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1998年以來退稿選輯


1998年,是個人開始正式展開寫作生涯的一年,1999年十一月完成了第一版的《孫子兵法論正》,從這裡算起,從一開始的退稿到最後的封殺。都是從這本書開始的,《孫子兵法論正》徹底解決了困擾學術界達一百年以上的「孫子公案」,換來的不是學術界的歡呼,甚至儘是台灣學術界的推崇,換來的是徹底的封殺!從此,個人所有著作,若有本事,自己印、自己放通路,就算擋不了讓你放到了實體書店這一關,也可以玩弄雪藏的招數!
  接近二十年,個人的生命主要都用在寫作與研究人工智慧這兩件事情上,更主要的是寫作這件事情上。寫寫小軟體也只是副業,副業照樣被封殺,專利也被封殺!如此一來,經濟狀況當然每下愈況!其目的就是為了「控制」!如今,台灣多數人也即將越來越貧窮、越來越貧困,也就越來越容易被操弄與控制!是否想改變現狀,或者是否想擺脫即將被加深控制的情況!不取決於單一個體,而取決於多數力量!
  以下便將主要的幾個退稿單做了整理,以免口說無憑,被人見縫插針、藉此誤導讀者!
  至於其他連回覆都省了的數十件事件,就不再多說了!
  這一則,只是筆者想藉由客觀證據與事實來說一句話:不是沒嘗試過!不是沒嘗試過投稿給台灣出版社!而是投一家,就被一家退。當然把所有「善意」的出版社都當成封殺有失公允與公平,但中研院這樣的單位,可以退《老子》成書時間考,那就是百分之一百的封殺!因為僅僅是那一篇論文,就能證明《老子》為春秋末年老聃所做,即便年代推斷根據《道德經論正》的結論而有幾年的誤差,試問,哪一篇社會科學的論文是完美無缺的?這麼一個重大公案的解決,即便彼時未能很好的處理老聃的身世問題,主要的「成書時間考」也確實達到了目的!這樣一個纏訟一個世紀以上的、牽涉到了數打大學者權威「亂戰、亂噴」一通的老子公案,被解決之後,換來的就只是跟《孫子兵法論正》一樣的封殺遭遇嗎?接下來,學界與文化界、出版界、政界要怎麼玩?默默的開始眾口一詞的說:「自從郭店竹簡出土之後,學界已經慢慢的承認《老子》為春秋末年老聃所作!」所以以前的論戰,以及由此論戰所導出的影響了接近一百年的「結論、共識」以及「謬論」,原來都只是一大堆嗑了藥的學者不假思索所共同堆砌、宣傳、創造出來的結果嗎?豈不可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