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中西思維隨筆》:006.「衛懿公封鶴」與「亨利八世賜爵牛排」


  昨天我們提到了五頭會拉黃金屎的石牛,關鍵字就是「石牛」。石牛當然不能吃,因此我們要談的是可以吃的「牛」。
  亨利八世(Henry VIII,1491年-1547年)有一天吃牛排的時候,吃到了牛的上腰肉,他覺得非常好吃,於是就給了這塊牛的上腰肉塊一個「爵士(Sir)」的頭銜,合稱便是「Sir Loin」,演變到今日就成了「沙朗(Sirloin)牛肉」了。

 



  像這樣亂搞的。春秋時期,有一個國王可以跟他比拼一下,那就是衛懿公(前668年-前660年在位)。
  衛懿公由於非常喜歡鶴,所以在宮中、花園裡養了很多鶴。這些鶴不僅出入可以乘坐貴族才能坐的「軒車(車上有蓋子的車子)」,甚至還享有「祿位」。前660年,狄人侵略衛國,雙方將要作戰時,衛國的軍人便鼓譟的說:「叫鶴去!鶴才真的享有祿位,我哪裡能戰鬥呢?」雙方在熒澤交戰,由於軍隊不願意效命,因此衛國很快就被打得大敗了。衛懿公也在這場戰役裡喪生了。
  既然說到了牛肉。顯然不能不提一下:注水牛肉、組合牛肉、狂牛牛肉、瘦肉精牛肉,四種牛肉。
  注水牛肉:在牛屠宰前強力給牛灌水,以增加牛肉重量,這樣的肉就是注水牛肉。由於重量比原本的重,因此利潤就比較高,但口感比較差。且有虐待動物的事實。
  組合牛肉:將多塊牛肉以機械加工壓縮拼湊組合而成的牛肉。這樣做,就是要把原本零碎的肉片,拼成一塊大肉。可以賣到比較好的價錢,欺騙消費者。口感當然不好,更要命的是加工過程可能導致污染,對食用者的健康有一定的威脅。
  瘦肉精牛肉:就是被餵以瘦肉精的牛身上的肉。瘦肉精可以促進蛋白質合成,會讓動物多長精肉(瘦肉)、少長脂肪。瘦肉精會殘留在動物的肝、肺等處,人食用含瘦肉精的肉品後,會產生噁心、頭暈、心悸等中毒症狀!
  狂牛牛肉:就是患有狂牛症的牛身上的肉。是四種肉中最危險的一種。
  由於中國近幾年來,出現了三聚氫氨牛奶、注水牛肉、地溝油等等聲名大噪的產品。導致了國人對於道德淪喪的反思,有些人甚至怪罪起文化來了。既然這單元叫做「中西思維隨筆」,並且是在探討中西文化中的異同現象,免不了只好把西方相類似的情況拿來比較一下。
  1906年,美國作家辛克萊(Upton Sinclair)出版了一本小說,叫做《屠場》(The Jungle)。這本小說揭露了芝加哥肉品加工廠的黑暗面,其中一段話如此說著:「壞了的豬肉,被搓上蘇打粉去除酸臭味;毒死的老鼠被一同鏟進香腸攪拌機;洗過手的水被配制成調料;工人們在肉上走來走去,隨地吐痰,播下成億的肺核細菌……」啊!多麼令人熟悉的作法啊!這本書出版後,便引起了軒然大波,眾怒難平之下,六個月後美國就通過了《肉類檢查法》,並成立了食品與藥品管理局(FDA),以遏止相關的亂象與違法行徑。據說當時正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看這本書的美國總統老羅斯福,當他看到了這一段描述肉類加工過程的文字時,馬上跳了起來,大叫一聲,把盤子裡的香腸扔到了窗外,並再也不敢吃香腸了。
  一百多年前的美國如此,經過了一百多年,這種情況很少聽到了。改變是需要時間的。
  在此提出這些比較,並不是要讓人把違法、無道德的事情因為「大家都會做」而合理化了,或者因此輕忽視之。而是要讓人理解,這是人性的問題,不是文化的問題,當然更不是人種的問題。
  韓非子有幾句話可以拿來參考,他是這麼說的:「故輿人成輿則欲人之富貴,匠人成棺則欲人之夭死也,非輿人仁而匠人賊也,人不貴則輿不售,人不死則棺不買,情非憎人也,利在人之死也。」(〈韓非子.備內〉);「荊南之地、麗水之中生金,人多竊采金,采金之禁,得而輒辜磔於市,甚眾,壅離其水也,而人竊金不止。夫罪莫重辜磔於市,猶不止者,不必得也。」(〈韓非子.內儲說上〉)簡易的說,就是賣棺材的就希望人早死,這是因為利益的緣故。人盜採金子會被處以極刑,卻仍然無法禁止人們去盜採,那是因為不一定能抓到的緣故!
  隨著時代的演進、科技的進步,世界上的很多事物都被改變了。然而,唯一不變的,是人性!

