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4日 星期二

詞典的循環釋義問題

避免循環釋義

  既然詞典的首要目的是向讀者提供詞義信息,那麼任何妨礙讀者理解所查詢意義的作法都足以構成嚴重的缺陷。需要注意的是,循環釋義不只是造成理解上的困難,而是使讀者不可能理解詞義。讀者再怎麼努力,也無法越過釋義循環這道障礙。
  有兩種形式的循環。一種是用B釋A,又用A釋B;另一種是以A釋A。第一種形式的循環釋義舉例如下:
詞彙單位釋義
Abeauty/美麗the state of being beautiful/美麗的狀態
Bbeautiful/美麗的full of beauty/充滿著美麗
Cbobcat/短尾貓lynx/山貓
Dlynx/山貓bobcat/短尾貓
  在使用有限釋義詞彙進行釋義的ESL詞典中,編者有時會忽視禁止循環釋義的規則,尤其在給簡單語詞釋義時。他們的理由是,用難詞給簡單詞釋義比循環釋義給讀者造成的困難更大,採用循環釋義釋假設讀者已經知道這些簡單語詞的意義。例如,《朗文美國英語詞典》把「sleep/睡覺」釋義微「to be asleep」,又把「asleep/睡著的」釋義為「sleeping/睡著的」。儘管使用限制釋義用詞的前提是假定讀者對這詞彙多少有所了解,但我並不認為這能成為詞典編纂者採取循環釋義的理由。如果釋文不解釋詞義,位蛇嘛還要不辭辛勞去釋義呢?倒不如省去所有這類釋義,說「這些詞的意思讀者已經知道了」來得乾脆。當然我們得承認,用有限的釋義用詞給諸如「be、do」,或「go」等基本詞彙釋義,避免循環確實十分困難,但編纂詞典本來就是件很難的差事啊!
  第二種形式的循環舉例如下:
詞彙單位釋義
fear/恐懼a state of fear, one of the basic drives of human begins……/恐懼的心態,人的本能之一……
  更常見的是:
詞彙單位釋義
fear/恐懼the state of being fearful/懼怕的狀態
  而語詞「fearful」在詞典其他地方並沒有給出釋義,並且很可能作為fear的派生詞而列為詞條fear下的一個內詞條。
  循環釋義原則可以這樣表述:任何詞都不能自己為自己釋義,任何詞都不能由其家族內的其他詞義釋義,除非這些相關語詞已在詞典其他地方另有釋義。因此,如果「fearful」在詞典中有單獨釋義,並且釋文中不用「fear」,上面的釋義就不構成循環釋義,儘管用「fearful」給「fear」釋義並非好的做法。換句話說,任何詞都不能用一個本身意義還要靠其釋義對象來解釋的語詞進行釋義。我並不是說A的釋文定不能出現B,B的釋文不能出現A;我是說當且僅當A的意義取決於B,且B的意義取決於A時,才構成循環釋義。例如,下面摘自《道布爾戴詞典》(The Doubleday Dictionary)的兩條釋義就完全合適:
詞彙單位釋義
Alynx/山貓any of several wildcats of Europe and North America, with a short tail,tufted ears, and long limbs; a bobcat/歐洲和北美幾種野貓的任何一種,短尾、絨耳、長腿;美洲山貓
Bbobcat/短尾貓the American lynx/美洲山貓
  這裡不存在循環,因為lynx的釋義並不依賴於出現在其釋文中的bobca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