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圍棋與兵法

  近日收集資料發現兩則與圍棋、兵法有關的文字,分享如下:

〈意林.新論十七卷〉:
  世有圍碁,或言兵法之類。上者張置疎遠,多得道路而勝。中者務相遮絕,爭便求利。下者守邊隅,趨作𦊱目,生于小地。猶薛公之言黥布反也,上計取吳、楚,廣地道;中計塞城臯,遮要爭利;下計據長江以臨越,守邊隅,趨作𦊱目者也。更始將相不防衞,𦊱中死、棊中生也。

〈藝文類聚.巧藝部.圍棋〉:

  梁武帝《圍棋賦》曰:圍奩象天,方局法地,抨則廣羊文犀,子則白瑤玄玉。方眼無斜,直道不曲。爾乃建將軍,布將士,列兩陣,驅雙軌;徘徊鶴翔,差池鷰起;用忿兵而不顧,亦憑河而必危;癡無成術而好鬥,非智者之所為;運疑心而猶豫,志無成而必虧。今一棋之出手,思九事而為防,敵謀斷而計屈,欲侵地而無方,不失行而致寇,不助彼而為強,不讓他以增地,不失子而云亡。落重圍而計窮,欲佻巧而行促,劇疏勒之屯邅,甚白登之困辱。或龍化而超絕,或神變而獨悟。勿膠柱以調瑟,專守株而待兔。或有少棋,已有活形,失不為悴,得不為榮;若其苦戰,未必能平,用折雄威,致損令名。故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東西馳走,左右周章,善有翻覆,多致敗亡。雖畜銳以將取,必居謙以自牧,譬猛獸之將擊,亦俛耳而固伏。若局勢已勝,不宜過輕,禍起於所忽,功墜於垂成。至如玉壺銀臺,車廂井欄,既見知於曩日,亦在今之可觀。或非劫非時,兩懸兩生。局有眾勢,多不可名。或方四聚五,花六持七。雖涉戲之近事,亦臨局而應悉。或取結角,或營邊鄙。或先點而亡,或先撇而死。故君子以之遊神,先達以之安思,盡有戲之要道,窮情理之奧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