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6日 星期一

戰國竹簡笑話集:一

《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參)》笑話一則:

〈良臣〉:「楚昭王有令尹子西、有司馬子期、有葉公子高。」註釋者註釋令尹子西一條說:「子西,楚平王子,昭王庶兄,見〈古今人表〉「中上」。《左傳》未記子西有任令尹之事。」這註釋之可悲,簡直令人無語。楚昭王於前516年至前489年在位,不過28年歷史,在《左傳》中連28章都不到,而圍繞楚昭王大事件不過就是吳王闔閭、伍子胥、太子建、白公勝相關的幾則。其中白公勝作亂殺掉令尹子西、司馬子期事件更是春秋末年以致戰國時代都被學者談論的事件,結果這本出於2012年12月的書,註釋者竟連《左傳》都不願讀熟,而下註解說:「《左傳》未記子西有任令尹之事。」簡直可悲!
〈左傳.哀公十六年〉:
  勝自厲劍,子期之子平見之,曰:「王孫何自厲也?」曰:「勝以直聞,不告女,庸為直乎?將以殺爾父。」平以告子西。子西曰:「勝如卵,余翼而長之。楚國,第我死,令尹、司馬,非勝而誰?」勝聞之,曰:「令尹之狂也!得死,乃非我。」子西不悛。勝謂石乞曰:「王與二卿士,皆五百人當之,則可矣。」乞曰:「不可得也。」曰:「市南有熊宜僚者,若得之,可以當五百人矣。」乃從白公而見之,與之言,說。告之故,辭。承之以劍,不動。勝曰:「不為利諂,不為威惕,不洩人言以求媚者,去之。」
  吳人伐慎,白公敗之。請以戰備獻,許之,遂作亂。秋七月,殺子西、子期于朝,而劫惠王。子西以袂掩面而死。子期曰:「昔者吾以力事君,不可以弗終。」抉豫章以殺人而後死。石乞曰:「焚庫、弒王,不然,不濟。」白公曰:「不可。弒王,不祥;焚庫,無聚,將何以守矣?」乞曰:「有楚國而治其民,以敬事神,可以得祥,且有聚矣,何患?」弗從。
  葉公在蔡,方城之外皆曰:「可以入矣。」子高曰:「吾聞之,以險徼幸者,其求無饜,偏重必離。」聞其殺齊管脩也,而後入。

  其中白公勝針對子西的話說:「令尹之狂也」,這註釋者究竟讀不讀書?而編者竟是李學勤!一本動輒五六千塊(網路價:5400)的書籍,又是針對難得出土的戰國竹簡的第一手報導,竟是這等品質,真的令人無言啊!而主編竟是那號稱要走出疑古時代的李學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