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9日 星期三

孫子兵法中翻英與谷歌自動翻譯00008

  相信很多讀者都會有疑問,像〈#火攻〉篇這樣的兵法思想,在當代還有用處嗎?在其他領域還有用處嗎?能發出這樣的疑問,是學好兵法的關鍵。事實上,《#孫子兵法》是一本擁有高度抽象化的用兵思想的兵法。像〈#火攻〉這樣的篇章,我們可以去思考,為什麼火攻在當時是重要的,它想要達到什麼樣的目的?它能達到什麼樣的目的?有哪些歷史實例可參考?
  火,可以燒毀一切。包含人、物資,而軍隊沒有物資(糧食、裝備、武器、交通工具)就沒有多大的作用了,沒有人就更不會有力量。火不僅可以燒毀一切,還可以製造混亂,可以製造恐懼,從而破壞敵人的整體力量。火攻製造的煙霧,也能蒙蔽敵人、或使敵人短暫喪失攻擊的能力。通常,地道戰時會用到煙霧,因此早在戰國時代的墨子就發明了把醋抹在眼睛上以消除煙霧對眼睛的傷害的方法。
  歷史上最著名的用火攻的例子,當屬於班超。永平十六年(73年),班超以36個人的「陣容」秉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勇氣,趁著夜晚用火攻,擊敗了數倍於自己的匈奴使者軍隊,威震整個西域。
  兵法中對付敵方火攻的策略,也被探討過。譬如《六韜》就曾指出,如果敵方在草地上放火攻擊我方,我方可以先自己燒掉自己所在地的野草、植物,以藉此得到一個安全的地點(因為這個地點已經不再有東西可以燒了),避免自己陣營因為逃避濃煙、野火,而亂了秩序,被敵人趁機了結。這其實接近於現代消防隊使用的「開闢防火道(防火線)」的策略。
  從「攻火有五」,我們也不難看出當代通行本的明顯錯誤,「五」就是五種目標,但當代的版本的第五個都因為文字上的訛誤而被曲解為一種「武器」。在我們展開整個英譯計畫的過程裡,我們還會看到更多、更荒謬的錯誤所造成的誤解。因此,曾經有人在爭論,既然《#孫子兵法》早在18世紀就在法國出版了(法國耶穌會士錢德明(Jean Joseph Marie Amiot)在巴黎於1772年出版,書名是Art Militaire des Chinois。),那麼拿破崙(Napoleon)是否看過《#孫子兵法》?
  不管拿破崙是否看過《#孫子兵法》,由於錢德明所根據的版本有著太多錯誤,同時經過一次翻譯,又產生一次失真,就算拿破崙真的看過《#孫子兵法》,也很難說真的能對他的用兵思想產生多大的影響(想想看錯誤的東西影響他是好還是壞?即便偶然因此成功都不能算是《#孫子兵法》的功勞)。何況,《#孫子兵法》不像《#戰爭論》,它不需要「名人、名將」來背書,也依然能在世界上繼續的綻放它的光芒。更真實的是,從春秋末年這本書誕生以來,它就一直在影響著整個中國歷史,而這是歷史學者不會告訴你,甚至是他們自己也意識不到的事情!(詳見《#孫子兵法論正》)
  附帶一提:目前我已將《#孫子兵法》(原文)、《#孫子兵法論正》、《#孫子兵法白話翻譯》都放到 Google Play Books 上了。值得慶祝的一天:319。

  凡攻火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積,三曰火輜,四曰火庫,五曰火地。(《#孫子兵法》〈#火攻〉)
  凡是使用火攻有五種主要目標:第一種是用火燒人,第二種是用火燒蓄積,第三種是用火燒裝備,第四種是用火燒倉庫,第五種是用火燒草地。(白話翻譯)
  Google中翻英:Any use Huogong There are five main objectives: (嗯,這句實在有點……)the first is people with fire, and the second is the accumulation by fire, and the third is to use fire equipment, fire is the fourth warehouse, fifth with fire grass.

  There are five methods of attacking with fire. The first is to burn personnel; the second, to burn stores; the third, to burn equipment ; the fourth, to burn arsenals; and the fifth, to use incendiary missiles.(#Samuel B. Griffith)
  Google英翻中:有火攻擊的五種方法。首先是燃燒人才;第二,燒店,第三,燃燒設備;第四,燒庫,以及第五,使用燃燒彈導彈。

  There are five ways of attacking with fire. The first is to burn soldiers in their camp; the second is to burn stores; the third is to burn baggage trains; the fourth is to burn arsenals and magazines; the fifth is to hurl dropping fire amongst the enemy.(#Lionel Giles)
  Google英翻中:有五種方法用火攻擊的。首先是燒士兵在他們的營地,二是燒店,第三是燃燒行李車;第四是燃燒武庫雜誌;五是投擲火下降之中的敵人。

