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3日 星期五

預見未來:柏常騫

柏常騫


相關參考書目《晏子春秋

人物簡介

柏常騫:周朝掌管天文的史官,後來因故逃亡到齊國接受齊國庇護。
  晏子:晏嬰,齊國宰相。
  孔子:魯國宰相,儒家創始人。文中稱呼孔子為仲尼,一般而言,這表示這是在孔子五十歲之後所發生的事情!

預言事例


  預言地震將至。

齊景公命手下建造了露寢之臺,建成了之後卻不開通使用。
  柏常騫問他說:「君王急著建造這個觀景臺,現在臺已經建成了。為什麼不開通使用呢?」
  齊景公回答說:「是啊。這幾天梟在亂鳴瞎叫,它的聲音沒有規律啊。我聽了非常厭惡,所以才不開通使用啊!」
  柏常騫對齊景公說:「臣下請幫君王向鬼神祈禱以消除災禍。」
  齊景公問說:「需要為先生準備哪些東西呢?」
  柏常騫回答說:「請修建一間新的房子,以放置白茅。」
  於是齊景公便幫柏常騫修築了一間房子,房子建成了以後,便命令人把白茅放進去。
  柏常騫那天晚上開始進行儀式。隔天,柏常騫問齊景公說:「今天還曾聽到梟的聲音嗎?」
  齊景公回答:「叫了一聲以後,就沒再聽到了。」於是齊景公便派人去看那隻梟,那隻梟已經倒在地上死了。
  齊景公知道後問柏常騫說:「沒想到先生的道術竟然如此高明啊!不知道是否也能為寡人增加壽命嗎?」
  柏常騫回答說:「能。」
  齊景公問說:「能增加多少呢?」
  柏常騫回答說:「天子九年、諸侯七年、大夫五年。」
  齊景公不放心的問說:「如果事情成了,也有徵兆會出現嗎?」
  柏常騫回答:「如果君王得到了壽命,大地將會震動。」
  齊景公大喜,便命令百官趕快幫柏常騫準備他所要的東西。
  柏常騫出了宮殿後,在路上遇到了晏子,於是柏常騫在晏子的馬前向他行禮,對他告辭說:「騫為君王向上天祈禱消除災禍,並殺了梟。君王對騫說:『沒想到先生的道術竟然如此高明啊!不知道是否也能為寡人增加壽命嗎?』騫回答說能。現在正要去舉辦大型祭祀儀式,為君王向上天請求壽命。僅以此向宰相報告。」
  晏子回答說:「唉呀!先生也真是善良啊!能替君王向上天請求壽命。雖然如此,但我聽說只有做好政事,做有德的行為,順了神的旨意,才可以增加自己的壽命。現在先生只是用祭祀的方法就可以增加壽命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成功了以後會有什麼徵兆出現呢?」
  柏常騫回答說:「君王得到了壽命之後,大地將會震動。」
  晏子回答說:「騫!這幾天我看見維星斷絕了、樞星分散了,大地將要震動了,你以為是嗎?」
  柏常騫聽後嚇得俯身不敢作答,一陣子後才仰起頭來回答晏子說:「是啊!」
  晏子回答他說:「做這件事沒有益處,不做也沒有害處啊!你少歛點財,不要讓人民破費,我就不讓君王知道這件事啊!」

  預言鐘將毀壞。

齊景公鑄造了一口大鐘,將要把它懸掛起來時,齊國宰相晏子、孔子、柏常騫三人剛好在朝廷上,三人見狀後都異口同聲的預言說:「鐘將要毀滅了!」
  鐘懸掛起來之後,被撞擊之後,果然毀滅了!於是齊景公便把三個人都召來,問他們怎麼知道的。
  晏子回答說:「這口鐘很大,不用來祭祀先君,卻用來宴會享樂,這不是禮啊!因此說鐘將要毀滅了!」
  孔子回答說:「這口鐘很大,卻懸掛得很低,被撞擊之後,它的氣在下面迴盪,而往上逼迫,因此說鐘將要毀滅了!」
  柏常騫回答說:「今天是庚申日,這是打雷的日子啊!聲音沒有比雷還大的,因此說鐘將要毀滅了啊!」