附註:
  這裡提到了「鶴」。西晉太康二年(281年)盜墓者不準盜發了魏襄王墓,起出了《竹書紀年》這本魏國史書。這本書上卻在前353年,也就是孫臏擒龐涓的那一年,記載了一件怪事:「惠成王十七年,有一鶴三翔於郢市。」為什麼一隻鶴在楚國的首都上面飛了三次就值得記載下來呢!《暗箭》上,將揭開這個謎底!

參考資料:

〈左傳.閔公二年〉:
  冬,十二月,狄人伐衛。衛懿公好鶴,鶴有乘軒者。將戰,國人受甲者皆曰:「使鶴!鶴實有祿位,余焉能戰﹖」公與石祁子玦,與甯莊子矢,使守,曰:「以此贊國,擇利而為之。」與夫人繡衣,曰:「聽於二子!」渠孔御戎,子伯為右;黃夷前驅,孔嬰齊殿。及狄人戰于熒澤,衛師敗績,遂滅衛。衛侯不去其旗,是以甚敗。狄人囚史華龍滑與禮孔,以逐衛人。二人曰:「我,大史也,實掌其祭。不先,國不可得也。」乃先之。至,則告守曰:「不可待也。」夜與國人出。狄入衛,遂從之,又敗諸河。

劉基〈郁離子.晉靈公好狗〉:
  晉靈公好狗,築狗圈於曲沃,衣之繡。嬖人屠岸賈因公之好也,則夸(誇)狗以悅公,公益尚狗。一夕,狐入於絳宮,驚襄夫人,襄夫人怒,公使狗搏狐,弗勝。屠岸賈命虞人取他狐以獻,曰:「狗實獲狐。」公大喜,食狗以大夫之俎,下令國人曰:「有犯吾狗者,刖之。」於是國人皆畏狗。狗入市,取羊、豕以食,飽則曳以歸屠岸賈氏,屠岸賈大獲。大夫有欲言事者,不因屠岸賈,則狗群噬之。趙宣子將諫,狗逆而拒諸門,弗克入。他日,狗入苑食公羊,屠岸賈欺曰:「趙盾之狗也。」公怒,使殺趙盾。國人救之。宣子出奔秦。趙穿因眾怒,攻屠岸賈,殺之,遂弒靈公於桃園。狗散走國中,國人悉擒而烹之。君子曰:「甚矣!屠岸賈之為小人也,譝狗以蠱君,卒亡其身,以及其君,寵安足恃哉!人之言曰:『蠹蟲食木,木盡則蟲死。』其如晉靈公之狗矣。」

