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9日 星期四

 丁原植《文子新論》的荒謬性之一

  丁原植《文子新論》可以說是個人看過的疑古派文章裡程度最差的一本。他全部的「證偽」的「證據」完全立足於自己的「想像」、自己的「瞎掰胡扯」。不用再有任何證明,不用再有任何邏輯推理,完全不用,就是掰,還能掰出一本書,還能取信於眾多一樣毫無邏輯思維能力的學者。如果按照疑古派打偽的手段,那些凡是不見於公家、私家目錄著錄的書,甚至只要有一次沒被著錄到,或者晚一點才被著錄到(藝文志以後),就會被當成百分百是偽書的「明證」!如果按照疑古派這種說法,丁原植自己虛構出來,從來沒有流行過,從來沒有人提到過的所謂「淮南別本、文子外編」都是萬分之萬的偽書。因為那些被疑古派打成偽書的古籍我們畢竟都還能看到,而丁原植虛構出來的古籍,鬼都沒看到過!
  至於其疑古派的偏激荒謬,毫無水平,霸道胡扯,是其建構全書謬論的主要方法。試看以下這兩段:
「15.〈莊子.讓王〉→〈呂氏春秋.審為〉→《淮南子》─《文子》
16.〈莊子.讓王〉→〈呂氏春秋.審為〉→《淮南子》─《文子》」
  這一段的意思是丁原植自己知道《淮南子》可以同時參考《莊子》、《呂氏春秋》,而《呂氏春秋》曾經參考《莊子》。那麼請看下一段:
「在同一段落中,部分引用與《淮南子》重疊的《文子》文句,部分卻襲用不見於《文子》的《淮南子》章句。劉晝不可能一時引述《文子》,又接著引用《淮南子》……《劉子》不可能引用《文子》與《淮南子》,而當是取自不同於今本之《淮南子》別本資料。……而《劉子》引用與今本《文子》同源的資料……顯然,《劉子》是直接引用與《文子》同源的資料……」
  在丁原植比較《文子》、《淮南子》、《劉子》三本書時,只要《劉子》的文字重疊只能在《文子》中找到卻不能在《淮南子》中找到時,他就扯說這表示是《劉子》參考了與《文子》「同源的資料」!請問什麼是同源的資料?在哪裡?誰看過?怎麼證明?可是丁原植不能不扯,不然怎麼把《文子》拉到隋朝甚至唐朝才成書?於是他說:「劉晝不可能一時引述《文子》,又接著引用《淮南子》……《劉子》不可能引用《文子》與《淮南子》」。《劉子》這本書總共參考了前朝所有能見到的古籍,總數在百本以上,劉晝對所有古籍的相似內容進行提煉與重整,比劉安當年所做的還要誇張,而劉晝與劉安最大的不同在於劉晝一人就搞定了劉安近百人甚至上百人團隊才能搞定的事情,因此《劉子》一書有一致的風格,而《淮南子》沒有。《淮南子》當年也參考了當時所有能找到的古籍,因此《淮南子》同時參考了《莊子》、《呂氏春秋》等等書籍(而後者參考了前者),而丁原植明明知道這種常識,可是一到了《劉子》時,劉晝就不知道中了什麼邪,以至於不能參考《文子》了!所以只要符合丁原植說法的,《淮南子》可以同時參考《莊子》、《呂氏春秋》,但只要不符合丁原植說法的,《劉子》就不能參考《文子》,因為只要劉晝一參考了《文子》,他這種沒有常識的說法就不攻自破!
  於是劉晝在疑古派的世界裡,可以同時參考《莊子》、《呂氏春秋》(參考過《莊子》)、《淮南子》(參考過《莊子》、《呂氏春秋》),就是不能參考《文子》。凡是那些《文子》與先秦古籍重疊而不與《淮南子》重疊的部份,一概被說成什麼參考了同源資料、參考了古代格言、古代諺語,彷彿一本被說成隋唐才能成書的書籍,就能看到幾百年前許多文人才有機會看到而從未見於目錄著錄的書籍,或者有些格言諺語竟然可以僅僅依靠口頭傳承,硬是一字不差的傳了數百年到近千年!而凡是《劉子》單獨與《文子》重疊的部份,也都被說成參考了同源的資料。或者偶爾就說是什麼「文子外編」。所以當讀者們把「《文子》與《淮南子》重疊部分」+「《文子》不與《淮南子》重疊部分但與其他書籍重疊部分」相加,就會發現,原來這就是《文子》,也即今本《文子》!而丁原植胡說八道了一整本書就在於利用總總語言來混淆這個本來甚是明顯的關係。
  這種亂七八糟的胡說八道,居然能在學界取得一席之地,個人覺得深表遺憾的同時,只好花個十分鐘來寫這篇廢文。因為要我再花更多的時間在這種連常識都沒有,完全就是憑空虛構與想像的東西上面,那是辦不到的事情。至於丁原植此書利用了漢達檢索系統,但筆者在研究《文子》時利用了中國哲學電子書檢索系統,僅僅是根據檢索系統所能找到的例子來看,丁原植此書至少隱藏了五十筆以上對其謬說不利的證據!如果按照筆者根據檢索系統、閱讀先秦諸子、關鍵字比對,以及自行撰寫的程式比對所得到的近四百筆資料,那麼對於丁原植這些謬說的不利證據至少在三百筆以上!
  簡單的交代一下正確的引書關係:
  《文子》→
  《莊子》(參考過《文子》)→
  《呂氏春秋》(參考過《文子》、《莊子》)→
  《淮南子》(參考過《文子》、《莊子》、《呂氏春秋》)→
  《劉子》(參考過《文子》、《莊子》、《呂氏春秋》、《淮南子》)。
  而事實上不管是莊子、呂不韋、劉安、劉晝都曾經引用或改造過《文子》中的文句,劉晝更同時參考了《文子》與對《文子》進行引用、改造、註釋的《淮南子》版本,而用當時最流行的語言格式完成了《劉子》一書。至於完成的文本演變規律與引用方式,請見拙作《道德經論正》,就不再多說了!

1 則留言:

  1. 請教:您的意思是,丁原植認為《文子》成書於隋唐,所以,劉子不可能引用這本書?而他耗費了一整本書的論證,就為了圓這個無稽之談?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