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策略分類:雜記

  對策略進行分類的計畫,打從我開始撰寫《孫子兵法論正》之時便展開了。由於在閱讀先秦兵法的當時,我發現兵法中許多的概念被用不同的論述形式重複著。有些兵法應該歸為一類,有些兵法有多數概念重複而僅有少部份差異存在。一方面我覺得這些材料對校勘《孫子兵法》很有益處,一方面也看到了對兵法進行分類之後的其他價值所在。於是我在屢次閱讀先秦兵法的同時,開始拆解並分類歸納所有的兵法規則,往後更旁及先秦以後的兵書。對先秦兵書的分類最早產生了《兵十二論》,往後經過一兩年的思考,又從這裡衍生出了兵家哲學、兵學現代化三部曲《策略的哲學》、《管理的哲學》及《中樞的哲學》三本書的構想。同時我也用了不少的時間先完成了《策略的哲學》,「策略分類學」的概念便內含於其中。
  「策略分類學」是一項重大的兵法思想創造,就好像古希臘時代亞里斯多德開啟了對生物進行分類的思想一樣。生物分類學有助於我們更加的理解生物,策略分類學也有助於我們更加的理解策略。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藉由已知而求未知。譬如策略分類學可以普遍適用於各種領域,因為他的框架非常抽象,因此具有普適性。
  在除夕夜,找了幾個朋友敘舊。其中一位為國防醫學院分子生物學博士,以下簡稱甲君。我將我的策略分類學的概念介紹給他。我說現在西方醫學的歷史還很短,很多醫療手法還不完備,如果能借用我目前提出的策略分類學中關於「制約敵人」的分類綱目,藉由這六大分類綱目與目前的醫療方法進行比對與歸類的動作,將有助於發現新的醫療手法。或許這些新的方法可以與舊的方法結合使用,或許這些新的方法比舊的方法好。
  為了能把這個概念與發明介紹給他,我請甲君列舉目前西醫治療肝癌的方法,即時將之加以分類。以使他感受這個方法的威力。於是他舉出目前的肝癌療法,大概不出五種:

一、標靶藥物。
二、切除腫瘤。
三、化療。
四、換肝。
五、心理慰藉。(類似古代中醫祝由科,屬於無法之法,但鮮少有奇蹟出現。)

  今日我又上網找了其他肝癌療法,一併列之於下:

【聯合報╱施凱倫/彰化基督教醫院肝膽胃腸科醫師 吳姿美/腫瘤中心肝癌個案管理師】
2009.12.26 03:01 am

很多人得知自己得到肝癌時,往往將癌症與死亡畫等號,其實不然。

腫瘤治療方法很多,除開刀治療,尚有局部治療、肝動脈血管栓塞治療…等。要選擇哪種方法,醫師會整體考量。所以隔壁王先生選擇肝動脈栓塞,您不一定適合;有些藥物目前無健保給付且昂貴,對病人負擔大。

常見的肝癌治療方法

1.手術治療:目前認為可完全根除癌細胞,但仍須評估病人是否合適受術。

2.經皮消除治療:無法開刀的病人,腫瘤小於5公分時,可採經皮消除治療,包括射頻燒灼和酒精注射治療;讓腫瘤壞死,消滅癌細胞。若腫瘤不是很大,數目不多,經皮消除治療有不錯療效。通常僅須在治療前施打鎮定劑及止痛藥即可,是治療小型肝癌安全有效的方式。

3.肝動脈血管栓塞治療:若是腫瘤較大,仍未有血管或遠端轉移,可作血管栓塞治療。將栓塞物質打入供應肝腫瘤的肝動脈中堵死血管,同時打入化療藥物,雙管齊下殺死癌細胞。
4.標靶藥物:當癌細胞已轉移或侵犯血管,以上方式就都無法施行。新一代標靶藥物蕾莎瓦(Nexavar),是多重激抑制劑,能同時抑制多種存在於癌細胞內的激,阻斷腫瘤新生血管的形成,抑制腫瘤生長。目前有許多臨床研究顯示,蕾莎瓦可延長晚期肝癌患者的整體存活率和延長病情惡化達44∼73%,蕾莎瓦可口服;部分病人會有腹瀉或皮膚反應等輕微副作用,但多半可控制,相當安全。不過不便宜,目前健保未給付,需自費。
5.釔90微球體放射療法:是新一代的治療方法,利用許多帶有放射線的微球體,注入供應腫瘤養分的血管中,近距離給予腫瘤高輻射劑量以殺死癌細胞。目前國內外的報告,針對其他治療無效的肝癌患者,也可以有不錯的反應。不過,目前衛生署尚未核准上市,有需要者事前須經過詳細評估,且需通過衛生署專案申請,價格也相當昂貴。