〈郁離子.好禽諫〉:
  衛懿公好禽,見觗牛而悅之,祿其牧人如中士。寧子諫曰:「不可。牛之用在耕,不在觗,觗其牛,耕必廢。耕,國之本也,其可廢乎?臣聞之,君人者不以欲妨民。」弗聽。於是衛牛之觗者,賈十倍於耕牛,牧牛者皆釋耕而教觗,農官強能禁。邶有馬,生駒不能走而善鳴,公又悅而納諸廄。寧子曰:「是妖也,君不悟,國必亡。夫馬齊力者也,鳴非其事也。邦君為天牧民,設官分職,以任其事,廢事失職,厥有常刑,故非事之事,君不舉焉,杜其源也。妖之興也,人實召之,自今以往,衛國必多不耕之夫,不織之婦矣。君必悔之。」又弗聽。明年,狄伐衛,衛侯將登車,而御失其轡,將戰,士皆不能執弓矢,遂敗於滎澤,滅懿公。

〈韓詩外傳.卷七〉:
  衛懿公之時,有臣曰弘演者、受命而使,未反,而狄人攻衛,於是懿公欲興師迎之,其民皆曰:「君之所貴而有祿位者、鶴也,所愛者、宮人也,亦使鶴與宮人戰,余安能戰?」遂潰而皆去。狄人至,攻懿公於熒澤,殺之,盡食其肉,獨舍其肝。弘演至,報使於肝,辭畢,呼天而號,哀止,曰:「若臣者、獨死可耳。」於是,遂自刳出腹實,內懿公之肝,乃死。桓公聞之,曰:「衛之亡也,以無道,今有臣若此,不可不存。」於是復立衛於楚丘。如弘演,可謂忠士矣,殺身以捷其君,非徒捷其君,又令衛之宗廟復立,祭祀不絕,可謂有大功矣。詩曰:「四方有羨,我獨居憂,民莫不榖,我獨不敢休。」

〈新書.春秋〉:
  鄒穆公有令,食鳧鴈者必以秕,毋敢以粟。於是倉無秕而求易於民,二石粟而易一石秕。吏請曰:「以秕食鴈,為無費也。今求秕於民,二石粟而易一石秕,以秕食鴈,則費甚矣,請以粟食之。」公曰:「去!非而所知也。夫百姓煦牛而耕,曝背而耘,苦勤而不敢惰者,豈為鳥獸也哉?粟米,人之上食也,柰何其以養鳥也?且汝知小計而不知大計。周諺曰:『囊漏貯中。』而獨弗聞歟?夫君者,民之父母也。取倉之粟,移之與民,此非吾粟乎?鳥苟食鄒之秕,不害鄒之粟而已。粟之在倉,與其在民,於吾何擇?」鄒民聞之,皆知其私積之與公家為一體也。
  楚王欲淫,鄒君乃遺之技樂美女四人,穆公朝觀,而夕畢以妻死事之孤,故婦人年弗稱者弗蓄,節於身而弗眾也。王輿不衣皮帛,御馬不食禾菽。無淫僻之事,無驕熙之行。食不眾味,衣不雜采。自刻以廣民,親賢以定國,親民如子。鄒國之治,路不拾遺,臣下順從,若手之投心。是故以鄒子之細,魯衛不敢輕,齊楚不能脅。鄒穆公死,鄒之百姓,若失慈父,行哭三月。四境之鄰於鄒者,士民鄉方而道哭,抱手而憂行。酤家不讎其酒,屠者罷列而歸,傲童不謳歌,舂築者不相杵,婦女抉珠瑱,丈夫釋玦靬,琴瑟無音,期年而後始復。故愛出者愛反,福往者福來。易曰:「鳴鶴在陰,其子和之。」其此之謂乎!故曰:「天子有道,守在四夷;諸侯有道,守在四鄰。」

〈晏子春秋.內篇諫下.二十三〉:
  景公走狗死,公令外共之棺,內給之祭。晏子聞之,諫。

  公曰:「亦細物也,特以與左右為笑耳。」晏子曰:「君過矣!夫厚藉斂不以反民,棄貨財而笑左右,傲細民之憂,而崇左右之笑,則國亦無望已。且夫孤老凍餒,而死狗有祭,鰥寡不恤,死狗有棺,行辟若此,百姓聞之,必怨吾君,諸侯聞之,必輕吾國。怨聚于百姓,而權輕于諸侯,而乃以為細物,君其圖之。」公曰:「善。」趣庖治狗,以會朝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