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5日 星期二

孫子兵法中翻英與谷歌自動翻譯00009


  〈火攻〉篇,就要接近尾聲了。今天要談的這句,與今本有很大差異的。「弗留」一般做「費留」,「費留」根本不通,也因為不通,所以很多註釋家為了把不通的說通,居然耗費了兩萬字去解釋它,可以與當年漢朝許慎時為了解釋一個「馬」字用了五萬字還說不清楚相提並論。然而就校勘學、訓詁學而言,「弗、費」互相「假借」(多數假借其實都是一種錯誤,很多情況是寫字的人不知道怎麼寫的情況下借了一個字來寫。)的情況只是很普遍的現象,普遍到隨便都能舉出例子。(請見〈孫子兵法論正.火攻.三〉(http://www.cos.url.tw/sunzi/Sun-3-12.htm#八.))然而因為多數的註釋家校勘學、訓詁學、文字學、音韻學的底子不厚,或者根本不清楚這些學問。因此,只好開始掰。即便曹操也不例外。但曹操的多數註釋只要不牽涉到以上學問的,都有很高的質量,因為他具備了軍事學的知識(別忘了他也是歷史上僅有的幾個能玩錦囊妙計的高手)。但很多註釋家其實對兵法、策略、戰略、戰術的理解不夠,即便一些很有名氣的人也是如此。所以大家現在看的一般通行本的《#孫子兵法》正充滿著類似這樣的錯誤。這些我們以後都會陸續看到,就略過不提。
  此外,最近台灣服貿問題吵得很兇。有利有弊,當然老讀者應該知道我不談這些的原因。因此在此我也不談,只是其中有一個現象頗引起我的注意。就是好像在這個期間裡,台灣突然出了一大堆的艾文托佛勒、凱文凱利、大前研一、席佛奈特一樣,突然間大師輩出,每一個人都能清楚的預測未來、描繪未來的輪廓了。這也讓我決定,四月份開始陸續將春秋卷這些幾乎沒參考其他人翻譯的部份,加上一些新的章節,看能否在四月底前把春秋戰國的部份完全翻譯完成,獨立成《#預見未來》東周卷,放在Google Play Books上出版。至於是否放上個人預測的部份,我會斟酌。不過美國大選很快又要開始啟動了,全世界都在看,都在猜,希拉蕊是否會成為美國第一任女總統。確實,我記得今年曾經在網路上看過一個叫做「埃德加.凱西(Edgar Cayce,生於1877年,逝於1945年。) 」的美國預言家曾經精準預言美國第44任總統是黑人。於是我們會好奇,那麼他有預測什麼時候美國會出一個女總統嗎?(第46任?)如果沒有,美國會出女總統嗎?
  在《#預見未來》,自然筆者會為埃德加.凱西獨立一章出來討論,當然,前提是他的預言是確實可信的!

  以下,〈火攻〉篇,這一段筆者的白話翻譯,目前看來我覺得還有修改的空間。不過大抵意義都到了。這段文字,其他白話與筆者的已經差異很大,兩位前輩的英譯部分自然差異更大了,以致於連討論的必要都沒有了。

  夫戰勝攻取,不修其政者,凶!命之曰弗留。(《#孫子兵法》〈#火攻〉)
  作戰取勝、攻城拔取,然而卻不修行德政的軍隊(應該改為:君主、將軍在佔領地卻不修行德政的),會有凶險!這樣的作法被稱為:不可停留。(白話翻譯。)
  Google中翻英:Fighting to win, disconnect the siege, but did not practice benevolent army(Monarchs, generals do not practice benevolent occupation of land), there will be dangerous! Such a practice is called: Do not stay.

  Now to win battles and take your objectives, but to fail to exploit these achievements is ominous and may be described as 'wasteful delay'.(#Samuel B. Griffith)
  Google英翻中:我們可以打勝仗,並把你的目標,但並不能夠利用這些成果是不祥的,並可以被描述為“浪費延遲”。

  Unhappy is the fate of one who tries to win his battles and succeed in his attacks without cultivating the spirit of enterprise; for the result is waste of time and general stagnation.(#Lionel Giles)
  Google英翻中:不高興是誰試圖贏得他的戰鬥並成功在他的攻擊沒有培育企業精神的命運,因為結果是時間和一般停滯浪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