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中西思維隨筆》:020. 「田單的神人」與「馬略的女巫」


  前篇的關鍵字是「馬略」。
 

( Caius Marius Amid the Ruins of Carthage completed by John Vanderlyn in 1807)
  馬略(Gaius Marius,前157年至前86年)是古羅馬的執政官,也是凱撒的姑父。他的出場有點司馬穰苴的味道,當時羅馬被日耳曼人打敗,他在這個時機當選為羅馬的執政官,臨危受命。執政後,馬略實行了募兵制,力圖革新。募兵制使得士兵對將領的效忠度提高,馬略因而更牢固的掌握了軍隊。馬略後來藉此打敗了日耳曼人,並從此掌控了整個羅馬,以至於他連續七次當選為執政官,而無人敢於反抗他!這也就是為何馬略以後,元老院等人害怕凱撒成為另一個馬略的原因!
  馬略在作戰時,總是在身旁帶著一名敘利亞的女巫,讓女巫在戰鬥前預告勝敗。這麼做的好處顯而易見,因為它可以激勵自己的士卒,使士卒更勇於作戰,從而更加的提高了取勝的機率。偶爾還能用來蠱惑敵人的士卒,使敵人的士卒以為自己沒有勝算,從而減低了戰鬥的意願,甚至因為懼怕神明而喪失了戰鬥之心,增加了失敗的機率。

 

(A witches' coven,Hans Baldung Grien - German artist,1480 - 1545)

  這種利用迷信,尤其是神(因此有別於之前的天象如晦日、月虧)的作法,由於非常好用,因此古往今來,層出不窮。現在我們把這種人叫做「神棍」。但推本溯源,這種操弄神祇的作法,早在希臘時代就被將軍們廣為利用了。
  譬如雅典領導人伯里克利(Pericles),他既是推動雅典民主的政治人物,更是帶領雅典在伯羅奔尼撒戰爭初期打敗斯巴達的將軍。就古代希臘而言,「不信神」可是「死罪」。生活在伯里克利執政時代的蘇格拉底,就是被扣上了「不信神」的罪名而被處死的。饒是在這樣的一個地方,伯里克利也居然操弄與利用起神祇來,由此也可見「蘇格拉底之死」的荒謬性!
 

(Pluto and Harlequin in Hell by Giuseppe Bernardino Bison,Giuseppe Barnardino Bison,ca. 1820-1840)

