中地。漢王之國,良送至褒中,〔二〕遣良歸韓。良因說漢王曰:「王何不燒絕所過棧道,示天下無還心,以固項王意。」乃使良還。行,燒絕棧道。
〔一〕集解如淳曰:「本但與巴蜀,故請漢中地。」
〔二〕正義括地志云:「褒谷在梁州褒城縣北五十里南中山。昔秦欲伐蜀,路無由入,乃刻石為牛五頭,置金於後,偽言此牛能屎金,以遺蜀。蜀侯貪,信之,乃令五丁共引牛,塹山堙谷,致之成都。秦遂尋道伐之,因號曰石牛道。蜀賦以石門在漢中之西,褒中之北是。」又云:「斜水源出褒城縣西北衙嶺山,與褒水同源而流派。漢書溝洫志示褒水通沔,斜水通渭,皆以行船。」

〈水經.沔水注〉引來敏《本蜀論》:「秦惠王欲伐蜀而不知道,作五石牛,以金置尾下,言能屎金。蜀王負力,令五丁引之成道,秦使張儀、司馬錯尋路滅蜀,因曰石牛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