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中西思維隨筆》:008.「拓跋小新成」與「馬哈爾巴爾」


  前篇的關鍵字是「酒」,今天便說說中西雙方用酒的相同事例。
  迦太基人(Carthaginian)派遣馬哈爾巴爾前去鎮壓造反的阿非利加人(Africans),馬哈爾巴爾知道阿非利加人喜歡喝葡萄酒,於是他便在葡萄酒裡加入了曼德拉草根(Atropa Mandrago)。接著在與阿非利加人交戰後,假裝敗退。深夜時,馬哈爾巴爾為了營造逃離的印象,於是把輜重和這種摻有曼德拉草根的葡萄酒都留在營帳內,假裝是撤退時無法帶走的物資,接著便率軍離開了。阿非利加人在獲知迦太基人離開後,便進入營帳,看到了那些葡萄酒,便自動的把它們當成戰利品,當場大喝起來。等阿非利加人都喝完這種酒之後,馬哈爾巴爾率軍返回,像對付死人一樣,輕鬆的把阿非利加人全都解決了。(〈謀略.卷二.第五章.12〉,又見波利艾努斯(Polyaenus)《戰爭中的詭計》(Stratagems),但後者認為主角是希米爾科(Himilco)而非馬哈爾巴爾。)
 



  曼德拉草又叫做毒茄蔘,是一種具有安眠效果的毒草,主要成份為鹼性天仙子胺,是一種生物鹼,一般的劑量便可使人進入無夢的睡眠狀態。亞里斯多德曾在《論睡眠》(De Somno et Vigilia)一書中提到它的做用。
  西方用毒的歷史非常悠久,不僅如此,從羅馬時代以降,西方人對於毒藥的研發更是領先世界。不僅有許多用毒的專著流傳於世,在16世紀時,更產生了十人會(Council of Ten)這種專門收錢辦事(用毒藥殺人)的組織。
  中國方面。五世紀時,南北朝時期的北魏太武帝拓跋燾之孫濟陰王「拓跋小新成」,也曾在一場戰役中,用過馬哈爾巴爾的手段對付敵人。當時庫莫奚人侵擾邊境,北魏文成帝派他帶兵前去討伐。拓跋小新成便預先製造了很多毒酒,當庫莫奚人漸漸逼近時,拓跋小新成便放棄營壘而走,假裝逃跑的樣子。庫莫奚人進入營帳後,一看到酒,就非常高興的搶著喝起來,一點戒備的都沒有。拓跋小新成度量時間差不多了,就挑選了輕騎兵返回,輕鬆斬殺庫莫奚人軍隊。至於拓跋小新成所用毒藥的配方則未見記載。但「毒藥配方」跟「火藥配方」在中國古代的兵書中,仍偶爾可見。「毒藥配方」主要用於箭鏃,這在戰國時代便已經普遍運用了。但因為古籍失傳,今人難窺其貌。

  除了在酒中施毒之外,水中也是常見的施毒處所。
  前559年,晉國率領諸侯聯軍討伐秦國,以報復「櫟之役」。晉悼公自己待在邊境,派遣六位將軍率領諸侯聯軍繼續前進。到了涇水的時候,諸侯聯軍便在那裡築營休息。此時秦軍便在涇水施放毒藥,聯軍許多人因此中毒而死。毒藥配方依然不明。
  前595年至前585年之間,西方也發生了一件相同的事例。當時西錫安的克利斯藤斯阻斷了流入克里薩伊人市鎮的水道,當他推估克里薩伊人應該要感到口渴時,他又把河水重新放回去,不過卻在水裡面添加了「藜蘆」。克里薩伊人在飲用這種加料的水之後,都開始腹瀉不停,身體也變的很虛弱。克利斯藤斯便趁機將他們征服了。(〈謀略.卷三.第七章.6〉)
  藜蘆是一種百合科植物,種類繁多,有毒。其中含有多種生物鹼,主要起作用的是藜蘆鹼、紅藜蘆鹼等。中毒症狀包括腹瀉、嘔吐、噁心、流口水、便血等。估計秦國軍隊使用的毒藥中也可能含有藜蘆。
  若依據「策略分類學」的分類法,則用毒酒迷昏敵軍的作法屬於「癱瘓」策略的運用。只是人類經過了上千年的演進後,使用這種化學武器,可能會觸犯國際法,不符合「戰時正義」的原則。

附註:
  「《暗箭》上」提到吳期曾經中了墨家鉅子孟勝的毒箭,此事便反應了當時戰爭的客觀現象。由於這幾天來,事務繁多,恐怕要先行暫停「中西思維隨筆」的連載了。在此先跟讀者說聲抱歉,要繼續用關鍵字接龍下去,是絕對沒有問題的,至少還可以玩個二三十篇,如果要繼續跟《暗箭》扯在一起,也是沒問題的,大概還可以扯五六篇以上。不過由於筆者並非全職寫作,時間有限。這種中西思維對照的文章,很耗腦力。暫時,我想先將《暗箭》做一個結束後,再重啟這個連載。對於這些連載,讀者若有意見,也歡迎反饋。

參考資料:

〈左傳.襄公十四年〉:
  夏,諸侯之大夫從晉侯伐秦,以報櫟之役也。晉侯待于竟,使六卿帥諸侯之師以進。及涇,不濟。叔向見叔孫穆子,穆子賦〈匏有苦葉〉,叔向退而具舟。魯人、莒人先濟。鄭子蟜見衛北宮懿子曰:「與人而不固,取惡莫甚焉,若社稷何﹖」懿子說。二子見諸侯之師而勸之濟。濟涇而次。秦人毒涇上流,師人多死。

〈魏書.景穆十二王上〉:
  濟陰王小新成,和平二年封。頗有武略。庫莫奚侵擾,詔新成率眾討之。新成乃多為毒酒,賊既漸逼,便棄營而去。賊至,喜而競飲,聊無所備。遂簡輕騎,因醉縱擊,俘馘甚多。後位外都大官。薨,贈大將軍,諡曰惠公。

Polyaenus: Stratagems
- BOOK 5, Chapters 1-15
Adapted from the translation by R.Shepherd (1793).

Himilco the Carthaginian, who was were aware that the Africans were fond of liquor, mixed laudanum into a great number of jars of wine. After placing the jars in the suburbs, he skirmished a little with the enemy, and then retreated into the city, as if he had been overpowered. The Africans were elated by their apparent success in blocking up the Carthaginians in their city. They drank large quantities of the abandoned wine, which threw them into a profound sleep, and left them at the mercy of the enemy. [see also: Frontinus, Str.2.5.12](〈謀略.卷二.第五章.1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