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8日 星期一

道德經論正:上編第三冊


道德經論正

上編第三冊

  購買連結:道德經論正:上編第三冊。讀者可免費閱讀20%,此書有五十多萬字,五百多頁,因此可以免費看十萬多字。

  《道德經論正》真正動工始於2015年,中間又穿插著許多工程,最終整本書的寫作轉瞬間來到了2016年年底。到了不得不結束的時刻。這一冊的發佈,雖然還不是很從容,一直到今天還依靠著腦袋中的記憶檢查著許多的片段,並在有機會接觸電腦時,循線檢查與略微修改。這樣的寫作模式,是個人從《孫子兵法論正》以來養成的習慣。不過,本書的篇幅已經超過了二百二十萬字,記憶力已經負荷不了,要說沒有任何細節上的疏忽或錯字,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也正因為為了讓錯誤率與失誤率減到最低,因此,一直拖到了2016年的最後一個月前幾天才發佈。另外的一個原因是,關於《老子》與老聃的考證,並不依賴於道家的其他主要著作如《文子》、《列子》、《莊子》,因此即使把這些書所牽涉到的內容完全抽離本書,也不會影響到結論。由於寫到了最後才漸漸發現《文子》這本書與老子有非常多的牽涉,因此最後不得花上非常多的時間把《文子》考證加入。而《文子》的公案由於牽涉到《淮南子》,而且《文子》有三萬多字、《淮南子》有十幾萬字,加上《淮南子》收錄了《文子》接近80%的內容,因此讓整個工程異常耗費時間。這都是這本書拖延了許久的主要因素。當然,另外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個人每天能用在寫作上的時間其實並不多!
  第三冊的內容主要由四個單元構成,簡介上已經說明的部份,這裡便不再重複。其中關於《老子》成書時間考的部份是在2011年的論文「《老子》成書時間考」的基礎上修增而成的。新增的東西非常多,當年因為資源與時間、心力的問題未能解決的事情,都在這一次的擴增中予以解決了!因此這一章,總結了所有關於《老子》是春秋末年老聃所寫、老聃是春秋末年人的證據,這樣的證據是無法被反駁的。
  關於老子壽命、姓氏、地域、行跡的考證,多數無法得出必然性的結論,但絕大多數也是學界從未提過的事情。當然,這部份的結論並不影響最主要的結論:《老子》為春秋末年老聃所寫,成書於前511年以後。
  「考證概論」的部份是筆者個人所首創,當代也很難見到有任何談論如何考證一本書的技術書籍。僅僅是這裡面所談到的東西,就可能在未來的十年或二十年內衍生出數百上千篇論文,當然這個前提就是本書終於衝破了「封鎖線」。裡面除了提到許多考證時會遇到的一般現象之外,也談論了怎麼考證的技術與邏輯、概率問題。僅僅這部份所提到的技術,就足以解決幾乎所有橫行已久的疑古謬論問題。而對於引文類型、引文對於校對價值的評估,也都是本書所首創。這部份的內容也可以被拿來做為許多書籍影響力的鑑定方式。
  疑古謬論的徹底反駁,將整個老子公案所牽涉到的正反雙方的論點逐一反駁(反方,疑古派)與評論(正方,反疑古),看完這一章,相信絕大多數理性的讀者便會驚覺原來所謂的國學大師、權威專家,絕大多數都是人捧出來的,並沒有真才實學。有些甚至連基本常識、基本邏輯推理方法都沒有,而所有正反方甚至都不清楚怎麼去考證一個人與一本書,這些人沒有方法論,缺乏邏輯思維水平與能力,因此一個公案延續了數個世紀,幾場論戰在一個世紀裡竟沒人可以得出徹底的結論,而事實上,所有的證據都擺在古籍裡,明明白白的展示著。而大學者們卻視若無睹!看完這一章,以及看過《孫子兵法論正》相關疑古謬論綜駁的讀者必然要對當代教育之失敗大搖其頭了!
  以上便是第三冊的主要內容。而老子公案也就在此徹底畫下了句點!不管接下來中研院以及學界、出版界、文化界、政治界是要繼續封殺還是模仿鄭國子然般「殺人」「取書」,都無所謂!如果選擇繼續封殺,那麼這本書所了結的可非《孫子兵法論正》的孫子公案可比,因為當代學界不談老子、不談文子、不談列子,我其實很納悶,學界要有多大的「默契」,才會眾口一詞的默默轉向或者從此對這些書籍「禁口不言」!豈不可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