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中西思維隨筆》:003.「晏嬰的桃子」與「厄里斯的金蘋果」(還有一隻烤雞)

  前篇的關鍵字是「金蘋果」。這篇便接著它說下去。
  厄里斯(Eris)是希臘神話中掌管「不和諧」的女神。因此引起「紛爭」,是她擅長的把戲。一次珀琉斯(Peleus)和忒提斯(Thetis)舉辦了婚禮,所有的女神除了她以外,都被邀請了。因為誰會想要一場不和諧的婚禮呢!她因此懷恨在心,決定戲弄諸神。於是她不請自來,到了婚禮現場後,扔下了一顆刻著「送給最美麗的女人」的金蘋果之後便跑了。

 


  在場三個最有權勢的女人,天后赫拉、智慧女神雅典娜、愛神阿芙羅狄特,都想要得到那顆金蘋果。於是三個人便開始爭吵了起來。最後他們決定請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Paris)來做裁判,於是有了著名的「帕里斯的裁判(Judgement of Paris)」事件。每一個女神為了得到那顆金蘋果,都使出了渾身解數。赫拉承諾讓他當國王,雅典娜承諾讓他成為天下最有智慧的人,阿芙羅狄特則承諾讓他娶到最美麗的女人:海倫。海倫是斯巴達國王的妻子,貌美無比。還有什麼會比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更有吸引力的誘惑呢!那顆金蘋果便毫無意外的落到了愛神的手中。長達十年的特洛伊戰爭,便也在特洛伊王子奪取了海倫之後,展開了。
  春秋末年,齊景公手下有三個桀驁不遜的勇士:公孫接、田開疆、古冶子。連宰相晏子經過他們前面,他們也不起來表示尊敬一下。晏子從這裡便看出了嚴重的後果,認為這三個勇士過份的行徑,若引起了蝴蝶效應,恐怕不利於齊景公的統治。齊景公大驚之下,詢問解決之道。晏子說這種危害國家的人才,不如除掉他們。
  齊景公雖然同意晏子的說法,卻也不得不提醒晏子:「這三個人,去抓他們恐怕抓不到,去刺殺他們恐怕也沒法辦到啊!」因為他們畢竟是齊國境內技藝最高超的三個勇士。
  晏子說:「這三個人都是有力氣攻打強敵的人,但是也都不講長幼之禮啊!」於是便想出了一個計策。
  晏子便請齊景公派人給他們送去了兩顆桃子,並對他們說:「三位先生,為何不比較一下彼此的功勞,然後決定誰可以吃桃子呢?」由於桃子只有兩顆,這裡卻有三個人。桃子當然不夠分,紛爭自然就產生了。
  公孫接仰天而嘆說:「晏子,是個有智慧的人啊!使主公來計算我們的功勞,如果不能得到桃子,就是沒有勇力的人啊!如今,士多而桃少,就讓我們計算功勞的大小來決定誰吃桃子吧!我公孫接一次就捕抓到三歲大的野諸,二次就捕抓到哺乳的老虎。像我公孫接這樣的功勞,可以吃桃而不須跟他人同享了!」接著便拿起桃子,站了起來。
  田開疆則說:「我拿著兵器而擊退敵軍二次,像我田開彊這樣的功勞,也可以吃桃而不須跟他人同享了。」也拿起桃子,站了起來。
  古冶子則說:「我曾經追隨君王一起渡過黃河,左驂(按:古時四馬拉一車,左邊的馬叫驂)被大黿銜著潛入深流之中,當時我少小不能游泳,便潛入河底逆流而行百步,又順流而下走了九里,終於找到那隻大黿,並將牠殺了。我左手執著驂的尾,右手拿著黿的頭,像鶴一樣躍水而出。渡口邊的人都說:『是河伯啊!』在我看來,像這般的功勞,也可以吃桃而不須跟人同享了啊!二位為何還不將桃子放回去呢!」便抽劍而起。
  公孫接、田開疆說:「我們的勇力不如你,功勞也趕不上你。取走桃子而不讓給你,這是貪心使然;如果這樣而不死,就是無勇啊!」於是兩人便都將桃子還回去,自刎而死。古冶子說:「兩人都死了,我卻獨自活著,這是不仁;用言語羞辱人,並誇耀自己的名聲,這是不義;怨恨所做的行為而不死,這是無勇。」於是也把桃子還回去,自刎而死。(〈晏子春秋.內篇諫下.二十四〉)
  最後,晏子只用了兩顆桃子就殺掉了三個勇士。
  〈呂氏春秋.為欲〉也曾經提過一個故事:「成群的狗兒一起相處,都靜靜的不會發生爭鬥,但如果把烤雞丟給牠們,就會互相爭鬥起來了啊!或者咬折了彼此的骨骼,或者咬斷了彼此的筋脈!」
  這隻烤雞,就跟那顆金蘋果,或者兩顆桃子一樣。在高手的手中,便變成了驚人的武器。
  每一個女神都想要那顆金蘋果,不是因為它有多貴重,而是以為這樣就能成為最美的女神;每一個勇士都想要吃到那顆桃子,不是因為那顆桃子有多香甜,而是以為這樣就能成為第一勇士。人往往容易被表象所迷惑,一個人是否是天下最漂亮的女人,不在於她收集了幾顆金蘋果;一個人是否是天下第一勇士,也不在於他吃了幾顆桃子。
  不在於你得到了什麼,而在於你具備了什麼!這個故事還可以延伸到古代君王確立接班人的問題。道理是一樣的。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以下的參考資料。主要他們講述的是一個道理,就是如果接班人的位置確定了,那麼一些同樣具有接班人資格的人就不敢妄動了。然而,其實這只是把紛爭的門檻提高,從而減少紛爭的發生罷了。古代接班人確立後,王位被奪的,甚至兒子奪老子王位的也不乏其例。只是就統計上而言,確實減少了很多罷了!
  那麼是不是厄里斯把金蘋果直接拿給赫拉就沒事了呢?那個答案便是再明顯也不過的了。

