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中西思維隨筆》:016.「羲和」與「阿波羅」(日之使者)


  今天是「重」「陽」節,免不了要在關鍵字接龍的規則下寫兩篇應景的。上篇提到了薛西斯遮日,這次則提到中西雙方關於日之使者的傳說,以及相關的聯想。
 
(Chariot of the Sun Driven by Apollo, Antonio Maria Viani,1555-1632)

  西方掌管太陽的是太陽神阿波羅(Apollo),阿波羅是宙斯與黑暗女神樂脫(Leto)的兒子。精於射術,百發百中,象徵光明。右手拿七弦琴,左手拿金球,駕馭著四馬戰車,偶然旁邊還會出現烏鴉,是其典型形象。此外,他還掌管醫藥(瘟疫、癒合能力)、預言、音樂,是希臘神話中最多才多藝與俊美的男性神祇。

 

(Niobe's children killed by Apollo and Artemis,Copper engraving, 1655)

  中國方面,「司日」(掌管太陽)者是羲和,卻是個女性,是帝俊的妻子,最後生下了十個太陽(十日)。這些太陽又被稱為金烏,有三隻腳,九隻金烏常停留在樹梢下,一隻獨占樹梢上。這十個太陽造成了大地的乾旱,於是惹出了后羿這個神射手,把其中九個太陽都射落了,只留下了一個。那羲和的形象,又往往是駕著六匹馬(古代龍馬互稱。)載著「日」,在天上巡迴上下,因此產生了日出日落的現象。而剩下的那日,又惹出了夸父追日的神話傳說。夸父不自量力,想要追上太陽,結果跑到一半口渴,先把黃河的水給喝乾了,這還不夠,還想往北跑去大澤飲水,結果還沒跑到,就渴死了。
  此外,在象徵光明的人物裡,有一個人也不得不提,那人叫做「炎帝」。炎帝的氏族神農氏以「火」為象徵物,神農氏號稱一日嚐七十毒,因此把身體都吃成青色的。後來傳下了《神農本草經》,這本書是中國現存最早的中藥學著作。
  於是我們對比了一下中西雙方對於「日之使者」以及相關的傳說,我們發現了許多共同點:
  一、都象徵光明。
  二、都用馬車載著「日」上上下下。
  三、日之使者或者光明使者,都精通醫藥。
  四、兩方的神話傳說都與神箭手搭上了邊。

  象徵光明那是不用說的,為何用馬車載著呢?毫無疑問是因為馬車速度快的緣故。〈莊子.知北遊〉:「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之過郤,忽然而已。」莊子用白駒這種快馬通過門縫的時間,比喻人生在天地中存在的短暫。白駒,當然很快了。但若要載著日,勢必要用車。於是阿波羅用了戰車,羲和就更猛了,用了六匹馬來拉那車。六,在《易經》中屬於「陰」與屬於「陽」的九,是相對的兩組概念。或許正是因為羲和是位女性,因此傳說中便配以六匹馬。〈史記.袁盎晁錯列傳列傳〉如淳注「六馬之疾若飛」。〈呂氏春秋.忠廉〉:「吳王曰:汝(要離)惡能乎?吾嘗以六馬逐之(王子慶忌)江上矣,而不能及。」其中吳王闔閭以「六馬逐之,不能及」形容慶忌腳力之健。可見用六匹馬來拉車,它的速度在古人的認知裡,已是極快的了。因此「光陰似『箭』」,或許是從速度上將日與神射手聯繫在了一起,就好像馬一樣。此外,春秋戰國時代用來快速傳遞軍情等緊急資訊的使者,他所駕駛的馬車稱為「傳車」,是當時速度最快的一種車種,而最初他的專有名詞是「馹」,構成此漢字的部件是「馬」與「日」。顯然造字者也是想要用「日」來比喻其速度之快!
  至於為何跟醫藥扯上關係呢?估計或者跟植物(草藥)需要陽光才能生長,病人被治癒後就好像重見光明、重獲希望一樣。於是古人便將太陽與治癒、草藥聯繫在了一起,從而產生了許多傳說。

(阿波羅神廟,日輪裝飾。Sun Wheel, Temple of Apollo, Bayreuth Hermitage)
The Hermitage at Bayreuth was built during the reign of the Magrave Frederick and his wife Wilhelmina (1735-1763). Within the Hermitage is a temple dedicated to the Sun God Apollo who was seen as a symbol of Absolutism.
 