  伯里克利有一次帶兵作戰,發現有一座樹木濃密昏暗的樹林,它坐落於希臘神話中冥王黑帝斯的聖地中,因此雙方都沒有派兵去佔領。伯里克利利用這一點,於是找了一個身材高大的部下,讓他穿上深紅色的長袍,披頭散髮,喬裝成黑帝斯,躲在樹林之中。伯里克利與他約定,作戰信號發出之時,他便要駕著四匹白馬的戰車衝出來,喊著伯里克利的名字,並說一些勉勵伯里克利的話,最後還得揚言說諸神都要來幫助雅典人。結果,雅典的軍隊尚未與敵人短兵相接,敵人便被嚇跑了。
  除了伯里克利,赫赫有名的亞歷山大也曾經借助裝神弄鬼來幫助自己取勝。有一次他在祭祀前,找來了占卜者,把一些天神將賜予亞歷山大勝利的文字寫在占卜者的手中,等祭祀時,占卜者再伺機把這些字印到祭品上。於是當亞歷山大的士兵看到了剛剛就在眼前出爐與祭祀的祭品時,上面已經被占卜者印上了字體,於是士兵們便都以為這是神明顯現了神蹟,他們必將獲勝。
  其實這一招在中國也常常使用,戰國時代出戰時,許多國家仍要用龜甲進行占卜,預示吉祥,以鼓舞士氣。韓非還曾經對此有過批評:「鑿龜數筴,兆曰大吉,而以攻燕者趙也。鑿龜數筴,兆曰大吉,而以攻趙者燕也。劇辛之事,燕無功而社稷危。鄒衍之事,燕無功而國道絕。趙代先得意於燕,後得意於齊,國亂節高,自以為與秦提衡,非趙龜神而燕龜欺也。」(〈 韓非子.飾邪〉)大意是說燕國攻打趙國,龜甲蓍草顯示大吉;趙國攻打燕國,龜甲蓍草也顯示大吉。結果趙國打敗了燕國,不是因為趙國的龜甲比較靈驗神奇、燕國的龜甲欺騙了世人。而是那根本就是無效的迷信。當時的許多將軍,因為出征時用龜甲蓍草占卜已經成了一種儀式、習俗,而忘了那其實不過是一種勵士的手段。從而使自己陷入了迷信的囚籠之中。因此雖然韓非沒有看到它有益的一面,但他的批評是極有道理的。而這一件事也不免讓我們想起了心理學上一個著名的猴子實驗。
  那實驗是這樣的:實驗人員找了五隻猴子放在一個自動裝置裡,每當香蕉出現,猴子去拿時,水柱就會噴出水,把這些猴子都淋濕。於是猴子們在幾次慘痛教訓之後,都不敢去拿香蕉了。於是實驗人員把其中一隻猴子換成一隻新的猴子,新的猴子當然不知道拿香蕉會導致所有猴子都要嚐到被水噴的痛苦,於是等香蕉出現時,牠大膽的想去拿。結果牠便被其他四隻猴子海扁一頓,終於那隻猴子也不敢去拿香蕉了。最後,研究人員一隻一隻舊猴子都換掉了,但新的五隻猴子儘管不明白拿了香蕉會如何,也都不敢去拿香蕉了。這就是「傳統、習俗」以及多數「迷信」的由來。那些被韓非所批評的將軍們其實就跟那些新猴子是一樣的,由於不明究理,還以為龜甲蓍草真具有了什麼神力、能出神蹟呢!  
  中國方面比較著名的利用神明的例子,莫過於田單與狄青。
  戰國時代,齊國在齊威王、齊宣王時期,國力達於鼎盛,王位傳至齊湣王時,齊湣王開始驕傲自大。不僅曾經與秦昭王並稱「東、西帝」,最後更中了秦昭王的計策,出兵滅了宋國。由於齊宣王時期,齊國將軍匡章曾用了五十天的時間就攻下了燕國,攻下燕國後,齊宣王沒有馬上立下新的燕王,以至於招來燕國人民的反感,最終燕國與齊國便結下了大仇。這時秦昭王便利用齊國滅宋的藉口,策動燕國聯合諸國主攻齊國。齊湣王高壓與自大、無禮、吝嗇的統治方式,讓主帥田觸心生不滿,結果田觸放棄了齊軍,獨自逃跑了,因此齊軍大敗,兵敗如山倒。最後齊湣王出逃,齊國僅剩下了莒、即墨兩地。
