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中西思維隨筆》:001.「吳剛、薛西弗斯」與「普羅米修斯」:永恆才是對人類最大的折磨


  中秋節快到了,我就寫一個應景的。中秋節會讓一般人聯想到的無非月餅、柚子、兔子、吳剛。吳剛就是我們這次中國一方的主角了。
  吳剛砍樹的傳說首次出現在唐朝段成式的筆記小說《酉陽雜俎》一書中。書上是這樣說的:古人說月中有桂樹,有蟾蜍,聽說月桂有五百丈的高度,下面有一個人常常在砍它,然而樹的創傷馬上就癒合了。這個砍樹的人就叫做吳剛,西河人(因此大概是戰國名將吳起的後代),曾經學過仙術,因為犯了過錯,所以被貶謫去砍樹,以做為對他的「懲罰」。
  可以想見,這種「懲罰」是無止無盡的,因為你永遠也砍不斷那棵月桂,它的高度不是問題,問題在它有「迅速的自我修復(癒合)能力」,就像電影《X MAN》裡的金剛狼(Wolverine)一樣。永遠沒有結束的懲罰,才是最殘酷的終極懲罰。
  而之所以將永無止盡的懲罰與月亮聯繫在了一起,正是因為月亮每天都會出來一次,在人類的生命裡,就像永無止盡一樣。古代兵家孫武在〈孫子兵法.勢〉曾說:「終而復始,日月是也;死而復生,四時是也。……戰勢不過奇正,奇正之變,不可勝窮也。奇正還相生,如環之無端,孰能窮之?」死而復生,沒有窮盡,正是月亮給古人最顯明的印象。
 


  西方文化裡也有一個類似的人物,叫做薛西弗斯(Sisyphus),也是一個神話人物,隸屬於希臘神話體系。後來法國小說家卡繆(Albert Camus)在1942年用這個故事寫成了《薛西弗斯的神話》(The Myth of Sisyphus)。
  薛西弗斯是一個國王,因為自己的「智慧」,惹怒了希臘諸神。死後在冥間受到懲罰。懲罰包括讓他雙目失明,並且他必須永無休止的將一塊巨石推到山頂,然後巨石必然從山頂跌到山下,接著他又去山下把巨石推向山頂,如此日復一日,循環往復,無止無盡。
  嚴格說來,薛西弗斯的懲罰相對於吳剛而言還是「比較」「幸運」的,畢竟他還可以從山頂跑到山下,而吳剛卻只能不停的繞著桂樹甚至只是站在同一個地點,不停的做著重複的工作。永無止盡。
  關於「永無止盡」的懲罰,希臘神話中還有一號人物,必須提到:普羅米修斯。
 
 

Bernard Picart,1731年作品
 

  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是泰坦族(Titan)的神明之一,這個族名的希臘文意思是「先見之明」(forethought)。普羅米修斯跟智慧女神雅典娜(Athena)一起創造了人類,教授人類知識。當時宙斯禁止人類用火,普羅米修斯為了幫助人類脫離「黑暗」(火帶來光明)的日子,於是從奧林匹斯偷了「天火」給人類。宙斯大怒之下,將他鎖在高加索山的懸崖上。每天會有一隻老鷹去吃他的肝臟,由於肝臟是人體內唯一有「再生能力」的器官,因此這隻老鷹就跟吳剛一樣,每天都要做著重複的事情,而普羅米修斯則每天承受著肝臟被啄食的痛苦。由於這種痛苦是無止無盡的,因此這才是宙斯對普羅米修斯「造反」的最大懲罰。
  不過普羅米修斯比起吳剛、薛西弗斯幸運多了。因為幾千年後,他就被人解救了。關於他被解救的故事,下一則提到他時我們再來補充。
  中國古代的帝王都在追求著「長生不死」,結果反倒因為吃了「仙藥」而導致自己早死,譬如:秦始皇、漢武帝、唐太宗都是如此。其實他們卻不知道「永恆才是對人類最大的折磨」。人們每天吃著同樣的早餐,有些人四五天就膩了,耐性強一點的,頂多就五六年、十幾年,總會膩。人若長生不死,跟每天吃同樣的早餐它的差別只在於循環的時間變得比較長罷了。就好像把「吳剛的時間」換成「薛西弗斯的時間」或者再換成「普羅米修斯的時間」一樣。
  春秋時代齊國宰相晏嬰對此就看得很透。有一次齊景公在泰山上喝酒,喝的有點茫了,就從那高處俯瞰他的齊國領土,然後嘆了口氣,流下了幾行君王淚:「寡人終將要離開這個堂堂大國而死啊!」感嘆「人終有一死」。左右陪著哭的有三個人。
  晏嬰一看這場面,就仰天大笑,說道:「真是快樂啊!今天的飲酒。」
  齊景公大怒:「寡人有悲哀之意,先生獨自大笑,這是什麼意思?」
  晏嬰解釋說:「今日看到一個膽怯的君主,三個諂諛的臣子,因此大笑。」
  齊景公不爽的道:「什麼叫做膽怯、諂諛!」(言外之意,你給我說清楚。)
  晏嬰說:「古代就有死亡,可以使後世的賢者可以休息,不肖者可以躺下去。如果讓古代的王者不知道有死亡這件事,那麼齊國開國君主姜太公到今天都還在啊!如此,君王哪裡可以繼承這個國家而在那邊裝可憐呢?……」
  齊景公聽完了晏嬰的分析後,慚愧之下隨便掰了理由說他其實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哭,是因為什麼天際出現了彗星之類的說法。就自己找了台階自己下了。
  如果人類都長生不死,那麼有一個科學家一定會驚訝的不知所措。這個科學家叫做普朗克(Max Karl Ernst Ludwig Planck)。普朗克有一個普朗克原理,它是這麼說的:

  要接受一個新的科學真理,並不用說服它的反對者,而是等到反對者們都相繼死去,新的一代就會從一開始便清楚地明白這一真理。

  如果人能長生不死,好比晏子所說的姜太公都還統治著齊國呢!這些掌權的學者又豈會放手!

附註:
  為何吳剛砍樹會與月亮聯繫在一起呢?因為樹幹是圓的,而月亮有圓缺。吳剛砍樹象徵月亮的缺,樹的創傷又復合了象徵月亮又回復到圓的狀態了。
  《暗箭》中龐涓陷害孫蒙後,為了讓孫蒙永遠沒有機會當將軍,以成為他戰場上的對手!於是便在孫蒙身上留下了永久性的傷痕:黥面之刑與臏刑。黥面之刑,讓人一看就知道孫蒙是個刑徒,臏刑則讓這個刑徒永遠沒有機會上戰場!只是龐涓畢竟失算!因為戰爭這件事,原本是武力與智力的高度結合,如今孫蒙已經沒了武力,或至少已經不方便使用武力,因此他便完全承擔了智力的部份。於是中國第一個純粹的軍師,便在這種形勢下誕生了!

參考資料:
〈酉陽雜俎.卷一.天咫〉:
 
  舊言月中有桂,有蟾蜍,故異書言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樹創隨合。人姓吳名剛,西河人,學仙有過,謫令伐樹。釋氏書言須彌山南面有閻扶樹,月過,樹影入月中。或言月中蟾桂地影也,空處水影也,此語差近。
〈晏子春秋.外篇.景公置酒泰山四望而泣晏子諫〉:
  景公置酒于泰山之陽,酒酣,公四望其地,喟然嘆,泣數行而下,曰:「寡人將去此堂堂國者而死乎!」左右佐哀而泣者三人,曰:「吾細人也,猶將難死,而況公乎!棄是國也而死,其孰可為乎!」
  晏子獨搏其髀,仰天而大笑曰:「樂哉!今日之飲也。」公怫然怒曰:「寡人有哀,子獨大笑,何也?」晏子對曰:「今日見怯君一,諛臣三人,是以大笑。」公曰:「何謂諛怯也?」晏子曰:「夫古之有死也,令後世賢者得之以息,不肖者得之以伏。若使古之王者毋知有死,自昔先君太公至今尚在,而君亦安得此國而哀之?夫盛之有衰,生之有死,天之分也。物有必至,事有常然,古之道也。曷為可悲?至老尚哀死者,怯也;左右助哀者,諛也。怯諛聚居,是故笑之。」公慚而更辭曰:「我非為去國而死哀也。寡人聞之,彗星出,其所向之國君當之,今彗星出而向吾國,我是以悲也。」晏子曰:「君之行義回邪,無德於國,穿池沼,則欲其深以廣也;為臺榭,則欲其高且大也;賦斂如撝奪,誅僇如仇讎。自是觀之,茀又將出。天之變,彗星之出,庸可悲乎!」于是公懼,迺歸,窴池沼,廢臺榭,薄賦斂,緩刑罰,三十七日而彗星亡。
〈列子.力命〉:
  齊景公游於牛山,北臨其國城而流涕曰:「美哉國乎!鬱鬱芊芊,若何滴滴去此國而死乎?使古無死者,寡人將去斯而之何?」史孔、梁丘據皆從而泣曰:「臣賴君之賜,疏食惡肉可得而食,駑馬稜車可得而乘也;且猶不欲死,而況吾君乎?」晏子獨笑於旁。公雪涕而顧晏子曰:「寡人今日之游悲,孔與據皆從寡人而泣,子之獨笑,何也?」晏子對曰:「使賢者常守之,則太公桓公將常守之矣;使有勇者而常守之,則莊公靈公將常守之矣。數君者將守之,吾君方將被蓑笠而立乎畎畝之中,唯事之恤,行假念死乎?則吾君又安得此位而立焉?以其迭處之迭去之,至於君也,而獨為之流涕,是不仁也。見不仁之君,見諂諛之臣。臣見此二者,臣之所為獨竊笑也。」景公慚焉,舉觴自罰。罰二臣者各二觴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