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預見未來:耿弇

耿弇

返回目錄

相關參考書目《兵典

人物簡介

耿弇:字伯昭,漢光武帝劉秀的功臣,在「雲台二十八將」中名列第四位。劉秀登基後,封耿弇為建威大將軍、興義侯、好畤侯。漢明帝永平元年(58年),耿弇去世,謚號愍侯。耿弇一生戰績總共攻克四十六郡,共三百城,未有重大敗績。
  張步:字文公。新朝到東漢初期的割據勢力之一。張步部將費邑被耿弇斬殺之後,張步向盟軍蘇茂求援,卻又決定先對耿弇發動攻擊,慘敗後逃往劇縣。劉秀親自率領軍隊攻擊張步,張步再次逃亡。張步與蘇茂也因為張步攻擊耿弇的錯誤決定而鬧僵,劉秀於是派遣使者向兩人提出誰先殺了對方,就封他為侯的條件。張步於是殺了蘇茂,獻上首級投降,被封為安丘侯。建武八年(32年),張步逃走後,與張藍等人再次聚集部下叛亂,最後被琅邪太守陳俊誅殺而死。
  張藍:張步的弟弟。


預言事例

  預言攻下臨淄城,張藍就會自行逃跑。

耿弇與張步互相對抗,張步使其弟張藍統帥精兵二萬防守西安,諸郡太守聯合萬餘人防守臨淄,兩地相去四十餘里。
  耿弇將軍隊進駐畫中一地,此地位在西安與臨淄二城之間。耿弇分析西安城雖小而堅固,而且張藍的軍隊又是精銳;而臨淄城雖大卻容易攻下。於是便飭令諸位將軍約定五日後一起進攻西安。張藍聽到之後,日夜防備耿弇軍的到來。
  到了約定日期的夜半時分,耿弇飭令諸將都讓部下先行進食,等到天明之後,到臨淄會合。護軍荀梁等則爭取攻打西安,以為適宜儘速攻打西安。
  耿弇回答說:「不然。西安聽到我想要進攻它,日夜防備守衛;若進攻臨淄,則正可出其不意。我軍到達臨淄之後,臨淄的軍隊一定會受到驚嚇,若趁機進攻它,那麼只要一天就可以攻下它了啊!攻下臨淄之後,西安就被孤立了。張藍與張步之間的通道被阻絕了,一定要自行敗亡逃走,這就是所謂的『攻擊一個卻獲得兩個(擊一而得二者也,一箭雙雕)』的招數啊。如果先攻打西安,沒有辦法迅速攻下,結果囤兵在堅固的城牆之下,死傷一定很多。即使最後能攻下它,張藍帶領剩餘的軍隊奔還臨淄,兩軍會合之後,必然觀察敵人的虛實狀態再採取行動。我軍深入敵境,後方又沒有補充物資的通道。十日之內,不用戰鬥也將受困。因此諸君的說法,實在讓人看不出適宜的地方啊!」於是便進攻臨淄,只花了半天就將它攻下了。
  駐守西安的張藍在聽到消息之後,果然率領軍隊逃亡去了。

評論

當對象的虛弱之處被我方攻破之後,具有某種結構的個體便會因此產生「連鎖效應」,使其整體因此效應而分崩離析、冰消瓦解。就當前所收集的十幾例案例看來,已經足以讓我們研發出一套相應的判斷法則,以用來判別敵人當前的結構是否屬於這種類型的結構,從而節省我方的資源,提高取勝的機率。這樣的策略,在古代的兵法中已經有了非常抽象的總結,也就是管子所說的:「避實而擊虛,避堅而攻脆,避難而攻易。善於用兵的人,攻擊敵人的堅固處(實)就會遭受阻礙,攻擊敵人的脆弱處(虛)就會收到神效;所以攻擊敵人的脆弱處則堅固的敵人也變脆弱了,攻擊敵人的堅固處則脆弱的敵人也變堅固了。」(〈管子.制分〉)
  類似耿弇的策略,最晚可以上溯到春秋時期,當時吳國公子光(吳王闔閭)已經用類似的策略擊敗了楚國聯軍。在耿弇之後,使用這個策略的還有曹操等人。這種經由形勢判斷而尋找出敵人真正的弱點,從而藉由攻擊這樣的弱點導致敵人全體崩解的策略,通常能帶來「神奇」的效果。
  古代的眾多客觀環境雖然已經不可能在當代或未來重現,但形勢本身的抽象本質依然可以在現在與未來,甚至不同的領域中找到新的宿主。關於這整套的判斷法則,請參考最終的理論總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