附註:
  《暗箭》「孫龐鬥智」採用寫實主義的手法,因此內中引起「孫龐鬥智」的關鍵因素(也即那顆金蘋果),早非《東周列國志》、《孫龐鬥智》中不存在於現實世界中的「超自然物質、天書」或者什麼離奇鬼怪的東西!純然就是龐涓自以為必然存在的十三篇以外的《孫子兵法》,也即並不存在的孫武流傳給孫蒙的家傳絕學!這對於一個想在戰國時代中出人頭地的將軍而言,無疑是具有致命吸引力的假想物!也就是說,這次的戰火起因於一件並不存在的幻想之物!而它所造成的結果卻是如此現實與殘酷!

參考資料:

〈慎子.德立〉:
  立天子者,不使諸侯疑焉。立諸侯者,不使大夫疑焉。立正妻者,不使嬖妾疑焉。立嫡子者,不使庶孽疑焉,疑則動,兩則爭,雜則相傷,害在有與不在獨也。故臣有兩位者國必亂,臣兩位而國不亂者,君在也,恃君而不亂矣,失君必亂。子有兩位者,家必亂,子兩位而家不亂者,父在也,恃父而不亂矣,失父必亂。臣疑其君,無不危之國,孽疑其宗,無不危之家。

〈韓非子.亡徵〉:
  太子已置,而娶於強敵以為后妻,則太子危,如是,則群臣易慮,群臣易慮者,可亡也。……出君在外而國更置,質太子未反而君易子,如是則國攜,國攜者,可亡也。……后妻賤而婢妾貴,太子卑而庶子尊,相室輕而典謁重,如此則內外乖,內外乖者,可亡也。

〈晏子春秋.內篇諫下.景公養勇士三人無君之義晏子諫〉:
  公孫接、田開疆、古冶子事景公,以勇力搏虎聞。晏子過而趨,三子者不起。
  晏子入見公曰:「臣聞明君之蓄勇力之士也,上有君臣之義,下有長率之倫,內可以禁暴,外可以威敵,上利其功,下服其勇,故尊其位,重其祿。今君之蓄勇力之士也,上無君臣之義,下無長率之倫,內不以禁暴,外不可威敵,此危國之器也,不若去之。」
  公曰:「三子者,搏之恐不得,刺之恐不中也。」
  晏子曰:「此皆力攻勍敵之人也,無長幼之禮。」因請公使人少餽之二桃,曰:「三子何不計功而食桃?」
  公孫接仰天而歎曰:「晏子,智人也!夫使公之計吾功者,不受桃,是無勇也,士眾而桃寡,何不計功而食桃矣。接一搏猏而再搏乳虎,若接之功,可以食桃而無與人同矣。」援桃而起。
  田開疆曰:「吾仗兵而卻三軍者再,若開疆之功,亦可以食桃,而無與人同矣。」援桃而起。
  古冶子曰:「吾嘗從君濟于河,黿銜左驂以入砥柱之流。當是時也,冶少不能游,潛行逆流百步,順流九里,得黿而殺之,左操驂尾,右挈黿頭,鶴躍而出。津人皆曰:『河伯也!』若冶視之,則大黿之首。若冶之功,亦可以食桃而無與人同矣。二子何不反桃!」抽劍而起。
  公孫接、田開疆曰:「吾勇不子若,功不子逮,取桃不讓,是貪也;然而不死,無勇也。」皆反其桃,挈領而死。
  古冶子曰:「二子死之,冶獨生之,不仁;恥人以言,而夸其聲,不義;恨乎所行,不死,無勇。雖然,二子同桃而節,冶專其桃而宜。」亦反其桃,挈領而死。
  使者復曰:「已死矣。」公殮之以服,葬之以士禮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