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

預見未來:成公乾

成公乾

返回目錄

相關參考書目《說苑

人物簡介

王子建:羋姓,熊氏,名建,字子木。楚平王之太子,白公勝之父。由於楚平王誤中了費無極的計謀,因而把太子建調到城父守衛邊疆。最後太子建被費無極誣陷謀反之後,逃到鄭國,卻因為企圖幫晉國顛覆鄭國,被鄭國人發現而被鄭定公處死。死於前522年。其子白公勝因此逃到吳國,最後成為楚國的大患。白公勝被召回楚國之後,謀反失敗被殺而死。
  成公乾:公為公爵,乾為名字。從稱謂上推斷應該是被封於成這個地方的一位楚國公爵,生平不詳。

預言事例

  預言太子建無法成為國家的主人、繼承王位。

前523年,王子建被楚平王調派到城父駐守,以防衛晉國的攻擊。王子建在途中與成公乾在麻田(疇)中相遇。
  王子建因此問成公乾說:「這是什麼啊?」
  成公乾回答說:「這是麻田(疇)啊!」
  王子建又問:「麻田(疇)是用來做什麼的啊?」
  成公乾回答:「是用來收割麻用的?」
  王子建問:「麻又是用來做什麼的啊?」
  成公乾回答說:「是用來做衣服用的啊!」
  成公乾接著說道:「以前莊王(楚莊王)討伐陳國的時候,住宿在有蕭氏的家中,他問路邊房子的人家說:『街巷的道路不好嗎?為什麼水溝沒有被疏通呢?』莊王尚且知道街巷的道路不好、水溝不被疏通的事情。現在我的先生您卻不知道麻田是為了收割麻用的,不知道麻是用來做衣服用的!我的先生您大概不能主持國家的政事了吧?」
  沒多久,王子建就被費無極陷害,遭到楚平王的追殺而逃到鄭國,最後因為企圖幫晉國顛覆鄭國,而被鄭定公處死。

