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5日 星期五

一個人預測簡史:319槍擊案


  關於個人的預測歷史,起始於小時候的一些事件。這些事件促使我開始思考預測的可能。1997年左右,在我開始研究兵法之後,情況開始有了轉變。本來只是我個人用來趨吉避凶的預測,開始滲入了一些國家戰略、軍事戰略、戰術的預測。由於個人興趣很廣,對於哲學、邏輯、心理學等都有點粗淺的涉獵。於是漸漸的,我也將這些知識進行了整合。開始形成了自己的一些預測方法。但我的人生,在2003年的一次不經意的預測後,發生了根本的轉變!那是關於319槍擊案的預測。
  因此,以下就從319槍擊案的預測開始說起吧!
  2003年。
  當時我正在大塊文化旗下的網路與書擔任編輯,由於對國學有過一點粗淺的涉獵,因此通常大陸作者的書稿都是由我負責編校。大陸作者來台,也主要是我負責接待,以略盡地主之誼。
  2003年11月某日,大陸的葛兆光教授(復旦大學教授,《中國思想史》作者。)又來台大客座。因此大塊文化公司董事長郝明義先生(2008年馬英九當選後成為國策顧問),為了略盡地主之誼,便約了葛教授一起去吃吃台灣地道的食物。這一次選定去大稻呈吃毛蟹。同行者除了我們三人之外,還有司機小詹。
  車行途中,郝先生為了讓我們方便聊天,於是他自己坐到了前座,把後座讓給了我跟葛教授。當時,正值台灣總統大選前夕,於是我就以此為題,隨便聊了一下我的看法。
  我對葛教授說:「如果大選前雙方支持率極為接近,台灣可能發生槍擊案,幾顆子彈就會改變歷史,受傷的一方會獲勝。就好像日本漫畫《聖堂教父》的情節一樣。」
  葛教授也笑稱有意思,參與討論。郝先生見我口出狂言,即刻出言駁斥:「別聽小葉亂說,台灣不是菲律賓,不會發生這種事情。那是民主倒退五十年的事情。」
  我笑笑。並沒解釋我的理由。但我的理由很簡單。
  接著我又笑談下一屆總統大選,國民黨會派出馬英九出來選總統,而且會大勝,並且做八年。
  郝先生見我又口出狂言,再度出言駁斥:「馬英九,怎麼可能!(其他話省略。主要也是因為我已經忘了!)」
  我笑笑,並解釋我的理由。我說由於台灣的地下電台執著於以主力攻打宋楚瑜,因此同樣被視為外省人的馬英九便自然的成了受惠者。同時,陳水扁繼續執政的結果必將導致民怨沸騰。等到這些地下電台想轉移目標攻擊馬英九時,為時已晚!

  其他言論多數也已經忘光了,便省略了。
  其實我整個預測,預言的事情是整體的。雖然我沒有指明誰會受槍擊,但這用邏輯便可推論而出。一來如果陳水扁不被槍擊,他無法連任,同時如果連、宋沒有落選,以清廉自稱的馬英九無法出台。馬英九前面有連、宋,他自然無法成為下一屆的總統候選人。而後來的事實是,陳水扁真的受了槍擊並贏得了總統大選,同時大選雙方的得票差距極小極小。毫無疑問,兩顆子彈改變了台灣的大選。同時2008年的總統大選,馬英九贏得了大選,而且得票率創下新高,獲得7,659,014票,大勝民進黨謝長廷2,214,065票。2012年,馬英九雖然再次連任,但因為第一任的四年來,他本可以挾著完全執政的優勢做很多事情,卻幾乎什麼也沒做!因此這一次,他的得票率驟降了很多,減少了767,875票。對於一個沒有被抓到貪汙事證,又是完全執政的總統而言,這樣的結果其實很難看!但又很合乎台灣選舉的常態甚至選民的心理。
  至於我預測槍擊案的根據何在呢?我的根據來自一則發生在台南麵攤的小新聞。新聞報導說有一位麵攤的女老闆,有一次一位女學生向她點了一碗麵,「卻」用了「國語」,而不是用「台語」。因此這位女老闆後來就把那碗熱騰騰的麵,倒在女學生的頭上,並辱罵她為何不用台語點麵。
  一個社會要能製造出這種族群對立的病態結果,並不容易。當初國民黨政府為了讓小孩從小說國語,還在學校祭出說台語罰錢的活動。我曾經因此被罰了十幾塊錢,後來也就更少說話了。沒想到一個麵攤的女老闆居然在十幾年後,在她可以掌控的範圍內,也玩起這種霸權遊戲!(只是把禁止的語言變成了國語)實在令人無言。沒有人喜歡霸權,不管執行霸權的是一個總統,還是一位賣麵的女老闆,都是一樣。這種族群對立的意識型態一旦被建立了,就很難改正與消除。因此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有人自發性的想要幫阿扁一手,也不足為怪。而這樣的人,他能想出來的策略也可能只是來自於漫畫、電影之類的大眾文化的薰陶。
  2004年3月19日,台灣確實發生了槍擊案,而作案地點剛好就發生在台南。台南,那是阿扁的故鄉!
  我的預測不幸成真,而我的不幸也正要開始。
  2004年,當我發現我的生活有了點異樣時,我開始回想起總總不該出現在生活中的細節。最終,我得出了結論,我被監控了!我依稀記得那是一次我在台大散步時的感悟,那時杜鵑花正盛開著,或許這更像是一種諷刺的象徵。
  從那時起,我開始思考著很多事情。當然也包括如何擺脫人生的困境或被監控的困境!但終究一個人的力量難以與整個國家抗衡。
  我在2007年離開台北,回到了家鄉,過起了半隱居的生活,然後開始了一段新的思想實驗。當然也包括預測的實驗。
  以下,個人將逐漸講述這些超乎常人的預測實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