  即墨城郡守出城迎戰燕軍,不幸戰敗而死。於是即墨城的人便公推田單出來繼任郡守的職務。因此田單的出場也有點司馬穰苴的味道,甚至蘇代(蘇秦的弟弟)便曾經對秦昭王說過:「(齊國)今富非有齊威、宣之餘也,精兵非有富韓勁魏之庫也,而將非有田單、司馬之慮也。(今日的齊國沒有齊威王、齊宣王當時的富裕,它的精兵沒有韓國與魏國那麼強勁,而它的將帥沒有田單與司馬穰苴般的思慮週到啊!)」(〈戰國策.趙策二.秦攻趙〉)是直接將田單與司馬穰苴相提並論了。
即墨城的人民之所以推舉田單,一來田單也是齊國王室成員(只是比較遠離權力核心),曾經做過齊國臨菑的市掾一職(但不知名)。且燕國樂毅討伐齊國時,田單在逃亡時展露了智慧,幫助了他的族人全部順利逃脫,因此便被公推為郡守。當時,齊湣王出逃,田單逃到安平,他判斷如果燕軍攻到安平,到時要逃跑的人勢必眾多,如此,車子必然容易因為互相推擠而損壞。於是他便命令他的族人把車軸末端弄斷,而把車輪外圍裝上鐵籠,以防止被撞壞(因為車子推擠之時,車軸末端可能插入其他車子的車輪輻輳,從而弄壞彼此的車子。)。結果果然奏效。
  田單當上即墨城的郡守之後,為了抵抗燕軍,使出了很多手段。首先,他使用了反間計,迫使燕王逼退樂毅,換上了騎劫。接著田單先讓城中人吃飯前一定要在庭院中祭祀祖先,這一招引來了無數飛鳥想要下來吃食祭品。城外的燕軍看到這 幅景象後,不明所以,還以為是即墨城的祥瑞之兆。於是田單又對城中的人宣揚說:「應當會有神人成為我的老師。」於是一個士卒說:「臣可以當你的老師嗎?」說完就跑了。田單把他追了回來,便把他當成真的「神人」來對待,那士卒知道瞞不過,只好對田單承認說:「臣欺騙先生啊,我其實沒有能力啊!」田單當然早就知道,於是對他說:「這件事你不要說去啊!」
  往後田單每次對軍中與人民宣告命令時,一定會說那是「神師」交代的。於是便對眾人說神師預言:「我恐怕燕軍把那些抓去的齊國士兵割掉鼻子,佈置在陣前,與我作戰,這樣的話,即墨就要敗了啊!」燕國將軍收到了這個消息,信以為真,便照做了。結果即墨城上的守軍看到這一幕,既感到憤怒,也沒人敢再判逃了。最終,田單又用反間對騎劫說:「田單恐懼燕國人挖掘城外的墳墓,羞辱齊國人的祖先,這將使齊國人感到心寒啊!」騎劫又中了計,結果就挖了墳墓把死人都燒了。即墨守軍看到這一幕,都流淚憤怒,想要拼死一戰。田單也達到了愚弄敵人、激勵士卒的目的,最後使出火牛陣,大破燕軍,並逐一收復了失土,最後被封為安平軍。
  宋朝狄青出征儂智高時,經過了桂林的南邊,道路的旁邊有一座大廟,聽說裡面的神很靈驗。於是狄青便在那邊駐足停留,拿出了百枚的銅錢,像神明祈禱說:「如果我能大捷,那麼我投下的百枚錢幣都正面朝上。」左右下屬,聽狄青這麼說,大驚失色,於是趕緊勸阻他,因為誰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誰知狄青不聽,那時成千上萬的士兵都在看著狄青,於是狄青便揮手擲出了百枚錢幣,結果居然都是正面朝上。於是全軍歡呼雷動,狄青看後也假裝非常高興,命令左右取來一百支釘子,把那一百枚錢幣都釘在了地上,然後用青紗遮蓋,封了起來。然後狄青說:「等我凱旋回來後,再來謝神取錢。」最後狄青果然打敗了儂智高。
  軍隊回到了那廟,狄青便集合了幕府大夫(當初阻止他的人),在他們的眼前叫人把釘子拔了。大家這才陡然發現,原來那是狄青特別鑄造的兩面都是正面的錢幣。當然,狄青的這個例子,未免讓我們想到蝙蝠俠電影中(源自漫畫)的雙面人這個角色,因為他還未遭受重創時,也是拿著兩面都是正面的錢幣在唬人的!可惜,這個 Idea 的運用,又讓外國的文化工作者先馳得點了!
 