評論

這一則講沒有生活常識對一個在高位者所可能產生的危害,尤其太子建身為太子卻缺乏這些基本生活常識,更可能導致嚴重的後果。春秋時代的衣服主要還是用麻、絲等材料來製作的,因此太子建竟然不知道一般人的衣服是用麻來製造的,這已經透漏出了很嚴重的問題。雖然太子建很好學,因此追根究柢的問個明白,但也暴露了其知識體系的嚴重缺陷。
  關於太子建的悲劇,主要是費無極一手造成的。費無極是楚平王太子芈建的少師,同時也是春秋時代最陰狠的一號人物。楚平王立太子建為繼承人後,以伍奢為其師父,而費無極為其少師。費無極因為不得寵,因此決定陷害太子建。
  其實早在前527年,費無極便已展現了其害人的高超本領,從而將楚平王極為信任的公子朝吳弄出蔡國。前523年,費無極為了陷害太子建,於是想出了一個陰狠的主意。他向楚平王提醒說太子建已經夠大到可以成家的地步了,因此建議楚平王為他娶妻。楚平王於是派遣費無極前去秦國約聘,費無極回國後卻極力褒獎嬴氏的美貌,並勸楚平王自娶。楚平王本是昏庸之君,聽聞嬴氏極美後,便想據為己有,於是聽從了費無極的建議。
  費無極見一計奏效後,便開始了下一步棋。同年,楚平王發起舟師討伐濮,費無極趁機建議楚平王將太子建安置在城父。費無極說如此一來太子建可收鎮壓晉國等北方諸侯的效果,而楚平王則可鎮壓南方,如此是得天下之計。楚平王毫無懸念的又被說服了,於是便將太子建安置在城父一城,並在太子建前去城父後,將從秦國前來應聘的嬴氏娶為自己的夫人。
  費無極見兩計都成功了,於是便準備使出最後的狠招。前522年,費無極便對楚平王說:「建與伍奢將以方城之外的地區進行叛亂,他們自認為就好像是宋國、鄭國一樣啊!齊國、晉國又一起輔佐他們,將要藉此危害楚國,這件事就快要成功了啊!」(〈左傳.昭公二十年〉)楚平王又聽信了讒言,於是把伍奢叫來質問。伍奢回答楚平王說:「君王有一次過失就已經夠嚴重的了,為何又聽信讒言呢?」(〈左傳.昭公二十年〉)楚平王一聽大怒,便把伍奢抓了起來,並命令駐守城父的司馬奮揚回去殺掉太子建。司馬奮揚不忍心,便派人偷偷去告訴太子建。太子建接獲密報後,便動身逃奔到了宋國,但不幸適逢宋國華氏之亂,於是輾轉逃到了鄭國。太子建在鄭國時,曾經到過晉國,並與晉國約定偷襲鄭國之事。鄭國人原本善待太子建,但因他與晉國陰謀偷襲鄭國一事東窗事發,便將他殺了。
  如果從太子建的事蹟來看,我們很難把他的失敗簡單的歸咎於沒有生活常識。但如果太子建連這些跟民生有關的常識都沒有,他怎麼可能體會到一般民眾的苦楚,從而幫助民眾獲得更好的生活,又如何能獲得民心支持呢?這大概是成公乾的推理路線了!從蝴蝶效應的角度來思考成公乾的預測,是合理的。
  今天,不知道麻長得怎樣的人當然很多,但每一個時代的生活常識都不太一樣。對一般人而言,即使不知道衣服用什麼質料做的,其危害大概也不會太大。但對於一位掌權者或可能的掌權者,不知道某些生活常識,其給人的印象,便可能是難以信任。譬如:連這個都不知道,他還知道什麼?能做更複雜的事情嗎?
  2016年發生在美國與英國的兩場選舉,媒體或民眾似乎有意無意的用生活常識來考驗他們的候選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桑得斯(Bernard "Bernie" Sanders)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懂得怎麼搭地鐵,以此表示他很親民,但媒體竟然追問他怎麼搭地鐵?他感到有點憤怒的回答說要用「硬幣」,但紐約的地鐵早在2003年就開始改用「地鐵卡」了!後來他的對手希拉蕊為了嘲諷他,便去用地鐵卡搭地鐵,結果刷了五次才成功進入!但事實上,桑得斯生於1941年,此時已經76歲了。從他豐富的政治經歷,我們很難用他不知道搭地鐵的方式早已經改變了十幾年這樣的事情來簡單推論說他可能做不好其他更大的事情,或者不適合擔任美國總統!但事實卻是,即使我們難以知道這樣的一個小小事件背後所代表的狀態,是否真的可能讓一個總統候選人做出什麼違背民心的事情,但這樣的印象與相關簡單推論可能已經深植在選民心中,從而影響了他們的選擇。
  另一場是發生在英國倫敦市長的選舉上,代表工黨的是巴士司機和一個裁縫的兒子,同時也是穆斯林的沙迪克汗(Sadiq Khan),代表保守黨的則是億萬富翁的兒子,同時也是猶太人的高史密斯(Zac Goldsmith)。選舉結果出爐,沙迪克汗以131萬143票擊敗了高史密斯的99萬4614票,成為倫敦第一位穆斯林出身的市長。對於一個選舉結果不盡理想的工黨的候選人同時又是穆斯林而言,這似乎透露出了一些重要的信息。最後,媒體總結高史密斯失敗時,提到了可能是因為他不懂得一些生活常識的問題。其中一則早期的相關報導如此寫道:「Zac Goldsmith Didn’t Know What ‘Netflix-And-Chill’ Or ‘Bae’ Meant In London Lingo Quiz」。
  至於台灣民眾早已經「耳熟能詳」的舊聞,以及相關的選舉結果,似乎也不需再多費唇舌了!那麼成公乾的推斷有理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