相片:  相信很多讀者都會有疑問,像〈#火攻〉篇這樣的兵法思想,在當代還有用處嗎?在其他領域還有用處嗎?能發出這樣的疑問,是學好兵法的關鍵。事實上,《#孫子兵法》是一本擁有高度抽象化的用兵思想的兵法。像〈#火攻〉這樣的篇章,我們可以去思考,為什麼火攻在當時是重要的,它想要達到什麼樣的目的?它能達到什麼樣的目的?有哪些歷史實例可參考?
  火,可以燒毀一切。包含人、物資,而軍隊沒有物資(糧食、裝備、武器、交通工具)就沒有多大的作用了,沒有人就更不會有力量。火不僅可以燒毀一切,還可以製造混亂,可以製造恐懼,從而破壞敵人的整體力量。火攻製造的煙霧,也能蒙蔽敵人、或使敵人短暫喪失攻擊的能力。通常,地道戰時會用到煙霧,因此早在戰國時代的墨子就發明了把醋抹在眼睛上以消除煙霧對眼睛的傷害的方法。
  歷史上最著名的用火攻的例子,當屬於班超。永平十六年(73年),班超以36個人的「陣容」秉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勇氣,趁著夜晚用火攻,擊敗了數倍於自己的匈奴使者軍隊,威震整個西域。
  兵法中對付敵方火攻的策略,也被探討過。譬如《六韜》就曾指出,如果敵方在草地上放火攻擊我方,我方可以先自己燒掉自己所在地的野草、植物,以藉此得到一個安全的地點(因為這個地點已經不再有東西可以燒了),避免自己陣營因為逃避濃煙、野火,而亂了秩序,被敵人趁機了結。這其實接近於現代消防隊使用的「開闢防火道(防火線)」的策略。
  從「攻火有五」,我們也不難看出當代通行本的明顯錯誤,「五」就是五種目標,但當代的版本的第五個都因為文字上的訛誤而被曲解為一種「武器」。在我們展開整個英譯計畫的過程裡,我們還會看到更多、更荒謬的錯誤所造成的誤解。因此,曾經有人在爭論,既然《#孫子兵法》早在18世紀就在法國出版了(法國耶穌會士錢德明(Jean Joseph Marie Amiot)在巴黎於1772年出版,書名是Art Militaire des Chinois。),那麼拿破崙(Napoleon)是否看過《#孫子兵法》?
  不管拿破崙是否看過《#孫子兵法》,由於錢德明所根據的版本有著太多錯誤,同時經過一次翻譯,又產生一次失真,就算拿破崙真的看過《#孫子兵法》,也很難說真的能對他的用兵思想產生多大的影響(想想看錯誤的東西影響他是好還是壞?即便偶然因此成功都不能算是《#孫子兵法》的功勞)。何況,《#孫子兵法》不像《#戰爭論》,它不需要「名人、名將」來背書,也依然能在世界上繼續的綻放它的光芒。更真實的是,從春秋末年這本書誕生以來,它就一直在影響著整個中國歷史,而這是歷史學者不會告訴你,甚至是他們自己也意識不到的事情!(詳見《#孫子兵法論正》)
  附帶一提:目前我已將《#孫子兵法》(原文)、《#孫子兵法論正》、《#孫子兵法白話翻譯》都放到 Google Play Books 上了。值得慶祝的一天:319。

  凡攻火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積,三曰火輜,四曰火庫,五曰火地。(《#孫子兵法》〈#火攻〉)
  凡是使用火攻有五種主要目標:第一種是用火燒人,第二種是用火燒蓄積,第三種是用火燒裝備,第四種是用火燒倉庫,第五種是用火燒草地。(白話翻譯)
  Google中翻英:Any use Huogong There are five main objectives: (嗯,這句實在有點……)the first is people with fire, and the second is the accumulation by fire, and the third is to use fire equipment, fire is the fourth warehouse, fifth with fire grass.

  There are five methods of attacking with fire. The first is to burn personnel; the second, to burn stores; the third, to burn equipment ; the fourth, to burn arsenals; and the fifth, to use incendiary missiles.(#Samuel B. Griffith)
  Google英翻中:有火攻擊的五種方法。首先是燃燒人才;第二,燒店,第三,燃燒設備;第四,燒庫,以及第五,使用燃燒彈導彈。

  There are five ways of attacking with fire. The first is to burn soldiers in their camp; the second is to burn stores; the third is to burn baggage trains; the fourth is to burn arsenals and magazines; the fifth is to hurl dropping fire amongst the enemy.(#Lionel Giles)
  Google英翻中:有五種方法用火攻擊的。首先是燒士兵在他們的營地,二是燒店,第三是燃燒行李車;第四是燃燒武庫雜誌;五是投擲火下降之中的敵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