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中西思維隨筆》:022. 「秦始皇的胡亥、伊索的烏鴉與駭客任務的花瓶」


  前篇的關鍵字是「秦始皇」。本篇要講的是關於「逃避預言」反而「促成了預言的實現」這樣的情況。先說西方的例子。
  伊索在寓言故事〈小孩和烏鴉〉提到一個婦人因為卜卦師說她的孩子會因烏鴉(Korax)而死而將孩子關在一個箱子裡以避免他死於烏鴉之手,結果卻因為那好奇的孩子在婦人餵食完畢而尚未蓋上箱子的時候,將頭從裡面伸了出來而被箱子上帶著鉤的把柄(也稱為Korax)擊中腦門,被活活打死。
  根據希羅多德《歷史》第一卷34章的記載:克洛伊索斯作了一個惡夢,夢到自己的兒子阿杜斯可能死在鐵製的尖器上,於是開始避免讓自己的兒子接觸到任何鐵製的武器。結果他派去保護自己兒子的人,反而用投槍誤殺了阿杜斯,阿杜斯終究免不了死在鐵製的武器上。
  如果克洛伊索斯不相信這個惡夢,他會派人去保護他的兒子從而反而殺了他兒子嗎?那麼他的預言之夢還會成真嗎?
 

Oedipus and the Sphinx by 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1808

  西方最有名的例子,又莫過於索福克勒斯於前427年所創作的希臘悲劇《伊狄帕斯王》中伊狄帕斯(Oedipus)的悲劇故事。劇中伊狄帕斯為了逃避「弒父娶母」的可怕「神諭」,最後反倒促成了他「弒父娶母」預言的實現。從而讓人對於命運的不可逃避產生了無力感。

  在中國有兩個故事非常有名,跟以上的歷史、寓言、故事所想要探討的議題是一樣的,那就是「秦亡於胡」與邵雍占花瓶的故事。
  關於秦亡於胡的故事。燕人盧生從海邊出使而回,假稱得到鬼神的「圖書」,上面寫著「亡秦者胡也」。於是秦始皇便派遣蒙恬發兵三十萬人北擊胡人,長子扶蘇便成了監軍。秦始皇三十七年十月癸丑,始皇出游。左丞相李斯跟隨,少子胡亥愛慕出遊也請求跟隨,秦始皇准許了,但其他兒子他卻不準。
  秦始皇在七月丙寅病逝於途中,丞相李斯為了怕國內政局生變,秘不發喪。結果趙高、胡亥趁機下手,趙高脅迫李斯立胡亥為秦王。李斯怕扶蘇繼位為王後,蒙恬取代自己的相位,於是便接受了趙高的「建議」。最後秦朝便毀在了胡亥之手。於是東漢人鄭玄便對這件事註解說:「胡,胡亥,秦二世名也。秦見圖書,不知此為人名,反備北胡。」
  其實當初燕人盧生謊稱秦亡於胡,乃一非常合理之推測,因為彼時秦朝除胡人之外,再無敵人,若有人可以從外滅亡秦朝,那當然非胡人莫屬。結果秦始皇出遊獨獨讓胡亥跟著,這或許也是因為胡亥的名字「亥」跟「駭」音同的緣故,胡亥這個名字便有了另一種解釋,就是「胡人害怕」!那麼如果當初盧生不謊稱「秦亡於胡」,秦始皇也就不會把扶蘇、蒙恬調去駐守邊疆,而胡亥也不太可能隨同出遊。不把扶蘇、蒙恬調去駐守邊疆,那麼趙高、李斯便有很大的顧忌,不讓胡亥隨行,那麼秦始皇雖死,趙高亦不得為亂。於是預言本身促成了預言的實現,於是便出現了鄭玄那樣的註解。其實,以情理推之,鄭玄的註解反倒成了不合理的說法了。

