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中西思維隨筆》:002.「鯀」與「普羅米修斯」:偷偷的行善,壯烈的犧牲!


  話說那普羅米修斯從奧林匹斯「偷走了」屬於「天神之王宙斯」的「天火」,為人類帶來了光明之後。被宙斯囚禁在高加索山上,接受日復一日的「創傷→自我修復」式的懲罰。經過了幾千年的折磨,普羅米修斯被前來懸崖邊尋找金蘋果的赫剌克勒斯(Heracles)所解救,終於脫離了苦海。只是為了要讓宙斯臉上的面子掛得住,普羅米修斯必須帶著鑲有高加索山上小石子的鐵環,象徵式的表示他「仍」被用鐵環鎖在高加索的大石上。
 


  中國方面,有相同「行為」的是「鯀」,也就是大禹的父親。鯀為了消除人間的水患,從「天帝」那邊「偷取了」「息壤」,想要以此阻擋洪水,結果用不得法,被堯在羽山上處死。「息壤」因此傳到了他的兒子大禹手中,大禹有了父親的經驗後才最終成功解決了洪水的問題。
  「息壤」的「息」有「停止」的意思。因此「息壤」就是用來「停止洪水的土壤」。在中國古代的五行學說中,土克水,成語也有「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說法。因此「息壤」具有抑制洪水的效用,這個傳說當與土克水的思維方式有關,也是一種象徵式的比喻。至於中國古代「火」的發明人,則是「燧人氏」。且是一種「發明」,而不是一種「盜竊」或「侵佔」。
  於是我們就看到了「鯀」與「普羅米修斯」的相似處:他們都用「偷」的方式,幫人類解除了患難。為什麼幫助人類卻要用不光明的手段呢?為什麼天帝與宙斯要眼睜睜著看著人類受苦呢!〈道德經.五章〉:「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或許正是因為這「不仁」,所以那些想要「幫助」人類的神也好、半人半神也好、人也好(有惻隱之心,仁矣!),才需要用「偷」的方式吧!否則若神有人類的憐憫之心,何必用偷!

附註:
  《暗箭》中與此主題有關的是白圭。白圭是魏惠王的相國,曾經在孟子前來大梁做訪問學者時,向孟子誇耀自己治水的能力比大禹還強!至於孟子回答了什麼?讀者除了可以在〈孟子.告子下〉中看到外,也可以在《暗箭》「威震天下」單元得到完整的情節!


參考文獻:
〈韓非子.五蠹〉:
  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獸眾,人民不勝禽獸蟲蛇,有聖人作,搆木為巢以避群害,而民悅之,使王天下,號曰有巢氏。民食果蓏蚌蛤,腥臊惡臭而傷害腹胃,民多疾病,有聖人作,鑽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說之,使王天下,號之曰燧人氏。中古之世,天下大水,而鯀、禹決瀆。近古之世,桀、紂暴亂,而湯、武征伐。今有搆木鑽燧於夏后氏之世者,必為鯀、禹笑矣。有決瀆於殷、周之世者,必為湯、武笑矣。然則今有美堯、舜、湯、武、禹之道於當今之世者,必為新聖笑矣。是以聖人不期脩古,不法常可,論世之事,因為之備。宋人有耕田者,田中有株,兔走,觸株折頸而死,因釋其耒而守株,冀復得兔,兔不可復得,而身為宋國笑。今欲以先王之政,治當世之民,皆守株之類也。

〈列子.楊朱〉:
  楊朱曰:「天下之美歸之舜禹周孔,天下之惡歸之桀紂。然而舜耕於河陽,陶於雷澤,四體不得暫安,口腹不得美厚,父母之所不愛,弟妹之所不親。行年三十,不告而娶。及受堯之禪,年已長,智已衰。商鈞不才,禪位於禹,戚戚然以至於死;此天人之窮毒者也。鯀治水土,績用不就,殛諸羽山。禹纂業事讎,惟荒土功。子產不字,過門不入,身體偏枯,手足胼胝。及受舜禪,卑宮室,美紱冕,戚戚然以至於死;此天人之憂苦者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