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5日 星期三

預見未來:沈尹戌

沈尹戌


相關參考書目《左傳

人物簡介


  沈尹戌:楚國司馬,曾經敗於吳王闔閭手下,而成為俘虜。沈尹戌與兩個兒子因此在吳國生活過一段時間,對吳國的軍事行動與策略因此有一定的掌握。後來沈尹戌與其子沈諸梁(葉公好龍的葉公)逃回了楚國。白公勝作亂時,賴葉公平亂,楚國才躲過了危機!
  楚平王:前528年至前516年在位。楚平王任內因為受到費無極的蠱惑煽動,而企圖殺掉太子建,同時殺了伍子胥的父親與兄長,為楚國日後的幾次大動盪埋下了禍根。禍根主要有兩個:一是伍子胥率領吳國軍隊進攻楚國,把楚平王的兒子楚昭王打到丟棄首都逃亡;二是白公勝(太子建之子)被召回楚國之後殺掉了令尹與司馬,差點篡位成功。因此可以說楚平王是整個春秋末年造成兩霸(吳國、越國)出現的重要關鍵人物,少了楚平王那些荒唐的事蹟,春秋末年的歷史或許將顯得「無趣」起來!

預言事例

  預言楚王在州來築城會遭致楚國的失敗。

魯昭公十九年(前523年)。
  楚國人在州來築城,沈尹戌得到消息後說:「楚國人一定要失敗了啊!從前吳國滅亡州來,子旗請求攻打吳國。君王說:『我還沒有安撫好我的百姓。』現在的情況跟以前一樣,卻又在州來築城去挑動吳國,這樣能不失敗嗎?」
  沈尹戌的侍者聽了他的話後,對他說:「君王施捨從來不知道疲倦,讓百姓休養生息也已經有五年了,這可以說是在安撫他們了!」
  沈尹戌回答說:「我聽說安撫百姓的君王,在國內節約開支,在國外樹立德行,百姓因此生活安樂,而沒有仇敵。現在楚國宮室的規模大到沒有限度,百姓天天驚恐不安,因此疲勞而死的人也沒有人幫他們收葬,百姓們疲累與恐懼到連睡覺與吃飯都忘掉了,這不是在安撫他們啊!」

  預言囊瓦一定會丟失楚國首都郢都。

魯昭公二十三年(前519年)。
  楚國囊瓦接了令尹的職位後,在楚國國都郢都增修城牆。
  沈尹戌聽到消息後說:「囊瓦一定會丟失郢都啊!如果軍隊不能保衛城市,增修城牆是沒有益處的。古代的天子,他的守衛者在於四面的蠻夷;如果天子的權力降低了,那麼他的守衛者就在於諸侯。諸侯的守衛者在於四方的鄰國;如果諸侯的權力降低了,那麼他的守衛者就在於四面的邊境。令尹應該謹慎戒備國家四面的邊境,結交四面可以提供援救的鄰國,讓民眾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安居樂業,讓他們春、夏、秋三個時節的農事都能成功。民眾沒有內憂,也沒有外患,那麼國家哪裡需要增修城牆呢?現在因為懼怕吳國而在郢都增修城牆,守衛者的範圍已經縮得很小了啊!權力降低後的最後守衛者都無法得到,能夠不滅亡嗎?從前梁國國君在宮室外面挖掘壕溝而民眾因此潰散。民眾拋棄了他們的長官,這樣能不滅亡嗎?劃定邊境,修整土地,讓堡壘具備險要的功能;親近民眾,使民眾有部伍輪流對邊境進行瞭望,與鄰國建立信任的關係,謹慎監督官員的職責,保持外交的禮節,沒有過失和貪婪,不懦弱不強橫,修整自己的防禦設備,以等待應付意外的情況,如此一來,又有什麼可以畏懼的呢?《詩經》說過:『思念你的祖先,修養你的德性。』試著看看從若敖、蚡冒一直到楚武王、楚文王,他們的土地都不超過百里見方,只是謹慎的守護著邊境,而沒有在郢都修築城牆。現在楚國的土地超過了千里見方,反而去增修郢都的城牆,這不是很困難的事嗎?」

  預言楚平王侵襲吳國的舉動會讓楚國丟掉城市。

魯昭公二十四年(前518年),冬季,十二月。。
  楚平王組織水軍去侵襲吳國的疆域。沈尹戌聽到消息後對人說:「這次的行動,楚國一定會丟掉城市。大王不安撫民眾而使他們辛苦勞動,吳國沒有行動而讓他們得以加速出兵,只要吳國軍隊緊緊的追趕在楚國軍隊的後面,楚國由於有大軍在前因此沿途的邊境沒有戒備。這樣一來,城市還能夠不丟掉嗎?」
  越國的大夫胥犴在豫章的河邊慰勞楚平王,越國公子倉把自己的坐船餽贈給楚平王。公子倉和壽夢率領軍隊跟隨楚平王。楚平王到達圉陽之後就折返了。吳國軍隊緊緊追趕在楚國軍隊的後面,由於楚國邊境的守軍沒有戒備,因此吳國軍隊就順手滅掉了楚國的巢和鍾離兩個城市,之後才返回了吳國。

評論

人的每一次行動都可能產生新的事件,這些事件便有可能成為一種可供利用的條件。有時候敵人發動攻擊,不是基於什麼戰略規劃,而是基於對手臨時性的製造了一個機會,讓對手自己成為標靶!敵人此時只是把握機會利用臨時性的條件對對手造成創傷罷了!
  沈尹戌因為曾經成為吳王闔閭的俘虜而在吳國生活過一段時間,因此對於吳國的軍事行動、策略、行為模式有一定的掌握。沈尹戌以上的預測都離不開吳國,跟這樣的經歷不無關係。楚國雖然有這樣的人才,卻可惜未能善加利用,終究也未能阻止災難的發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