  邵雍是北宋五子之一,著名的理學家,對於易理有很深的研究,也精於占卜。著有《皇極經世》、《梅花易數》。有一次他起心動念占卜了桌上的花瓶,占卜的結果告訴他花瓶將在正午時刻破碎。他百思不得其解,為何花瓶好好的居然會破碎,於是便在那邊等著不動,想要看看花瓶將會怎樣破碎。結果這一等,錯過了午飯時間,惹腦了他的妻子,他的妻子一怒之下,就把花瓶砸碎了。於是邵雍恍然大悟。若他不占花瓶,花瓶又怎會碎掉!
  後來邵雍的這個故事流傳到了外國,於是有了電影《駭客任務》(Matrix)中Neo(救世主)與Oracle(祭師)的一段關於花瓶的對話與情節。

  如果我們不知道預言,預言還會實現嗎?顯然以上的幾個例子都在探討著這個引人深思的議題。而每一個例子也都告訴了我們,是預言讓預言實現了!


附註:
  《暗箭》中也有類似邏輯的情節,只是比較隱微。也就是龐涓為了怕被孫臏(孫蒙)擊敗,於是先下手為強,打算在戰場以外的地方擊垮孫蒙,於是利用彼此是同門間的關係、情份,以及推薦孫蒙擔任魏國將軍的好意,把孫蒙誘騙到了魏國,加以陷害,將孫蒙處以黥面之刑與臏刑,以為就此可以高枕無憂。龐涓卻萬萬沒想到,最終的結局,正起因於此。
  孫蒙被陷害後,藉由齊國使者的幫助,逃到了齊國,受到齊威王、宰相田忌的重視,於是兩人在知道魏惠王派出了龐涓帶領軍隊加入攻打趙國的行列時,便決定派出受害者孫蒙帶領齊國軍隊前往支援趙國。最後,龐涓仍然逃不脫在戰場上敗給了孫蒙,而實質上,那一場戰爭:「桂陵之戰」來的如此之快,也正起因於龐涓陷害了孫蒙。


參考資料:

〈史記.秦始皇本紀〉:
  因使韓終、侯公、石生求仙人不死之藥。始皇巡北邊,從上郡入。燕人盧生使入海還,以鬼神事,因奏錄圖書,曰「亡秦者胡也」。〔註〕始皇乃使將軍蒙恬發兵三十萬人北擊胡,略取河南地。
〈集解〉鄭玄曰:「胡,胡亥,秦二世名也。秦見圖書,不知此為人名,反備北胡。」

〈呂氏春秋.審己〉:
  越王授有子四人。越王之弟曰豫,欲盡殺之,而為之後。惡其三人而殺之矣,國人不說,大非上。又惡其一人而欲殺之,越王未之聽。其子恐必死,因國人之欲逐豫,圍王宮。越王太息曰:「余不聽豫之言,以罹此難也。」亦不知所以亡也。

朱邦復《易理探微》:
  邵夫子研易極具心得,能知過去未來。一日偶見客廳桌上有一花瓶,忽然興起一問:人有命運,不知花瓶是否也在數中。「梅花易」講究無事不占,念動即占,當下便占得一卦,卦象顯示,此花瓶受剋,將命盡於當日午時。
  夫子覺得難以思議,當時已近正午,家中既無兒童,又無貓狗,再說風不興、地不動,這個花瓶怎麼說都不可能破掉。
  夫子決定要好好看個仔細,以參透命運的機緣。時間一刻一刻地接近,夫子望著花瓶,一動也不敢動。這時已是午餐時間,夫人把飯擺妥後,便喚夫子吃飯去。夫子卻說此事至關緊要,必須等看到花瓶破了才能離開。
  夫人一聽,不由怒從心起,說:「你要知道這花瓶是怎麼破的?簡單得很,我便讓你看看!」
  等到花瓶落地,夫子這才恍然大悟,自己占卜竟然是瓶破之肇因。宇宙中體用節節相扣,因果循環不息,一切都在數中。

希羅多德《歷史》第一卷.34、43章
克洛伊索斯作了一個惡夢,夢到自己的兒子阿杜斯可能死在鐵製的尖器上,於是開始避免讓自己的兒子接觸到任何鐵製的武器。結果他派去保護自己兒子的人,反而用投槍誤殺了阿杜斯,阿杜斯終究免不了死在鐵製的武器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