總之,對付肝癌的利器有很多,但患者該選擇何種治療方法,需與臨床醫師共同就您的腫瘤大小、位置、血管侵犯、肝功能…等量身訂做治療方法、甚至合併治療,如此才能期盼達到最佳治療效果 。

【2009/12/25 聯合報】@ http://udn.com/

  我將依照策略分類學「制約敵人」的六大綱目,對這些方法予以分類。以做為展示這個分類法應用在不同領域的威力。
 
六大策略綱目
肝癌療法
削弱
化療、切除腫瘤、經皮消除治療、
肝動脈血管栓塞治療、釔90微球體放射療法
增強

癱瘓
標靶藥物
替換

化解
換肝
轉換

 
  從這個表的分類中,我們可以發現,西式療法集中於其中的「削弱策略」,這很符合標準的西式思維。且其中的化療不僅會殺死癌細胞也會殺死健康的細胞,破壞力十足(於是有了改進的肝動脈血管栓塞治療)。同時我們也發現,其中「增強、替換、轉換」的治療策略尚未被研發出來(僅以以上資料而論)。於是我們便可因此得知可以朝這三個尚未被開發的策略方向進行思考,從而研發或構思出其他治療方法。所謂「構思」意謂當今科技尚無法實現,但可以先進行構思與設計,留待日後科技更加發達或者發現新藥物後才加以實現。
  那麼我們如何來進行「增強、替換、轉換」的治療策略之研發、構思或設計呢?首先我們自然得很明瞭他們的定義,對他們的本質有深刻的把握才行。接著我們首先進行構思、設計,最後才來談是否可以實現、目前有哪些途徑可以實現的問題。
  增強:目前是否有藥物、營養素可以讓這些癌細胞因為「嗜吃」或其他原因而不停吸收,最後爆裂而亡。 或者因為嗜吃某種物質,最後當到達一定的量時導致這些癌細胞自殺。
  替換:是否可以研發其他感染病毒之細胞或病變細胞以取代這些肝癌細胞,譬如人類對果蠅基因突變後,產生一些「具有競爭力」卻「不具有繁殖力以及壽命短少」的果蠅,經過幾個世代後,原本的果蠅被突變的果蠅所取代,整個果蠅便被消滅了。我曾在「替換」的策略中舉例,1796年金納(Edward Jenner)醫師發現感染牛痘病毒後將對致命的天花病毒產生免疫力,於是人類在還沒有感染天花以前便廣泛施打牛痘病毒,以獲取對天花的免疫力,這是屬於預防性的措施。如果已經得了肝癌,就類似於自然界原本就已經存在果蠅一樣,得研發一種新的病毒或非正常細胞以取代已經被誘發癌變的細胞,或再次誘發癌變細胞進行其他變化,這些細胞類似基因突變的果蠅,具有競爭力卻不具有繁殖力,並有壽命短少,或者具有可接收某些化學物質指令以便啟動自殺功能之特性。
  轉換:轉換必須有一個介面,譬如可以在原本的肝臟旁培植一個特別的組織,這個組織可以吸引這些癌細胞,將這些癌細胞全部吸引後,便可將此組織切除(此時便利用到削弱策略的切除腫瘤策略)。或者研發一種病毒,專門感染癌變細胞,這種病毒感染癌變細胞後會使這些細胞自殺或停止自我複製(使病症不至於惡化)。
  同時,「削弱」策略日後亦可由具有人工智慧的奈米機器人代勞,而不一定需要採用化學手段。
  我不知道這些知識與構想是否能被甲君所接受,但我想我向他推廣這些概念,一方面是希望有助於他的學業、研究與論文創新性,一方面也希望能將這些概念慢慢的藉由少數人推廣到多數人,從而使整個醫學界開始習慣於策略分類的思考模式,豐富自己的治療策略與手段。我想受惠最大的最終仍然會是全人類,而不僅僅只是少數人而已。
  同時,以上僅是列舉「制約敵人」這個面向,事實上還有「增強自己」這個面向,也同樣可以用來增進肝癌治療效用與效率。
 
朔雪寒 2010.2.1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