(電影《黑暗騎士》,雙面人海報。)


附註:
  《暗箭》「孫龐鬥智」以及「威震天下」便會講述一段已被遺忘的歷史,那就是孫蒙如何幫助齊威王富國強兵、孫蒙與匡章師徒如何無敵於天下的故事。至於田單的用兵之法,也明顯受到孫蒙的影響。若《暗箭》繼續寫下去,估計會提到他,只是田單出場時,孫蒙已經死了。再強悍的英雄,也總有化歸塵土的一刻!

參考資料:

《謀略》
〈史記.田單列傳〉:
  田單者,〔一〕齊諸田疏屬也。湣王時,單為臨菑市掾,不見知。及燕使樂毅伐破齊,齊湣王出奔,已而保莒城。燕師長驅平齊,而田單走安平,〔二〕令其宗人盡斷其車軸末〔三〕而傅鐵籠。〔四〕已而燕軍攻安平,城壞,齊人走,爭塗,以轊折車敗,〔五〕為燕所虜,唯田單宗人以鐵籠故得脫,東保即墨。燕既盡降齊城,唯獨莒、即墨不下。燕軍聞齊王在莒,并兵攻之。淖齒〔六〕既殺湣王於莒,因堅守,距燕軍,數年不下。燕引兵東圍即墨,即墨大夫出與戰,敗死。城中相與推田單,曰:「安平之戰,田單宗人以鐵籠得全,習兵。」立以為將軍,以即墨距燕。
〔一〕 索隱單音丹。
〔二〕 集解徐廣曰:「今之東安平也,在青州臨菑縣東十九里。古紀之酅邑,齊改為安平,秦滅齊,改為東安平縣,屬齊郡,以定州有安平,故加『東』字。」 索隱按:地理志東安平屬淄川國也。
〔三〕 索隱斷音都緩反。斷其軸,恐長相撥也。以鐵裹軸頭,堅而易進也。
〔四〕 集解徐廣曰:「傅音附。」 索隱傅音附。按:截其軸與轂齊,以鐵鍱附軸末,施轄於鐵中以制轂也。又方言曰「車轊,齊謂之籠」。郭璞云「車軸也」。
〔五〕 集解徐廣曰:「轊,車軸頭也。音衛。」
〔六〕 集解徐廣曰:「多作『悼齒』也。」
  頃之,燕昭王卒,惠王立,與樂毅有隙。田單聞之,乃縱反閒於燕,宣言曰:「齊王已死,城之不拔者二耳。樂毅畏誅而不敢歸,以伐齊為名,實欲連兵南面而王齊。齊人未附,故且緩攻即墨以待其事。齊人所懼,唯恐他將之來,即墨殘矣。」燕王以為然,使騎劫代樂毅。
  樂毅因歸趙,燕人士卒忿。而田單乃令城中人食必祭其先祖於庭,飛鳥悉翔舞城中下食。燕人怪之。田單因宣言曰:「神來下教我。」乃令城中人曰:「當有神人為我師。」有一卒曰:「臣可以為師乎?」因反走。田單乃起,引還,東鄉坐,師事之。卒曰:「臣欺君,誠無能也。」田單曰:「子勿言也!」因師之。每出約束,必稱神師。乃宣言曰:「吾唯懼燕軍之劓所得齊卒,置之前行,〔一〕與我戰,即墨敗矣。」燕人聞之,如其言。城中人見齊諸降者盡劓,皆怒,堅守,唯恐見得。單又縱反閒曰:「吾懼燕人掘吾城外冢墓,僇先人,可為寒心。」燕軍盡掘壟墓,燒死人。即墨人從城上望見,皆涕泣,俱欲出戰,怒自十倍。
〔一〕 正義胡郎反。
  田單知士卒之可用,乃身操版插,〔一〕與士卒分功,妻妾編於行伍之閒,盡散飲食饗士。令甲卒皆伏,使老弱女子乘城,遣使約降於燕,燕軍皆呼萬歲。田單又收民金,得千溢,令即墨富豪遺燕將,曰:「即墨即降,願無虜掠吾族家妻妾,令安堵。」燕將大喜,許之。燕軍由此益懈。
〔一〕 索隱操音七高反。插音初洽反。 正義古之軍行,常負版插也。
  田單乃收城中得千餘牛,為絳繒衣,畫以五彩龍文,束兵刃於其角,而灌脂束葦於尾,燒其端。鑿城數十穴,夜縱牛,壯士五千人隨其後。牛尾熱,怒而奔燕軍,燕軍夜大驚。牛尾炬火光明炫燿,燕軍視之皆龍文,所觸盡死傷。五千人因銜枚擊之,而城中鼓譟從之,老弱皆擊銅器為聲,聲動天地。燕軍大駭,敗走。齊人遂夷殺其將騎劫。燕軍擾亂奔走,齊人追亡逐北,所過城邑皆畔燕而歸田單,兵日益多,乘勝,燕日敗亡,卒至河上,〔一〕而齊七十餘城皆復為齊。乃迎襄王於莒,入臨菑而聽政。
〔一〕 索隱河上即齊之北界,近河東,齊之舊地。
  襄王封田單,號曰安平君。〔一〕

〈兵壘.誑〉(卷三):
  宋狄青征儂智高,時兵出桂林之南,道傍有一大廟,其神甚靈。青駐節而禱之,因自持百錢,與神約曰:「果大捷,則投百錢盡面也。」左右諫阻,不聽。萬眾方聳視,揮手一擲,則百錢盡面矣。舉軍歡呼,青亦大喜,顧左右取百釘來,即隨錢疎密布地,而釘帖之,加以青紗籠覆,手自封之曰:「俟凱旋,謝神取錢。」其後破崑崙關,敗智高,平邕管。師還取錢,與幕府士大夫共視之,乃兩面錢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