附註:
  孫何、孫蒙在《暗箭》裡都是神射手,這當然跟「暗箭」這樣的主題有關。此外這裡提到了馬車,《暗箭》中,桂陵之戰發生前,季梁便曾用「南轅北轍」的例子勸阻過魏惠王,不要進兵邯鄲,可惜魏惠王不聽。於是我們目前已知,原來「狐假虎威、南轅北轍、畫蛇添足」的典故以及許多影響、應用至今的成語,其實都是在這段時間所創造出來的。

參考資料:

《帝王世紀》:
  神農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蟜氏女,名女登;為少典婦,游於華陽,有神龍首,感生炎帝。人身牛首,長於姜水。有聖德,以火得王,故號炎帝。初都陳,又徒魯。又曰魁隗氏、連山氏、列山氏。
〈淮南子.天文〉:「日出于暘谷,浴于咸池,拂于扶桑,是謂晨明。登于扶桑,爰始將行,是謂朏明。至于曲阿,是謂旦明。至于曾泉,是謂蚤食。至于桑野,是謂晏食。至于衡陽,是謂隅中。至于昆吾,是謂正中。」高誘注:「日乘車駕以六龍,羲和御之,日至此而薄於虞泉,羲和至此而迴六螭。」
〈淮南子.脩務〉:
  「若夫神農、堯、舜、禹、湯,可謂聖人乎?」有論者必不能廢。以五聖觀之,則莫得無為,明矣。古者,民茹草飲水,采樹木之實,食蠃蛖之肉,時多疾病毒傷之害。於是神農乃始教民播種五穀,相土地宜,燥濕肥墝高下,嘗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辟就。當此之時,一日而遇七十毒。

〈漢書.揚雄傳上〉:
    精瓊靡與秋菊兮,將以延夫天年;臨汨羅而自隕兮,恐日薄於西山。〔一〕解扶桑之總轡兮,縱令之遂奔馳,〔二〕鸞皇騰而不屬兮,豈獨飛廉與雲師!

〔一〕 應劭曰:「精,細;靡,屑也。瓊,玉之華也。」晉灼曰:「離騷云『精瓊靡以為粻兮』,『予夕餐秋菊之落英』。又曰『老冉冉其將至』,『日忽忽其將暮』。」師古曰:「此又譏屈原,云瓊靡秋菊,將以延年,崦嵫忽迫,喜於未暮,何乃自投汨羅,言行相反!」

〔二〕 應劭曰:「總,結也。扶桑,日所拂木也。」晉灼曰:「離騷云『總余轡於扶桑,聊消搖以相羊』。屈原言結我車轡於扶桑,以留日之入,人年得不老。日以喻君,而反離朝自沈,解轡縱君,使遂奔馳也。」
……
  伊年暮春,將瘞后土,禮靈祇,謁汾陰于東郊,因茲以勒崇垂鴻,發祥隤祉,欽若神明者,盛哉鑠乎,越不可載已!於是命群臣,齊法服,整靈輿,乃撫翠鳳之駕,六先景之乘,掉奔星之流旃,彏天狼之威弧。張燿日之玄旄,揚左纛,被雲梢。奮電鞭,驂雷輜,鳴洪鍾,建五旗。(義)〔羲〕和司日,顏倫奉輿,〔註〕風發飆拂,神騰鬼趡;千乘霆亂,萬騎屈橋,嘻嘻旭旭,天地稠𠶖。簸丘跳巒,涌渭躍涇。秦神下讋,跖魂負沴;河靈矍踢,掌華蹈衰。遂臻陰宮,穆穆肅肅,蹲蹲如也。
〔註〕師古曰:「倫,古善御者也。羲和,日御名。」


〈後漢書.王充王符仲長統列傳(王符)〉
  愛日篇曰:
  國之所以為國者,以有民也。民之所以為民者,以有穀也。穀之所以豐殖者,以有民功也。功之所以能建者,以日力也。化國之日舒以長,故其民閑暇而力有餘;亂國之日促以短,故其民困務而力不足。舒長者,非謂羲和安行,〔註〕乃君明民靜而力有餘也。促短者,非謂分度損減,乃上闇下亂,力不足也。

