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0日 星期五

關於預測的一些真實故事:偽隨機數

  這個真實故事發生在我高中時代。在一次開學典禮中,我瞥見了一個新生,是我國小同學。小時候他有一個綽號,叫做「主謀」(台語)。之所以這麼叫的原因不清楚,但跟他的名字中有一個「主」字有關。那時他也瞥見了我,兩人只是順手打了招呼。後來再一次夜晚,我與同學在飯館吃飯時遇到了他和他的同學。其中也有我其他的國小同學。於是大家又打了招呼,聊了近況。由於那間飯館後面擺了幾台賽馬機,因此已經有一些人在玩賽馬。於是話題就此展開。
  主謀對我說:「你玩這個嗎?」
  「不常。小時候玩過幾次。」我搖了搖頭。
  「你相信我能預測賽馬的結果嗎?」主謀微笑的說。
  「真的還假的?」我本不是一個輕易否定任何可能性的人,何況賽馬機可破解在我小時候便覺得可行。
  「當然是真的,我光是玩這個就做了三本筆記!」主謀笑著說。
  於是我們來到了賽馬機的旁邊,然後主謀就開始展開了驚人的預測技術!
  大概只看了三局,他說這一場這匹馬會贏,結果果然,如此連續三場。接著第四場,他說:「這一次這N號馬會摔倒,然後Z馬會在過彎的時候超過Y馬,最後跑贏。」
  連續幾次預測,還是有矇中的可能,但連細節都能講出來,已經不是矇的了!如此連續了七八場,我便制止了他,回到了飯桌上。因為不管從任何角度而論,這樣的「成就」已經足以在震驚四方,也毫無可疑了。
  於是主謀看了一下遠處的老闆,然後小聲的對我說:「我以前沒錢的時候就常常把賽馬機當提款機用。」
  「這樣沒事嗎?」我好奇的問。
  「提款太多次以後,終於有一次被老闆抓到了。」主謀笑著說。
  「你也沒犯法啊!」我接著說:「那他們怎麼處理?」
  「他們最後把工程師請來問我。」主謀笑著說。
  「後來呢?」
  「我就把筆記本拿給他看。工程師看了以後,就告訴老闆以後只要不讓我玩就行了!」主謀接著說:「不過我後來還是偷偷跑去其他店玩,直到大家都禁止我玩為止。」
  我笑著繼續聽著。
  「但時間久了,有時候老闆也會忘了我。然後我就再次去提款。」主謀說著。
  彼此聊了許久,我只是為他的遭遇感到惋惜!如果他願意把這份心力放到念書上,哪還會進不了名校甚至跳級呢!只是他的家境我也理解,並不容易,父親是一個校車司機,能提供給他的資源也不多。
  十幾年後,有一次我又在舊家附近的飯館遇到了他。幾個國小同學湊了一桌,他也聊起了近況。只見他的手指已經斷了幾根,因為他的工作是在附近的一家工廠做塑膠射出的工作,因此被模具機壓斷了幾根手指。我嘆息於一個天才,一個創下人類史上無人可及的記錄的天才,因為一連串的際遇而只能淪落到去鄉下的工廠當粗工而惋惜。為了勉勵他,我只好笑著對他說:「等哪一天我當大老闆了!再請你來幫我開車了!」他笑了笑,並祝我早日當上大老闆!可惜,這個諾言在另一個十幾年後的今天依然遙不可及!
  賽馬機是用亂數來運作整個賽馬遊戲的,因此如果懂隨機數或亂數不可預測的人,基本上不可能去「做筆記」!更別談嘗試去破解它了!
  小時候我曾有過這個想法,但無奈於附近超商的那台賽馬機,每一次我去玩時都只有我一個人,因此我大概玩了兩百多塊台幣就收手了!主因也在於這是存了很久的零用錢!主謀做筆記有其優勢,因為他那個地方有很多人在玩,因此即使他沒有錢玩,也能用看的記下每一場比賽的結果與過程,當然也包括「細節」!從他看過幾局就能預測下一場結果,不難想像他「用功之深」已經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基本上已經超越了一般人類的水平,這是就很多方面來做的評估。其中一個難以達到的標的就是對「記憶力」的要求!
  由於認為「隨機數有規律可循,可以破解。」是我小時候的信念之一。因此,一開始我就沒有否定他的說法,而後來也證明了我的判斷是對的!賽馬機使用的亂數產生函數只是一種近似的亂數製造函數,一般稱為「偽隨機數」。因此對我而言,那遠比「真隨機數」更容易破解!但我也自認不可能做到像主謀這樣的程度,因為破解只是第一關,記下來是第二關。都不容易!製造偽隨機數的「隨機函數」週期是非常大的,到底有多大,無從得知。但從賽馬機的工程師也認為太誇張而只能對店家主張不能讓主謀玩這件事來看,可知這個賽馬機在程式設計上存在失誤的可能性很低!就算存在失誤吧,我自始至終也只聽過與親眼看過主謀這樣一個人能對賽馬機進行預測的!這種事情,即便我現在說出來,恐怕也還有讀者半信半疑!遑論是工程師!
  就一個鄉下長大的我們,在一個脫離了能栽培李遠哲這樣的大環境的窮鄉僻壤裡。(我們這個鄉下附近出了幾個大人物,一個是王永慶,一個是方便麵的發明人安藤百福(吳百福))我早已預知他只能葬送他的聰明才智在這樣的一個鄉下裡,有感於此,因此在這裡記下關於他預測賽馬機這個前無古人也必然後無來者的事蹟,以資紀念!紀念我們已經消逝的青春!
  至於「隨機數」真有規律可循?真可以破解?所謂破解的意思當然是可以預測!這一點就筆者留待日後發表相關的「程式」或「AI」,再來談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