評論

「維星、樞星」都是地外行星,「斷絕了、分散了」都是行星運動。按照當代物理學的理論,一般認為行星運動不可能是造成地球地震的原因之一,其理由是距離太遙遠了。當代的物理學當然還不能解釋所有現象,柏常騫與晏子的預測用的也可以肯定是歸納法,從古代天文現象與齊國地域地震現象的連結所做出的歸納結果。既然是歸納法就可能有例外的發生,譬如孔子曾經根據〈詩經.小雅.漸漸之石〉:「月離于畢,俾滂沱矣。」預測將要下雨因而提前準備雨具,後來有一次卻沒有下雨,孔子解釋是因為:「昔日,月離其陰,故雨;昨暮,月離其陽,故不雨。」孔子去世後,有些弟子想捧有若當孔子接班人,於是便有反對的弟子提出了這個問題,問有若為何前幾天的「月離于畢」又不下雨了!有若無法回答這個以及其他孔子過於神奇的預言、預測背後的原理、機制,最終喪失了接班人的資格。但其實這就是歸納法,一如孫子在〈孫子兵法.火攻〉所說:「發火有時,起火有日。時者,天之燥也;日者,月在箕、壁、翼、軫也;凡此四者,風之起日也。」之所以把這些天文現象做了連結,也是因為它們在實際的時空中具有比較強的連結,但不具備必然性!這一點身處當代的我們有更多的資料可以統計出其更正確的概率。就好清明時節雨紛紛、農民曆對氣候的預測一樣,都有一定的準確度!但概率多少,其實是可以計算的!只是不難想像,中華地區各地的概率不可能一致,尤其是下不下雨這種事件!
  至於行星運動究竟是否真得無法對地球上的板塊運動起到作用,或許也不用過早的予以全盤否定!畢竟人類對宇宙的認知還停留在非常粗淺的階段。但如果純粹就人類的發現史而論,「維星、樞星」的運動也可能不是原因,而是其他的什麼!不管是什麼,僅僅就這個例子而言,柏常騫與晏子可以說首次完成了人類預測地震的事例,至於究竟那一天是否有地震發生,從這則記載的流傳看來,答案應該是可以肯定的!但即使沒有發生,也提供了人類探索地震成因的一個可能方向。即便這個方向已被當代的物理學所否認了!
  大鐘將毀一例,晏子以齊景公鑄造大鐘的用途在於宴樂而不在於祭祀先君,從而研判此鐘將毀,這一點依照晏子不信鬼神力量的其他記載看來,恐怕是晏子早已知道背後原因而故意語出此言,以用來警惕齊景公的。孔子從科學的角度研判,以為依據震盪的原理,此鐘過大而懸吊過低,因而使「氣」無法舒暢消散,能量累積下將使其毀壞。從柏常騫的論述,不難發現他所根據的道理與孔子是相同的,只是他選擇用了一個比較神祕的說法來做解釋;依照他在預測地震一事上玩弄的手段來看,這是一個合乎他個人風格的說法。否則,庚申日很多,打雷的日子也很多,為什麼其他鐘不毀呢?這一點,柏常騫不可能不知道,而這個判斷也可以用在驗證晏子的說法身上。因此我們可以說,晏子藉機對齊景公進行了機會教育(從《晏子春秋》看來,總是如此!),而柏常騫則藉機強化了自己主掌神祕事物與規律的特質。
  從這兩則預言裡,我們不難發現人格與道德,對一個懂得規律的人而言是很重要的!

補充資料


  〈詩.小雅.漸漸之石〉:
  月離于畢,俾滂沱矣。

  〈論衡.明雩〉:
  孔子出,使子路齎雨具。有頃,天果大雨。子路問其故,孔子曰:「昨暮月離于畢。」後日,月復離畢。孔子出,子路請齎雨具,孔子不聽。出果無雨。子路問其故,孔子曰:「昔日,月離其陰,故雨;昨暮,月離其陽,故不雨。」夫如是,魯雨自以月離,豈以政哉?如審以政,令月離于畢為雨占,天下共之,魯雨,天下亦宜皆雨。六國之時,政治不同,人君所行,賞罰異時,必以雨為應政,令月離六七畢星,然後足也。

  〈史記.仲尼弟子列傳〉:
  孔子既沒,弟子思慕,有若狀似孔子,弟子相與共立為師,師之如夫子時也。他日,弟子進問曰:「昔夫子當行,使弟子持雨具,已而果雨。弟子問曰:『夫子何以知之?』夫子曰:『《詩》不云乎?「月離于畢,俾滂沱矣。」昨暮月不宿畢乎?』他日,月宿畢,竟不雨。商瞿年長無子,其母為取室。孔子使之齊,瞿母請之。孔子曰:『無憂,瞿年四十後當有五丈夫子。』已而果然。問夫子何以知此?」有若默然無以應。弟子起曰:「有子避之,此非子之座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