〔註〕羲和,日也。山海經曰:「東南海之外,甘水之閒,有羲和之國。有女子曰羲和,方浴日於甘泉。羲和者,帝俊之妻,是生十日。」郭璞注曰:「羲和蓋天地始生日月者也。」


〈史記.司馬相如列傳〉
  章君之惡而傷私義,二者無一可,而先生行之,必且輕於齊而累於楚矣。且齊東陼巨海,南有琅邪,觀乎成山,射乎之罘,浮勃澥,游孟諸,邪與肅慎為鄰,右以湯谷為界,〔註〕秋田乎青丘,傍偟乎海外,吞若雲夢者八九,其於胸中曾不蔕芥。

〔註〕 正義言右者,北向天子也。海外經云:「湯谷在黑齒北,上有扶桑木,水中十日所浴。」張揖云:「日所出也。」許慎云:「熱如湯。」


〈山海經.海外東經〉:
  下有湯谷。湯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齒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

〈淮南子.天文〉:
  日出于暘谷,浴于咸池,拂于扶桑,是謂晨明。登于扶桑,爰始將行,是謂朏明。至于曲阿,是謂旦明。至于曾泉,是謂蚤食。至于桑野,是謂晏食。至于衡陽,是謂隅中。至于昆吾,是謂正中。至于鳥次,是謂小還。至于悲谷,是謂餔時。至于女紀,是謂大還。至于淵虞,是謂高舂。至于連石,是謂下舂。至于悲泉,爰止其女,爰息其馬,是謂縣車。至于虞淵,是謂黃昏。至于蒙谷,是謂定昏。

〈呂氏春秋.勿躬〉:
  大橈作甲子,黔如作虜首,容成作厤,羲和作占日,尚儀作占月,后益作占歲,胡曹作衣,夷羿作弓,祝融作市,儀狄作酒,高元作室,虞姁作舟,伯益作井,赤冀作臼,乘雅作駕,寒哀作御,王冰作服牛,史皇作圖,巫彭作醫,巫咸作筮,此二十官者,聖人之所以治天下也。聖王不能二十官之事,然而使二十官盡其巧、畢其能,聖王在上故也。聖王之所不能也、所以能之也,所不知也、所以知之也。養其神、脩其德而化矣,豈必勞形愁弊耳目哉?是故聖王之德,融乎若月之始出,極燭六合而無所窮屈;昭乎若日之光,變化萬物而無所不行。神合乎太一,生無所屈,而意不可障;精通乎鬼神,深微玄妙,而莫見其形。今日南面,百邪自正,而天下皆反其情,黔首畢樂其志、安育其性、而莫為不成。故善為君者,矜服性命之情,而百官已治矣,黔首已親矣,名號已章矣。

〈尚書.虞書.堯典〉:
  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歷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暘谷。寅賓出日,平秩東作;日中、星鳥,以殷仲春。厥民析;鳥獸孳尾。申命羲叔,宅南交。平秩南訛;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厥民因;鳥獸希革。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餞納日,平秩西成;宵中、星虛,以殷仲秋。厥民夷;鳥獸毛毨。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平在朔易;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厥民隩;鳥獸氄毛。帝曰:「咨!汝義暨和,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閏月定四時成歲。」允釐百工,庶績咸熙。
〈史記.袁盎晁錯列傳列傳〉如淳注「六馬之疾若飛」。

〈莊子.知北遊〉:
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之過郤,忽然而已。

〈列子.湯問〉:
  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逐之於隅谷之際;渴,欲得飲,赴飲河渭。河渭不足,將走北飲大澤。未至,道渴而死。棄其杖,尸膏肉所浸,生鄧林。鄧林彌廣數千里焉。

〈通典.兵典.兵五.敵屢勝驕,不備可敗〉:

  春秋楚大饑,庸人率群蠻以叛楚,〔庸,楚之小國。〕楚使廬戢梨侵庸。庸逐之,囚子楊窗。〔窗,戢梨官屬。〕三宿而逸,曰:「庸師眾,群蠻聚焉,不如且起王卒,合而後進。」楚將潘织曰:「不可。姑又與之遇以驕之。彼驕我怒,而後可克。」又與之遇,七遇皆北,〔軍敗曰北。〕唯裨、儵、魚人實逐之。〔裨、儵、魚,庸三邑也。輕楚,故但三邑人逐之。〕庸人曰:「楚不足與戰矣。」遂不設備。楚子乘馹,會師於臨品,〔馹,傳車也。臨品,地名。〕分為二隊,〔隊,部也。兩道攻矣。〕楚將子越自石溪,子員〔音筠〕自仞以伐庸,遂滅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